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九十四章:出关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张云璐愤愤离开,一副不甘愿的样子,正如她所说,她肯定还会再来寻找张恒的。

    到时候,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女人可不像是一个省油的灯。

    但张恒却没有放在心上,他背着手,淡淡的看着欧阳大师。

    欧阳大师微微低头,大颗大颗的汗水滚落,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紧张过了。

    “总有一日,你会知道,做我的奴仆,是你这辈子最大的荣耀。”

    良久,张恒淡淡开口。

    不等欧阳大师琢磨,他张开双臂,直接跃入寒池之中!

    看到这一幕,欧阳大师瞪大了眼睛,他根本无法想象,居然有人敢这么疯狂,在没有任何防护的前提下,就敢跳到寒池里。

    要知道这池水,可是剧毒啊!

    “此人深不可测……”

    欧阳大师久久不能平静。

    张恒既然敢进去,自然是有充足的把握,他可不会认为会有一去不复返的情况发生。

    作为奴仆,或许他短时间还不能改变自己的心态,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他自己该做什么。

    他来到冰魄蜈蚣身前,开始做张恒没有完成的事情。

    剥下甲壳,剔出腿肉,处理尸体……

    他的修为不高,又没神兵利器,想要处理坚硬的外壳,还是比较费劲的,这份工作足足做了三日才完成。

    而张恒,自从跃入寒池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该不会出事了吧?”饶是欧阳大师认为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这个时候,也不免有了些动摇。

    准确来说,应该是期待,如果张恒真的出事了,那么他可就自由了……

    就在此时,漆黑如墨的寒池突然间沸腾了起来,咕噜噜的不断冒着气泡,张恒缓缓浮现,一步步的走了上来。

    他每走一步,脚下的池水都会荡漾出轻微的波纹,几步之后,人就已经到了欧阳大师边上。

    相比于三日前,张恒的气质明显有了变化。

    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冷。

    他似乎冷到了骨子里,目光随便掠过,都会让人生出寒意。

    另外,就是威严了。

    他之前给人的感觉就是平平淡淡,像是个普通学生,可如今,任凭谁看,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他的修为似乎进步了。”欧阳大师挤出笑脸,心里却在猜测。

    事实上他的猜测是对的,张恒如今已经到了练气八层。

    陨铁本身属于灵物,自然携带灵气,聚拢灵气,自天外而来,长途飞行,又与大气层摩擦,驳杂的灵气早就被锻造的极为精纯。

    若是能将这些精纯的灵气吸收,其效果不亚于吸收几十块中品灵石。

    只是对于寻常修士来说,能够取出陨铁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能耐吸收其中灵气呢?

    但这对于张恒却不是什么问题,他理所当然的收下了这份福利。

    “我还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需要你远行一趟,准备一些药材。”张恒念出了十几种药材的名字。

    奴仆的好处就在这里了,很多琐碎的事情,都可以交给他去做。

    “你一点都不怕我跑?”欧阳大师忍不住询问。

    他这三天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没错,自己的确不是张恒的对手,也对他心悦诚服,可这并不代表,自己就真的这么畏惧他吧?

    说难听一点,若是自己跑了,随便找个地方窝着,再也不出来,难不成张恒还能去满世界的找他吗?

    现在,张恒让他一个人去买药材,欧阳大师甚至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这都不跑,那么也太愚蠢了些。

    “你当然可以跑。”张恒淡淡说道:“你跑了后,你会后悔一生,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错过的是什么样的机缘。”

    说完,张恒直接跳入寒池之中。

    正如他一直所表现的那样,他根本不在乎,也不担心欧阳大师会跑。

    “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什么机缘。”

    欧阳大师沉默了一阵,忽然间冷笑连连。

    他转身,朝着戈壁外走去,走着走着,他的神色忽然间变得古怪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间有一种预感。

    如果自己跑了,或许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足足过了七日,欧阳大师才回来,他大包小包的带了很多东西。

    张恒再度从水中走出,七日时光,他的气息沉凝如磐石,给人一种无懈可击,没有任何破绽的感觉。

    “药材不算珍贵,但想要上年份的,也不太容易,所以才耽搁了七日时间。”欧阳大师解释完毕,定睛细看张恒,他想要知道,后面他要做什么。

    张恒点了点头,伸手一招,在寒池之中便飞上来一大块漆黑的铁块。

    “传说中的陨铁?”欧阳大师屏住呼吸。

    张恒手指一搓,体内真火便冒了出来。

    相比于上次的吃力,这回他明显轻松了许多。

    欧阳大师眼中放出光彩,真火可是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蕴养出来的,也就是说,张恒是筑基期……如此去想,自己做他的奴仆,的确不算很亏。

    天外陨铁直接被张恒丢到了真火之中,那一团小小的真火,却是韧性十足,并没有因为陨铁过多而熄灭,反而蔓延开来,湛蓝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差不多一刻钟左右,陨铁就变成了黑色的铁水。

    张恒掐动印决,打出一个个古老的咒文,没入铁水之中。

    随着咒文的加入,铁水开始变化,似乎要凝聚成某种器皿,并且渐渐散发出一股沧桑亘古的气息……

    “这是在炼器?”欧阳大师惊讶的张大嘴巴。

    炼丹师,炼器师,在修行者这个群体中有着尊贵而特殊的地位,很多厉害的炼丹师,炼器师,凭借着自己的作品,闯下赫赫名头,他们人脉极广,稍微遇到点事情,往往能召集到数量极多的修行者为自己助力……

    张恒是欧阳大师见过的第一个炼器师……但他看张恒炼器,却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像是炼器的最高水平,或许也就是这样吧。

    渐渐地,张恒所炼制之物成型了,欧阳大师看到此物,嘴角一阵抽搐。

    “锅?”

    “没错!”张恒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

    他所炼制的是一口漆黑的大锅,已经达到了下品法器的层次,散发着古老和神秘的气息。

    可是,这仅仅只是一口锅啊,用天外陨铁,用真火,用如此高深的手段炼制了一口锅……

    欧阳大师几乎心疼到流泪。

    这口黑锅很快派上了用场,张恒将冰魄蜈蚣的腿肉丢入其中,又加上各种药材,用火烹煮,之后再度进入寒池之中。

    八个时辰后,沸腾的锅里涌出异香,欧阳大师心如猫抓,仅仅嗅着这个味道,他体内的灵力都蠢蠢欲动,似乎有了增长的迹象。

    “这一锅肉,只怕是不亚于灵丹啊!”

    欧阳大师吞咽着口水。

    张恒在第九个时辰的时候出来,毫不客气的吃了大半锅,然后再度进入寒池。

    剩下的肉食,欧阳大师自然不客气,忙不迭的吃完,他几乎没有品尝到什么味道,吃完后浑身发热,连忙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冰魄蜈蚣的肉,足足吃了五天,每次吃完,张恒都会进入寒池。

    而欧阳大师,说起来是在吃一些残羹剩饭,但是他却非常满足,因为他心里面知道,张恒如果留给他一锅,他吃了后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爆体而亡。

    他根本没有办法消化这么多的灵气,每次张恒留下的肉食,对于他来说都是正好。

    五日后,欧阳大师精神矍铄,他感觉自己的灵力比之前雄厚了三倍有余。

    “也不知道主人何时出关?”他正在寻思。

    此时,忽然间寒池之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蒸发,一个人影,冲天而起,然后悬浮在几十米的高空,发出一声快意至极的长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