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黑色禁药第7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右转,但是看路线确实是向宫外走去的。

傲哲天尽量的观察周围的情况,以便应对突发情况。

不过比较郁闷的是自己的脚,记得昨天它被折断了,今天居然能走?或许那个人又把它弄好了,只是故意留下点伤,所以他走路有些吃力。

“你顺着这条路右拐,经过一个大门,然后就能出去了。不要回头,能走多远走多远……”少女的声音单调,冰冷,突然,她原本死寂的双眼有了一丝波动,双唇轻颤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衣服:”……你要小心……危险……”

“……谢谢。”他朝她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他不知道何人操纵这个侍女并企图对自己不利,但是看样子对方似乎很忌讳在皇宫里对他下手,千方百计的背着那位将他带出宫外。

没有遭到任何阻拦的的通过几个侍卫看守的大门,他一出皇宫便朝最近的一个巷子拐进。

果然,傲哲天发现身后有几个人跟踪。

略为吃力的爬几堵墙,并迅速的穿越几条街,暂时甩开了跟踪的人。他乘着机会换上顺手偷的灰色平民装,并戴帽子掩饰自己的头发。

将那套侍卫服丢给一个看起来很奸商的车夫,搭着他的便车出了城。

在观察到没有人跟上来的时候,傲哲天松了口气,便在一个森林前下了车,临走的时候,他发现车夫眼神复杂的看了自己一眼,又看看了那看起来异常阴森的森林,才皱了皱眉转身走了。

本来想询问车夫究竟有何不妥的地方,可烂马车已经飞快的跑远了。

“嘁。”他扭了扭脖子,可才刚放松一会,一股杀气从身后袭来,傲哲天想也没想的迅速原地翻滚跃起。回头一看,刚才站的地方插着几根阴森的箭支,一股腥臭味传来,看来那东西喂了毒。

但这一跳,他疼得脸都有点发白,下身的伤口估计裂开了……虽然现在他的体制伤口痊愈的速度快的惊人,但是也经不得这样的折磨。

从高大的树上跳下来两个贼眉鼠眼的猥琐瘦子,他们穿着黑色的轻型皮甲,摆着自以为潇洒的造型,一脸猥亵的裂开了嘴:”居然能躲过老子的箭,不错的反应嘛,小子……嘿嘿……”

“爱娜尔派你们来的?”他沉着脸直接切入主题。

“嘿嘿,不知道你那里得罪了那位王妃,她可是出了一百枚金币来收你的命纳,呸,你一个下贱的黑奴,居然值一百枚金币……妈的。”其中一个看起来个子高点的瘦子愤愤不平的朝地上吐了一口黄色的浓痰,”不过有了这一百个金币,我们可以跟那些骚娘们玩上好一阵了,嘿嘿!老子要操晕她们!”

“是啊是啊,俺都等急了。”另一个想到兴奋处还的摸了摸下体,然后淫笑的看着傲哲天:”看在金币是你送来的份上,俺们给你留个全尸!可惜你年纪大了点,要是你才十几岁的话,我们也会好好疼你的,哈哈哈!!!”

“你们以为皇宫的钱那么好拿的吗?难道你们不知道灭口这个说法?看看你们身后。”他冷笑着,望向他们身后。

那两个人立刻转回头戒备,生怕那个王妃把自己也灭口。

可身后什么都没有。

意识到自己上当后的两人愤怒的吼叫起来,朝傲哲天逃跑的身影猛追。可当他们看到傲哲天要进入那血色跟蓝色相间的诡异森林后先是一楞,然后哈哈的大笑起来,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傻的一个蠢货。

可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傲哲天已经跑进了森林深处。

“我的天,他居然没事?就这样走进去了?!!”

“俺没看花眼吧?暗之魔的封印居然没有要了他的命,难道失效了!!?”

“肯定是失效了!追!妈的!一百个金币!”

两个人连忙追了过去,可当他们一进入森林的边沿,便被那些红色跟蓝色的浓雾缠上,皮肤已极快的速度萎缩,干枯,最后,成了一堆白骨。

虽然傲哲天看不到,但却听着他们凄惨到了极点的哀嚎,也不免觉得头皮隐隐发麻。

他一边往森林里走去,一边回想着自己跟妻子的过去,那些曾经快乐的日子,心也越来越沉重。

她要杀他……

他的妻子真的要杀他……

无声的惨笑,他慢慢的停下了脚步,空洞的发了会呆,漫无目的的朝森林某处走去,似乎前面有水声……

如果……

如果那个时候他知道将会遇到那两个缠绕他一生的恶魔,他情愿被刚才的那两个人杀死,也不会走进这个森林。

假如说斐跟冥王带给他的是悲伤跟痛苦,那么,那两个恶魔,带给他的则是无尽的噩梦跟恐惧。

****

闻着空气中属于大自然的草木气息,踏着泥土上那层厚而柔软的落叶,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他静静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一棵棵色彩极其鲜艳的植被交错纵横着,上面长满了巴掌大的叶子,每一片都是圆且半透明的样子。其中还挂满了饱满而肥硕无比的紫色果实。

