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3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出去,末了丢下一句:”你好好待着,我出去找他……”便关上了门。

“……”傲疾看着消失的人影,脸上先是一阵难堪,接着,更强烈的怨恨从双眼射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都是这样……”傲疾用力的一脚踹翻桌子,嘴里不停的咒骂着:”之前是这样……现在也一样,为什么我喜欢的人都这样!!这个老男人有什么好!!!他们眼睛瞎了么!!!”

他是怎么了……

一听到傲疾想跟他要亡夜,一种无法压抑的火就冲了上来,居然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还说了那么严厉的话,他从来没真的对他说过重话的……

算了,下次注意点好了,别跟不懂事的小孩子较真,先找到亡夜再说。

可是,无论他怎么找,怎么喊,都始终不见那个人的身影。而月亮不知何时已经挂在了天边,灰灰的。森林里也是一片死寂,连虫子的声音也没有,附近的生命好像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抽离了似的,只剩一片荒芜。

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大。

那个人好像曾陪了他一辈子,却突然消失了一样让人无从适应。明明在一起才没有几天。

男人的心很乱,各样的思绪穿梭在脑海中。

他去那里了?为什么连说都不说一声?他是不是瞒着自己什么?他会不会有危险?或者说……其实他厌倦了自己,所以才要离开?

最后这个想法让傲哲天不由得脸色苍白。

而这时,一个清越的,有些稚气未脱的笑声从黑暗处晃悠悠的传了过来。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森林里,周围一阵死寂,突然传出来这样有些飘忽不定的笑声,似男似女,不免让人有些背脊发寒。

“谁?”傲哲天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语气有些不悦。

“呵呵……”那笑声又传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是在傲哲天的身后,还伴随着一阵阴冷的风。

“出来。”男人的声音顿时冷了不下八度。

“好凶哦……我好怕……”突然,一双纤细而白晰的手从傲哲天的身后无声息的探出,直接搂住了他的腰。

傲哲天先是一惊,然后反应也极快的一把嵌住对方将他整个揪到了身前,同时不免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竟然完全无法觉察到他的靠近,这个家伙是谁?

被抓在手里的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有着一头苍青色的头发跟有些可爱的脸蛋,此时正带着有些戏谑的笑容歪着头直盯他看,不时还用脸磨蹭着他抓住他的手,一脸的无害。

“有事?”不悦的抽回手,不习惯跟他人身体接触的傲哲天警惕的看着他。这个少年有点眼熟……

“我知道你要找的人在那里……”眨了眨眼,少年并没有计较傲哲天抽回去的手,反而露出了更甜的笑容,用一种看起来软软的声音慢慢的说着,还附带着手势,像一个小孩子。

“……”眯起了眼,傲哲天没有说话,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对方。

“……你要找一个红色长发的男人对吗?”知道男人不相信自己,少年微笑着的解释:”我有看到他哦~~~”继续俏皮的眨眨眼,有着柔软头发的少年此刻看起来像只猫,一只想跟人撒娇的猫。

“他在那?”傲哲天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些。

“他可能快死了……”少年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在乎的说着。”或者……已经死了。”

“……”傲哲天傻在了当场。

什么?死了?

……

……

……

……

怎么可能……

……

……

……他觉得脑子在不停的嗡嗡做响。

“不可能……”傲哲天摇了摇头,声音却不自觉的有点发颤。他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完全相信少年的话,可一想到之前亡夜那苍白得可怕的脸色,寒气便从脚直往上冒。

“我带你去找他~~”少年晃了晃脑袋,双眼发亮的直盯着傲哲天,见他没反应,便直接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将他往一个方向拉去。

犹豫了几秒,傲哲天并没有抗拒的任少年带着路。

现在这样的情况,无论对方说的是真还是假,他都必须去看。虽然并不清楚这个少年的底细,但是他看起来并没有撒谎,这点从他的双眼能够看出。

之后,少年拉着他不断的在树林里穿梭着,期间一直问着他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但是他已无心理会,要么随便的敷衍一下,要么就保持沈默。

“你这个人真的很无趣耶……”不满的哼哼了两声,少年嘟起了一张粉嫩的小嘴。

“过奖。”傲哲天对少年的评价依然是敷衍的态度,他可不在乎这个少年对自己的看法。”还有多久才到?”他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时间拖得越久,他越是不安。

“已经到了~~”少年皱了皱鼻子,便用下巴指了指身后的地方。

黑暗的森林里,无数棵枯黄的树木看起来分外孤寂的斜插在沙土上,周围没有那怕一丝的风。一切都显得格外的死寂。而唯一在黑暗中运动的,竟是一屡屡飘渺不定的暗蓝色鬼火,一阵阵寒意迎面而来,让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月光冷冷的撒在一个并不高的山坡上,一个极为隐蔽的山洞出现在了傲哲天的视线范围内,即使隔了那么远,依然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了出来。

