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九十八章:帝王厅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说话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气质很好。

    “舅舅,舅妈?”

    张恒看到二人,很是诧异。

    没错,这又是败家子的亲戚,要换成其他,或许他根本连搭理的兴趣都没有,可是这两人的身份却有些特殊,他们正是江红鲤的父母!

    虽然说江红鲤一家人关系不睦,一年到头也接触不到几次,但毕竟有这层关系在,所以张恒对他们也很是客气。

    “还真是你?”舅舅江川微微皱眉:“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朋友约我来参加宴会。”张恒如实回答。

    “宴会?”

    江川笑容古怪。

    舅妈摇了摇头,指着酒店门口的停着的车子,示意张恒去看。

    一眼望去,豪车如雨,密密麻麻的停满了所有位置,宾利,保时捷,劳斯莱斯,奔驰……没有一辆车低于百万级别,尤其是这里头有不少车,挂着的拍照都是一串数字,许多人远远看到,都下意识的避开。

    谁都知道,这里都是大人物,只怕是整个静海市,甚至大半个东州的厉害人物都来了。

    “能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小恒啊,我可没有听说张家跟你和好的消息。”舅妈说道。

    “你们不信?”

    张恒对二人缺乏好感,只是因为江红鲤的关系,才对他们客气一些,如今二人质疑他,却是将这点客气都消泯殆尽了。

    他摇了摇头说道:“我要来参加宴会,都是别人求我,何必要借张家的关系?”

    “别人求你?”江川失笑:“我看你是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不屑的看了张恒一眼,摇头说道。

    “你现在的层次差的太远,有些事情你根本接触不到,就比如这宴会的主题,你就绝对不知道。”

    “哦?”张恒还真是不了解。

    江川一副不出所料的模样,往酒店门口走了几步,和张恒拉开距离,才回过头,傲然说道。

    “今天的宴会,是赵省长举办的,东州地界,上档次的富豪,权贵,来了大半。”

    “而宴会的主题,则是为了传说中的张仙师!”

    “张仙师?”张恒愕然。

    舅妈挽着江川的手,说道。

    “以你的层次,肯定是不知道张仙师的,总之,你今天最好不要惹事,不然谁都救不了你。”

    说完,二人便走了进去。

    张恒站在远处,摸了摸鼻子,觉得这事有点意思。

    若是让舅舅和舅妈知道,所谓的张仙师正是他,也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表情。

    请帖,张恒自然是没有的,他直接打了郑老板的电话,没过多久,他便忙不迭的迎了出来。

    “张仙师,您可算来了。”他永远都是一副满头大汗的样子,很吃力很辛苦。

    张恒点了点头,问道。

    “那个让你养马的大人物,就是赵省长?”

    郑老板先是一惊,继而苦笑。

    “果然瞒不住您,本来想给您一个惊喜的。”

    “赵省长听了您的神奇故事,特意请您赴宴,想要见识见识您的风采。”

    这一点张恒已经知道,等郑老板说完,他便问道。

    “这个赵省长是什么来历?”

    “赵河宽赵省长的是世家子弟,从小就是青州世家的佼佼者,大学毕业后就下了基层,积累了十年的经验,之后平步青云,四十岁就已经上了省部级,大概是在五年前吧,他再进一步,坐上了东州省长的位置。”郑老板作为生意人,需要时刻把握风向,对于这种政界的信息,再了解不过了。

    张恒明白了,原来赵河宽是世家子弟,倒是跟草根出生的师国庆完全两个路数,他继续问道:“既然他是青州世家的子弟,为什么要来东州任职?”

    “这就是咱们华夏官场的潜规则了,赵家在齐鲁一带本就一手遮天,若是坐上了这么要紧的位置,那岂不是成土皇帝了?所以一般来说,世家子弟,都需要外放到其他州,形成一种微妙的制衡。”郑老板门清的很,有条有理的回答。

    见张恒似乎没有疑问了,他做了个请的姿势。

    “赵省长已经恭候多少了,张仙师请进。”

    张恒看了看一脸谦卑的郑老板,淡淡一笑,率先走了进去。

    他心中知道,自己这一走,那些认识自己的人,就会知道现在的张恒,已经今非昔比了。

    从此,谁也不能把他看成不学无术的败家子了。

    这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但张恒心中却没有太多的感觉。

    他早就不会为了一些名利而心绪波动,一切都只是顺其自然罢了。

    小人物也罢,大人物也罢,别人怎么看,那都是别人的事情,与他何干?

