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一百章:结婚?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真定大师的这个动作,让众人莫名其妙。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发疯,对着一杯酒行礼。

    “真定大师?”赵省长试探的喊了一声。

    “赵施主,这一次贫僧惹了大祸了!”真定大师面上失去的一贯的慈祥之色,如今却是变得有些苦涩。

    “大祸?什么大祸?”

    赵省长摸不着头脑,眉头紧皱。

    “佛祖就在面前,贫僧不识,并且挑衅于他,这不是大祸临头吗?”真定大师喃喃说道。

    “佛祖?你说的该不会是那张仙师吧?”赵省长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真定大师点了点头。

    “这怎么可能?就那个狂妄的小子?”

    “他才多大,算什么佛祖?”

    “不仅没本事,反而给我们甩脸子,我还从没有见过这么狂的人!”

    众人瞬间炸锅了,他们完全无法理解真定大师为什么突然会态度大变。

    “诸位请看这杯酒。”真定大师用指甲盖轻轻敲了敲杯子。

    在清脆的声响之后,便是一股难以置信的醇香涌了出来。

    就好像他这一敲,让酒水本来的香味都散发出来了一样。

    酒香浓郁,让人陶醉,许多人下意识的吸气,香味从鼻孔中涌入体内,全身游走了一遍。

    众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激灵,只觉得就好像大热天吃了个冰棍一样,由内到位的爽到了极点,他们面色红润,精神大震,觉得自己疲惫的身体,好像突然间吃了补药,变得充满了活力。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他们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

    “杯子里的酒只是普通的五粮液罢了,可是经过他的手,却是几经蜕变,注入了灵气,变成了传说中的灵酒……”

    “光是酒香,就能让人神清气爽,精神振奋,若是将其饮下,甚至能延年益寿!”

    “这等手段,不亚于点石成金,张仙师之能,贫僧不及也……”

    真定大师说到这,连连摇头,眼中满是汗颜。

    自己的手段,不过只是幻术罢了,忽悠人可以,实际上却是没有太大的作用。

    而张恒的手段,却注重实际,让一杯普通的酒,变成灵酒,这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让真定大师甚至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有眼无珠,竟然妄图刁难这样的大能!

    “若真是如此,可太了不得了……”有一个省里的领导望着酒杯吞口水。

    他们都不是傻子,稍微一思考,自然也就看出了张恒和真定大师的差距。

    酒中生莲固然好看,可也仅此而已,延年益寿才是实打实的好处,身处在他们这个位置,谁不想多活几年?

    金钱,权力,他们根本不缺,所缺的,只是时间。

    “我来试试。”

    赵省长眼睛发亮,他早已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直接就拿起了酒杯。

    许多人望着他满眼都是纠结,心里跟猫爪子挠似得,恨不得一把将酒杯夺过来……

    感受着众人如狼似虎的眼神,赵省长心里一凛,一口将酒水喝下。

    “好酒!”

    刚刚入口,他就发出了赞叹声。

    紧接着,他额头上冒出了汗水,大颗大颗的,就好像在蒸桑拿似得。

    而他不仅不痛苦,反而满脸都是享受,甚至舒服的发出了呻吟声。

    肉眼可以看到,他微微佝偻的腰身停滞了,脸上的些许皱褶变得平整,部分白发,也重新变得乌黑,更重要的是他的气质,原本给人一种老成持重的感觉,可现在却是多了几分活力,好像变得精力无限了。

    乍一看,他简直像是年轻了十岁!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没有人能比赵省长更清楚自己身体的变化了,他张开双臂,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刚刚真定大师用嘴述说,并不是很直观,如今众人亲眼看到了例子,顿时就坐不住了。

    “神迹,绝对是神迹啊!”

    许多人吞咽着口水。

    “若是这灵酒能够量产,我们岂不是人人都能长命百岁?”

    也不知道是谁想到了这茬,不确定的开口。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尤其是赵省长,他兴奋之情写在了脸上,搓着手说道。

    “有张仙师给我保驾护航,将来我还怕什么呢?”

    “他是真神仙啊!”

    真定大师眼见这一幕,却是觉得有些世态炎凉。

    人人追捧张仙师,却遗忘了他这个大和尚,只不过,他也不至于因此生气,想想众人之前的态度,反而觉得有些好笑,提醒说道。

    “张仙师可不是多好说话,别忘记刚刚你们可是得罪过他的。”

    诸位领导一怔,继而面面相觑。

    “快,去请张仙师,我要亲自给他赔礼道歉!”赵省长满脸急切,跺脚吼道。

    “张仙师已经走了啊……”郑老板弱弱说道。

    “怎么能让他走呢?”一个省委的高官气的拍桌子。

    “还不快去把人找回来!”赵省长吩咐道。

    “只怕是很难……”郑老板苦笑:“张仙师的脾气,我是了解的,他若是不想理会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不会看一眼,我没本事把他请来。”

    这……

    气氛顿时僵住了。

    真定大师冷眼看着这一幕,忽然间开口。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种大佛,必须要有一万分的诚意才能请得动。”

    “恕贫僧直言,各位想要从张仙师身上得到好处,态度不该是请,而是求!”

    “言尽于此,贫僧告辞。”

    他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推门离开。

    之前还风光无限的真定大师,如今却已经无人理会了,就这么独自离开。

    但他的话,却是被众人记在了心里。

    “去求他?”

    有的人还是拉不下脸,他们可是大人物,降尊纡贵去求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这也太不像话了。

    “不行就让公安同志走一趟,不信他不妥协。”有人说道。

    “扯淡,张仙师何等人物?别说是走一趟,就是荷枪实弹的去逼迫他,人家也不一定怕!”马上有人嗤之以鼻。

    帝王厅,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过了好一阵子,赵省长才幽幽说道。

    “实在不行,也只能去求了啊!”

    郑老板已经不觉得惊讶了,他看似低眉顺眼,实际上早就猜到了结果。

    张仙师说得对,这帮人也只是凡夫俗子罢了。

    在利益面前,尊严,他们也会折腰。

    忽然之间,郑老板发现,自己对这些高高在上的领导们,似乎再也没有过去那么敬畏了。

    此刻的张恒,已经从酒店的另一个门走出去了。

    帝王厅本就连接单独的出口,进去有人盯着,出来却是无人敢管,酒店的保安都清楚,能从帝王厅走出来的人,都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

    “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有多浅薄了吧?”张恒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大概也知道那群人会是什么反应。

    事实上,那杯灵酒并没有真定大师说的那么玄乎。

    张恒只不过是将体内的灵力不断的挤压,糅合,最终凝聚成液体,滴入了酒水之中。

    延年益寿固然可以,但最多也只是一年而已,放在修行界,这根本就是上不得台面的雕虫小技。

    但用来震慑那群“凡夫俗子”,却是完全够的。

    酒店之外,张恒独自行走,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有人小跑追来。

    他回头一看,却是有些诧异。

    “是你们?”

    江川夫妇二人赶过来,微微喘息。

    张恒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多少猜出了他们的来意。

    感受着他的眼神,二人都有些尴尬,只是他们却顾不上丢人了。

    江川知道,如果那件事情让他知道,只怕是不想得罪,那也要成死仇了。

    想到这,他心中便是一紧。

    “阿恒,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何事?”张恒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红鲤她要结婚了!”江川咬咬牙,终于说了出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