心口猛的一沈,傲哲天一脸凝重的朝那个被树林掩盖的洞口走了过去,然后,他干脆用跑的。

少年尾随其后。

男人烦躁的拔开着阻挡自己去路的树枝,认它们尖锐的倒刺一次又一次的刮破自己的皮肤。越靠近洞口,血腥味就越重,不安也越来越多。

“亡夜……是你吗?”傲哲天小心翼翼的踏进洞口,却无法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辨别出任何的东西。

先是一片死寂,然后,隐约听到一点动静,像是衣服的磨擦声,正当傲哲天整个神经都绷紧的时候,一声微弱得几乎要随时消逝的呻呤从黑暗中不稳的传来,像一只频临死亡的野兽,显得那样的无力跟沧桑。

“亡夜!”就这一声几乎无法辨别是人是物的呻吟,却让傲蛰天猛的一惊,顿时几乎疯了似的就要往里冲去。

里面的人是亡夜!他不可能认错。

“别过来……”

“别去!”

两个声音同时发出,不同的是一个虚弱,一个严肃。而在发出声音的时候,一只纤长也猛的从他身后一把嵌住了他的手。

“放手!”傲哲天刚想用力的甩开,却猛的被一道亮光给晃了眼。他先是本能的摀住了眼,却听到少年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别去,你会死的。”

“……什么意思……”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傲哲天本能的立刻转头看向亡夜的地方,当即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再也说不出话来,眼泪也毫无预兆的从双眼滑落……

那个向来强悍而英武的男人,此时竟狼狈得如同凌迟过的犯人一般,只能孤零零的半躺在冰冷的地上,身上大大小小满是数不清的伤口,入眼尽是刺目的暗红。就连那头曾经漂亮的红发此刻也像是被抽干了生命一般,只剩下干枯的灰暗色泽,毫无生气的散在了地上,任由黑色的血和泥沙所玷污。

“别看……”男人残破而嘶哑的声音有着隐隐的激动跟退缩,他摇了摇头,试图抬起手将自己给遮住,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他不要对方看见自己的狼狈……

“怎么会这样……”傲哲天不可置信的瞪大着双眼,一时竟差点站不稳。他摇晃着想走向前,却依然被身后的人拉着,想甩,甩不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暗哑了喉咙,傲哲天的视线被自己无法止住的泪所模糊。

看着亡夜周围有些狰狞的抓痕,不难想象他曾独自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一个人,就在这个山洞里。

心,从来没有那么痛过……

“……”亡夜沈默着没有说话,他低着头想爬起来,可手臂才稍稍的支撑起身体,就马上无力的摔回了地上。看到这样的场景,傲哲天顿时疯了似的将阻拦他的少年猛力推开,刚要冲上去,眼前却发生了让他更为吃惊的一幕。那个半趴在地上的红发男人突然的闷哼了起来,声音低哑且透着无比的痛苦感,然后猛然的看到血花四溅,他的血喷涌的仿佛像被一把无形的刀从体内劈出一般的猛烈,而紧随着鲜血而来的,是从体内蹦裂出红色光芒,先是急速的流窜在亡夜因为失血而显得无比苍白的皮肤下,接着突然红光冲了出来,划破了苍白的皮肤,留下了无数外翻的伤口,于是黑色的血喷涌而出。

黑红得让人眼晃。

“……别过来……”男人在双眼完全失去光彩前,用尽力气才说的三个字。

“看到了吧。”少年的声音突然硬邦邦的从身后传来,显然对男人几次企图挣脱他感到不悦。”假如你现在靠近他的话,便会被他体内那些暴乱的能量所伤,甚至丢掉性命!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同时也是他离开你的部分原因。当然如果你执意靠近,那么我觉得他可能会在你靠近他前先自行了断。”少年一改之前的戏谑,显得格外的严肃。

然后,不等傲哲天做出反应,他又立刻介面道:”这个男人,我基本可以认定他的某些行为是极其愚蠢的。他是先被勾魂石所困,体内的大部分能量被锁,然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执意的,在没有正确咒语的情况下强行破除封印。这样的行为是极其危险的,第一,勾魂石本身有将能量跟它自身融合的特性。第二,除了那个跟它本身定了契约的施咒人外,任何企图动用它力量的人都会被其融合后的能量所伤,基本都是当场暴弊的居多。当然这个男人我不得不说他是非常强悍的,他竟然能反过来利用那些已经被融合的能量,这说明他本身对能量方面的运用有着非常精妙精妙的技巧和高深的功力。”

“但这并不表示就没有危险,同样的,那些被融合的能量依然存在他的体内,只是被压制住了而已。”顿了顿,少年又继续说道:”我想男人大概也在强行的分解那些能量,将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从中抽离出来,虽然过程可能不是那么顺利,也随时会有被力量反噬的危险,但是以他当时的能力也绝对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可是他却干了一件蠢事啊……”

“你是说他为了我用自己的能量救傲疾的那件事吗……”傲哲天突然觉得空气中的氧好像被抽离了一般,连呼吸也格外的困难。

脑子在不停嗡嗡的做响,反复的,反复的想起亡夜当时的一句话:

“你真的不曾为我考虑过啊……”他还清楚的记得,男人当时说这句话的表情……

那一抹淡淡的苦笑跟掩盖不住的哀伤……

那个时候,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