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生日宴会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他们离开了?”

    山崖之上,张恒负手而立。

    “刚刚走了,都有些魂不守舍,今天的所见所闻,刺激到他们了。”

    欧阳大师表面笑着,心中又何尝不是久久不能平静呢?

    护山大阵是修行门派用来庇佑门人的阵法,这等阵法一般都以庞大,精妙著称,他早先未曾见识过,但是却想象过,只是今日所见,却让他有一种感觉,所有的想象都是虚妄。

    百闻不如一见,那最终阵成的一幕,让他毕生难忘。

    “不过是残缺的星陨大阵罢了……”

    然而张恒心中却不是很满意,他看向苍穹,眼中有一丝无奈。

    真正的护山大阵,应该有三部分组成,一是迷阵,用来对付那些不小心闯进来的路人;二是困阵,用来消磨别有用心的修行者,甚至有的门派,用困阵来处罚弟子,起到面壁思过的效果。

    最后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杀阵了!

    杀阵,顾名思义,是用来杀人的。

    光靠迷阵和困阵,只能吓唬人,却不能杀人,如果真的有大敌来临,那么还是要靠杀阵。

    可惜,张恒却偏偏缺了杀阵。

    此刻,虽然是白日,但是天空中却隐隐有星星若隐若现,他所屹立的山崖,原本不高,但是却在阵成的瞬间,硬生生的拔高了上百米,一眼望去,由灵气形成的雾气堆积在一起,就像是云彩一般。

    张恒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都是经过星辰之力洗练,更加纯粹的灵气涌入他的体内……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就像是仙境一般,可若是仔细去感受,却会发现,这一切虽然美好,但是却好像没有灵魂。

    一切都好像是按照既定安排的一样,缺少了变化。

    事实上,这就是缺了阵魂的缘故。

    没有阵魂,也就无法形成杀阵……而阵魂,一般来说,都是强大生灵的灵魂!

    张恒前世宗门星陨大阵的阵魂,就是一头千年的碧水玄晶兽!

    与张恒所斩杀的巨蟒,冰魄蜈蚣,不可同日而语……

    碧水玄晶兽,是堪比元婴修士的存在!

    张恒自然不会想着去斩杀这样的妖兽,先别说地球上没有,就算有,遇到了他也无可奈何……

    “如果我能有堪比金丹修士的阵魂,那么也够用了,实在不行,筑基期也可以啊……”

    张恒心中一叹。

    欧阳大师知道张恒在思考问题,没敢打扰,垂手而立。

    “我要出去一趟。”

    很快,张恒就将多余的情绪抛开了。

    他这个人有点完美主义,做事情就想要做好,可实际来说,现在的星陨大阵,也已经够用了。

    至少,外人无法进入牛耳山,灵气不会外泄,假以时日,牛耳山会成为真正的洞天福地!

    唏律律!

    就在此时,大青马狂奔而来,大脑袋蹭着张恒。

    “你好好修炼,等到血脉中的传承觉醒,你就能变成真正的龙马了。”张恒拍了拍它的脑门。

    大青马喷了个响鼻,示意自己知道。

    而一旁倾听的欧阳大师却是满目骇然。

    “这匹马居然是传说中的龙马?”

