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7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跟你一个卑鄙的人类定契约?”其中一个魔物不屑的冷哼。

“好。”但是其他的都表示同意,因为契约的力量不可扭转。但是魔物并不止他们几个,还有一个在外面留守,迟些他进来一定让他杀了这个可恶的人类!!

“契约的内容,你们不得用任何的方法或者叫他人猎杀我们两个,而我则放开手里的这个人保证他生命的存在。”傲哲天直接断了那几个魔物可能的想法。

没办法,那些人刚想妥协,突然,那个一直躺着的少年极其吃力的轻唤了一声:”爸爸……”带着沙哑的抽泣声……

而这一声,让傲哲天的心一抖,顿时控制魔物的能量稍微出现了那么一丝不稳,让那个随时等着机会翻身的魔物猛的用黑暗源力反噬。

但傲哲天的反应也极快,连忙用另一只手反扣他的脖子,在对方还没完全解脱前直接将能量刺入他的体内,狠狠的在源头直接压制住了能量的反噬,并且刻意的弄伤对方的灵体。

黑暗的魔物再次被压制得无法动弹,他喘息着,脸色苍白得吓人。那只比平常人略大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傲哲天,一种强烈的恨意毫不保留的表现出来。

“……”反瞪回去。

“卑微的人类,那个小东西是你儿子?”突然,魔物笑了,笑得嚣张,笑得狂妄。他盯着傲哲天的眼睛开始带着一种算计的笑意,头也不回的对那些伙伴吩咐道:”把那小子抓好了,他可是这位男士的宝贝儿子呢,对吗?”

后面那句语是凑在傲哲天的耳边说的,甚至恶意的想伸出舌头舔弄,但是很快的,他的灵体便被猛的一刺,顿时疼得他的眼前发黑……

“你是想威胁我吗?还是说,你以为我杀不了你们?”冰冷的语气,像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人。傲哲天直到现在都没有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可他的额头已经冒出细细的冷汗,只是光线太暗,所以不易觉察。

该死的,他们想用傲疾来威胁他,可一旦他也就范了,那么两个人的下场就只有死。这些魔物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只有赌了。

拿他们的命来赌。

就魔物向来自私的心理来看,他们应该不会舍得冒生命危险来杀害一个已经没有了威胁力的孩子,因为在他们看来,要是以为一个人类而送掉生命,太不值得了。

这点,从他们高傲的眼神跟行为能猜出大概。

所以他们七成的机会选择定下契约,而三成选着冒险,因为他们也同样忍受不得别人踩在他们的头上,只是比起侮辱,命更重要罢了。

假如,最坏的打算他们真的要杀了傲疾,那么即使丢掉性命,他也要他们偿命!

“人类!你不顾他的死活了吗?他是你的儿子!”他们示威性的高举傲哲天的儿子,但是依然无法从人类的脸上看到任何紧张的痕迹,对此他们感到有些惊讶跟失望。

“真好笑,假如我就范了,你们难道会放过我们?请不要把别人当白痴,还是说,你要拿命跟我赌?”傲哲天的手依然死扣在魔物的脖子上,双眼平静无波。

“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他?我们会把他大卸八块!”

“……”傲哲天不为所动。

“要不,我们把他在你面前生撕了!”魔物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原先的气势。

“不要再考验我的耐心,一,我们签定契约,大家都没事情。二,你们杀了他,我杀了你们,我发誓不会让你们失望。”自信,绝对的自信。此时的傲哲天嘴角已经扬起了轻轻的笑容。从心理上分析,魔物已经没有杀傲疾的意思,因为他们已经把怎么样杀他的方法说了出来,然后怕他不相信就再换一个办法,企图让他害怕,却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正泄露出了他们内心的妥协。

“……”魔物们已经有些无奈,看来,真的要定契约了,毕竟,为了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人类而丢掉性命,太不值得了。

可当傲哲天正打算跟他们签定契约的时候,居然觉得背后一凉,同时那些魔物的嘴角也扬起了看好戏的笑容。

糟!

在傲哲天的身后,一个长发的魔物悄无声息的出现,他跟另外几个有些不同,是两只眼睛,相貌更接近普通的人类,只是英俊许多,身上还刺着一些奇异而神秘的纹身,看来应该是这几只魔物的首领。

黑暗中的他面无表情,却双眼带着残忍的冷光。尖锐而锋利的指甲在月光下闪过一丝寒亡,眼看就要直接撕裂眼前还没有来得急防备的男人,但是他的攻击,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像像被电击了一般。

没有受到伤害的傲哲天为自己的大意惊出了一身冷汗,同时也发现不光他身后的这位在发抖,就连在场的所有魔物都在发抖,他们的眼睛如同被捞上岸的鱼,惊恐的睁大,并急促的呼吸着。

