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5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着男人的双唇。

舔了一会,傲哲天便抬起头擦了擦嘴,表示结束。

少年先是一楞,立刻不满的嚷了回去:”还不够啊,等会进不去的……”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就怎么停了,虽然血确实够了,但是他还没享受够啊!

他要他继续舔他啊。

冷哼了一声,傲哲天却不再理会他的抗议,因为他看出少年在撒谎。

“……你……”得不到满足的少年瞪圆了双眼,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对方深沈而清澈的双眼仿佛将他整个看透,让人好不自在。

“走吧,时间不多。”一想到亡夜还躺在床上,傲哲天就觉得跟少年在这里扯简直是浪费时间。

不满的嘟了嘟嘴,少年不再看傲哲天,转身朝前走到一颗高大的枯树前站住,闭起了眼睛,仿佛是在努力感受着什么一般,接着少年轻轻的举起手,开始十指相触,不断的变换着各种手势,顷刻间蕴涵着无数水元素的蓝色魔法符号聚集到了他身边,逐渐的发光,在光芒强烈到刺眼之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符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枯树上出现的那圈由魔法符号洞开的通道。

朝傲哲天举了个跟着走的手势,少年先一步进到通道里。

随着少年进到这个类似于混沌空间的通道,傲哲天冷不防的对迎面袭来的寒气弄得一阵发寒。

通道看起来并不大,但是,却又让人感觉到无限的大。周围似乎是一种由不知名的元素所组成的墙,人只要一靠近就会觉得仿佛要被吸进去一般,隐约中竟然还能听到仿若鬼泣的恐怖声音

“别靠近墙,除非你想被吸进去。”少年可能还在生气,对傲哲天的态度显得有些不冷不热,但就算如此,他依然算有耐心的解释道:”这里的四周的墙体都是跟精灵树挂钩的,到了那边你就会了解到……已经消亡死亡了一百多年的领域,到底有多么的凄凉和死寂。”

是的,曾几何时,他的族人也进过这个通道,只是那个时候精灵们都还活着,通道是温暖且带着淡淡花香的,而这次,通道里竟带着攻击性,难道精灵树发生了什么变化了吗?

傲哲天听着少年的解释,不知道为何胸口觉得有点憋闷。

死亡了一百多年的精灵树,将是怎样一副光景?又是什么让它跟这个世界脱节的呢?里面是否有攻击性的生物存在?最重要的是,寒梦花是否还存在?

通道就在这种沈闷感中走过了。

“……出口。”

傲哲天在恍惚间听到了这两个字后,突然的就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块荒芜的土地上,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就只有深深浅浅的灰。

天空还下着阴冷的朦胧细雨。

转过头,却发现少年并不在自己身后,这个发现让傲哲天的眉头不由的一锁。

怎么回事?

腐朽的气息夹杂着死亡的寂静迎面拂来,虽然表面温柔,却也带着无比的尖利。

远处,有一颗灰色的大树,其实,已经不能形容它是一棵大树了,确切的说,更像是一根矗立在沼泽地上的陈年灰色木桩,色泽老旧且毫无生机。但依然隐约从它的样子看出当初的辉煌跟气势。

突然,一副画面伴随着心口的揪疼闪过男人的脑海,温暖的阳光下,枝叶繁盛的精灵树耸立在花丛中,无数秀美的,有着纯洁双眼的精灵们围绕在树的周围,随着温暖的和风轻轻飞舞,阳光穿过半透明的碧绿树叶,又透过他们透明的翅膀洒落于丛林间,异常的光明,美丽和温馨。

男人甩了甩头,画面消失,仍旧是灰败的一片场景。

会看到这样的画面,难道自己真的精灵皇吗?但为何却对这个定论感到极度的抗拒。

不愿意多想,男人朝精灵树走去,他记得少年说寒梦花在精灵皇居住的地方,那课树的顶端。

但他才刚走,便隐约听到少年焦虑的喊声,像是在叫他回头,说很危险,自己不知道为何过不来。

没有理会少年的喊叫,男人径直朝精灵树走去。他知道事情已经脱离两个人的控制外,但是目前他已经没有选择。

越靠近那棵参天大巨树,越感觉到压抑跟隐隐的杀气。

仿佛靠近的不是一棵死亡的树,而是一个人。

一个在黑暗处盯着入侵者的人。

或者,不是人。

突然,一些灰色的,半透明的修长身影也悄然出现,男人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出现的,或许,其实那些灰色的身影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出现的。只是好奇的用漂亮的灰色眼睛注视着傲哲天,然后凭本能的慢慢靠近。

他们的长相比一般人类来得美丽,亦男亦女,并都有着一对尖尖的耳朵跟透明的翅膀。

穿着不知道什么料子的长袍,缓慢的,幽雅的朝男人靠近着。

美丽,却又蕴涵着浓烈的死气。

这些是精灵的亡魂吗?突然后些心疼的感觉。

而就在傲哲天本能的想伸出手碰触的时候,那些不知道性别的精灵又突然惊慌的逃开,从远处的用一双惊恐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傲哲天,然后,惊恐转变成了一种恐惧,最后,变成了怨恨的注释。

像是恨不得把男人活生生的撕了。

却又不敢。

皱了皱眉,傲哲天无法了解这些精灵为何突然这样,正疑惑着,却不知他们又何时消失在了灰色的空间中。

深吸了口气,傲哲天不再理会它们,便直接朝精灵树走了过去,抬头看去,一根粗大的藤条缠绕着树干盘旋而上,形成一个天然的阶梯。

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自己,但周围却又看不出异样。压制中内心的隐隐不安,傲哲天踏上了精灵树的阶梯。

