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九十五章:等待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张恒缓缓睁开双眼。

    就在他眼睛睁开的瞬间,一股无形的波动,忽然之间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

    这股波动是无形的,而是精神力量,如同潮水一般,瞬间席卷一切。

    欧阳大师是感受最深的,就在这波动掠过他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就像是没有穿衣服一样,自己的每一块骨骼,每一滴血液,都被张恒看的清清楚楚。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念?”他瞠目结舌,冷汗涔涔。

    筑基修士拥有神念,随便一扫,就可以洞察一切。

    “终于成了!”

    张恒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他的确修炼出了神念,而他的修为,却没有达到筑基。

    借助着寒池灵力,还有冰魄蜈蚣的腿肉和药材,让他的修为如同坐火箭一般,直接飙升到了炼气期大圆满!

    距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

    倘若当时他想要突破,那么也是可以的,只不过却被张恒强行压制住了。

    他的修行经验非常丰富,急于求成,往往会留下祸患,将根基打的牢固,敦实,才能让以后的路走得更顺。

    “好怀念的感觉……”张恒吐出一口气。

    世界在他的眼里,都变了。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这句道家谚语,所说的正是神念带给人的感觉。

    他可以看到大树一圈圈的年轮,可以看到它的生命气息,他能够看到生物的呼吸声,能从呼吸中,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就好像拿着放大镜,显微镜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比的真实。

    “恭迎主人出关!”

    神念一出,欧阳大师再也没有任何其他心思,彻底的臣服了。

    这段时间他所见到的,比他过去几十年经历的还要精彩。

    斩杀冰魄蜈蚣,寒池修炼,炼器,炖肉,神念……这一桩桩,一幕幕,不断的冲击着他的世界观。

    与此同时,也仿佛打开了一扇门,让他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修行者。

    或许,能成为他的奴仆,的确是一种荣耀。

    欧阳大师比张恒预想的,更早的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张恒淡淡一笑,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他的脚下便是虚空,而他却像是踩踏着无形台阶一般,背着手缓缓走下来。

    当他落地后,所有的气息收敛,仿佛再次变成了那个人畜无害的学生。

    “你那个葫芦法器呢?”张恒问道。

    欧阳大师略微一迟疑,还是取出自己的宝贝葫芦。

    “我七岁那年,随父亲进山打猎,意外走散,迷迷糊糊到了个山洞,洞中有修行前辈的骸骨,还有这宝贝葫芦,我按照前辈生前功法修行,全部修为寄托在宝贝葫芦之上……”

    说到这,他苦笑一声。

    “可以说,我的一身修为,有八成都在宝贝葫芦上,不过,主人若是想要,尽管拿去。”

    张恒似笑非笑的扫了他一眼,此人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却是在挤兑他呢。

    “一个真正的修行者,不信天,不信地,信的一定是自己。”张恒说道。

    “自己?”欧阳大师皱眉。

    “修行本来就是逆天而行,所以在大境界突破的时候,会有天劫来临,每一个修行者,都是打破平衡的存在……既然是逆天,那么就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

    “法器也好,丹药也好,都只是辅助,是外物,若是将其当成立身之根本,那么是不会有大成就的。”

    “我辈修士,当超脱自我,烈日阻我,那便吞日,明月阻我,那便食月,天阻我,那便逆天!”

    张恒眼中爆出璀璨的光彩,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过去那一段惊心动魄的岁月。

    “逆天!”欧阳大师反复咀嚼,血液隐隐沸腾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张恒继续开口。

    “何况,你的宝贝葫芦,根本不是你这样用的。”

    “什么?”欧阳大师看着自己的宝贝葫芦,纳闷说道:“不会吧,我是按照那位前辈的遗言使用的啊。”

    “那是因为他也不懂。”张恒接过宝贝葫芦,伸手一抹。

    就看到这葫芦两侧,忽然间闪烁出金色的咒文。

    张恒口中喃喃,一边念着法决,一边将葫芦往天空中一抛。

    他摊开手掌,宝贝葫芦落入掌中,却只有手指大小,通体变成了紫金色。

    “这……”欧阳大师瞠目结舌。

    自己使用了多年,性命交修的宝贝,竟然还有这样一面?

    “你听说过储物袋么?须弥纳芥子,这葫芦也是如此,它真正的作用,其实只是储物罢了。”张恒拿着葫芦,往前方一指。

    冰魄蜈蚣的外壳,眼珠等有用的东西,全部飞了起来,进入了葫芦之中。

    他又往寒池的方向指了指,里面飞出一千多斤陨铁,也全都飞了进去。

    最后,张恒将葫芦往腰间一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小饰品。

    “在下,心服口服!”欧阳大师拱手,在无二话。

    自己白白用了这么多年,结果却连宝贝葫芦的真正用途都没有弄清楚,这的确挺让他挫败的。

    “我不白拿你的东西。”张恒忽然间念出了一段晦涩的口诀。

    欧阳大师刚一听,便竖起了耳朵,脸上露出了惊奇之色。

    “这,这是修行功法!”

    他没有见过高深的功法,但是他却有基本的判断力,功法好不好,只需要稍微一琢磨就能知道。

    张恒所传授的功法,至少能让他修炼到金丹境界,这对于他来说,已经属于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神功了。

    一旦传扬出去,只怕是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然而,张恒所给他的,只不过是自己当年修行的第一部功法罢了,在修仙界,也只属于中等层次,但是对于欧阳如风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是时候离开了。”

    张恒背着手,一步步的朝外走去。

    欧阳大师亦步亦趋的跟着,完全进入了仆人的角色。

    不得不说,有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仆人很好,机票,接送专车,全部都搞定了。

    当天下午,二人就回到了静海市。

    考虑到自己有段时间没回来了,张恒把牛耳山的地址给了欧阳大师,先让他过去守山,自己则是朝着静海大学走去。

    走在校园里,他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的确,地球和他所处的环境,完全是两种概念,有的时候,他甚至都觉得地球的生活宛如一场梦幻。

    人是健忘的动物,哪怕张恒闹出了巨大的风波,可是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同学们的生活开始被游戏,美女,八卦等等填满。

    张恒走来的时候,也没几个人关注他。

    就连张恒都以为,自己可能已经被人给淡忘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疑惑的声音响起。

    “张恒?”

    他回头,一怔。

    “是你?”

    来人是许芷晴,自从上次她因为给张恒说话,而被赶出学校后,二人是第一次见面。

    她看张恒的眼神都有些陌生了。

    “你去了哪里?”

    “随便逛逛。”

    很没有营养的对白,却是让许芷晴平白无故的生出了强烈的距离感。

    她忽然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个给她留下了巨大伤痛的男人。

    被学校辞退,她想要回到老家,做一个普通的教师,可是就在第二天,校领导却堵住了她,无论如何也要让她回去。

    他们的态度谦卑,几乎要给她下跪。

    这让许芷晴出气之余,又觉得不可思议,后来回到学校,稍稍一打听,她不难猜出来这件事情与张恒有关。

    她梳理了下自从那一夜之后发生的事情,张恒先是破纪录,继而打压徐文秋,收拾袁傲,连高傲的何亮都踩在脚下,考试第一,让校领导低头……这些事情,真的是那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能做的吗?

    许芷晴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他谈谈。

    可是,张恒却消失了,她一等,接近一个月,才终于等到了他。

    “你既然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早早爆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