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

第九十三章:十个亿

所属目录: 重生之最强弃少 快点弄我…啊…

    “你今日冒犯于我,本来该死。”

    张恒走向寒池,却是背对着欧阳大师。

    对方根本不敢有丝毫逃跑或者偷袭的想法,他的脑袋紧紧贴着地面,近乎于五体投地。

    若是让熟识他的人看到这一幕,定然会震惊无比,堂堂欧阳大师,成名于青州,名声轰传九州的大人物,竟然会这谦卑的跪伏在他人面前。

    而只有欧阳如风自己,才知道此刻他心中是多么的心甘情愿,张恒那一式翻天大印,不仅仅打掉了他所有的气焰,更让他看到了修行者真正的风采!

    “不过,我手底下正好缺一个守山仆人,你若愿意,我便饶你一命。”

    张恒淡然说道。

    牛耳山的确需要人手,且不谈其他,光是龙马就需要人照料。

    欧阳大师并不算合格,但他已经是张恒看到的最出色的修行者了,也只能是勉为其难,让他做自己的仆人了。

    “我,愿意。”

    欧阳大师艰涩开口。

    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瞬间从云端之上的大师,变成了一个仆人。

    “需要我发心魔血誓吗?”

    欧阳大师认命了,说完这话,仿佛苍老了二十岁。

    修行者的誓言不能乱发,尤其是心魔血誓,一旦违背了,那么修炼的时候心魔便会来临,最好的下场,也是废掉修为,变成普通人。

    “不需要。”

    然而,张恒的回答却是让他一惊。

    他抬起头,看向张恒的背影。

    张恒就屹立在寒池边上,背着双手,身形略显瘦弱。

    寒池之中,不断有寒气逸散,只是在弥漫到张恒身边的时候,仿佛有灵智一般,自行绕开。

    这一幕,又是给他强烈的冲击。

    “他不让我发心魔血誓,并不是因为信任我,而是他认为我根本不可能脱离他的掌控……”

    欧阳大师心中喃喃。

    张恒强烈的自信,让他在佩服之余,忽然间又冒出了个别的想法:或许,做他的仆人,也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张恒此刻,正在打量寒池。

    寒池的形成,是因为陨铁,而陨铁,又是从天外而来。

    一般来说,陨铁本身也是炼器材料,属于灵物,自身也是有灵气波动的。

    从寒池的灵气浓郁程度,就可以判断出里面的陨铁究竟有多少了。

    “差不多一千五百斤!”张恒盘算少许,很是满意。

    一千五百斤陨铁,五百斤拿来炼制护山大阵,剩下的,要么以物换物,要么炼制法器,总归是不错的。

    除此之外,还有冰魄蜈蚣。

    放在张恒的世界,冰魄蜈蚣属于常见,但是却很热销的东西。

    就跟地球上的方便面一样,便宜,但是永远不愁销路。

    这跟冰魄蜈蚣的眼珠子关系很大,一般的练气修士,想要突破到筑基,因为自身积累不够雄厚,需要服用筑基丹。

    而冰魄蜈蚣的眼珠,恰好是炼制筑基丹的主要材料之一!

    所以才导致了冰魄蜈蚣只要一出现,基本上都会被低阶修士斩杀的局面,当年死在张恒手底下的冰魄蜈蚣,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

    “借匕首一用。”张恒招手,有个保镖腰间挂着的军用匕首便飞了出去。

    张恒随手握住匕首,丝毫没有因为冰魄蜈蚣的狰狞面孔而有半点犹豫,他非常娴熟的将匕首刺入到眼部,朝着左右用力一剜,拳头大小的眼珠子就落入了手中。

    他将另一个眼珠子也取下后,就看向冰魄蜈蚣的躯体了。

    放在过去,他自然是不屑一顾的。

    可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冰魄蜈蚣可以说是一身是宝。

    上次斩杀的蛇妖,和这冰魄蜈蚣的道行可差远了,它身上的材料,一直都被张恒看成是鸡肋,寄存在郑老板那里,懒得去取。

    但冰魄蜈蚣不同,它的毒囊,可以制作成毒丸,放在修仙界还好,可若是在地球上,随便丢到一个县城,只怕是能让全县男女老少全部没命!