像在踏一个不归路,修长而挺直的身体在雨中让人感到莫名的苍凉。

缠绕在树身上,早已失去生命力的灰色藤条,经不住长年的风蚀早以腐朽。而在几百米的高空处,一个黑发男人吃力的贴近树身,抓住那些散发着腐烂气息的灰色藤条,谨慎而小心的往上攀爬着。可即使这样,那些藤条却想要男人跟它们一起腐烂一般,时常的断裂,让男人在用力向上的瞬间突然下坠,但凭借着不屈的毅力,男人咬着牙抓住了手边的另一根的藤条,虽然擦破了些许皮肤却是免去了坠落树底的厄运。

即使这样不断与死亡擦身而过,最终男人还是带着一身的狼狈和伤痕到达了最顶层--传说中精灵皇所在的地方。

踏在树木自然形成的平台上,隐约还能看到一些凹凸不平的痕迹,只是当年的华美花纹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现在这些带给人厌恶感的扭曲的痕迹,而平台的正中那高达五米的圆形入口,也失去了过往的辉煌,被枯枝掩盖的无比落寞。入口两旁依傍着两个木雕的精灵,虽然经过风霜却依然可以感觉到雕工的精细,只是,如今也失去了颜色、爬满了枯枝,黑洞洞的眼眶中不停的向外流淌着血泪。

这里的一切,所给人的感觉就只有沧桑、悲凉与狰狞。

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男人深吸了口气有些疲惫的朝入口的走去,眼神中隐隐的透露着期盼和不甚明显的一丝紧张。

他害怕里面没有他要找的东西。

带着这种心情,傲哲天用力扯掉了附在入口上的枯枝,然后进到殿堂里,入眼的只有暗到什么都看不到的黑,阴冷的风带着腐朽的气息一并袭来,然后,轻微的”膨”的一声过后,周围的灯火猛的燃烧了起来。黯淡、幽怨的蓝色火焰,那是带着死亡气息的冥火。

幽暗的灯火让隐藏在黑暗中的殿堂揭去了神秘的面纱,而大殿半空中的一幕却让男人不由得失了神。

一个介于少年或青年间的长发男子,被无数根从周围生长出来的藤蔓所缠绕着。像是在沈睡,又像死去多年。赤裸的身体修长而优美,如上帝最完美的杰作,没有一丝不谐的线条。可让人遗憾的是,这个看起来异常美丽的男人,此时全身却仿佛覆盖了层暗色的灰,没有哪怕一丝的光泽。

灰败,黯淡。

像个被污染的天之娇子。

可即使是这样,被束缚的他依然抬着头,冷傲的,似是连一丝轻微的亵渎都不容。

看着这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男子,傲哲天觉得心口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却让人很不舒服。

被绑在半空中的男子应该就是精灵皇,世界上最美丽的精灵,同时,也是冥王曾深爱过的人。

心口突然很疼。

苦笑了下,傲哲天摇了摇头。

他们都认为他是他的转世,可他一点记忆也没有,甚至,内心深处极度抗拒这个事实。可是想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精灵皇已经死了,而亡夜现在爱的是他。

是他傲哲天,而不是精灵皇。

正当他努力整理自己思绪的时候,突然身体一阵虚软,仿佛精力正不断的被从体内抽离一般。

这样的转变让身体本来就不是最佳状态的他一时不支的半跪在了地上,眼前的景物好像都不断的在扭曲、旋转,就连脑子也不停的发出嗡嗡的响声,疼得连他双唇都不由得发白。

本能的抬眼看向刚才那个还如同泥人一般的精灵皇,却更惊讶的发现此时的他正在逐渐恢复光泽。先是灰色的发丝缓缓被被金黄所取代,如同太阳遗落于凡尘的碎片,在漆黑的殿堂中散发着朦胧而神圣的光泽,而那原本灰败的皮肤也像是被换了血一般,恢复到了红润而白晰的质感,仿若最高级的羊脂白玉,让他整个人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而此时的傲哲天却丝毫没有心思去管对方有多美,他只知道自己的能量正不断的被对方给吸走。

该死的,得赶快离开这里!

视线一扫便直接看到位于精灵皇下方的一株蓝色花朵。

寒梦花!

男人双眼寒芒一闪,便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朝那朵花快速奔去,就当他伸手要摘下那朵花的时,身体右边突传来一道强烈的杀意,顿时男人便本能的朝后急退而去,临走还不忘摘下那株蓝色花朵。

“轰!”的一声,就在傲哲天刚才呆的地方,一只由纯粹的冰能量所组成的箭正稳稳的插在那里,力量大得地板因此而被击出了一个大坑,看起来好不狰狞。

可以想象得出,这只箭假如射到自己身上将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随后,在傲哲天戒备而冰冷的视线中,自黑暗中幽雅的走出了一个修长的身影。

灰色的皮肤,苍白色的长发,精致而美丽的脸蛋,冰蓝色的双眼以及尖尖的耳朵。俨然是一只暗属性的黑暗精灵。

一种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而死掉的高级精灵,却因为自身过于强大的力量而转为另一种形式存在的生物。

他们不单有强大的物理能力,并保持着生前的魔法水平。身体遇到伤害能够再生,而唯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