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9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实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儿子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更不会遭到这样的对待。

所以他沈默了,一言不发的任少年捶打着自己。

就这样,少年边哭边骂着,本能的藉以这样的形式来发泄内心的恐惧跟不安,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闭嘴。”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既冷又硬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在他身旁响起。隐隐含着杀意的语调让少年整个当场僵在了原地。两人寻声看去,只见亡夜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了旁边,身上换了一件全黑的风衣,脸色依然苍白,红色的长发安静的垂落在身侧,明明没有任何攻击的动作,却让傲疾有了将被杀死的恐惧,那种恐惧感比刚才的魔物更强上百倍。顿时,他的身子抖得如同风中的枯叶,整个人也躲进了傲哲天的怀中,连牙齿都在打架。

“别吓他。”傲哲天平静而稳重的声音适时安慰了躁动的两人,并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亡夜,对方顿时收敛了让人心寒的杀气,

无害而沈稳。

看到两人对视着的傲疾不时小心的从父亲怀里偷看着这个让自己恐惧却俊美得不可思义的强悍男人,甚至有些发楞,然后,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脸猛的一红,颤抖得更为厉害。

他好像隐约记得,这个男人,曾对他……

……

“我们先回之前的那间旅店吧。”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安静了不少,傲哲天做出了决定,便一把抱起自己的儿子朝旅店走去,亡夜安静的尾随其后,虽然他很想帮傲哲天抱这个孩子,但是,他恐怕不愿意吧,毕竟他刚才吓到这个人类。

看到那个小屁孩居然敢打天,他就压制不住自己的杀意,虽然那捶打的力道不大,那也绝不是他允许的范围。

他刚才确实是想杀了他的,并不是单纯的吓唬。

如果,他不是顾及天的话。

三人回到了旅店,本来想单独找亡夜谈话的傲哲天却看到自己的儿子不停的叫冷,大概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当前必须为他找干净的食物跟水。本想让亡夜帮忙去找的傲哲天却遭到了傲疾的拒绝。

“爸爸,你帮我去找吧……他照顾我就好……”

“……你确定?”他刚才不是很害怕的吗?怎么……

“嗯……这个叔叔不是坏人……我知道的,他救过我……”

“……”亡夜的脸色很差。

“那么,麻烦你了,回来我有事情找你谈。”傲哲天有些无奈的看着亡夜。

“……”亡夜不悦的皱了皱眉,却无法拒绝男人的要求。

“爸爸……我好冷……”

“等会让他帮你起点火。”傲哲天安抚道,看了一眼旁边的火炉,有足够的柴火。

“可以让他抱着我吗……我不喜欢火,你知道的……”傲疾沮丧的低下了头,顿时亡夜又忍不住燃起了杀意,却不好在傲哲天面前表现出来。

“……”傲哲天沈默了半天,最后还是妥协了,再次有些歉意的看向一直不说话的亡夜:”麻烦你了,我很快回来。”

“……”

最后,傲哲天单独带着火把出门,而傲疾则满足却紧张的偎在了亡夜的怀中,他甚至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狂乱的跳动。这个男人虽然很冰冷,但是身体却很温暖,身上的气息异常的好闻。

可他还没待上多久,亡夜便在傲哲天走后用力的将他从怀里扯出摔在了地上。

一把血色的剑无声息的从亡夜的手里伸出,剑尖直指傲疾的鼻头,一双冷漠得不似常人的眼睛像在看地上一只不起眼但随时可以踩死的蛆虫,没有一丝的感情流露。

在傲哲天没有的地方,他连情绪也吝啬浪费在别人的身上。

但是,面对着少年那张几乎被吓哭的脸蛋,他终究没有刺下去。

不是说什么不忍心,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那个人难过的样子,更别说那个人还很可能因此而恨他。

手轻轻一扬,血色的炎剑迅速在掌心画为红色的烟雾消散。亡夜连看都懒得看少年一眼改为坐在旁边。

而那还坐在地上的金发少年则委屈的抿着唇,一张清秀并略带可爱的小脸低垂着,无法看到他的表情,却能从他颤抖的肩膀感觉到他的委屈。

随着一颗又一颗的透明泪珠滑落,细碎的抽泣开始在寂静的屋子里传开,异常的可怜。

只是很遗憾那个在一边安静坐着的红发男人完全无视就是了。

哭着哭着,似乎发现男人根本不会来安慰自己,少年停止了哭泣,抬着头定定的看了亡夜好一会,便有些吃力的扶着旁边的桌子站起来,老实的坐在了床上,纤细的小手死死的抓住被子,揪成了一团。

一股怒火在他双眼蔓延,他没有再看亡夜。

但很快的,他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总是不自觉的朝那在一旁望着窗外的男人看去,明明是那么温暖的烛光,那半靠着椅子上的红色长发的男人却依然显得冷漠,并越发的俊美起来,狭长的双眼有些懒洋洋的半眯着,静静的看着窗外,任银灰色的月光从另一面勾勒出他线条完美的侧面以及那修长而强悍的身体。