一些不明的小型动物正悠闲地坐在枝干上,邊好奇的打量陌生来客,邊有一下沒一下的啃食手裡找來的食物。

一只紅色的,渾身絨毛豐滿且幾乎成球星的生物突然從草叢里蹦了出來,絲毫不爬生的扭了扭自己跟身體不多大的扁耳后,開始歪著頭好奇的上下打量著傲哲天。

隨後,它眨了眨以双水汪汪的大眼,突然朝他笨拙地跳来,應該說,朝他的鞋子跳來。

“……它不能吃的。”看见它好像对自己的鞋子很有兴趣,正不乏余力的啃着,傲哲天后退了一步,胖忽忽的生物不死心的跟上,继续啃,他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不过幸好生物发现这对破鞋子看样子真的不好吃,愤愤的喷了两口气,转身用肥屁股对着傲哲天去啃树下的蓝白色蘑菇。然后傲哲天好笑的发现那些同样身材饱满,汁水丰厚的蘑菇居然会跑,而那只有点像兔子的红色生物跟狗一样冲了过去,对着行动笨拙的蘑菇就是几个耳光,才满意无比的双手捧起蘑菇啃嚼起来,其中一只蘑菇正被它圆忽忽的脚踩着,可怜的在挣扎,隐约发出可怜而凄惨的唧唧声。

圆生物发现傲哲天在看它,它眨巴眨巴了一下眼睛,把手上的蘑菇朝他递了递,他苦笑的摇头。

开玩笑,那东西有毒没毒他可不知道。

这时,一股不属于自己的的清香气息从身上传来,他回想了两秒,懊恼的想起这是那个少年的味道,抬头看了看四周,果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清澈的湖,便想也没想的快步朝那边走去。

不再理会那只兔子,他只想把身上那该死的味道跟痕迹洗掉,至于那湖是否有危险却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大概因为他心有点烦乱,所以无意中竟踢到了一个血红色的东西,心里一惊,低头看去,竟是一个形状扭曲恶心的蜂巢,足足有脸盆那么大,而且散发着一股腥臭。旁边还飞着两三只红蓝相间的蜂,每一只跟普通的黄蜂差不多大,只是它身上的颜色告诉人类它有巨毒。

Shit!

他当场转身就朝湖边跑去。

果然,让人发寒的嗡嗡的声音从巢穴传来,无数只红蓝相间的蜂从里面飞出,空气中瞬间弥漫着浓浓的杀气跟腥臭,它们本应无表情的脸竟像是在狰狞的劣笑,死死的盯着傲哲天逃跑的背影,在空中转了几圈后便猛的直冲向他。

他一头扎进湖水里,本以为暂时安全,可是当他发现那些蜜蜂竟然也直接冲进水里并朝自己迅速的靠近时,傲哲天感到头皮又阵阵的发麻。

他一扭腰便朝更深处游去,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边思索着怎么甩开那些毒蜂。

周围的鱼类一看到那些蜂,便猛的一下瞬间跑个没影,包括一些体积比他还大得多的食人鱼。

他苦笑,看来惹到了很恐怖的东西……

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傲哲天猛的拖入一个黑色漩涡里,他顿时眼前一黑,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

“咳……咳咳……”傲哲天趴在一个破旧的石阶上,吃力的将进入肺里的水尽数咳出。过了好一会儿,当感觉好些后便擦了擦嘴,站起来打量着眼前的建筑。

一座感觉年代非常久远而古朴的殿堂,空气弥漫着腐朽而潮湿的气息,除了两边幽暗的灯光外,整个殿堂无一丝生气。

大概是废弃了的建筑吧,虽然他不知道怎么会从湖中被送到了这里,反正这个世界本来就不能用常理来判断。正当傲哲天犹豫着是否要通过眼前的长廊到达尽头的房间时,身后传来了令他脸色苍白的熟悉嗡嗡声。

那些蓝红色的蜂正从他身后的水池浮到了空中,在幽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分外的阴森恐怖,如同索命阎罗。

看来它们死也不会放过自己了,傲哲天有些无奈的想到,只是踢到了一下蜂巢,有必要这样穷追不舍吗?不过他所不知道是,当时的蜂巢里,女王蜂正在进行一次非常重要的生命转换,从而变成更高级的生物存在,这样的转换是容不得那怕一丝的惊扰,傲哲天那一下虽然踢得不重,却也让整个巢穴晃荡了一下,导致女王蜂当场吐血,频临死亡。

这些蜜蜂平常在森林里向来是横行霸道惯了的,哪有任何生物敢招惹,所以它们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胆大到敢碰它们的巢穴,还惊扰了女王,岂有不杀之理。

傲哲天拚命的跑着!目标是前方两百米处的黑色木门。

并心中暗暗祈祷它千万不要是锁上的。

幸运的是门确实是开着的,顾不上里面究竟有什么,他直接冲了进去并反手将门甩上。可当他听着门外面的蜂啪啪啪的撞击声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他来到了后宫吗?

数十位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异国美女整齐的站在房间里,空气中散发着只属于女人的甜腻香气,她们虽然貌美程度比起那个少年略为逊色,却依然是不可多见的美貌。

这些女人每人都穿着几乎透明的白色长袍,隐约可见衣下完美而诱惑的身材。而她们的神情,却是虔诚的,近似于陶醉的看着傲哲天……

傲哲天皱了皱眉,虽然被美女这样看着确实令人愉快,但前提是,她们不会扑上来扯着自己的衣服陶醉的呻呤着:”伟大的暗魔之神啊……我愿意为你奉献我的一切……请让我接受黑暗的洗礼吧…”

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甚至激动得自己扯开了衣服,直接搂住他的紧实的腰就要亲吻过来。

“放手……你们认错人了。”他不悦的将美丽的少女拉开,因为他本身不喜欢任何陌生人碰触自己的身体,即使对方是极少见的美女。

“伟大的,尊贵的暗魔神大人,您不满意我吗?那么,请您用您的手杀了我吧……能死在魔神大人的黑暗中,那将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啊……”少女依然是一脸虔诚的,近似于痴狂的神情,如果傲哲天现在叫她拿刀捅死自己,怕她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怎么有点像被蛊惑的邪教教众……

这个时候,让他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刚才还白嫩得如同润玉般的少女,突然剧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