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9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都是只对着他傲哲天,而不是精灵皇。

只有他是这样。

绝命幽怨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的坐到了毁卡的身边,修长而漂亮的手指抚摩着那张苍白而有些妩媚的脸蛋,温和的说:”卡……起来吧……我把你要的人带来了……”

傲哲天看着这两兄弟,双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话好吗?我这次一次不会让他再伤害你了。只要你想,我会一辈子把他留在你身边,你想怎么弄都可以……如果不要也可以拿去喂狗……但是,你要起来才能见到他不是吗?”

“他完全属于你……”

可是那沈睡的人却丝毫没有回应,依然安静而冰冷的躺在那里。

绝命幽怨温和的双眼突然焦躁起来,他像是期斯里底一般尖锐的喊出声来:”你到底要躺到什么时候!!难道你连哥哥都不要了吗!你为什么总是那么任性!!有没有为我考虑过!?我也会伤心也会难过啊!你知道我这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么!!我几乎无法睡觉!只要一闭上眼我就会看到你彻底的死去!我快疯了你知道吗!我就只有你了你知道吗!!“

眼泪从男人痛苦的双眼滑落,他像疯了一样抓着自己的头发,呼吸急促而沉重。突然,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猛的锁住傲哲天,激射出极其凶狠的杀意,后者也不免暗暗一惊。

这个人,就是伤害弟弟的元凶!

强烈的愤怒让他几乎失去了理智,猛的原地消失,然后在傲哲天身上凝集成型,同时尖锐的指甲也狠狠的掐住他的肩膀,朝依然沈睡的毁卡露出了一个疯狂的笑容,一字一句的,从嘴里阴森的挤出一句话:”假如你不醒,我就在你面前将他生吃了!让你永远也见不到他!”

然后傲哲天感觉到脖子一阵巨疼,仿佛自己的肉就要被硬生生的撕咬下来。

突然有种解脱的感觉。

死就死吧……

反正已没人在乎他的死活了,包括他自己。

慢慢的,他闭上了眼。

而这时,旁边的毁卡却发出了一丝轻微而痛苦的呻吟声,绝命幽怨当场停下了动作,满口鲜血的看着毁卡,双眼不可置信的大睁着,连呼吸也忘了,生怕眼前所看是幻觉。

只见毁卡慵懒的揉了揉眼睛,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他先是失神的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呆,然后转头望向自己的哥哥跟傲哲天。

而此刻,傲哲天跟绝命幽怨也在看着他。

毁卡皱着眉看了两人好一会,然后有些不悦的问:”哥,你在我的床上干嘛?还有,这个男人是谁?”

“……”傲哲天静静的看着毁卡,脖子上的伤口仍在流血,而绝命幽怨则因为毁卡的话僵住了动作,双眼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呜……”毁卡撑起了上身,有些疲惫的摀住了头,半眯着眼睛有些不解的低语:”搞什么……我好像睡了很长时间……”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像是忘记了什么东西,空了好大的一片。

傲哲天最后则转过了头,再也没有看毁卡一眼。

毁卡的眼睛又再度看向哥哥跟那个躺在他旁边的陌生男人,竟不自觉伸手过去掰过那男人的下巴,仔细的打量着,然后有些讽刺的笑了:”哥,虽然你喜欢男人我不会惊讶,但是你好歹也找个年轻漂亮点的啊……瞧瞧这张脸,破相的,还是个老男人,你的审美真让我不敢恭维。”

可是毁卡的笑容却在看到傲哲天的双眼后渐渐消失了。

为什么这个人会有这样死寂的眼神?

好像灵魂都被挖空了的眼神……

莫名的,感觉非常的难受,胸口甚至开始有些抽痛。

毁卡皱着眉,心口突然剧烈的疼了起来,绝命幽怨立刻奔上前抱住了他,心疼得连声音都有些发抖:”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心口好痛……”毁卡难受的喘息着,发颤的手按住傲哲天当时刺伤的地方,一脸的惨白。

为什么会那么痛……太难受了……

而且那种痛,又跟肉体被直接攻击的痛不一样,心口仿佛揪成了一团。

“可能刚醒过来不适应,我帮你揉一下……”绝命幽怨温和的安慰着弟弟,双眼却阴森的看向傲哲天,带着一丝怨恨的杀意。随后他乘毁卡还没心力注意四周的时候,叫来了自己的影侍卫,低声吩咐他将人带去下并处理掉。

傲哲天并没有抗拒,他只是最后深深的看了毁卡一眼,便沈默的跟着影侍卫离开了。那一眼,有着傲哲天自己也不知道的情绪。

毁卡被自己的哥哥所关心的画面有些触动了男人灰冷的心。

却让它更冷了。

当看到别人相互关切着,就会越发意识到自己只剩一个人的事实。

“我到底是怎么了……”强压住心口的巨疼,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毁卡有些迷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他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没什么的,你修养两天就好了……你知道哥哥多担心你么?自从你……”

“那个人呢?”突然发现刚才还在的男人此刻竟不见了,毁卡当即打断了哥哥的话,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乱。

“你不是嫌弃他吗?我怕碍了你的眼,已经将他带走了。”绝命幽怨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为什么即使失去记忆,你也一样会注意到他?

那个人就那么值得你在乎?他只是一个被人玩烂了的贱货而已!

“……毁卡先是楞了楞,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干嘛要去在意那个脸上带着个疤的男人?明明自己对男人是极其厌恶的。可他的嘴巴却比他的思维更快的问:”他在哪?”

