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我不答应!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什么意思?”张恒的眼神陡然变冷。

    他了解江红鲤,结婚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她也没有交过男朋友,怎么会突然间结婚呢?

    联想这些情况,再看看江川心虚的样子,张恒不难猜到,这其中必有蹊跷。

    “小,小恒,这不能怪我……”

    张恒只是眼神的变化,却是让江川压力剧增,他感觉自己胸口上仿佛压了块大石头,背后也隐隐发冷,喘不过气来。

    “究竟是什么情况?”张恒冷声说道。

    “渝都楚家,你可曾听过?”江川颤巍巍的开口。

    楚家?

    张恒点头,他不仅听过,而且亲手杀了楚家三少楚狂人。

    “前些日子,楚家三少被人所杀,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牵扯到了张家。”

    “张家人整日惶恐,一旦楚家找上门来,他们就有灭顶之灾了……于是,你的二叔张承安想了个办法,与楚家攀亲!”

    “如果两家变成了亲家,那么张家不仅没有麻烦,而且还会水涨船高,一跃成为东州有数的家族!”

    江川说到这,喘息了一阵,偷偷看了眼张恒的神色。

    说这一番话,他就像是负重似得,非常的艰难,他见过无数大人物,但是从来没有哪个人,能比张恒给他的压力更大!

    “张家错失麒麟儿,只怕是要悔恨一辈子……”

    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表面上却是组织语言,继续说道。

    “可是张家并没有适龄女儿,一些亲戚的女儿,又很难被楚家看得上,于是,他们就找上了我们江家,让红鲤嫁过去……”

    “你答应了?”张恒心中怒意涌动,他很少这般生气,自己在地球上仅仅只想保护一个人,可是居然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区区楚家,算是什么东西,也配娶江红鲤?

    “我肯定没有答应啊!”江川赶紧说道:“可是张承安好说歹说,我们两家毕竟又有姻亲关系,我想了想,便把红鲤的资料和照片给了他们,原以为楚家应该看不上,谁知道,居然被二公子楚狂歌看中了,对红鲤一见钟情,七天后就要订婚!”

    “说实话,我心里头是很不愿意的,何况楚狂歌名声不好,风流不羁,饕餮放纵……可他毕竟是楚家的二公子,我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后来这事情告诉了红鲤,她也同意了。”

    说完,江川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

    舅妈则是大气都不敢喘,小心翼翼的看着张恒,生怕他发飙。

    “她当然会同意……”张恒沉默了一阵,嘴角忽然间露出一抹微笑。

    江红鲤平日里看似泼辣,但却是外刚内柔的典型。

    当年江家虽然将她赶出门外,但她毕竟还是江家的人,这份血脉关系,是无法斩断的。

    威逼利诱,声泪俱下……各种手段挨个试一遍,为了大局考虑,她也一定会点头的,这一点张恒绝不怀疑。

    见张恒露出微笑,二人松了口气,舅妈以为没事了,笑着说道。

    “正因为红鲤答应了,所以我们促成了亲事,我们……”

    “可我不答应!”

    她的话,被张恒毫不客气的打断。

    他扫视二人,目光中寒意涌动。

    二人噤若寒蝉,瑟瑟发抖,背后逐渐被冷汗湿透,他们忽然间有一种感觉,若是张恒想要杀他们,这个时候他们绝对已经变成了尸体!

    事实上,张恒的确生出了杀意。

    他心里头明白,别看二人嘴上说得好听,什么张家牵头,江红鲤答应,这些全部都是屁话,张恒敢肯定,听说能和楚家攀上亲戚关系后,二人绝对是大喜过望,忙不迭的把女儿推到火坑……

    像是他们这样的人,绝对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若你们不是我姐的父母,若你们今日没有将此事告诉我,我敢保证,你们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张恒深吸口气,面如寒霜。

    他嫌少威胁人,这一番话,足以说明他心中何等愤怒。

    “我姐在哪里?”他问道。

    “在,在江家。”江川瑟瑟发抖。

    “很好,七天之后是么?”张恒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七天里,我姐若是受了委屈,你们江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闻言,江川打了个冷战,身子一软,差点瘫软在地上。

    “他们订婚当天,我会来的。”张恒抬头看天,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看来,是他永恒仙尊太过低调了,居然有人敢把主意打到他的人身上!

    “要出大事了!”夫妻二人对视一眼,有一种即将天塌的感觉,舅妈咬着嘴唇,艰难开口:“到时候楚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七日之后,东州再无楚家。”

    张恒淡淡说完,大踏步的离开。

    他走后,二人大口大口的喘息,江川甚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他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得。

    “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舅妈也不好受,脸色苍白,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啊,简直比赵省长给我的压力还要大!”江川苦笑。

    “该死的张家,这不是害我们吗?到头来,倒霉的怎么是我们?”舅妈恨恨说道。

    “不不不,张家绝对不会好受的。”

    江川忽然间露出嘲讽的笑容。

    “有眼不识金镶玉,张家抛弃张恒,等于是抛弃了崛起的希望,我倒要看看,他们将来会后悔成什么样子!”

    听了这话,舅妈也不是那么难受了,眼里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没错,张家只怕是要变成大笑话了啊。

    真有点期待将来呢!

    张恒打了一辆车,直接朝着牛耳山的方向赶去。

    既然知道了江红鲤不在家,那么他也没有回去的必要了。

    怪不得这些天江红鲤总是神出鬼没,心事重重的,怪不得她迫切的想要撮合张恒和叶离,原来是在“安排后事”啊。

    想到这,张恒摇头。

    “这个傻女人。”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麻烦,在张恒眼中,不过是弹指间可以解决的小事情罢了。

    甚至说,他现在就可以杀到江家,将她抢出来。

    只是张恒却遏制住了自己的念头,现在去,时机不对。

    不如等到七日后,楚家人全部到齐了,自己再出手,一次性解决所有麻烦,也顺便告诉所有人,要动他的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一段时间没有回来,牛耳山的聚灵阵已经彻底成了,不仅仅是灵石矿脉的灵气,方圆数十里的灵气,也都被聚拢了过来。

    再进牛耳山,没有之前那般强烈的感觉了,灵气已经沉淀了下来,润物无声,每一片树叶,每一块泥土,每一缕火气,处处充斥着灵气。

    简单来说,也就是灵气已经饱满,牛耳山变成了合格的洞府。

    “何人来此!”

    就在张恒感受着牛耳山灵气变化的时候,忽然间有冷喝声响起。

    抬头一看,有人在林间高速移动,转瞬之间便到了跟前。

    一见张恒,来人赶紧低头,诚惶诚恐的说道。

    “主人,您回来了。”

    相比于之前,现在的欧阳大师更加心悦诚服了,从他身上完全看不出丝毫异心。

    他服服帖帖,恨不得五体投地。

    早在他来到牛耳山的第一刻起,他就已经认定,能够做张恒的奴仆,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这等仙山,竟然在人间,何等神奇?

    “此处你觉得如何?”张恒背着手,含笑问道。

    “天上人间,无法言语。”欧阳大师先是赞叹,继而又说道:“可惜灵气外泄,太可惜了。”

    牛耳山的灵气无时无刻不在流淌到外界,这让他无比肉疼。

    “那是没有护山大阵的缘故。”

    张恒皱眉,解决护山大阵的问题,是迫在眉睫的。

    可是李老八和程铮为什么还没有来?

    就在此时,他忽然间听到有人拜山的声音。

    张恒心中一动,露出笑容。

    很好,护山大阵有着落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