    他吞咽着口水,原以为大青马只是一个普通的畜生,是个代步的工具。

    可此刻他才发现,貌似在牛耳山,自己的地位才是最低的。

    龙马啊,要是传扬出去,也不知道多少人要发疯。

    “主人,实在是,实在是太牛逼了!”欧阳大师想了半天的形容词,最终说道。

    星陨大阵炼成,也算是了结了张恒一件心事。

    他离开牛耳山,运起灵力,一阵狂奔,眨眼间就到了市区。

    人多后,他为了不引人注意,打了辆出租车,去往师婉儿给的地址。

    今天就是她生日宴会开始的日子,自己虽然兴趣不大,但毕竟答应过她。

    张恒信奉承诺,从来不食言。

    和上次赵省长的宴会情况差不多,酒店外头停满了豪车。

    只不过,上次豪车的款式多以稳重为主,而这次就显得比较年轻了,有许多越野和跑车。

    这倒是正常情况,华夏这些从政的,一个个都是人精。

    赵省长的宴会,他们亲自前去,可师婉儿的生日,他们就没必要自己来了,虽然他们内心也想要巴结师国庆,可若是就这么来了,那么也太容易落人口实,还会引起领导的不满。

    所以,这种场合,他们都派来了自己的儿女。

    酒店门口,师婉儿穿着白色的长裙,她是那种可爱的类型,但却并不代表身材不好,紧身的束腰长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一双粉嫩的长腿在蕾丝裙下若隐若现。何况她今天还化了点妆,戴着精致的首饰,愈发显得出尘绝艳。

    许多人宾客前来,她脸上只是戴着敷衍的笑意,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别处,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直到她发现了张恒,眸子陡然间亮了起来,提着裙子小跑几步。

    “恒哥哥,你终于来了!”

    张恒很难对这个女孩生出恶感,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我答应过你,肯定是会来的。”

    这一幕,让几个跟师婉儿一起迎宾的年轻人脸色都变了。

    “放手,你凭什么碰婉儿?”

    “你算什么东西,把你的手收回去!”

    其中一人,就是刘耀俊。

    身份尊贵的赵政昊也跟了过来,只不过他两手插兜,却没有说话,任凭自己的狗腿子上去咬人。

    “我跟恒哥哥的事情,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张恒还没有说话呢,师婉儿先不乐意了,她不满的看着众人。

    “要是你们不喜欢,就走吧!”

    她终究是个有脾气的姑娘,温柔和羞涩,那是在张恒面前。

    事实上她很独立,外柔内刚,有自己的思想。

    “婉儿你……”刘耀俊顿时尴尬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公开场合,师婉儿这么不给他面子。

    “好了好了,阿俊也只是看他来迟到了,有些不爽罢了,都是一片好意。”赵政昊笑了笑,上来打圆场,他看向张恒,淡淡说道:“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吧。”

    前半句话和稀泥,后半句话,却俨然是拿自己当主人的态度。

    “恒哥哥,你先进去,待会儿我去找你。”师婉儿小声说道。

    她当然想陪着张恒,只是客人还有很多,她不能失了礼数。

    张恒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去。

    望着他的背影,赵政昊深吸一口气。

    他已经探过底了,张恒的确是张家的弃少,并且张家在他眼中,是个不入流的家族,虽然说离开家族后,张恒屡屡出人意料,但赵政昊依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就像是孙猴子,再怎么七十二变,又怎么能跳出如来佛的掌心呢?

    张恒进入大厅,一眼望过去。

    倒是也有认识的人,都是静海大学的校友。

    看来师婉儿在学校里认识了不少新朋友,这些普通的学生来这种场合,都有些拘谨,用好奇和谨慎的眼神打量着四周。

    看见张恒后,顿时指指点点了起来。

    在静海大学,张恒可是个风云人物。

    张恒没有过去和他们说话的意思,找了个沙发坐下,正好茶几上放了杯红酒,他想了想,端起来抿了一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还有心思喝酒?”

    叶离也出现在这里,她穿着蓝色的百褶裙,戴着水晶耳环,脚下踩着高跟鞋,原本就高挑丰满的身材,在这种装扮下,愈发显得成熟了。

    一看到她,张恒就知道没好事。

    他皱了皱眉头,干脆端起杯子自己走人。

    越是和这女人接触,他越是觉得麻烦。

    望着张恒的背影,叶离恨得咬牙切齿,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会直接甩开她,把她当成是空气!

    “死到临头了,还浑然不知,既然你不听,那我就不告诉你,到时候后悔了可别怪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