“……”绝命幽怨没有回答。

“哥?”

“你刚醒来还很困吧?再休息一会好吗?别想那个奴隶了,他很脏。”

“回答我!”毁卡突然固执的坚持,甚至双眼已经冒起了怒火。但是接下来绝命幽怨的回答却让他傻在了当场。

“一个小时前我已经让影带下去处理掉了。”现在尸体可能都凉了。

“处理掉?”毁卡楞住,一时反应不过来,却不自觉冷下了脸。

“嗯,杀了。”

“你说什么!杀了?!!!”听到回答的恶魔当既脸色一片铁青,无法控制住自己火山般爆发的怒意,双眼顿时激射出一种近似于杀意的寒光,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哥哥,却是为了一个忘记掉了的男人。

“我不准!”毁卡猛的从床上跳下来眼看就要朝外面冲去,却被一团黑雾瞬间笼罩,顿时强烈的昏旋感袭上他的神经,他再也撑不住的软倒在了绝命幽怨的怀里。

抱着怀里昏迷的弟弟,绝命幽怨温柔的笑了:”你为什么要那么激动呢……明明不记得他了……为什么要在乎呢……睡一觉吧……当你醒过来,就不会激动了……只要不再见到那个人,你一定会恢复得跟以前一样的……对吗?”轻轻的抚摩着弟弟的头发,绝命幽怨的双眼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

只要你醒过来就好……

那个人,就让他彻底死去吧……

而且,就算我不杀他,他自己也会毒发身亡,如果不是怕出什么意外,我又怎么会先下手呢。

而此时,离宫殿很远的偏辟处,一滩猩红的血液正慢慢的被冰冷的黑土地所吸收,血泊之上是一具被刺穿了心脏的男性尸体,胸前破口的血窟窿看起来好不狰狞。

而在尸体旁边,则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

那人身穿一件黑色的长单衣,赤着脚,敞开的胸膛还溅着倒地之人的血液。那些血,顺着结实而紧致的腹肌滑落而下,最后隐没在了黑色的腰带下。

手里的刀无力的掉在了地上,肩膀受伤的傲哲天有些虚弱的喘息着。猛的,伴随着内脏好像在剧烈翻腾般的痛苦,一口暗黑的血涌上了喉咙。

将血吐在地上,傲哲天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仿佛火烧般疼得连呼吸都感到困难。擦了擦嘴,那修长的手指已经开始变黑,神经被腐蚀的痛让他连刀也握不住,甚至连那头夜色般的黑发也已经变得发黄而干枯。

整个人,已是说不出的狼狈跟沧桑。

就在不久前,傲哲天被带到了这里,一个魔界跟人界的交口处。

当时的他像一个安静的木偶,平静得看不出任何的异样,直到被他偷袭的那一刻,侍卫才觉得自己身旁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没意识的木偶。可对方的动作实在太诡异了,诡异到让侍卫临死前都不知是如何被杀死的。经过严格训练的他,只来得及本能的还击,却只伤到了那个男人的肩膀。

傲哲天没有目的地的走着,赤裸的的脚被地上的砂石划得伤痕累累,但是他好像没发觉一样,就这样一直走着,走着,没有目的,也不停留。

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要到尽头了,但是,却不代表他愿意死在别人的安排下,至少,他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死时的样子。

他或许没有办法决定自己怎样活下去,但是死,却是他还能自己决定的。

男人走着,无意中经过了一间野外的小茅屋,一个褐色头发,年约三岁的小男孩正在自家的门口玩着泥巴,却在看到他时吓了一跳。

正确的说应该是被他黑紫色的手脚吓到,顿时惊得当场哭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另一个年纪较大的少年则提着木棍冲了出来,满是雀斑的脸充满着愤怒,以为有别的小孩子来欺负自己的弟弟,却看到一个手脚黑紫的受伤男人。他也先是也恐惧的一缩,但不想在弟弟面前丢脸的他随即硬着头皮将手里的木棍挥了过去,见对方没有还手,他顿时兴奋的怒骂起来,幻想自己是消灭邪恶的勇士,手里的木棍更是用力的朝对方的头再次挥了过去,而那个三岁的小男孩也兴奋的拣起石头朝”怪物”砸了过去,大声的说怪物去死去死。

直到木棍被对方猛的扣住,两人才楞在了原地,双眼恐惧的睁大着。

面无表情的将小男孩手里的木棍抽出丢掉,傲哲天看了抱在一起发抖的两人一眼,便沈默的转身朝之前的方向走去。

自己已经难看到像怪物了吗?

男人的脸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笑,虽然憔悴但是依然英俊的脸看起来更是多了几分让人说不出的哀伤。

被男孩打到的地方还隐隐的疼痛着,而这时,神经被腐蚀的疼已经蔓延到了肩膀跟大腿。

每走一步,都疼得让他直冒冷汗。

可男人依然固执的朝一个地方走去。

直到抵达了一座荒无人烟的雪山时。

灰暗的天空下,苍茫的雪覆盖着整座山脉,放眼望去,凹凸不平的山上只有一片冰冷而死寂的白,在这气温极底的环境中,每呼吸一次,那阴寒的空气便进入肺部造成一阵抽搐感。

不时飘落的细细雪花,一点点的落在了男人的身上,吸走他本就不多的体温。

只穿着一件单衣的男

标签:污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