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8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上。

他看起来像一个乞丐一样狼狈,全身上先没有一处是干净的,是完好的,就连皮肤也满是大大小小的伤痕,又脏又邋遢,可能连狗都不会看他一下。

那双乌紫色并发颤的手还死死的拿着一株同样不怎么干净的,却有着淡淡芬芳的花朵。

那是他用命换回来的花朵。

他就这样直直的站着,像一个没有生命的石雕,双眼死死的盯着街道另一边的房屋里的两个人。

屋子里很温暖,比外面那又湿又冷的街道要暖,要干净得多。

而且,那里面的两个人,仿佛是世界上最般配的人,其中一个是有着血红而漂亮的长发,那张俊美的脸蛋是傲哲天再熟悉不过的扣人心弦,那漂亮的眼睛也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深情,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他此刻的的深情并不是对着他,而是对着他怀里的另一个人,那美丽得仿佛不是人间能有的,有着一头金色头发的精灵皇。

而在旁边的桌面上,还摆放着几只跟自己手里同样的花朵,只是那些花跟自己手里的这只不同,干净,漂亮,没有丝毫的折损。

傲哲天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正逐渐的破裂崩溃……

双唇在隐隐的发颤,他想要叫那个人……

可是……发不出声音……

他觉得自己现在连呼吸都好疼……

于是,他朝男人走去……

无论怎么样……他必须见他……

他不想就这么放弃……

那个人是爱他的……

他一定爱他的……

他的脑子出现了无数个跟亡夜相处的画面,包括他第一次看到他时,就像看到一个负伤的野兽,是那样的悲怆和绝望,拼了命的想要从牢笼里出来,却因此弄得自己混身是伤……

还有,他曾笨拙的想要给自己东西吃却只会递一个生鹿腿的画面,当时那个人满脸不只所措的样子到现在都依然清楚的记得……

那双红色的眼为自己而焦虑的模样……

为自己而发怒却更多是关心的摸样……

还有……为自己而露出温和笑容的摸样……

都清楚的记得,一刻也不曾忘记。

他不愿意放弃他……

因为这个男人也曾说过……

别离开他……

永远也不要……

可是,傲哲天却被接下来的画面而彻底的震在了原地,手中的花也像他的心一般……

如没有人要的废物,无声息的,如同慢动作般跌在了地上,染了一地的泥沙……

那个刚才还在自己回忆中的男人此刻正深情的吻着怀里另一个男人。

不同于跟他在一起满身是伤的狼狈样,此刻的亡夜,早已恢复了一头美得让人心悖的红发,如同最颠峰状态时的高贵魔魅。

雨在不知不觉中越下越大,大到模糊了男人的视线,连打在皮肤上都隐隐的生疼。整个世界都是雨哗哗的声响。

好像他的世界除了这些冰冷的雨,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突然,男人摀住自己的眼无声的仰头笑了,笑得悲怆而绝望,笑得雨水都呛进了自己的喉咙,低下头吃力的咳喘着,咳得连眼泪都出来,又继续在笑……

那种笑,却让人觉得比哭更伤心……

原来都不是他的,温柔的笑容,关切的眼神,令人心安的怀抱……

都不是他的!从来都不是!!

他只是他们间一个可笑又没有了利用价值的小丑!

正主儿都出现了,他现在连当替身都没资格了,何况现在的自己即脏又破,还顶着一张破相了的脸。

原来……他来到这个世界,失去地位,失去亲人……只为了要做一个容器,一个暂时承载他人气息的容器,还自以为是的承接了属于别人的感情。

但他做错了什么要遭到这样的对待??!!

凭什么!!?

男人的双眼染起了一种强烈的怒火,却很快的熄灭了……

罢了……都罢了吧……

难道他还要去找那个精灵皇的麻烦?

他无法想象当亡夜为了捍卫自己的爱人而朝他举剑的摸样,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亡夜为了自己的爱人,可以做任何事情……是的……他很清楚……在他还是替身的时候,他感受过太多次,只是这次的立场反了而已。

光是想象那个场景,都让男人觉得彻骨的寒。

算了……自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亲人没有了,小寒也没有了,假的爱人也没有了,既然他什么都没有了,他又有什么好在乎的?

何况,他还能打得过精灵皇吗?

已经够难堪了……何必再去取一把泥抹在脸上?

