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6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的缺点就是惧怕阳光和光系魔法。

而此时,这只精灵正带着一种阴冷的笑意死死的盯着傲哲天,在他的身后,竟也陆续的走出几位元同样等级的精灵,一样的美丽,一样的阴险。

被这样的精灵盯着,傲哲天觉得背脊一阵阵的发寒。

最让他感到心凉的是,他的手里,并没有抓着寒梦花,那朵明明曾摘下的花,此时竟仍然稳稳的种在了精灵皇的下方,而那只世界上最美丽的精灵,在某种能量的渲染下更越发美丽起来,仿佛随时要活过来一般。

而自己的身体,力量却不断的在流失。

不详的预感,正不断的扩大着。

“人类,谁允许你踏入这片领域的?”为首的男性精灵虽然声音清悦,但依然让人感觉到其中蕴涵的冰冷杀意。这个时候,一并从黑暗中陆续走出来六位精灵,其中有四个精灵是长得一模一样,看来是四胞胎。且全为男性,每一个人的脚下都有不同的魔法元素所环绕。

这样能量外溢的现像说明着几个人都是高阶魔法使,并达到了一定的境界。

“我无意打扰,只是想摘了这朵花去救人。”傲哲天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无恙,但是他的力气正一点点的在流失,只是速度没有刚开始那么恐怖。

精灵族属虽然不喜欢外人的打扰,但是,在历史上依然属于一种温和的种族。可他现在面对的是黑暗精灵……一种因为死亡而改变了性情的精灵,喜怒无常,且残暴。

“救人?”原本一脸冰冷的精灵突然再次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冰蓝色的双眼甚至带着嘲讽:”救你的冥王吗?”

“……”傲哲天觉得情况开始有点不妙,对方明显是针对自己的。他们究竟知道些什么?而眼神里包含的明显讽刺又代表什么?

而且最糟的是,自己似乎无法亲自摘下寒梦花,刚才明明碰到了,却又无法摘下,难道需要其他什么特定的条件?

“他的冥王?呵呵……真有趣……”另一个风属性的精灵突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傲哲天的背后,然后轻扬起了手,顿时淡绿色的风元素在手心聚集。

“让我看看精灵皇殿下选的人实力如何……”

说着傲哲天无法理解的话,风之精灵显然已经不想多谈的展开了攻击。顿时周围的风元素也立刻狂乱了起来。

而本想跟对方谈判的傲哲天也在对方充满杀意的攻击下别无选择的开始回击。

毫不公平的战斗开始了,四对一,另外两个半倚在大殿的柱子上冷笑旁观。

顿时昏暗的大殿上无数魔法元素开始飞舞,对方的攻击虽然凌厉,但是,又好像并不急于一下子把傲哲天杀死,每次的攻击都留了那么一丝余地让傲哲天可以勉强避开要害,却又让他留下不深不浅的伤痕。

如今的他虽然实力本身不俗,但身体却并不是最佳状态,何况面对着四个高阶的黑暗精灵,时间一长,身上不可避免的挂上了深浅不一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洒落在地上,异常的刺眼。

喘息着,超越身体极限的行为已经让傲哲天的体力开始透支,晶莹的汗水从额头不断的滴落,但是,自始至终,男人的双眼都没有出现放弃的神色,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内心支持者他、坚定着他,让他即使体力已经接近底线却依然坚定的站立着,反击着。

即使是只那么一点渺茫的希望,他都不可能退让分毫。

这朵花是唯一救亡夜的。也是他唯一能为亡夜做的。

看着男人逐渐乏力的身体,精灵们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轻蔑的笑容。嘲笑着人类渺小的同时也放松了警惕。但是,下一秒,其中两个最靠近傲哲天的精灵突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只见伴随着不甘的惨叫,两只精灵的身体化为了无数颗淡蓝的光粒,如尘埃般消失在了空气中,仿佛不曾存在过。

没人看清楚那个人类在负伤的情况下是如何出手的,他明明连拿剑的手都在发抖,而此刻却突然秒杀了两位高阶精灵。

动作利落得连肉眼都无法看清。

精灵们无法置信的睁大了双眼,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究竟什么属性的能量能将他们秒杀,快到连自行痊愈的能量都来不及发挥。

但是,男人其实也并不好过,他刚才是以命搏命的方式,全然不顾对方向他砍来的剑气,直接用过去在现代学的技巧瞬间朝两个男人的要害砍去。在换了两条命的同时,自己的肩膀也挨了一记深可见骨的伤口。

黑色的长衣早已因为无数的剑气而破碎,胸口处蜜色的肌肤半遮掩的露了出来,里面隐约可见一些伤痕跟情欲的痕迹。

而精灵皇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睁开,那双美丽得连月亮都失色的冰绿色双眼,在看到傲哲天身上痕迹的同时,露出了让人发颤的杀意跟怨恨。

发自内心的愤怒。

但是,他很快又再次闭上了双眼,嘴角竟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十根如玉般的手指突然无声息声探出人的肉眼无法看到的绿色细线,一种只有精灵皇才能使用的,纯由能量多组成的线,毫无预兆的猛插进了那些精灵的身体。

突然,精灵们的眼神变了。变得更阴冷,跟刚才的嘲讽不同,他们如今的眼神,真正的让傲哲天感到发寒。

这时,傲哲天觉得一阵寒意从身后透体而来,他本能的立刻抬手挥刀反击!以他现在这样硬撑着的身体,虽然已经接近极限,但也并非没有得到胜利的希望。

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往往能做到平常绝对做不到的事情,尤其还是在关系到另一个人生命

虽然意志力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但没有他本身的属性做为支撑,也不可能做到如此大的爆发,那是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属性,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攻击力。

可是,明明有不少胜算的傲哲天,却硬生生的突然停止了攻击。因为,他看到了一样东西。

寒?梦?花?!

