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九十九章:文斗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怎么可能?他还是不是张恒?他怎么可能进入帝王厅?”

    张远脸色苍白如纸,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他知道,张恒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可是,他却从未想过,张恒可以达到这样的高度。

    那可是帝王厅啊,他野心不小,但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能够进入帝王厅。

    和赵省长坐在一起,那是什么样的感受?

    “这个小杂种,孽畜,畜生……”张承安依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他的双手握拳,尖锐的指甲刺入了手掌,殷红的鲜血流淌出来,但他仿佛完全感受不到,仍然不住的低声骂着。

    只是他的声音,越骂越是颤抖,越是惶恐。

    最终,越来越小。

    江川看了看瞠目结舌的妻子,又看了看如丧考妣的张家父子俩,摇了摇头,心中五味杂陈。

    “张家以为自己失去的是废物,可是如今看来,失去的却是至宝啊……”

    “看来,我要对小恒改变看法了。”

    “那件事情,我或许应该告诉他,不然,只怕是要惹出乱子。”

    想到最后,江川脸色一变,他看向帝王厅的方向,眼中露出些许急切。

    已经远离此处的张恒,就算是有天大的神通,也不会知道他们心中所想。

    帝王厅并没有其名字一样的大气磅礴,只是一个普通的宴会厅罢了,几张黄花梨的圆桌,再加上一些别致的摆设。

    他进门后,立刻就有视线投向了他。

    “你就是张仙师?”

    说话之人差不多五十岁,但是却不显老,国字脸,短头发,眉宇间透着几分英气。

    这是一个看起来,就觉得贵不可言的男人,他穿着白衬衫,随随便便的站着,却给人鹤立鸡群的感觉。

    世家子多是如此,与普通人的气质完全不同。

    “赵省长?”张恒看向此人,觉得他有些面熟,略一思忖,忽然间心中升起古怪的情绪。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张恒心中默默想着。

    “早听说张仙师年纪轻轻,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如今见面,却还是让我心中一惊,你这般年轻,就已经有这等能耐了?”赵省长没有拿捏官腔,也没有绕弯子,直来直去,说出了心里的感受。

    “有志不在年高,英雄多出少年,张仙师的本事,我敢拿人头担保,您尽管放心。”郑老板堆着笑脸,打了个圆场,又指了指座位,说道:“各位领导,大家入座吧。”

    众人自然不会听他的,而是一起看向赵省长。

    他微微一笑,说道。

    “好,先坐,咱们坐而论道。”

    众人纷纷入座,张恒找到了贴着自己名字的椅子,坐了下来。

    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和尚。

    和尚也是中年,穿着土黄色的袈裟,不名贵,甚至看起来还有些破旧。

    他体型微胖,面孔是标准的佛像,耳垂很长,一直拖着,大眼睛,厚眉毛,厚嘴唇,光头上有九个结疤。

    和尚在张恒坐下的瞬间,就已经盯上了他。

    “刚刚郑施主说,有志不在年高,英雄多出少年,贫僧却以为不然。”和尚淡淡说道。

    “这位是真定大师,红叶寺的高僧。”

    赵省长对他笑了笑,说道。

    “我入仕多年,虽然有家族庇护,但是明枪暗箭,却也是层出不穷,若是没有真定大师从旁协助,我只怕是不会走的这般顺利。”

    “真定大师是有道真修,他行走九州,不靠车马,只凭双足,曾经我送他进入沙漠,足足一百三十七日,终于从沙漠中走出,我至今无法忘记,当时真定大师的眼神。”

    “什么眼神?”张恒询问。

    “如见我佛!”真定大师自己回答道。

    “哦?”张恒饶有兴趣的看向大和尚。

    此人是有道真修没错,虽然修为不高,但是灵力醇厚,说明是有传承的。

    他这样的人,要比李老八,欧阳大师高明的多。

    只是,也仅此而已罢了。

    “修行不比其他,所谓修行,又可以称之为修行,不在红尘之中摸爬滚打,如何能够领悟修行的真谛?”

    真定大师慈祥笑着,说道。

    “张仙师不过二十出头,何处炼心?若是不炼心,又如何能称得上高明?将来又怎么能为赵施主排忧解难?”

    大和尚的质疑,张恒自然是意料之中的。

    他不会在乎这些东西,摇了摇头,问道:“赵省长有困难,尽管去找大和尚就是,与我何干?”

