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40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人一步一步的走在雪地上,即使是比普通人较特异的体质,也承受不住这深入骨髓的寒。

脚,已经冷得没有知觉了。

周围,是一片的白,而男人一身黑衣的摸样在雪地中,显得那样的不协调,那样的孤单。

仿佛为了驱赶这不协调的黑色,雪山的风雪正渐渐的转大,男人步骤不稳的前进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来到这里,隐隐的熟悉感让他有种莫名的感叹。

男人不知道,这里,就是冥王当初降下血泪的地方。

就在不远处,双眼已经有些朦胧的男人看到了一个山洞,那里看起来好像比外面温暖些,他尝试走过去,虽然山洞就离自己不到二十米。可是,已经……走不动了……

脚……已经再也没有力气了……

苦笑着,男人干脆随意的靠坐在了山脚下,极度疲惫的,他的感官已经开始失效了,感觉不到冷,也感觉不到痛,整个人,已经麻木了,连同他的感情。

很快的,风雪渐渐将男人的身体掩盖,半眯着眼,男人微仰着头看着天空纷乱的雪花,双眼却没有焦距。

好累……

就这样永远睡下去吧……

渐渐的,男人的双眼缓缓的闭上了,意识渐渐开始朦胧。就在他即将完全要陷入黑暗的时候,一个声音唤回了他的意识……

“主人……”

……

“主人……”

小寒?

吃力的睁开眼,风雪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只觉得一个小小的,温软的身子扑在了自己的怀中,那有着一头白色卷发的小脑袋先是蹭了蹭,然后抬头望向他,只见一双扑闪着泪水的蓝眼睛满是哀伤的看着自己,小嘴微颤着,像是再也忍不住的痛哭出声”主人……他们好过分……怎么可以这样对你……怎么可以……”

那双雪莲般白嫩的小手,也像是用尽了自己力气般,紧紧的抱着这具冰冷的躯体,可是,他的身体那么小,无论他怎么抱,那个躯体还是一点点的冷了下去。

“主人……小寒好心疼……”肉肉的小手摸向傲哲天的脸,轻轻的碰着那道斜跨鼻梁的伤疤,生怕弄疼了他,而小寒的脸,也早已布满了泪水:”是不是很疼……”

“……嗯。”点了点头,傲哲天定定的看着小寒,双眼微微的发颤。

“这里呢?也疼吗……”将头埋进他的胸口,小寒摸着他心脏的地方已经沙哑了嗓子……

“……嗯。”

很疼……

一直都疼的……

可是,从来没有人问他……

疼不疼……

一直都没有……

“小寒……别离开我……”傲哲天的嗓子,已经嘶哑得不成样子。他几乎渴求的看着小寒,好像看着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点温暖。

可是小寒没有回答他……

只是看着他哭……

傲哲天用尽了力气抬起冻僵的手想要抱住怀里的身体……却……

什么也没抱到……

空的……

他依然独自一个人坐在山脚下,风雪依然很大……

一切……

都只是幻觉……

“假的啊……”他自嘲的轻轻笑了笑。”原来都是假的……呵呵……那什么是真的?”

男人就这样倒在了雪地上,这个世界最后给他的一丝关怀,竟是他自己的幻觉……

雪,渐渐将他掩盖……像是埋葬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命,直到他渐渐的停止了呼吸……

死亡,可以将一切都抛弃。

快乐的,伤心的,绝望的,都彻底的抛弃……

当傲哲天失去了最后的意识,苍茫的天空突然传来了清悦而悠长的龙吟。瞬间让寂静的山脉整个都轻轻的抖动起来。

雪雾中,一头巨大而银白的飞龙带着朦胧的光芒出现在了雪山的上空。而在它的背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少年,一头长至小腿的雪白长发在空中轻轻的飞扬,越发衬托着那张尘埃不染的清丽脸蛋,如飞雪中悄然出现的幻之精灵,美得让人不禁窒息。

那双碧玉般清澈的冰蓝色双眼冷傲的俯视着大地,却在看到地上那一抹几乎要消失的黑色后狠狠的缩了一下,如同心口被直接重击般不禁发颤。

猛的一扬手,飞龙便瞬间朝那一抹已快消失的黑影急弛而去。高昂而清悦的龙吟再次贯穿着天地。

而这一切,那个被白雪掩盖的男人却再也感觉不到了。

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沈,越来越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灵魂仿佛渐渐的脱离了身体,最后被吸进一个满是迷雾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除了灰色,还是灰色。

他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只隐约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像意识体这样抽像的东西。没有听觉,没有嗅觉,更没有触觉。

只有他自己的意识……在空中飘忽不定。

已经死了吗?

