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师婉儿的叔叔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张恒觉得叶离这个女人很麻烦。

    若是她充满恶意也就算了,可偏偏她每一次都是自以为是的“善意”,再加上她是江红鲤的好朋友,这就让他有些难处理了。

    他端着酒杯,站在了角落。

    而这个时候,一个如精灵般的女孩,穿着高贵洁白的礼服,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喝一杯?”

    洛依然也精心打扮了,对于她这种姿色的女孩来说,本身就已经倾国倾城,再经过打扮,那更是了不得。

    一路上也不知道聚集了多少人贪婪的视线,可她笑意盈盈的眸子里,却只有一个张恒。

    “你也来了?”张恒和她碰了碰杯,轻轻的喝了口。

    红酒的味道不错,是他在地球少有能看得上眼的东西。

    “那是当然,婉儿可是书记的女儿,像是我这种小门小户,又需要靠山的家族,肯定是要想办法巴结的。”洛依然喝了口酒,俏脸微红,美得惊心动魄。

    “哪比得上你张仙师,都是人家巴结你,就连师婉儿,对你也是芳心暗许。”

    最后,她眨巴着大眼睛,半开玩笑的说道。

    张恒微微一笑,这种说话的方式,就体现出了洛依然的聪明。

    她将自己的不满,嫉妒,还有委屈,全部都用玩笑的方式讲了出来,不怕张恒领会不到,更不会让他生气。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你看看,刚刚那位不就又想来教训我么?”张恒摇了摇头,他不太想正面回答洛依然的问题。

    儿女情长,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他修行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

    高高在上,圣洁无双的仙女,妖艳诡异,风情万种的魔女……对于他来说,外表,家世,都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感情,谁能真正走进他的心里。

    师婉儿也好,洛依然也好,他不过是有好感罢了。

    “你是说叶离吧?”洛依然聪明的跳过了之前的话题,嘻嘻一笑:“你要告诉她你是张仙师,她以后绝对不敢来教训你了。”

    “算了吧,我要是跟她说,她绝对要变本加厉。”张恒摆了摆手。

    “为什么?”洛依然好奇问道。

    “因为她根本不信啊。”张恒摊开手,似乎有些无奈。

    洛依然捂着嘴巴笑弯了腰,她越想越是觉得好笑,真正的张仙师就在这里,可是却没有人知晓,却还有人试图来教训他。

    这是何等的滑稽?

    不过说起来,张恒的确没有一点像是张仙师,他的身份,过往,性格,脾气……没有一点和人们想象的张仙师挂钩,就算是再怎么大胆的人,也不可能想到张恒就是张仙师。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的有意思,他偏偏就是张仙师!

    洛依然一方面觉得好笑,另一方面却又觉得幸运,还好,她知道张恒的真正身份,这一颗钻石,早早的就被她发现了,别人不知道最好,她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因为越少人知道,就越给她和钻石亲近,甚至是得到钻石的时间。

    “你们就继续无知下去吧,这样挺好……”

    洛依然心里头念叨着,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不远处,一行人收回目光。

    赵政昊看向脸色不太好看的刘耀俊,促狭说道:“你的女人,可是跟他走的很近啊!”

    他们这个圈子,都是权贵阶层,刚一来静海大学,就已经各自“觅食”了。

    除了师婉儿这个香饽饽外,洛依然却也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刘耀俊早早就盯上了她,并且展开了疯狂的攻势。

    他认为,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泡妞手段,得到洛依然是八九不离十的,所以对外都宣称洛依然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之前,洛依然顾忌他的身份,虚与委蛇,可是在张恒回来后,却是和他的距离陡然拉开。

    这也就罢了,就算她喜欢张恒,刘耀俊也能接受。

    他真正不能接受的是,张恒对洛依然的态度分明是爱答不理,比较一般的那种,可是洛依然这女人,却硬是自己凑上去……比如说现在,她自己笑得花枝乱颤,可是张恒却风轻云淡,只是喝酒。

    “她不是我的女人。”刘耀俊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种没脑子的女人,我是看不上眼的。”

    “也不用这样说,洛依然终究长了一张好脸蛋,要是能得到,还是美事一桩。”赵政昊淡淡说道。

    “我真想不通,这小子哪里好了,为什么这些女人一个个都往他身上凑?洛依然如此,师婉儿也是如此?”刘耀俊百思不得其解。

    刚刚在酒店门口,师婉儿当众对他发飙,让他下不来台,而这就是因为张恒。

    师婉儿他不敢记恨,于是只能对张恒恨到了骨子里!

    “我也不太明白。”

    赵政昊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刚刚让你警告他,你去了吗?”

    边上,叶离撇了撇嘴,摇头说道。

    “我话都没说完,他就走了。”

    “呵,还真是狂妄!”赵政昊一口将杯中红酒喝了下去,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认不清自己,总是得罪人。”

    “只不过,他的运气好,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于是他虽然经历了不少事情,可是最终呢,却还是那副臭脾气。”

    叶离自认为对于张恒非常的了解,如数家珍一般说道。

    她的确没有什么坏心,说这话的时候,一半是嘲讽,一半则是遗憾,自己劝过他很多次,可是总起不到效果。

    上一回在罗布泊沙漠,她原以为张恒活着回来后,应该会收敛一点,懂得分寸了,可是现在看来,和以前没有任何变化。

    “这样的人,往往活不长。”赵政昊冷笑,将酒杯随手放在餐桌上。

    “对付他,我有一万种办法。”

    “既然他不识抬举,那么来日方长,我有的是时间和他玩。”

    “只是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让他离婉儿远一点,从她身边滚开!”

    闻言,刘耀俊一怔,继而说道。

    “这小子可不会配合咱们。”

    “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赵政昊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淡淡说道:“我的话他可以不听,可是婉儿的长辈说的话呢?就算他不听,婉儿会不听吗?”

    众人听了这话,都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他们预感到,要有好戏看了。

    没多久,来宾就到齐了。

    在轻柔的音乐中,师婉儿和一个中年男人并肩走了过来。

    她还是那么的美丽,俏脸上挂着笑容,身上散发着一股雍容高贵的气质,而他边上的中年男人,虽然气质一般,可是却和她比较亲密,明显是她的长辈。

    “师书记忙,没时间组织,于是就让他的弟弟来了。”洛依然说道。

    “他弟弟?”张恒有些诧异,师国庆好像没有弟弟吧。

    “不是亲弟弟,表弟。”洛依然说道:“人飞黄腾达后,一大堆亲戚就会冒出来,这一位也差不多,借着师书记的光,这些年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大小也是一号人物了,师书记看他办事能力不错,又有点亲戚关系,于是挺器重他的,不然也不会让他来办师婉儿的生日宴会。”

    张恒点了点头。

    “这人叫师国彪,能力不错,可惜眼界,心胸,都比较狭隘,要是没有师书记,估计不会成功的。”洛依然对这些信息了如指掌,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彪叔好。”

    那边,赵政昊领着人过去敬酒。

    “这不是昊公子嘛?”师国彪脸上红光满面,省长的儿子给他敬酒,让他的虚荣心空前膨胀,骨头都轻了二两。

    二人,碰杯,喝完酒。

    赵政昊看了眼师婉儿,笑着说道。

    “婉儿不喜欢喝酒,要不去张恒那边玩吧。”

    “恒哥哥在哪?”师婉儿虽然觉得赵政昊说这话有些奇怪,但还是下意识的往向张恒的方向。

    “张恒?”

    师国彪的眉头皱了起来。

    “就是那个被赶出家门,荒唐无度,作恶多端的弃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