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3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走来,他被其中一个人像拖死狗般的往右边的长廊拖去,这种屈辱的感觉令傲哲天愤怒。他试图挣脱,却发现无能为力。以目前的身体状况注定他现在无法反抗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暴力。

一个转弯,眼前出现了一个冒着雾气的流动池水,他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按向池水中无法呼吸。

冷,刺骨的冷,明明是炎热的天气,这水池里的水却让他浑身上下都冻僵了。寒气从他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迅速的渗入,傲哲天感觉自己连血液都停滞不动了。求生的本能让他拼了命的挣扎,但按住他头的大掌却把他往死里压,丝毫不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寒冷的池水不断的代替他肺里本来就不多的氧气,强烈的抽疼下,他的意识随着氧气的减少而衰弱,挣扎的力道也越来越小,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死的时候,一股力量扯住他的黑色头发将他从池水里拉了出来。

剧烈的咳嗽着,傲哲天贪婪的吸取着宝贵的空气,但不到两秒锺,他再度被用力的按入池水里,受到缺氧跟寒冷的煎熬。

他不知道自己被按下去了多少次,当他再度被抓上来的时候,浑身已经丝毫没有力气了,连意识也只剩三分,如果不是骑士的手扣住他的腰,就算池水只到腰部上方,他也只能淹死。

头疼的几乎要裂开,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的虚无,傲哲天迷茫的半睁着双眼,隐约看到另一个年轻的骑士向自己走来,大手直接抓住他污黑的衬衣撕开,然后干净利落的扔掉,并朝他的裤子进攻。

“住手……”傲哲天沙哑的声音残破得像个要死的病人,企图扣住他撕他裤子的手,但是完全没有用,手早已经完全僵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料子极好的裤子在对方手下像撕纸似的轻易报销了。

这是他在那个世界唯一的物品了。傲哲天突然觉得有些酸涩,这样脆弱而可笑的情感他以前从来不曾有过。

赤裸着身子让他觉得异常的尴尬跟难堪,而且寒冷不断的袭击自己的身体,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这时候一点血色也没有……英气的脸苍白得有些脆弱。

傲哲天觉得自己狼狈得像一只被丢到北极的黑老鼠,漆黑的头发上结满细小的冰屑,对外在的影响完全不能控制,只能迅速的冻僵……

冷……

好冷……

冷得好疼……

血液都凝固的他基本上根本无暇顾及周围的一切,犀利的双眼此时有些发颤,低垂着的眼睑上那比一般男子略长的睫毛沾满着冰珠,让他添了一份性感跟脆弱。他身边的两位骑士眼神顿时隐隐一暗。

隐约的,傲哲天感觉到一双炙热的大手在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并稍微驱散一些寒气。他想对方大概是在清洁自己的身体,随着洗刷,他身上脏污的黑泥顺着水流而消失不见,露出原本干净清爽的蜜色肌肤及形状流畅漂亮的肌肉。

他本能的想靠近那双温暖的大手,因为冷得实在受不了,可身后搂住他腰的手却一收,男人只能被困在身后那名骑士的怀中,任由他的手越发放肆的抚摩自己的身体。

渐渐的,原本单纯的清洗被情欲感染,并且从一只手变成了四只手,傲哲天被困在两个高大的男子中间,他们不断的抚摸他颤抖的嘴唇,脖子,胸膛,然后极其晴色的向下滑去,淫亵的伸向双脚间,即便是脑子被冻得神志不清,他也无法忍受自己被男人这样冒犯,可动僵的他又怎能反抗得了。其中一个骑士低头轻咬他樱红的乳首,柔软的舌头像灵蛇一样,撂拔得他不由得发出暗哑而发颤的呻吟,难受得扬起了头,却把脖子送入另一个人的口中。

“……不……”他双眼惊怒的睁大,因为他感觉到身后的人正将他的一边腿抬高,并将修长的手指探入他的躯体里。

一阵繁复的咒文闪过,骑士像被电似的抽回了手指,脸色惨白得吓人,嘴角还流下了一丝鲜血。

周围霪乿的气息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年轻的骑士吃惊的看着傲哲天,清秀的脸蛋显得异常的震惊,包括正在轻咬着他腰侧的骑士,都直楞楞的盯着他,跟他们静止的状态比起来,不断被寒冷侵袭的傲哲天剧烈的颤抖着,画面非常的诡异。

“……”他面前的骑士改望向他身后的同伴,两个人在用眼神交谈着什么,许久,再转移视线看向傲哲天。

傲哲天直视着他。

年轻的骑士笑了,有些天真无邪的笑容,还夹杂着一丝歉意,但是傲哲天却看到他眼里的邪气跟狡诈,他或许认为掩饰得完美,但经常在商场上打滚的他依然是能看到一些眉目。

他们不是普通的侍卫。

“抱歉,吓到你了,我们只是开玩笑。”身后的男子温和的在他耳边说,但是一只手竟又滑向他的胸口,气得傲哲天脸色一暗,可下一秒他又楞住了。

源源不断的暖意从骑士的修长的指尖传进他的身体,并且不是单纯的暖意,那是一股很隐涩的力量,缓慢却冲击力十足的侵入他的身体,从心脏开始顺着经脉分散到全身,当这股力量布满全身后,瞬间将他的经脉震碎并同时塑造起另一系完整的经脉,比普通人更强韧,还带着淡淡的魔法波动,而他体内的伤正已极快的速度愈合中。

