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7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他莫名的觉得,似乎一切将会因为接下来的话而改变。

“你知道自己的立场吗?”手指细细的抚摩着男人结实而光滑的腹肌,精灵朝傲哲天的凑近,”或者说……你自己也有预感了?”

接着精灵愉快的发现,男人平静的双眼里出现了一阵不易察觉的振颤。

“我想你自己也知道吧……你根本就不是精灵皇,当然,也更不可能是他的转世……”说完,精灵大笑了起来,笑声里透露的尽是张狂和讽刺。

傲哲天听着,还没能从精灵的话中彻底的反应过来,便被猛的拉开双腿用力的贯穿,没有任何的前戏,硬生生的进入了。

男人不由得仰起了头,痛苦的吸着气,却觉自己身体好像已经被撕裂一样,无奈的窒息感。

但他的脑子里却一直反复着同样一句话。

你根本就不是精灵皇……

你根本就不是精灵皇……

你根本就不是精灵皇!

不……

“怎么,这个事实让你无法接受?”暗哑着嗓子,精灵紧握着男人有些发颤的腰,嘴角带着笑意低头舔着他的脖子,而下身先是缓缓的退出,再重重的进入,仿佛要将人给硬生生的弄穿一般:”还是说……你对冥王其实根本就不是爱你的实情无法接受?”

“闭嘴……”男人连声音仿佛压抑着什么,他的想将精灵推开,可是,却无力得得可笑。

身后的冰之精灵将他的手抓住,然后比恶魔更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冥王爱的只有精灵皇……有一个传说你知道吗?一个比任何人都强悍的红发的王者,曾为他爱人的死而在整片大陆降下了漫天血雨。人们说那是他的泪,因为碰到血雨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哭了……我想,你跟他相处了那么久,恐怕你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王者,到底有多爱精灵皇……”

“……”男人此刻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灰败得可怕。

“而你,只是暂时承载精灵之息的容器。我们的皇当初选上你,只是因为你的体质合适罢了,那是无上的荣耀。而你,却理所当然的承接了属于别人的感情,还以为那本来就是你的!可笑!太可笑了!卑贱的人类!你应该看清楚你自己的立场!你只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货!没有任何资格站在冥王的身边。”身后的精灵突然没有了笑意,粗暴将傲哲天从另一个精灵的身下扯了出来,抓着他的头发将他的头重重的按在了地上,然后,疯狂的从身后进入他。

红白相间的液体,顺着男人双腿,自不断交合的地方滑落……

被束缚在半空中的精灵皇半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嘴角勾起了阴柔无比的微笑。

高高在上,俯视一切卑微生物的笑容。

跪趴在地上的男人那结实而柔韧的腰被牢牢的扣在精灵的手里,每一寸蜜色的肌肤都被侵略者肆意的触摸、舔咬。汗湿的黑发撒在额前,被迫随着一次次的撞击而摇晃,晶莹的汗水不时的撒落在地板上,留下一摊摊细小的水汲。被发遮住的眼此刻是一种让人无法读懂的复杂神情,因为混合了太多的情绪,当然,此刻也没人想去看懂。只是卷发的精灵却不由得被那张咬得发白的双唇所吸引了注意。

渗着刺眼的血,却丝毫不肯泄出那怕一丝的软弱的声息。

毫无预兆的,男人的头发被人扯住,随着这股力道,他被迫抬起了上身面对第一个侵犯自己的长卷发精灵。那双寒光湛放的冰蓝色眼瞳死死的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突然猛扣住他的后脑,对准他的双唇用力咬去,同时,身后依然侵犯着男人的精灵也顺势将头埋进男人汗湿的颈间啃咬着,呼吸开始粗重而紊乱,手也伸到男人的双脚间玩弄起他那丝毫没有兴奋的地方。而另外两个精灵的手也贪婪的摸着那汗湿的肌肤,甚至咬上他的脚趾。

“呜……”

傲哲天眼神有些涣散的皱起了眉,像是才回过神般的看着将舌头伸进自己嘴里的精灵,顿时双眼闪过一丝阴狠的寒光,本能的对着精灵狠狠的反咬回去。

精灵顿时吃疼的皱了皱眉,漂亮的双眼闪过一丝杀意,却又怒极反笑的盯着傲哲天,一把扯下他脖颈上的项链直接朝外甩了出去。

那是小寒唯一留给傲哲天的东西。

精灵只是本能的觉得这个项链对男人会很重要,因为男人看起来并不像是会戴任何首饰的样子,除非有特别的意义。虽然他并不觉得一个破宝石有什么好宝贵的。

“不!!!!”男人突然像疯了一般将压在身上的两个人推开,像失去了孩子的父亲一般发出了悲凄的哀嚎。他想冲过去,但是他的身体此刻早已被折磨得连站起来也做不到,只能急切却又狼狈的朝项链被甩出的方向爬去,直到身后的那漂亮的精灵发出了猖狂的笑声,极其粗暴的将他硬生生的拖拽了回去。男人的指甲跟膝盖都在地上留下了长长的血痕,然后再度被猖狂的进入,来势比之前更为的粗暴。