    张恒摘下毒囊后,又盯上了冰魄蜈蚣的外壳。

    它的外壳是一节一节的,通体棕黑色,但仔细去看,上面却是有蓝色的冰纹,伸手触摸的时候,冰冷刺骨。

    若是用陨铁,冰魄蜈蚣外壳,还有部分蛇鳞,张恒有把握炼制出软甲。

    那可是不错的防御性法器了,想必在地球上,应该是紧俏货。

    最后,则是冰魄蜈蚣的这一身血肉了。

    它的血液,不仅剧毒而且恶臭,却是没用的,但它的肉,却是大补。

    蜈蚣又被称之为百足虫,冰魄蜈蚣也是如此,张恒用灵力包裹住匕首,奋力刺开一条蜈蚣腿,露出里面雪白鲜嫩的肉质。

    “许久没有吃过这东西了……”张恒眼中流露出追忆之色。

    当年,他之所以沉迷绞杀冰魄蜈蚣,一方面是为了换取灵石,另一方面则是口腹之欲了。

    冰魄蜈蚣腿多,肉也多,味道鲜嫩不说,其中还包含着灵气精华,可以这么说,如果将冰魄蜈蚣的腿肉全部吃掉,张恒不亚于得到十块中品灵石!

    就在张恒炮制冰魄蜈蚣躯体的时候,张云璐却是做足了思想准备,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正常的女人,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尤其是面前摆着冰魄蜈蚣尸体,这等凶残可怖之物的情况下,一定会吓得瑟瑟发抖,可是她,除了脸色苍白之外,竟然硬生生的挤出了一抹笑容。

    “张先生,我向您道歉。”

    “道歉?”张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

    “这一切的罪过,都在我身上。”

    “可是您看,最终的结果,不是挺好吗?您得了大实惠,就没必要和我这不懂事的女人计较了吧?”

    说到最后,她眼睛眨动,可怜兮兮。

    不得不说,她很会利用自身的优势,虽然年纪比张恒要大,可是说起话来的时候,似乎真的是个不谙世事的女人,让人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我若与你计较,你早就死了。”张恒淡淡说道。

    只是一句话,却让她想好的说辞无法吐露。

    张恒站起身子,平静的说道。

    “在我面前,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我不想和你计较什么,但你最好不要招惹我。”

    作为人气天后,拥有无数粉丝,自身又风情万种魅力无限的张云璐,何时被人这样说过?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哪个男人,在她主动接近的情况下,想要让她走开。

    “我不信!”她咬着嘴唇,深吸口气,就要说话。

    “滚!”张恒摆了摆手。

    欧阳大师身子一闪,挡在前面,无奈说道。

    “张小姐,你还是走吧。”

    他已经进入了仆人的角色,因为他清楚,做仆人,说明自己还有用,如果仆人都当不好,那么就没用了。

    没用的人,下场都很惨。

    “好!”

    张云璐大口大口的喘息,丰满的胸部起伏,她盯住张恒,眼中三分祈求,三分威胁,一份诱惑。

    “我只求一瓶寒池之水,只要你给我,我立即离开!”

    她来这里,为的就是寒池之水。

    只要拿到了,才能回去救她病危的父亲。

    这是最要紧的事情,除此之外,其他事情都可以放放。

    “寒池,是我的。”

    “寒池之水,也是我的。”

    “凭什么给你?”

    张恒皱眉。

    “你,你要多少钱,或者……”她眼中露出决绝之色,忽然间有几分娇羞:“你如果有其他要求,我一概接受!”

    听了这话,不知道多少男人屏住呼吸。

    和大明星张云璐春风一度,这可是无数华夏男人的梦想。

    可是张恒却觉得莫名其妙,他摇了摇头。

    “除了钱之外,你还能有什么东西吸引我吗?”

    “这样吧,十个亿,你要是准备好了,就到静海市找我!”

    十个亿!?

    张云璐几乎要疯了,很想掰开张恒的脑袋看看,他究竟知不知道十个亿的概念?

    能在华夏拥有十个亿的人,屈指可数!

    她张云璐,赶通告,拍电影,参加商演,多年来的积蓄,也就堪堪十个亿罢了,可就是这样,依然被称之为娱乐圈最吸金的奇迹!

    张恒嘴巴一张,居然就要她所有积蓄?

    “没得商量。”张恒不近人情的说道。

    “行,你等着我去找你!”张云璐恨得牙痒痒,转身就走。

    她虽然气急了,但也知道,在这里撒泼的下场,不会比冰魄蜈蚣好到哪里去。

    走了几十米,她忽然间驻足,更加生气了。

    “那个家伙竟然说,我除了钱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吸引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