他平静的想着,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脑中却浮现出一个红发男人温和的摸样,清晰得能看到他每一根飘动的血色发丝,如傍晚的晚霞般让人迷醉了心魂。想到这里,本来以为已经没有知觉的身体,却突然觉得心口一阵撕疼……

但很快的,无边的黑暗开始向他笼罩过来,他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

******

当傲哲天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森林里的沼泽地旁,鼻间弥漫的尽是大自然中的泥土气息。透过头顶的树梢,那夜空中血色的月亮更让人莫名的不安。

怎么回事?

自己还没死吗?

有些失落的男人想坐起来,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竟变成了婴儿的手的样子,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男人睁大了眼,借着月光打量着自己,却看到一个裹着破布的婴儿身体……而且,身体还因为饥饿而虚软无力。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进到一个被人遗弃的婴儿身上吗?突然脑子闪过一瞬模糊的画面,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男人乘着天黑将他抱到这边,然后……

遗弃。

这真是讽刺。

难道又要他再死一次?一个连爬起来都吃力的婴儿在森林里被遗弃的下场也只有死不是么,只不过,死法不同而已,因为,他感觉到一只野兽正慢慢的朝他靠近。

带着血腥味的危险气息。

傲哲天只来得及感觉到这些,就觉得肩脖处一阵刺痛,鼻息里全是腥热的气味,一双狰狞而恐怖的兽眼死死的盯着他。

接着,身体离开了地面,伴随着疼痛,摇摇晃晃的挂在半空。疼痛加剧。

地面上出现了血滴连结成的痕迹,虽然,很快就被地面吸收随即消失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血腥味的影响,傲哲天觉得天边的那个血色月亮似乎更加的红了,带着让人恶寒的恐惧感。

耳边出现了猫科动物受到威胁时会发出的低声嘶吼,肩脖处的疼痛突然一松,伴随着光亮的一闪,傲哲天觉得自己落在了地上,吃力的侧过头去,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惊慌而逃的黑色身影。

一只有着暗红色棕毛的豹子?

野兽会逃一般是因为它遇到了无可匹敌的威胁,但是却不见周围有什么更强大的怪兽,除了空中那越来越诡异的月亮。

躺在满是腐烂树叶的地上,傲哲天觉得翅膀一阵阵的刺疼,血液正不断的在流失。

树叶很厚,虽然气味难闻,但被丢下来的时候身体除了那几个大牙洞也就没有产生其他更大的伤害,只是,这种一看就知道人迹罕至的地方,身为一个孱弱的婴儿,身上还有几个血流不止的窟窿,死亡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没所谓了……

血,依然在流失,腐烂的大地欣然的接收这种滋润,不会有血浪费的滩在地表。

呼吸开始变的困难起来,每呼吸一次都像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般的难受。傲哲天并没有对死亡抱着太多的想法,但是,他体内却仿佛有另一个弱小的灵魂在挣扎着,怎么也不愿意放弃。

那个灵魂本能的想要活着,不甘心就那么死去……甚至张着苍白的小嘴想呼唤着抛弃自己的亲人,沙哑的,却只发出了一些意义不明的声音,在寂静的森林里是那样的无助跟孤单。

婴儿是一个哑巴……

傲哲天有点了解他被抛弃的原因了。

但是,这个身体的呼吸依然衰弱了下去。

突然,月亮的光芒发生着奇异的变化,变得不稳并躁动起来,并象太阳表面日冕物质喷发般,带起一道道不规律的光浪。

接着,大地开始黑暗起来,因为月亮的光芒突然全部聚集到了森林的另外一边,形成了一个冷色光芒的柔和光柱。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全部都笼罩在了无光的黑暗里。也就是在这黑暗里,竟有几丝从月亮中脱离出的灰色气息顺着他的五官进入了傲哲天现在的身体。

然后,一切便恢复了正常。

傲哲天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吸入了这不同寻常的灰色能量,更不知道森林的另一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身体没有刚才那么辛苦了,虽然身体的伤口依然疼痛,可呼吸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困难了,似乎只要不放弃就可以延续下去。就连血液,也没有再继续流失了。

这算是希望吗?还是更残酷的命运?

傲哲天躺在地上有些无力的想着。

而森林的另一边,发生了傲哲天所不知道的巨大变故,而这一变故,则关系到精灵一族的存亡。

实际上,傲哲天的灵魂来到了一百多年前。

精灵皇刚诞生的那一刻。

在他诞生前,精灵一族已经面临着要从历史舞台上消失的命运。

和善但不愿跟生人相处的精灵曾与世无争的居住在遗忘森林里的神域之树下,并成为这个大陆上美丽而神秘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一种不知来自那里的黑暗力量侵蚀了那棵含着能量的神域之树,一切都开始衰败了。

维系着精灵族的灵气在一点点的消失,女精灵王也为了守护最后一丝灵气而付出了生命,却依然阻止不了精灵族即将面对的衰亡。

直到精灵皇──雪猎的诞生。

跟其他的精灵不一样,雪猎是从湖里诞生的,因为那里凝集了所有月亮变异的能量。他就像堕落凡尘的光耀天使,浑身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缓慢的出现在了湖的中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