男人痛苦的摇着头,双眼满是绝望……

或许,亡夜不完全属于他……

可是小寒是……

假如……他什么也没有了……

那他还有小寒唯一留给他的东西……可是……现在连那都没了……

“你死心吧……那个方向是黑湖,所有的东西只要掉下去就会被整个溶解。”像是怕傲哲天不够绝望,卷发的精灵将他搂进怀里咬住他耳朵再补了一句,接着另外三只精灵都冷冷的笑了起来。

是的,那块淡蓝色的玉石确实掉进了黑湖了,它有没有溶解没人知道,但是假如傲哲天想去拿,那么连他都会被溶解掉。

那双黑色的双瞳缓缓的看向他,精灵竟觉得有些发寒。

“你会后悔你所做的,我发誓。”傲哲天一字一句的,极为缓慢的说道。却让人觉得一阵寒意透体而过。

精灵先是一楞,然后又向是想到什么般的笑了起来。

“如果,你还有时间让我后悔的话,我很期待。”

当时的傲哲天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后来他知道了。

“现在,我来彻底让你了解你的立场吧,然后,你就可以带着你的花离开了……”将傲哲天按在地上,精灵笑得优雅,另外三个也同时靠了过来,只是最早的那个曾朝傲哲天射冰剑的精灵突然好像双眼一阵迷茫,轻轻的说了一个字:”秽……”然后,又再度恢复了那阴森的摸样。

墙上,辉映着几个人的身影,而其中的一个,被几个男人围在了中间,不时压抑得发出了低沈而破碎的闷哼。

莫名的让人辛酸。

*******

冰冷的雨,没有止境般的下着,而整个天空也是一片压抑的灰白。在腐朽而充满污泥的地上,狼狈的躺着一个半赤裸的男性躯体,任由雨水不断的带走他本就不多的体温。

男人此刻依然昏迷着,乌紫色的双唇微微的开启,极为微弱的气息不规律的勉强维持着,而那张线条精悍的脸上此刻也早已没了血色,唯一能明显看出男人还活着的,就只有那对始终不曾舒展开的剑眉。

蜜色的身体上满是数不清的各种伤痕,有绑痕,刀痕,还有些让人难以启齿的情欲虐痕。被衣服半掩盖的双脚间更是凄惨得让人不忍目睹。

终于,男人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先是迷茫的看着天空,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何躺在了精灵树的下方。然后,突然像想到什么般猛的坐了起来,却又被双脚间突然传来的刺疼给再度摔在了地上。

冷汗从男人的额上冒出,他像失了心般慌乱的朝周围看去。

很快的,男人便在自己身旁的五米处看到了想要的东西,顿时刚才还发颤的双眼平静了下来。

那株蓝色的,散发着淡淡光芒的花安静的躺在泥地上,孤伶伶的,跟他一样。

他试图爬起来,却又好几次无力的摔回了地上,身体每一寸肌肉都在发疼,那种疼不光是肉体的,还有一种,仿佛深入到体内的,连神经都为之撕扯的疼。

但此时男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乌紫的手掌,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远处的花。

深吸了几口气,男人清澈而沈稳的双眼再度看向那只粘染着污泥的花。然后,他用手撑着身体,忍着疼,一点点的爬向那株花,

直到他终于小心翼翼将它拿在了手中。

看着手里这株染着一点血迹跟污泥的花,傲哲天的嘴角慢慢的扬起了一抹温和的笑容。一种明明让人看着会安心,却又不由得心酸的笑容。

那么的温柔。

充满了爱意。

他轻轻的闻了闻手里的花,一股怡人的清香传来,竟觉得身体不再那么疼了。

刚想把花收好,男人却看到了自己已经发紫的手掌,他先是一楞,很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看来那些暗黑精灵有毒,而他现在甚至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但是他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留太多的心思,目前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回去,因为亡夜在等着他。

休息了几分钟,男人强迫自己站了起来,却连双脚都有些支撑不住的在发抖,然后,他将自己唯一保存还算能遮体的黑色外套穿了起来,虽然上面有一些破口子。

面无表情的将自己嘴角有些白浊的液体擦掉,傲哲天抬头看向远处,回去的方向。

再度擦了擦嘴角,他一步步的朝目的地走去,却不小心被一根隐藏在草丛里的腐木拌倒,在摔到地上的瞬间,他只来得及护住怀里的花,却不甚让地上一个及为尖利的植物给硬生生划破了脸。

一道长达十厘米的,满是鲜血的伤口出现在了男人右边的脸上,并横跨他高耸的鼻梁。

火辣辣的疼顿时很快从伤口处传来,傲哲天不用看也知道自己大概破相了。但他只是胡乱的擦了擦,平静的双眼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吃力的爬了起来,男人只想着赶快回去。

那个男人在等着自己,并需要自己。

他相信亡夜。

相信他是爱着自己的,更不会介意那脸上的伤。

只要他说他爱他,那么不管是一个精灵皇也好,十个也好,他都会把他从对方的手里夺回来,用尽一切手段。

于是男人带着一种淡淡的微笑,有些蹒跚却坚定朝回去的方向走去,修长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朦胧的喜雨,就如同真的消失一般。

而男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踏入精灵之树这块领域时,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精灵树已经脱离了封闭的世界,跟原来的大陆再次融合了,所以,那个在灰色隧道正等待傲哲天的少年就被困在了里面,短时间内,他是出不来了。

******

可此刻,眼前的一切却让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小镇的街道上,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湿淋淋的独自站在了雨中,雨水不断顺着他的脸颊滑落而下,带着他伤口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