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倒了下去,而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死亡,因为没有人会理睬一个没有劳动价值的奴隶。

这里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的奴隶死亡,只不过会快就会补上新的,人命就像最不值钱的垃圾一样,任其践踏。

盘旋在天空中的魔兽,将会是很多人最终的归宿与噩梦。因为傲哲天曾几次亲眼目睹那些脱力的人倒下后被那些黑色的,长满着磷片并有着锋利牙齿的飞禽活生生的撕裂却无法反抗的情景。

他甚至觉得有人故意那么做,在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让奴隶们被利用完后大量的痛苦死去,想来大概是操纵这一切的人,非常的厌恶黑色吧……

突然,一道令人遍体生寒的视线锁住了他,他本能的抬头一望。

是一个同样人身兽面的魔物,只是与那些平常看管奴隶的怪兽不同,它并没有长得像蜥蜴一样的头,而是跟雪地里的白狼很相似,一头长而金黄的毛发在烈日下耀眼得刺人,而此刻它那双血红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傲哲天,让他有一种将被他拆骨入腹的感觉。

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那金色的修长躯体瞬间消失并在下刻跃到他的面前,速度快得令人吃惊。

魔物背对着阳光站在傲哲天的面前,巨大的压力让他有些窒息,尤其是看到魔物血红双瞳闪烁着令他毛骨悚然的幽光时,他本能的后退,希望能拉开距离让自己能更好的反击,但对方的速度太快,直接扣住他的手腕将他扯到了怀里。

傲哲天有种被它炙热的体温烫伤的错觉。

蜜色的男性躯体被狠狠的压在沙地上,魔物带着情欲的血色双眼让他意识到自己将会受到的遭遇。瞬间他被屈辱所笼罩,如同疯了般拚命挣扎,企图将身上的躯体踹开,但这一行为显然惹怒了对方。

啪!啪!啪!

几个巴掌将他打得头晕目眩,魔物将他的衣服撕开,低头像是品尝般舔咬着他的发烫脖子跟躯体,一双大手肆意的抚摸着被压制在自己身下那无法反抗的男性躯体,从胸口一直滑落到因为长期劳动而显得更为紧实的腰身,然后再往修长的双脚间探去。

“住手……呜……”傲哲天想吼出声,却无奈的发现自己的声音无法顺利发出,只能发出类似于咽哽的语调。

修长的双脚被扣住并粗暴的拉向两边,傲哲天被这屈辱的姿势惹怒了,却不再挣扎,原本犀利的双眼顿时柔顺又可怜的看着魔物,带着哀求。魔物似乎注意到他的改变,压制住身体的力量顿时轻了不少,还安慰似的轻抚他的脸蛋,血红的双眼有一种无法理解的温柔,虽然他的手依然贪婪的抚摩着身下柔韧的躯体。

等的就这一刻,傲哲天双眼闪过一丝寒芒,手一转扯出他的配刀朝他砍去,意外被他侧身避开,魔物血色的双眼顿时惊怒的瞪大,趁此机会傲哲天立即跃起身并急退,直直的撞向一个蜥蜴兽人,大概没料到他会背对着自己直撞而来,蜥蜴兽人没防备的被他一个回旋砍收了命,身首两地。

男人被鲜血溅了一身,如索命阎罗般站在空地上,周围先是一片死寂,然后怒吼声从各个蜥蜴兽人身上发出,暴烈得连地都为之震动,看来同伴的死让他们极其的愤怒,如果不是魔物一扬手制止这些兽人的暴动,男人想自己大概不出十秒就会被这群家伙撕得连渣都不会剩。

这正是他所希望的,这样的死比起被弓虽。暴好得太多了。当前的他也杀红了眼,已经顾不得什么了。

他甚至有把握在兽人扑上来时再拉两条命当垫背。

舔了舔带血的嘴角,傲哲天眯起眼望着破坏计划的魔物──狼人,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读懂他,对方现在的双眼冷静得可怕,似乎猎物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傲哲天调整呼吸并随时准备好作战,虽然断裂的助骨很疼,但是他已经没办法顾及那么多了。从魔物之前的动作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家伙是个速度非常快并且擅长刺杀的家伙,但是傲哲天觉得自己并不是真的无法捕捉他的动作。