花在其中一个精灵的手里,而对方的嘴角带着阴森的笑容,修长的手指示威性的,一点一点缓慢的收紧,而花,就在这缓慢的压迫中逐渐聚拢成一团,瑟缩的仿佛只要再多施一分的力,就会支离破碎变成几片残破的花瓣一般。

“不!!”傲哲天的脸当即一阵惨白,因为那朵被人抓在手里掐紧的花,此刻在傲哲天的眼里,就如同看到亡夜的生命一样,正一步步迈入毁灭。

“怎么?你也会害怕?”男人的身后,一只冰冷的手轻柔却不可抗拒的扣在他的脖子上,缓缓的逐渐施力。而男人却并没有抵抗。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傲哲天低磁的嗓音有些疲惫,透露着一种放弃反抗的资讯。

“呵呵……”

身后的精灵轻轻的笑了,笑得令人发寒,而同时另一只手,也无声无息的搂上了他的腰,在将他圈入自己怀中的时候,在他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用异常的冰冷语调说着:”我们觉得自己有义务让你彻底的清楚你自己的立场,之后,我们会放了你,当然,还有那朵花。”

话语将毕,另外三只精灵开始朝着傲哲天走了过来。缓慢、优雅,却也带着无比的压迫感。

“立场?什么意思?”

看着逐渐靠近的三人,傲哲天皱起了眉。他无法理解他们说的意思,却依然在心底泛起阵阵的不安。不习惯任何男人过近接触的他,本能的想要挣脱却被搂得更紧,紧到能清楚的闻到对方冰冷的男性气息。

“不要反抗,如果你不想让那朵花被掐碎。”

细细的在傲哲天耳边耳语,精灵的手指抚上了傲哲天蜜色的脖子,接着,来到肩膀的伤口处,用力的压进!

“呜!”男人发出了难以隐忍的低声闷哼,身体疼得无法控制的发抖。

“很疼么?刚才太粗暴了……连这里也伤了啊……”另一个精灵也朝他靠近,修长的手抚上男人大腿内侧的刀伤,极其的暧昧。

这里是他故意刺伤的。

男人吃疼的暗抽了口气,双眼凌厉的瞪向他,浓烈的杀气散发了出来,可却依然没有反抗。像一只明明有着锐利的爪子,却忌惮着丝毫不敢动弹黑豹。

看着这些,有着一头卷曲长发的精灵愉快的笑了,手指向上移动。

“你用什么诱惑冥王的?”身后的精灵低低的笑着,指甲轻勾起傲哲天黑色的衣服,然后,顺着他的身体一点点的扯下,直到那覆盖漂亮肌肉的上身暴露在男人们的视线之下。

蜜色的,带着咬痕和伤痕的身体。

“就凭这具老男人的身体?”

嘲讽的笑声从耳边传来,湿润的舌头却跟着舔进他的耳廓,像蛇一样。男人不堪忍受的皱起眉将头侧向一边,却将脖子送到了对方的口中。

“伤口还在流血,要是死了,就不好玩了……”冰凉的舌头暧昧的从男人的脖子滑落,然后改舔向男人肩膀的伤口。

傲哲天先是觉得一阵发麻,然后冰凉,最后刺疼如钻心般从伤口传了过来。

随着精灵的舔弄,那原本狰狞的伤口竟然开始缓缓的愈合,但这样的愈合,却像伤口被反复撕烂又合上般,疼得男人一直阵巨颤,但仍强咬着牙一声不吭。因为他不知道精灵们究竟想干什么,可他现在也只能默默忍受。

该死,头好晕……

汗水顺着男人刚毅的脸颊不断的滑落,血液的大量流失跟剧烈的疼痛让男人的双唇已是一片惨白。他明明虚弱却逞强的摸样让另一只精灵再度愉快的勾起了嘴角,双眼竟有施虐的欲火在隐隐的燃烧。

修长的手指再次滑向男人大腿内侧的伤口,几个隐涩难懂的咒文顿时一闪而过,那皮开肉绽的刀伤便以撕扯的方式开始愈合,疼痛却是刚才的数倍。

“呜……”

受到冲击的大腿再也撑不住伤痕累累的身体,傲哲天有些无力的跪倒在地,激烈的疼痛让他的双眼一阵发黑,意识顿时有些混乱。抗拒着身后越来越放肆的精灵,却不知是谁的手在身上肆意的游走,不堪忍受的按住却遭来重重的一巴掌。紧接着被对方扯住头发拉向他的怀中,直到双唇被狠狠的撕咬,傲哲天这才了解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遭遇。

他的眼暗暗的一惊,然后,再度归于冰冷。

黑色的腰带早已被不耐烦的扯开,裤子也在另一个精灵的指甲下化为可笑的碎布。傲哲天感觉到自己的双脚被谁扯开,最后挤进一个冰冷的男性躯体。他先是淡淡的皱了皱眉,最后则沈默的闭上了眼,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似乎不满傲哲天那过于漠视的态度,那只白色长卷发的精灵伸手掰过他的下巴,强迫他转向自己,直到一双清澈而光芒内敛的双眼再次冰冷冷的看向他时,精灵才缓和了焦躁的情绪,甚至还恶意的笑了起来,明明那么清秀的脸庞,此刻却比谁都笑得阴险。

傲哲天知道他有话要说,于是他沈默的等待着,却下意识的从内心抗拒去听精灵的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