像一头在假寐的血豹。

不容他人的打扰。

也无视他人的存在。

傲疾抓着被单的手握得更紧了,他好想那双红色的双眼看着自己……即使是瞪自己也好。但是,他不敢再去惹他,因为这个人……是真的想杀了他。

突然,那红发的男人像是体内遭到重击般,猛的一震动,顿时血色的长发也像是不安般的狂乱飞扬起来。

昏暗的烛光下,只见亡夜像是非常痛苦的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冷汗不停的从他惨白的脸上直冒,连同身子也剧烈的颤抖起来。

傲疾惊恐的看着男人突如其来的状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随着咚的一声巨响,亡夜从椅子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血色的长发撒了一地,痛苦的蜷缩着,一种内脏被整个绞碎般的痛让他连话也说不出,只能狂乱的将周围的一切给整个踹开。尖锐的指甲甚至在石地板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抓痕。

“……呜”压抑的闷哼从他被自己咬得出血的双唇溢出,像野兽频临死亡的呻吟,沙哑而无力。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伴着将人给灼伤的热度从内脏涌上他的喉咙,血色的双眼顿时一阵发灰,连呼吸都几乎停止,可他却硬生生的把那口污血给咽了下去,顿时感受到了比刚才更痛苦十倍的灼热,只因为不想让那个人看到他的血。

“你……你怎么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亡夜好像全身虚脱般半躺在地上,傲疾这才敢小心翼翼的靠近。

“……”亡夜没有理他,他在拚命的恢复自己身体内被破坏的地方。争取在傲哲天回来的时候让他看不出异常。

“喂……怎么不理人……”一次又一次被无视的感觉令少年非常的愤怒。他在关心他也……为什么理都不理人……

“你说话啊,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他不高兴的推了亡夜一下,同时也发现这个人的体温底得吓人,顿时有些心疼。

“滚。”对方冷森的回了他一个字。

顿时傲疾又被吓得发抖,但是仍然固执得不肯离开,只是静静的看着亡夜躺在地上,看着他那头血色的长发极其奢华的散乱一地,看着他紧皱的剑眉已及那张苍白却性感的唇。

脑中顿时浮现出一个画面……

他喂他喝药的画面……

少年一阵失神,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手指已经摸上了那张苍白的双唇,冰凉而柔软。

而男人的双眼正满是杀意的瞪着他,却没有反抗……

因为他动不了……

他连动手指都费力—

“我再说一次,你给我滚……”可亡夜接下来的话却消失在了少年的嘴里。被迷惑住了的少年什么也顾不上的俯身强吻了男人,像一只小猫在舔弄一头狮子……

强烈的恶心感让亡夜气得刚才调好的内息又一阵混乱,但他却硬是将那些骚动又再次压了下去。力气恢复的瞬间他猛一巴掌把少年给扇飞了出去,顿时纤弱的身体撞飞了几张桌椅,重重的砸在了墙上,断手处的伤口又再次涌出了鲜血,连头也被撞得溢出了血。

差点没当场晕了过去。

“你找死……”男人站了起来,冷漠的双眼闪过一丝嗜血的寒光。他刚想走过去,却被进来的一个人影给弄僵在了原地。

“你在干什么!”傲哲天向来冷静的双眼燃着强烈的怒火直盯亡夜,气得浑身发抖。

“亡夜,你对一个受了重伤的孩子干了什么!”看见对方沈默不语,傲哲天双眼的寒光更盛,但眼下却不是指责他的时候。没有再看亡夜,傲哲天蹲下检查着孩子的伤势,当看到傲疾那断手处渗出的血以及头上的破口时,他已经气得连脸都有些发绿了。

他只是出去一会,再回来时孩子却已经成了这样……

抱着在自己怀里发抖的傲疾,傲哲天甚至有点后怕……

如果他再晚回来几分钟,是不是连唯一的亲人也见不到了?

他怎么也忘不了刚进门时亡夜那充满杀意的血色双眼,而那样令人心寒的眼神,却是对着自己的孩子,他明明知道这个孩子对自己有多重要的。

突然,傲哲天心里不由得萌发了一个想法。

连他自己想着都会发慌发凉的想法。

于是,他抬头看向亡夜,淡淡的问了一句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话:”你没有解释吗?”

亡夜看着傲哲天,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却一句话也没有说。没有道歉,没有解释,甚至连脸上也找不到一丝歉意存在。

他就这样笔直的站着,一动也没动。

亡夜的沈默令傲哲天感到有些东西正在慢慢的变质。

“你刚才朝他走过来……是想要下杀手吗?”就连傲哲天也不知道问出这句话的自己有着怎样的心情。

“……”亡夜的双眼有些微弱的情绪波动,那张有些苍白的双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他甚至闭上了眼,整个人周围的气场看起来异常的压抑。

他能说什么?告诉他自己刚才过去只是想帮他把伤口弄好吗?因为他也知道这个孩子对傲哲天的重要,他不能让自己因为一时的气愤而让两人之间有着不可抹杀的伤痕。

可是,这个人就是这样想他的吗?

也是这样如此不相信他的吗?

突然,他什么也不想解释了……

亡夜不变的沈默让傲哲天感到越发的心凉,他为什么什么也不说?如果他解释,他会选择相信的,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实际上事情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糟,告诉自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