但是,事实证明他小看他了,魔物的速度之快,连十分之一的呼吸时间都没过,便瞬间劈掉刀并把傲哲天双手反剪在背后。

“呜……”他感觉手腕骨被硬生生的掐碎了。但是自尊不允许他惨叫出来。魔物将傲哲天再次扯到他的怀里,用他脸上柔软的金色毛发轻轻厮磨着男人的脸蛋……

他在说话,很低沉磁雅。像是对情人的低语。

但是傲哲天没有办法听得懂他说的语言。

只是觉得混身发寒,尤其是在感到他抵着自己腰下的硬物,竟越来越大……

脖子突然被舔,他惊得一缩,却还是躲不过魔物带着烈阳气息的吻不断的进犯,一只空出来的宽厚手掌更是放肆的伸进他的裤子里玩弄……

该死的……

傲哲天难耐的低喘着,不愿意去看他在自己大腿内侧不断流连的大手,难堪的感觉令他混身发抖。

“畜生……”傲哲天低哑的诅咒,徒劳的挣扎着,魔物强健的躯体滚得发烫,紧贴着他半裸的蜜色躯体,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境地,傲哲天苦中做乐的嘲讽他:”喂,我两个月没洗澡了,你的鼻子难道坏了?”两个月不洗澡的味道,连他自己闻得都想吐,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什么,他身上甚至干净得有点清香的味道,这个魔物绝对有洁僻,却……

但是傲哲天很快后悔跟他说话了,因为他发现他听不懂,并且不解的看着自己,眼睛大大的,如同好奇的孩子,还歪头想了一会儿,回了一句什么,可傲哲天还是不懂,但是这个魔物好像对他跟他说话很高兴,竟非礼得更起劲了,妈的……

正当傲哲天绝望的时候,天际传来一声悠长的龙吟,低沉并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

一只银白而巨大的白翼龙划过头顶的上空,带着强烈的压迫感盘旋了一周后,在众人惊恐而畏惧的目光下缓缓降落,在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蜷伏在它的脚下。

除了他依然被狼狈的压在地上外。

傲哲天冷冷的瞪了一眼魔物,虽然那该死的家伙也跪下了,但是他的手依然死死压着自己,丝毫不让他有动弹的空间。

接着,傲哲天的注意力被那只从天而降的银龙所吸引,并没有注意到魔物在看到白龙时并没有如同其他人一样露出敬畏的神态,一抹既冷又阴森的寒光从他赤红的双眼一闪即逝,平静得没任何波澜。

混身散发着朦胧光芒的白龙轻轻的扇动了几下翅膀,金色的瞳孔冷冷的看着跪俯在它脚下的卑微生灵,有几个兽人居然在白龙的注视下生生的吓软了脚,抖得如同风中的枯叶,这是下等生物对高等生物与生俱来的畏惧。

“真是好兴致啊……奥纳司,你饥渴到这个地步了吗?连个下贱的男奴都能令你兴奋得如同一只畜生。”非常柔软而清雅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般的鼻音,这淡淡的鼻音似乎是天生的,并不是真的对谁撒娇。接着,一个穿着白色贵族长装的少年从白龙的身上飘落,竟带着丝毫不亚于白龙的威严,或者更胜之。

少年有着一头长至小腿的雪白长发,在空气中无风自动,每一丝都如同有生命般漂浮着,带着漫溢的能量波动,在晕暗的天空下散发着月辉似的光芒,神圣而不容丝毫的亵渎。

他的脸蛋更是美丽得不似凡人,精致的五官找不到一丝瑕疵,即使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怕也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