    宴会厅内。

    江川领着妻子找了几分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和他一桌的都是静海市本地的家族,他挨个握手,寒暄,过了一阵子才有空闲坐下,看向对面的父子二人。

    却正是张承安和张远父子。

    “没想到把咱们安排坐在了一起,郑老板倒是有心了。”张承安喝了口茶,笑着说道。

    虽然说张恒的母亲,早些年离奇死亡,让张家和江家有些矛盾,但因为双方刻意掩盖的缘故,矛盾在几年内就被淡忘了,两家关系不错,只是来往不多,有的时候碰面了,却还是很亲密的。

    “别看郑老板心宽体胖的,他可是有一颗七巧玲珑心,你看这里的座次安排,咱们这种有亲戚关系的在一起,那些生意上有往来的人在一起,互相不对付,有仇恨的人,则要有点距离……”江川一进来就在观察四周,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那也只是针对我们这些不上不下的中等家族罢了。”张承安看向宴会厅里面,眼中闪过一丝艳羡:“能坐在里头的,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宴会厅很大,格局就像是欧洲古代皇室的宫殿,正中间铺着红地毯,一路往里面蔓延。

    坐在大宴会厅的,都是中等家族,还有普通富商。

    红毯蔓延到第二个中型宴会厅的时候,里面坐的就是官面上的人物,那些有根基的世家子弟。

    最后一个宴会厅,只能容纳三桌,距离江川他们所坐的位置,足足有三百五十米,他们就算是垫着脚巴望,也不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那个宴会厅,又叫帝王厅,只有真正的大人物,才可以坐到里面。

    “其实张家是勉强可以坐在第二个宴会厅的,只是因为和洛家的矛盾,才不得不安排在了这里。”江川说道。

    他远远的看到了洛建国,领着洛家一行人坐在第二个宴会厅。

    “那还不是要怪张恒那个小畜生,就会给我们惹麻烦!”张远恨的咬牙切齿,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张恒是怎么巴结上洛家的?

    曾经对他不屑一顾的洛依然,现在为什么突然间性情大变了?

    提到张恒,张承安也是恨得牙痒痒。

    “小恒啊,他今天也来了呢。”舅妈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笑吟吟的说道:“那会儿就在门口,估计该进来了。”

    “估计又是洛家给他的请帖吧。”张远很不屑:“这个小子,就会靠女人。”

    “你放心,就算洛家给他弄到请帖,他不是洛家人,也不可能坐到里面去的,我估计,能在门口坐下来就很不错了,我们是见不到他的,眼不见为净,挺好。”张承安冷笑说道。

    江川笑着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忽然间眼神一扫,却是惊得站了起来,像是见了鬼一样。

    怎么可能?

    红毯之上,一行人走来。

    最前面的,正是背着双手的张恒,他不急不缓,走的很是坦然。

    而在他后面,是诚惶诚恐的郑老板,满脸都是谄媚,不住的和张恒说着什么。

    他们背后,则是一群西装革履的保镖。

    “他凭什么有这样的排场?”张远呆若木鸡。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郑老板是宴会的主办者,他亲自迎接的人,应该是要进入帝王厅的吧?”江川吞了吞口水,放在胸口的手掌微微颤抖。

    “帝王厅?”

    张承安拍案而起。

    “不可能!”

    “能坐在帝王厅的是什么人物?那可是赵省长和张仙师在的地方!”

    “张恒算是什么东西,他凭什么能进去?”

    然而,不管他怎么说,怎么想,张恒踏过红毯,已经走入了第二个宴会厅。

    他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接穿过洛家,穿过宴会厅,在无数人羡慕和疑惑的眼神中,迈入了帝王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