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4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人的心情是怎样的?

……

“很傻是吧,只要是你要求的,他都会去做。却从不考虑自己那怕是关系到性命。”

少年淡淡的看了一眼已经失去意识的男人,又看向另一个呆立着的男人,对方看起来还算平静,但是,仔细看会发现他此刻早以丢了魂,双眼像是在看那个男人,又好像在看虚无的空间,接着,他朝他走了过去。

而这一次,少年选择了安静的旁观。

这两个人的空间,不容他人的参合。

压制住自己越来越失控的颤抖,傲哲天沈默的在亡夜身边跪了下来,先是呆呆的看了半响,然后突然伸手将男人冰冷的身体抱在了怀里,紧紧的,全然不顾那狂乱的能量是否会伤到自己。

将头埋到男人的颈窝,傲哲天闭上了眼,发颤的双唇轻声的,一遍又一遍的说着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

狂乱的能量再次从亡夜身体劈了出来,连带划破了傲哲天的肩膀,顿时鲜血飞溅,可被划伤的男人却好像没有知觉一般,依然紧紧的抱着怀里的红发男人,光芒内敛的双眼满是无尽的自责跟伤痛。

怀里的身体是那么的冰,那么的冷,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气息。

连带属于他的味道也被浓烈的血腥味所取代。

这个男人,之从跟他在一起后,身上的伤就没断过……

而到了现在,就连命也快没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自己,却什么也没有为男人做过……

废物一个……

“一个人在角落里孤单的死掉,那种心情,你是无法体会的。“静站在一旁的少年突然有些感叹的说道:”所以我将你带来了,或许,能见到你最后一面,他应该会欣慰一些。”少年并不是什么热心的人,他为了亡夜将傲哲天带来,也只是因为欠了他一个人情。

少年也不是别人,而是傲哲天一开始就在小镇遇到的,那这白脸蛋儿的鬼,并不是太高级的幽魂,但也因为如此,他才一直被束缚在小镇内,从此失去了自由,还被其他更强大的幽灵所奴役。可向来心高气傲的他又怎会甘心屈人膝下,所以也为此吃了不少苦。

而亡夜帮了他一把,虽然是无意中的,但是却在那天夜里给他机会吃掉了六个高级魔物的灵体,从此,他直接跃升成为更高级的存在,让他得到机会将曾经给过他侮辱的魔物们全部杀光,也得到了属于自己的自由。

“不……不会让他死的。”傲哲天摇了摇头,有些发红的双眼透露着不容质疑的坚定:”我会救他,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但少年却被傲哲天的眼神给憾到了,当下担心他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于是,他说出了一句话,也正是这句话改变了傲哲天将要做的决定,却在不久后将他推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再也爬不上来。

而那个深渊里,傲哲天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

彻底的绝望。

“寒梦花能救他。”少年是怎么说的。听起来很简单。

“……”但是,傲哲天却没有太多的欣喜。因为小寒曾告诉过他,寒梦花只生存于精灵树灵力最充沛的地方,也就是精灵皇的所居住的那层。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个早在一百多年前最神秘最美丽的种族,因为一种不知名的原因而整个灭族了。

连同那棵称为自然界最美丽的精灵树,也一同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上,再也没了踪迹。

这个事情百年来一直是个谜。

而如今要找着已经消失了的精灵树,谈何容易?就算找到了精灵树,难道精灵皇死了一百多年,那种依凭着他而生存的花还会存在吗?

同样的,失去了精灵的精灵树,难道还有丝毫的灵力存在吗?

精灵皇……

斐曾说过自己是他的转世,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真实感。甚至连一丝关于精灵的记忆也没有。甚至,内心非常的抗拒自己是他转世的这个事实。

“你不用担心。”似乎感觉到了傲哲天的顾虑,少年嘴角挂着一抹笑容:”我知道一条通往精灵树的地方,而且,只有我知道,也只有我能带你去。”

“……”傲哲天静静的等待少年接下来说的话,将怀里的男人抱得更紧了些,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亡夜体内暴乱的魔法竟暂时平静了下来,没有再伤害两个人。

“精灵虽然灭族了,精灵树也可能枯萎了,但是我想寒梦花应该还有的。”停了一下,少年突然脸上带着一丝怪异的表情看着傲哲天,才继续说道:”因为精灵皇的尸体还保存在精灵树的中央,所以,我想水晶棺的附近,应该有一两朵寒梦花生存。”

然后,少年突然凑近傲哲天的脸,双眼微微的眯起,像一只光芒内敛的小豹,极缓极慢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但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帮了你,对我没有丝毫的好处……我从来不干这种事情的。”他的手,极其暧昧的摸上了傲哲天的脸,后者的的双眼顿时冷了下来。

“你想怎样?”傲哲天的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平静的看着少年越来越近的脸蛋。

“我想要你……”轻轻的对他呼出一口气,少年的舌头暧昧的舔上他的脸颊,后者明显一僵,但是依然很镇定的看着他。

“什么意思?”