可即便他带着温柔的笑容,也无法让他眼里的寒意减少一丝一毫,那是带着实质伤害的寒气,只要是他不顺眼的,只需一个眼神,对方就会被这至阴至寒的寒气所侵蚀,转眼就会冻结,膨胀,崩裂,最后化为一瘫污水。

跪俯在地上的奴隶跟兽人抖得更厉害了,比起神圣巨龙,这少年显然让他们更恐惧。

看着少年,傲哲天却不由得有些失神,心口突然传来一阵酸楚的揪疼,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反应,却也让他楞了很久。

他并没有见过他,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似乎有一种会令他崩溃的情感被轻触。

“回尊敬的陛下,偶尔换换口味却也是不错的选择不是吗?”魔兽微微行了个礼,却不卑不亢的说。

“那我恐怕要打扰你的兴致了,因为这个下贱的生物我要了。”少年的笑容更温柔了。

傲哲天身边的魔兽沉默了片刻,才再度开口说话:”陛下,请原谅我没办法理解您的决定,这骯脏的生物怕是会污了您高贵的手,那是对您的一种亵渎。”

被压制在地下的男人没办法听得懂他们说什么,但是他觉得异常的难堪跟屈辱。挣扎了一下,却被按得更紧。

“你不必理解我的每个决定。”少年抬手幽雅的整理了下白色的手套,抬眼看向魔兽。”或者,你对我的决定有异议?”周围的气温急剧下降了好几度。那些跪着的人连抖着的身体都僵住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他的一切将属于您。”魔兽平淡的回答。单手抓起傲哲天的胳膊拖向少年,直到他的跟前才将他丢在地上。

傲哲天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冷冷的望着还矮他一些的少年。虽然不知道他们谈什么,但是,决定自己未来的人似乎换成了少年,虽然他美丽得如同画中的天使,但是傲哲天觉得自己却更愿意呆在那魔兽身边,因为少年给他的感觉,让他打从心底觉得发寒。

从头到尾没将目光落在傲哲天身上的少年回视了他的目光,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连蝼蚁都不如,那是怎样的目光,竟让他产生这样的感觉,感觉自己异常的卑微跟渺小。

这种感觉真令人厌恶,傲哲天的脸色顿时也阴沉了下来。

似是不屑的收回目光,少年转身上了龙背,随着一声嘹亮的龙吟,在它起飞的同时,傲哲天无法抗拒的被它爪子直接勾起,尖锐的爪子毫不留情的入他的肉里,鲜血顿时渗了出来。男人不由得闷哼了一声,然后不经意的看到一双赤红的双眼盯着自己,是那只魔兽,满是他无法理解的复杂神情。

一转眼,银色的巨龙带着强大的威严升上了几百米的高空,向北边太阳落山的地方飞去。





污黑 第一部 第2章
章节字数:4368 更新时间:09-08-19 14:45
从没享受被从五米高的空中丢下来的滋味,这次算彻底尝试到了。

傲哲天本来就裂开的助骨更是插到了自己的肺里,疼得他眼前直冒黑,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一股腥甜热液从他的喉咙直涌而上,当下毫不客气的吐在了光滑的前殿大理石地板上。这样居然还没死,连他都有点佩服自己。

白色的神圣巨龙略过他直接飞向宫殿的后方,而那名白发的少年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边的不远处,即便是他疼得混身发抖,也能感觉到少年不屑的瞟了自己一眼,似乎在嘲讽他不堪一击的身体。

然后他面无表情的对傲哲天施加了一个咒语。一个有闪电所组成的咒文在空中浮现,隐隐有上万个字符在跳动,接着,便电也似的冲进了傲哲天的额头处,疼得他抽了一口气。

“将他带到寒泉清理干净。”冷淡的丢下一句话,少年头也不回的走了。而傲哲天像只骯脏的老鼠一样,浑身又脏又臭,在雪白的石板上扎眼得令周围的人厌恶。

不过他意外的发现自己能听懂他们的语言了,是刚才那个咒文的作用吧。

接着两个穿轻便银甲的年轻骑士向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