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8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那碰触自己的柔软双唇。

好像会把他的恐惧都驱逐一般的热。

而在一边静静看着的傲哲天显然没有吸引他的注意,他甚至不记得是父亲首先冲过来救了他。

好不容易将药水喂完,亡夜总算松了口气将少年放在床上,虽然他想用丢的,但是怕旁边的爱人不满,于是他用的是还算温柔的方法,轻轻的放。

转过头,发现傲哲天好像在发呆,他不理解的歪头看着他,便见对方好像回过神来似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的表情跟情绪表露出来。只是再次扶起少年,看样子好像是亲吻那个少年。

亡夜连忙制止他,不解的猛瞪,双眼已经有怒气。

傲哲天冷冷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表示刚才喝的药还没喂,不能浪费了,因为太珍贵。

本来想不理他把最后的一口药喂完,便见亡夜突然面带微笑的一把扯过他,狠狠的吻了上来。速度快得让他根本来不急反应,只觉得唇上一热,那狡猾的双唇已经将他嘴里的药尽数吮吸了过来,甚至还伸出舌头舔弄了他的双唇几下,便将他放开转为吻上那苍白的少年。

“……”

那狡猾而含笑的双眼让他又一阵的发楞。

****

将所有的药喂完后,金发的少年再也不支的晕了过去。

在烛光温暖的光线下,傲哲天看着虚弱的得几乎就要断了呼吸的傲疾,心口依然的揪疼。形状漂亮的剑眉紧紧的皱着,一脸的凝重。而相对于他沉重的表情,亡夜看起来很是平静,甚至内心期待这个碍眼的东西立刻死去。

所有夺走天天视线的东西都应该消失!

实在不行,找机会弄死吧。

完全不知道亡夜想法的傲哲天静静观察着儿子的状况,但是平静后却也很诧异一件事情,就是儿子的外表。

傲疾按说今年十岁都还没到,但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却有十六、七岁,可即使是这样傲哲天也能一眼认出他来,并且少年那脖子上的粉色胎记也是最好的证明。虽然很想了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以他现在的状况来说先恢复意识才是最紧要的。

突然,本来还平静的傲疾难受的蜷缩起来,浑身上下不断的有冷汗溢出,粉嫩的小嘴还不时有痛苦的呻吟声。

“傲疾,怎么了?那里不舒服!”看到唯一的骨肉这样痛苦,而自己又无能为力,这种心情真是说不难受是假的。

“呜……”傲疾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只能一个劲的打颤,连双唇也发紫了,仔细一看,他的体温不但底得吓人,连皮肤也渐渐显现出一种怪异的紫色纹路。

“他怎么了!?”心慌的傲哲天只能求助一旁那个一言不发的男人,再也没了冷静的模样。”是不是中毒了?”那些魔物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有毒,看来,情况非常的糟。而刚才的药只能治伤却不能解毒啊……

“嗯,会死。”不太舒服傲哲天为别人紧张成这样。亡夜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心中却冷笑连连,很好,快点死吧,小屁孩,省得我背后捅一刀了。

“那怎么办……”听到亡夜这样的回答,傲哲天整个脸都煞白了,连那原本还算红润的双唇也一并褪了色,微微的轻颤。

他不敢想象在这个世界连傲疾也失去的自己,那种仿佛被全世界孤立的痛苦,是他怎么也无法承受的。

不……

他不要这样……

绝望的男人不由得抓住红发男人的手,双眼近似于哀求的看着他,像一个无助的孩子,连声音都沙哑了:”你能救他吗……”那副摸样,是亡夜不曾见到的脆弱。

我不能……

这句话亡夜本来想脱口而出,但是看到傲哲天这副样子,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觉得极其的心疼。

“你可以对不对?”看见男人双眼的犹豫,傲哲天立刻抓住他的肩膀,焦虑的双眼透露着急切跟期待。

“……”亡夜转过头不去看他,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成了拳。

“帮我,我求你……”第一次见到男人的拒绝,傲哲天再次慌了,心乱的他后来竟说出了一句连他自己也想象不到的话:”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身体也好,什么也好,只要我能给……”

亡夜猛的转头瞪着他,那一瞬傲哲天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愤怒跟受伤。

他像一只主人狠狠甩了耳光的犬,虽然愤怒,但是更多的是被自己主人伤害的痛。

他把他对他的感情当成什么了?

虽然不指望他会回应,但是,如果通过这样的方法得到他,那么对他而言,也是最大的悲哀。

两人僵持着,之后,亡夜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淡淡的说了一句傲哲天当时无法理解,却在不久之后想起来就会心如刀割的话:”你真的不曾为我考虑过啊……”

那句话说得很顺,很冷,很淡。但是,依然能感觉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浓浓的哀伤。

他感到莫名的心谎,好像自己很重要的东西就要失去,而且,是自己让它失去的。

“我帮你……”深深的看了傲哲天一眼后,亡夜抬了抬头,便抱起躺在床上的傲疾,走到了阳台,连头也不回的直接从栏杆纵身而下。临走的时候,他告诉傲哲天自己在广场的地方等他。

傲哲天楞楞的看着亡夜的背影,心口一阵揪疼。

那种发闷的感觉怎么也挥不开。

如果说他说的这句话伤害到亡夜,那么,他那绝望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他有其他的事情瞒着他?