男人笑着……一步一步……有些不稳的后退着……

不是他的东西,他从来都不要,也不屑要……

可是,男人却不知道自己的眼泪比雨水更让他模糊了视线,可是他就那几滴泪了,流完了,就再也没有了……

那颗本来就不相信爱情的心,曾再次因为那个男人而悖动,却在这时彻底的冷了。

男人的眼睛,也在一点点的失去光彩,仿佛一滩死水般,再也看不到一丝感情的痕迹。

“呵呵……屋子里的两个人很般配啊……”豪无预兆的,一个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极其阴森的魔音在自己身后响起,随后,他的腰被一双满是黑雾的手给牢牢的嵌住,搂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顿时一种皮肤被撕裂的疼跟负面情绪便铺天盖地的朝他袭来。

不用回头,傲哲天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身后的是谁……

毁卡的哥哥——绝命幽怨。

“那精灵皇真漂亮,看得连我都有点心动啊……”自顾自的说着,绝命幽怨的笑却是阴森的,”再看看你,贱简直就像一块破布,而且……”

他的手撂开男人衣服的下罢,探到男人的双脚间伤口,轻轻的抚弄着那还残留着白色液体的地方,用一种充满了嘲讽的声音冷冷的笑道:”像个男娼一样被那么多男人搞,我是亡夜也不会看你一眼……”

傲哲天却像一个没有反应的木偶般任绝命幽怨肆意的羞辱着。

双眼,平静无波,好像也感觉不到那接触性的巨疼,他整个神经现在都是麻木的。

“你身上中了暗之精灵的毒,还是几种元素的……我估计最多不过三天,你就只能死了,或者,我可以让你死得更快?你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恨你的,不试着叫一下那个男人?他或者会救你?像以前一样。”绝命幽怨的双眼依然满是幸灾乐祸的嘲讽。

怀里的东方男人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双眼好像在看对面的两个人,又好像没有看任何东西。那双眼睛,是对一切都感到失望的眼睛,连期盼都失去了的眼睛。

“看来你也不傻,知道那个男人恐怕看也不会看你一眼……那么,跟我走吧。”满是黑雾的男人满意的眯起了眼,一个挥手,顿时黑雾将两人笼罩,最后在原地彻底的消失了。

唯一看得出男人曾来过的是地上那一只伤痕累累的花,却又很快的被雨水混着泥沙从到了不知道那个角落。

而自始至终,亡夜都不曾看过这边一眼,他现在眼里唯有的,就只有自己怀中的精灵皇。

低头,再次吻向他,而对方,也伸手将那个强悍的男人反搂住,含笑的双眼充满了爱意,屋子,春水无边,而外面的雨水,还残留着一个人最后的泪。

无限的哀凉……

“把他从头到脚给我刷干净,脏死了。”将傲哲天往浴池里一丢,绝命幽怨阴沈着脸招来两个侍女。然后厌恶的转身离开。

两个暗红色长袍的侍女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后便走下浴池将男人扶了起来。却在脱掉他的衣服后都暗暗的吃了一惊。

这个人究竟遭受了多大的折磨?才会在身上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数不清的伤痕遍布着他的整个身体,有刀伤,抓伤,还有深可见血的咬伤,最让人心寒的是他脖子跟手臂上那乌紫并渗着血的淤痕,不难想象他很可能被人吊起来虐待过,而且,是用极其残忍的手法。

再朝上看去,那有着一道伤口的脸却是那么的平静。

平静到从他夜色般深邃的眼看不出一丝痛苦或者难过的情绪,不,应该说看不出这个人一丝感情,像一个人偶。

压下胸口微微的心疼。两个侍女沈默的为男人清洗着身子。

男人很高,虽然身上满是虐待的痕迹,却丝毫的不瘦弱,蜜色的躯体上覆盖着线条流畅的肌肉,像一只热带野性的黑豹,受伤的。

不自觉的,两个侍女有些微微的脸红,为他清洗的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而这个时候绝命幽怨却回来了,他看了两个侍女一眼后便冷冷的哼了声,然后让她们下去。

侍女退去,恶魔嘴角挂着冷笑也下了浴池,只是傲哲天没有看他,双眼依然平静无波。

恶魔贴近他的身体,接触性的刺疼传来,男人本能的皱了皱眉,却没有太多的其他反应。

绝命幽怨看了男人一下,突然将他按在了池边,一边极其粗暴的将手指狠狠的刺男人的体内,一边厌恶又凶狠的咒骂道:”顶着那么多男人的液体,你是弄脏我的地方吗?给我洗干净!!!”一想等会还要带着男人去见毁卡,他就觉得脏到不行,毁卡那么干净,怎么可以让那么骯脏的东西接触到他?

随着男人粗暴的引导,那些白色并混杂着污血的液体慢慢的从那红肿并带着裂伤的部分留出,很快便随着流动的温水消失在了水池里,但绝命幽怨的动作却丝毫不比当初对他施暴的精灵好多少,甚至更残忍,于是新的伤口也出现了。

而自始至终,男人都垂着眼任对方摆弄,平静,冰冷。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其实也没有想什么,就是看着自己越来越发紫并疼痛的手,淡淡的想大概还能活几个小时。他已经没有在想任何人了,谁都不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绝命幽怨才总算将傲哲天彻底的清理干净,然后将他像拽死狗一样拖到了毁卡的房间,然后重重的将他摔在了毁卡的身旁。

血色的大床上,安静的躺着一个修长的人影。微卷的长发像妖娆的迷雾般撒了一地,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是傲哲天熟悉的气息。

他静静的看着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沈睡的毁卡,突然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好像来到这个世界后,只有这个恶魔,没有将他等成别人的替身来看待。

不论是他的残暴,还是他愤怒,甚至是最后的伤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