傲哲天很是吃惊的感觉到体内的变化,这种体内蕴涵着能量的感觉——很奇妙,但是他无法控制它们,只是觉得有一股暖流在自己体内不断的循环。

“侍卫长大人。”一个清丽的女声从他们身后不远处传来:”请问已经清洗完毕了吗?”转头一看是一位容貌清秀的侍女,正捧着一迭黑色的衣物恭谨的站立于旁。

年轻的侍卫点点头,突然将傲哲天从水池里抱起来了,温柔的放在地上,侍女应了一声便朝他们走来。

不悦的扯开侍卫还半搂着自己腰的手,傲哲天表情冷酷的穿著侍女递过来的衣服后,随她走在大理石的长廊,这时,一抹熟悉的身影让他整个人一震,死死的望着对方消失的身影,可因为地理建筑的关系,他无法清晰的看清对方的样子,但即使只是一个隐约侧影,他也能肯定那个人就是他在二十一世纪的妻子!

“下贱的奴隶!你在干什么!”刚才温顺的侍女变成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连声音也尖锐起来”卑微的你居然敢盯着我们美丽的爱娜尔王妃,这简直是罪不可孰!难道你不知道她是我们高贵的翼帝大人的妃子吗!”

什么?!!

翼帝的妃子?

他最爱的妻子居然成了别人的女人?

这是怎么回事?

傲哲天的脑子顿时一片混乱,但也飞快的分析眼前的状况。

事实上他的妻子并不是东方人,而在美国出生,拥有一头美丽的金发及浅蓝色的眼睛,这样的发色跟眼睛在这个阶级严重的国度里,是会受到尊重跟良好的待遇的,因为只有世袭的贵族,才会拥有浅色的头发跟皮肤。

妻子是一个聪明而温柔的女人,如果她跟自己一样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话,她会很完美的分析周围的情况并做出相应的举措,让自己处于最好的状况。

但成为别人的王妃……

他不愿意多想,因为他坚信她是爱自己的,处于现在的状况,在这个王权主义的国度了,或许是被逼的,无论如何,既然他知道妻子在这里,那么他会想办法将她救出。

那么他的儿子呢?他跟妻子在一起吗?

如果他没跟妻子在一起,那他又在那里呢?

可能见傲哲天沉默太长时间,侍女的脸色更难看了。”你这个该死的贱奴!没听到我说话吗!?”

他转头冷冷的看着这个女人。

一种无言的压迫感从他身上传出,侍女不由得有些慌张。

女人呆呆的看着眼前高挺的黑发男人,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是一个卑贱的奴隶,竟会散发这样冷冽而高贵的气势,让她浑身都有些发冷跟紧张起来。

傲哲天轻勾起女人的下颔冷笑,声音却无比温柔:”真可爱,你在发抖吗?”

“……”侍女僵硬的瞪着他,呼吸开始急促,脸上却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请……请不要这样……”不知道为什么,被男人碰触的地方开始发烫,甚至觉得他盯着自己的黑色眼睛性感而漂亮……明明是那么骯脏的颜色!

“美丽的女士,可以回答我的几个问题么?”男人凑近她。

女人傻楞楞的点头。

“刚才的那个王妃,是什么时候来到王宫里的?”

“……两个月前……”侍女的目光开始迷茫。

“那她平常都待在那里呢?”两个月前?傲哲天更加确定刚才的人是自己的妻子。

“后殿的水悦宫……”

“那么你等会要带我去哪里?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白帝陛下的宫殿,但是我并不知道陛下的安排……”

之后傲哲天又问了些相关的问题,便放开了她。

看来他必须留在这个地方,这样把妻子带走的可能性才会大些,虽然他不知道那个白发的少年抓住他究竟为何事,但应该没生命危险,无论如何,他会尽量顺从他,并找机会救出的妻子。

想清楚后便被侍女带到了一座华丽的银白宫殿里,途中遇到明的暗的侍卫无数。看来待在这里会比当奴隶的时候更不自由。

侍女将傲哲天带到宫殿里后便脸红的离开了,留下他一人站在宽大而奢华的白色房间里静静等待接下来的命运。

********************************************************

可傲哲天整整在这里待了一天,也没有半个人来,他觉得有些可笑。

但转念一想,觉得这样也好,可以乘机休息一下。

在毫不客气的解决完侍女送上的美味餐点后,他便在这个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半躺着休息。

虽然他个人对这张床的奢华格调很不欣赏,明明是最简练的珍珠白色,却还是镶满了浅色的宝石,并散发着奢华的光芒。但是床上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非常的特别,让他有一丝熟悉的感觉,思索着在那里闻到过这样的香味,却已迷糊的沉睡了去……

他太累了……

……

当斐?缔修科──白帝国的君王半拥着怀里的绝色美女出现在房间的时候,他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在自己通体奶白色房间里,一抹极其苛突的黑色。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正懒懒的靠在他白色的大床上安静的沉睡着,像一只休息中的野生黑豹,纯黑色的头发如夜色般服贴在他刚毅的脸上并带着点微微的湿意,视线下移,宽大的衣裳瑕意的半敞着,露出肌肉线条柔韧的蜜色胸膛。

男人即使沉睡着,高挑的剑眉依然没有舒展开来。

斐形状优美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幽雅的走到床边,注视了男人片刻,白玉般的手指抬起,一抹细长的闪电从他指端显现了出来,顺着他手指懒洋洋的缠绕了数圈后便电也似的朝躺床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