没有时间多想,傲哲天也从阳台上跳下跟了过去。

两个人走后,原本寂静的房间无声息的串出一道苍白的身影,是那个跟着傲哲天进来的幽魂。他盯着傲哲天离开的背影半响,便冷笑的看着地上那零散的尸体,没有眼睛的脸蛋看起来竟显得有些妖艳。

只见他纤长的手朝地上的某个头虚空一抓,一屡挣扎着的幽魂从尸体的脑门被抓了出来。顿时白色脸蛋的少年那形状娇好的双唇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粉红的舌头有些挑逗的舔了舔自己的上唇,便直接将那抹残魂撕咬了下去。

当那残魂完全进到他肚子的时候,少年原本有虚幻的身躯顿时清楚了不少。

他发出了一个极其满足的感叹,便很快的将那地上的所有残魂都抓住吸食了个干净。

一阵白色的光芒闪过,原本还是低级幽魂的少年顿时进化到了高级的魔魂,那张没有五官的脸蛋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成了一张清秀而美艳的脸蛋,虽然不及斐那样的漂亮得不似人类,却也堪称绝色。

再次看向傲哲天离去的方向,那少年露出了一个温和而诡异的笑容。

小镇广场的正中央,寂静无声。

随后跟过来的傲哲天静静的看着亡夜将自己儿子放在了正中的平台上,似乎感应到自己的注视,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又低头用红色的魔力在半空中画着一种像是远古的图纹,空气中的魔法元素也渐渐的活跃起来。

而那一眼,却让傲哲天觉得有些漠然,顿时没由来的慌乱起来。

亡夜从不曾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一次也没有

他总是用着那种几乎将人炙伤的眼神默默的注视着他,其中包含着太多让人无法忽视的爱恋,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心乱。

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像隔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心乱的男人双眼看着广场正中央的两个人,思绪却不知飘往了何处,等他找回自己思绪的时,亡夜的治疗已经到了尾声。只见一颗红得如同血一般,但是颜色极为漂亮的魔法球缓慢的从傲疾的腹部钻入了他的体内,连那原本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小脸蛋也渐渐红润起来。

傲哲天沈默的靠了上去。但这个时候的他并没有看亡夜,因为他内心抗拒着,甚至害怕再看到亡夜漠然的眼神。

但是,也正因为这样,专心注视着儿子的他,并没有发现亡夜比起刚才更惨白的脸色以及那领口上淡淡的血迹。就连那双漂亮得如同红宝石的双眼,也蒙上了一层虚弱的灰色。

隐约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他楞了一楞,心口没由来得一紧,等到他抬起头看向亡夜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他的背影。

红发的男人像是轻轻摇了摇头,便头也没回的朝黑暗的街道走去。

“亡夜……”傲哲天轻轻的唤了一声。不知道为何,亡夜明明强悍而英挺的身体,看起来有些虚弱,是因为治疗的关系吗?

对方停下,但是没有回头。

“你会回来吗?”

大概沈默了片刻,红发的男人点了点头。

“我等你。”

这三个字说出口,明显的感觉到男人片刻的僵硬。他好像在忍耐着什么,甚至有些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拳头,便猛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看着亡夜消失的方向,傲哲天的心更烦乱了,他去那里了?为什么突然离开?为何什么也没说?

这样的问题塞满了他的整个脑袋,让他一下没注意到儿子已经幽幽转醒。

“好疼……”虚弱的声音有些无力的从少年苍白的双唇溢出,他先是茫然的看着傲哲天,然后眼泪就再也止不住的滚落而下。

“爸爸……”沙哑而青涩的嗓音在寂静的广场上异常的扣人心弦。

傲哲天顿时心疼的抱起自己的儿子,摸着他的头,有些压抑而自责的安慰道:”抱歉,我来晚了……别哭,已经没事情了,那些怪物都死了……”他的外表再怎么变化,也不过是十岁的孩子,遇到那样的事情,没有疯已经是难得了。

但是好在还活着……

活着,真好……

“好可怕……那些怪物好可怕……呜……”少年恐惧的在男人怀里发着抖,声音都有些模糊不清,他死死的抓着男人的衣服,怕下一秒这一切都消失,而自己再次落到那些怪物的手中,他不要……死都不要……

男人紧紧的抱着自己怀中的少年,狠不得自己为他承受这一切。

“……我的手……我的手呢!!!”突然少年凄厉的尖叫起来,惊恐的看着自己失去了右手的短肢,渐渐有些崩溃的迹像。

“傲疾,你冷静点……”

“我的手!!我要我的手!!”

“傲疾……”他无法告诉他手已经被吃掉了……也从没看到儿子这样过,这个向来对他冷漠的孩子,他有时候甚至不知如何去跟他相处。

“都是你!!都是你!!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为什么!”少年疯狂的捶打着自己父亲的胸膛,虽然年纪很小但却是完美主义者的他怎么也无法忍受已经变成一个残疾人的事实,

这样的指责听起来可能有些荒唐,但傲哲天自己却很清楚儿子会变成这样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