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2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僵硬起来。

“我要进去了……”亡夜继续咬着他的耳朵,对于他的怒火采取无视的态度。

“!”连话也来不及说,便被亡夜半搂着腰转了个身,变成两人面对面的姿势。然后亡夜嘴角挂温柔却又有点邪恶的笑意,沙哑的让傲哲天搂住他的脖子,脸上的表情虽然依然优雅,但是,却布满了一层薄汗……

“……”感到异常难堪的男人皱了皱眉,僵着没有动作,而后者则干脆强硬的把他的手扯到自己的肩膀上。

“如果太疼,你可以咬我……”尽可能温和的说完,早已经被欲望焚烧得理智崩溃的男人扣住对方的腰,在他惊喘声中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

“呜……”强烈的巨疼让他双眼一阵发黑,记忆深处几度被弓虽。暴的记忆瞬间跟现在的重迭前来,一时竟让他花了眼,身体再也忍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

“天……放松……”这时,暗哑而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而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在这个世界里唯一能让他感到安心的男人。

努力将记忆中的负面情绪压下,傲哲天看着眼前逐渐清晰的身影,这个拥有着一头血色长发的强悍男子此时正担忧的看着他,俊美的脸上不时有晶莹的汗珠滑落,连呼吸也不再平稳,显然他在为自己而压着欲望。

这样的他,怎么看也像自己熟悉的那个亡夜……

突然胸口有涌上一种奇怪的情绪,满满的,又有点苦涩。

之前跟他在一起发生过的种种瞬间闪过脑海,这个男人,为了他流过血泪,为了他而深受重伤,为了他而愿意牺牲自己……

这个世界竟上有个人能为他做那么多……

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还有什么不安的?

傲哲天终于想是想通了什么似的,本来僵硬的表情渐渐放松了,他的手轻轻的搂住了亡夜的脖子,尽量的将身体放松以便于接纳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

不只是身体在开始接钠他……

在他抱住男人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对方无法压抑的颤抖。

一种因为喜悦而激动的颤抖。

“天……”亡夜的连声音也在发颤,他几乎不敢相信男人竟然会自动搂住他,还是那么温柔而包容的表情。

他肯定是在做梦……

“别离开我……”亡夜依然不安的抱着怀里的男人。”永远不要……”

“嗯……”男人终于在他面前再次露出了笑容。

“不会离开……”他亲口对他许下承诺,却有一句话没说出口。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不会离开。

其实,在见到亡夜并了解他的事情后,有一种不安一直占据着男人的心,所以导致他一直不愿意接受这个男人的感情。那个不安的原因是他连想都不愿意去想的。

刚开始他并不在乎,可是,到了后面,他一想起来便会觉得无法接受。

可是,都不重要了……那种事情本来就说不清楚,他所要知道的,就是这个男人爱着自己的实情,就够了。

而自己……应该也是爱他的。

“我不会放开你……决不……”亡夜平淡的语气流露出决不妥协的坚定。

“……”傲哲天没有说话,只是搂着他的手更紧了些,接着,双唇再次被对方掠了过去,连带握住自己腰的手也开始将他的身体慢慢的往上抬,然后,再慢慢的放下,让他的身体开始适应体内的火热。

之后,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失控,而随着他动作摆动的傲哲天不免有些受不了的发出低低的闷哼,但是身体却随着这越来越激烈的动作而逐渐敏感起来,

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开始取代原来的疼痛。被点燃的情欲焚烧着他的躯体,甚至连亡夜的一个呼吸都能让他的皮肤而因此酥麻……

他开始对他有所回应,两人互相厮磨着,舔弄着。

将手指插进他血红而柔软的发中,看着它们跟自己的手指纠缠,熬哲天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因为自己的一点回应而有些害羞的男人很可爱……

但是在过了几个小时后,傲哲天便恼怒的收回了这句话……

这个男人可爱个屁!

简直是不知节制的莋爱疯子!他受够了!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刚开始两三次他还能配合,并默许男人为所欲为。

但是现在?他已经累的连动一个手指的力气也没了,这个男人却还是不知疲惫的进入他的身体,一次又一次。

瘫软在床上的男人有些痛苦的皱着眉,英俊而强悍的脸上满是疲惫而慵懒的情欲之色,因长时间的欢爱而汗湿的黑发有些凌乱的贴在了脸上,让他看起来分外的晴色。而此刻,他蜜色的躯体正随着某种律动而摇摆着,上面布满着让人脸红心跳的痕迹,咬痕,吻痕,从脖子处一直蔓延到了大腿内侧,甚至是两人结合的地方……

被男人大掌握住的腰下,是两只修长而匀称的脚,此时正无力的被另一个男人半架在了他自己的身上,以便于更彻底的贯穿。

“够了……”傲哲天的声音此时也沙哑得可怜,被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他已经被弄得几度昏迷,却有硬生生的给做醒了。如果他有力气,现在一定一脚把这个男人给踹翻,而不是任他为所欲为。