“张开脚让我上。”

“……”

*****

将亡夜背回旅馆,傲哲天找来干净的纱布跟药将他的伤口仔细的包好。

此时的红发男人已经稳定了许多,虽然仍旧昏迷,但是体内的魔法已经不再暴乱。而这基本归功于那个苍青色头发的少年。

他给了他一颗药,可以让亡夜这几天内不会再发作,但也只是暂时的,真正的药必须是寒梦花──依凭着精灵皇而存在的的花。

轻握起一束亡夜已经灰败的枯发,傲哲天低头无声的吻了上去。

这一次,论到他为他做什么了。

“我觉得我应该事先讨点利息,你说呢?”突然,一个清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双白晰而修长的手,像蛇一样从身后将傲哲天整个圈在了他的怀里。

“不要抵抗我……这个是我应该得到的……”轻声的说着,少年将傲哲天的下巴抬起,从上而下的吻住了他,舌头也毫不客气的入侵到了他的嘴里,肆意的舔弄。

黑发男人并没有抵抗,只是隐忍的皱着眉。

但他的指甲却因为极度压抑而深深插进了柔软的掌心里,一片腥红。

事实上男人以前就对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有某种程度的洁癖,而如今这种洁癖却在男人经历过数次的弓虽。暴后越发的严重起来。即使是一点点碰触都会让他从心里感到极度的厌恶,甚至隐隐的恐惧。

只有亡夜是不同的。

“呜……”

少年的吻越来越贪婪,仿佛怎么也要不够似的啃咬着男人的唇舌,同时手也无声息的潜入男人的衣衫内,肆意的抚摩那蜜色的肌肤,欢愉的感受着男人若有若无的微颤。

正当他按耐不住想要将男人的衣服完全撕开时,却被猛的扣住了手腕。

“你答应我的。”傲哲天冷冷的看着少年,隐隐有怒火在双眼蕴涵。

“……哼,我只是提前要点利息罢了。”少年不满的冷哼,欲火却丝毫没有从身体退去。对于自己的失控,他也觉得有些丢脸。

按照少年跟傲哲天的约定,他会负责将傲哲天带到精灵树所在的地方,而傲哲天必须在得到寒梦花后自愿让他抱一次。

其实他也并不是对傲哲天有太多的想法,无非是想尝尝这个男人的滋味罢了,而且按照他过去的惯例,这种事情一次就腻了。

不过他现在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让他陪他一个星期,玩到他腻为止……

“谁在那里?”突然,傲哲天站起来朝门外走去,却在走廊看不到任何可疑的人。

难道是自己错觉?刚才好像有人在门外……

说起来回到旅馆也看不到傲疾的踪影,却看到他留了个字条,说不想看到他们,走了。

看样子他可能回自己以前住的地方去了。想起刚见到傲疾时他身上穿的衣服,虽然被撕坏了,但是依然能看出是很高级的面料。看来他之前过得比自己好多了。

等亡夜的伤好后再去找他吧。

“时间不早,走吧~~~”帮亡夜布置完结界,少年有些不满的踢了一脚旁边的凳子,恨恨的看着傲哲天。

“你确定这样别的妖怪就无法靠近他了对吗?”傲哲天依然有点不放心。

“是啊……其实根本没必要,一般低级的魔物根本不敢靠近他,你大概不知道这个男人以前的传闻吧……即使是高级的魔物,看到他也是会抖得跟小鸡似的。不过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却真是让人想不到啊……”说了还瞟了傲哲天一样,后者果然脸色有点不好。

哈,内疚了吧……

让你拽……还不让我碰……

反正等拿到寒梦花后还不是让我上,有什么不同……

随后两人离开了旅馆,但傲哲天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傲疾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魔法球,而这个球里有一个数十秒的画面,就想现代的录像,上面俨然是傲哲天正柔顺的跟一个少年所亲吻的画面,就在亡夜的旁边。

这个画面让亡夜看到,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傲疾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阴冷的。

******

“舔。”幽暗的森林中,少年朝傲哲天举起纤细的手腕,上面鲜红的血液正不断从伤口处涌出。

“……干什么?”傲哲天对于少年突然割腕放血的行为无法理解,有些不悦的冷下了脸。他要割腕或者发神经都可以,但是请先带他找到精灵树,而不是再这里耗时间。

“没有我的血,你无法到达精灵树的。”将手更凑近傲哲天的双唇,少年一脸的认真。

“……”看着凑上来的手,傲哲天皱了皱眉,光芒内敛的双眼闪过一丝犹豫,但是都到这个地步了,除了相信他外,已经别无选择。

于是他看了少年一眼后,便用手半托住少年的腕,微低着头轻舔那腥甜的红色液体,大概是因为少年比他略为娇小跟秀丽的缘故,所以他此刻竟有些像一个骑士在对公主效忠的姿态。

可他却不知自己这副用舌头舔食血液的摸样在少年看来分外的晴色。那红润而湿漉的舌头,伴着呼出的气,如同猫一般轻轻的滑过他的手腕。

一阵酥麻……

少年的双眼有些异样的闪烁,如狼般直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