    宴无好宴,张恒是看得出来的。

    或许赵省长并没有针对他的意思,但是大和尚却绝对有。

    一开始,赵省长虽然说话还算客气,但是他却更为推崇大和尚,这说明了什么呢?大和尚多年来,早就已经赢得了他的信任。

    如今张恒的出现,让他下意识的开始怀疑和排斥。

    “贫僧即将远行,这一去,或许就是永远。”真定大师也不在乎张恒对他的称呼,始终微笑:“所以在贫僧离开之前,要找一位能够给赵施主排忧解难,保驾护航的人,正好,张仙师出现了。”

    原来如此。

    张恒明白了,他看向赵省长,从他的眼神之中可以判断出来,真定大师说的是实话。

    “今日,贫僧想要与张仙师斗法。”

    真定大师继续说道。

    “武斗伤和气,我们文斗如何?”

    斗法,张恒熟悉,无非就是交手罢了,可是文斗,却是让他有些疑惑了。

    “什么是文斗?”张恒饶有兴趣的询问。

    本来,在知道了详情之后,张恒是觉得可笑又可叹的,为什么呢?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做赵省长的“私人顾问”,大和尚过去所处的位置,看似尊贵,可在张恒眼中,却是一文不值。

    他并没有给赵省长保驾护航的兴趣,自然也不会接受这种莫名其妙的试探。

    可是,大和尚所说的文斗,却让他来了点兴趣。

    “你看,这里有一杯酒。”真定大师拿起酒杯,说道:“我们用它来做文章如何?”

    “谁的文章做得漂亮,谁胜。”

    原来是这样……张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姿势。

    真定大师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他表面慈眉善目,但心中何曾瞧得起张恒呢?

    什么张仙师,在他眼中,狗屁不如!

    “诸位施主且看。”真定大师端起酒杯,屈指一弹。

    肉眼可以看到的,酒杯之中,忽然间冒出团团金光。

    金光透着佛性,让所有沐浴到光芒的人,心绪顿时平静了下来。

    渐渐地,酒杯之中,开始传出禅唱声,似乎有一尊佛,在酒杯之中念经,却是让人啧啧称奇。

    赵省长眼中涌出一抹狂热,显然,他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

    “灵力的运用,倒是有些门道。”张恒早已看穿了大和尚的套路。

    他的这种手段,只不过是高明的幻术罢了,用禅唱,佛音,佛光,来震撼人心,让人产生狂热,甚至皈依的念头。

    随后,金光汇聚,竟然形成了一朵金莲,真定大师拈着金莲,缓缓走到窗前。

    他轻轻一吹,掌中拖着的金莲碎成无数金光,却是洋洋洒洒,没入世间。

    “古籍说,古时候的大能讲到,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真定大师只怕是距离这个境界不远了。”赵省长鼓掌赞叹。

    “没错,真是开眼界啊!”

    “真定大师佛法无边,如今我才发现,自己多年来所看的世界有多么的狭隘。”

    “回家后,一定要供奉佛祖,好好诵经。”

    在座的领导也是一片颂扬之声,一方面是迎合赵省长,而另一方面,他们的确被惊到了。

    望着真定大师,满眼都是敬仰,这样的人物,只怕是和传说中的活佛差不多了。

    “下面,该轮到张仙师表演了。”真定大师得意一笑。

    所有人都看向了张恒,等待着他的举动。

    从他们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们想看到张恒接下来的表演,但是却并不觉得,张恒能够胜过真定大师。

    就连郑老板,也有些担忧。

    面对着他们的注视,张恒却是哈哈大笑。

    他拿起酒杯,又轻轻放下。

    “我以为文斗是什么,没想到却只是区区幻术而已,欺骗一些凡夫俗子,莫非很有成就感么?”

    “我辈修士,斗法分生死,若这就是文斗,恕我不屑为之。”

    “然而今日至此,终究是缘分一场,一杯薄酒,赠与各位。”

    张恒起身,退开帝王厅的大门,就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离开了。

    “岂有此理!”

    赵省长脸色铁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凡夫俗子?

    他竟然敢称呼在座之人是凡夫俗子?

    能够坐到这个位置的人,谁不是自命不凡,谁能接受被人看轻?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几乎都脸色阴沉,恨上了张恒。

    “坏事了,坏事了!”郑老板苦笑,觉得要天塌了。

    然而,真定大师却是一动不动,他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死死的盯住张恒放下的酒杯。

    忽然之间,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滚落,他望着这一杯酒,缓缓起身,毕恭毕敬的鞠了个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