“就快好了……”这句话红发男人不知道重复了几次,每一次都那么温和,跟他的动作相反。

“滚……”傲哲天恨得直咬牙……想着等第二天让这个男人怎么死……

欠教育的死红毛犬……

你等着……

于是……两人的战争还在继续……

******

傍晚的余晖懒洋洋的从窗户撒在了白色的大床上,为床上那具沈睡着男性躯体铺上了一层朦胧的金黄色。

吃力的睁开了双眼,一脸疲惫之色的傲哲天先是茫然的看了看窗外,然后又闭起眼整理了下思绪,这才转头看向自己的旁边。

空的。

被子是冷的。

昨天的那个人此时早已不知去向。

只是有些凌乱的床单宣告着那个人曾经睡过的事实。

一时脑子一片空白。男人吃力的坐了起来,白色的被子从他紧实而流畅的腰线滑落,露出让人格外遐想的的情欲痕迹。但制造这些痕迹的男人却不知道去了那里。

“……亡夜?”傲哲天低唤了声,房间依然一片死寂。

他去那里了?

在床柜旁还放着一份看起来还不错的早餐。但是……是冷的。

突然的不安。

傲哲天抓过一旁放好的干净衣服就想站起来穿上,却被下身剧烈的疼痛给煞白了脸,想着昨天亡夜在最后将他抱到浴室清理的时候居然又做了一次,就不禁有些无语。

他要找他,现在。

因为他隐约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从昨天开始就不对劲,却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的问他,尤其是他的身体。

好不容易将衣服穿好,傲哲天并没有吃东西便直接忍疼走了出去。在经过傲疾房间的他犹豫了数秒,便开门走了进去。

有点羞愧于面对自己的孩子。自己竟然在孩子受伤的时候没有照顾跟另一个男人作爱直达整整一夜,而且,要是被孩子知道了,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他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做父亲的资格。

进到屋子后,却看到孩子正坐在床上,不停的咬着床单,双眼满是怨恨的眼神。他的旁边也放着同样的早餐,却跟他一样没有吃。

“傲疾?”他怎么了?

那双满是怨恨的双眼先是直直的瞪着地板,然后,才极为缓慢的转向他。

傲哲天觉得那怨恨是从着自己来的,因为,在他看向自己的时候,那怨恨增强了。

“怎么了?”他靠近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好脏……滚开!”傲疾举起旁边的枕头直接朝他砸了过去。

傲哲天的脸顿时一阵煞白,呆楞的站着,任枕头直直的砸在了他身上,一时竟无法说话,紧接着对方抓起旁边的一个花瓶直直朝他的头砸了过去。

随着一声闷响,傲哲天原本光洁的额头流出了血。碎开的瓦片在他的额头割了道长长的口子,一时竟有些吓人。

傲疾也吓到了,没有敢再丢。

他没想到会砸成这样的,但是一想到昨天看到的事情,他的那一丝歉意也瞬间没了踪影。

傲哲天面无表情的摀住了额头,视线被血弄得一阵发红。良久,他才平淡的开头说道:”抱歉。让你不愉快。”让自己的孩子看到这种事情,难怪他会恨他。他一定觉得很恶心吧……自己的父亲跟另一个男人。

但是他没想到他用这个东西来砸他,很疼。

不过更疼的是心。

“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你好脏……恶心!”傲疾激动的大叫出声,像在看一个仇人而不是曾经救了他的父亲。

“……”傲哲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会原谅你的!!不会的!!”傲疾冲上去抓住他父亲的衣服,用力的摇晃着,全然不鼓是否会扯到他的伤口。

“傲疾……“看到自己的孩子对他如此的怨恨,没有任何一个父亲是不伤心的。他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你把他让给我……我就原谅你,我喜欢他……好吗……爸爸……把他给我……求你了。”突然。傲疾不再用力的摇晃自己的父亲,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哀求。

他知道的,只要他用这种眼神看父亲,父亲就什么都答应他。

“……”

傲哲天静静的看着傲疾,没有什么表情,但那双深邃得几乎将一切看穿的的双眼却让孩子有些畏惧的收回了手。

这样的父亲,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格外的冷酷。

他从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的……

“你以为亡夜是什么?”男人的声音很低,很沈,明明非常舒服的男低音,此刻却让人有点发寒。“一个玩具?或者一只宠物犬?想要能要来的东西?”

“我……”傲疾有点急……他不是那个意思……

“他是一个人,拥有自己的情感跟自由。除了他自己,没有人有资格替他决定应该喜欢谁,或者去跟谁在一起,那是对他的侮辱。你了解?”

“……可……可是他听你的话啊……”傲疾不死心。”只要是你说的……我觉得他都会听的啊……”就算那个人开始不喜欢自己,只要父亲让他一直陪着他,那么他有信心能让他喜欢上自己的,自己那么年轻那么漂亮,为什么不行……

“傲疾,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没那么傻的……”冷着一张脸将傲疾的手从身上拉开,不想再跟他对话的傲哲天转身就走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