而空气,也如同凝固了一般,压抑,沉重。

突然,傲哲天转头朝阳台看了过去。

不知何时已染红的残月下,一个高大而修长的身影静静的屹立在栏杆上。背光让人无法看清他的样貌,却能透过红色的月光看到他那一头如血般的长发在风中幽雅的仰起,狂妄而高傲,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一种强横而不容反抗的气势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散发了出来,让所有的下位者都不由得俯首称臣。

而这个人,傲哲天再熟袭不过,却又觉得异常的陌生。

污黑 第三部 第2章

章节字数:4737 更新时间:09-08-22 15:54

魔物们双眼发直的看着那让他们极度恐惧的身影,一种想逃的冲动涌上每个人的心头,可脚却如同被钉住般丝毫无法挪动半分。像一群面对雄狮的犬类,想反抗却又被对方的气势压制得无法动弹。

他们对红发的男人如此忌讳,不过光是他表现出来的强悍气势,更多的是他所代表的身份──冥界之皇,那个传说中谜一般消失的王者,历史上最恐怖的存在。

事实上傲哲天并不知道的是,这些魔物曾是冥界边境的一种远古种族,生性残暴阴险,并且喜欢生吃其他生物的肉体,尤其是人类。还曾仗着其强悍的肉体及魔法占领整整半个冥界,直到冥界之王──亡夜的出现。

当时,在一群装备精良的嗜獠战士中,一个高大而修长的身影穿着一身黑衣从容不迫的注视着上万个敌人,那一头血色般的长发跟眼睛几乎是所有嗜獠的噩梦,像生来就为了猎杀他们一般,嘴角挂着一丝阴冷而残酷的笑意,肆意挥舞着那把红色的血剑,用极其优美而迅速的身法,极其轻易的收割他们的生命。

他的每一刀挥下,那血色的剑气便爆涨数百米,上白个来不急闪躲的战士顿时被连腰斩断。惊恐而凄厉的惨叫却让嗜血的恶魔笑得更为猖狂。

但漫天的血雨却不曾沾染那怕是他的一根发丝。

想起传说的情景,那场单方面的屠杀,绝望,是此时每一只魔物的心境。那种明知道就要结束自己生命的魔王就在眼前却无法逃开的煎熬让每一只魔物都逐渐崩溃起来。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这个人不是失踪了吗……

不……太恐怖了……与其被他杀死,还不如……

他们甚至想到了自杀。

“冒犯者,死。”背着光的黑影冷冷的从嘴巴里吐出了四个字。顿时魔物们的身体一僵,连声音也来不及发出便被不知道从那里来的红色刀光切成了碎快,而站在其中一个魔物前的傲哲天在对方的血溅到自己身上时已经被红发男人掠到了怀里。

他有些惊楞的看着亡夜,对方那面如寒霜的脸蛋在回望他的时候换上了一副担忧的表情,刚才的陌生感一扫而空,只见王夜有些心疼的摸摸他的脸蛋,搂着他腰的手也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对不起……来晚了。”

刚想问他怎么会来晚,突然想起自己的儿子还躺在血泊中便一把推开亡夜冲到了傲疾前,不看还好,一看便整个心都揪了。

苍白而纤弱的身体衣衫不整的躺在了床上,身上是有些触目惊心的伤痕,而最刺眼的莫过于那断臂处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正时不时的从伤口流出……

该死……

连愤怒跟心疼的时间都没有,傲哲天扯过旁边还算干净的床单,虽然有些发颤但动作极快的将其撕成布条并把伤口包扎好。

亡夜一声不响的走到了他的身边,沈默的看着对方在飞快的处理着伤口。他并没有看向少年,也断不会将视线浪费在别人身上,只是盯着傲哲天的脸,看到他脸上那为别人而皱起的眉头跟担忧,隐隐的不悦。

哼,这个东西前面怎么没弄死……

似乎感应到了他的想法,傲哲天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朝他伸过了手:”这种时候你在发什么呆?快把我上次在山里配的药拿来。”那个药的配方是小寒告诉他的,对重伤濒死的人类是极其好的圣药,但是配方却可遇不可求,要不是上次跟亡夜经过某个隧道的时候遇到那极其罕见的地狱寒兽跟雪月花,怕是错过了这疗伤的圣药,也错过了救孩子的机会。

当时,隧道是亡夜带路的,兽也是亡夜猎杀的,就连现在命也是亡夜救的。

他心里是绝对感激他的。

但是,他这样事不关己的站在旁边是什么意思?那药明明就带在他身上,他也知道那药的作用!

“……”虽然心里极其的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的红发男人只能将药水解下并递给对方。同时脸上也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反而看起来分外的乖巧,像是刚才的冷眼旁观绝对不是故意的无辜。

接过对方递上的药水,傲哲天想也没想的直接打开盖子喝了一口,便在亡夜惊楞的目光中低头对准儿子的口灌了下去。

“!!!!!!”亡夜双眼瞪的死大,他一下没反应过来,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爱人居然在他面前亲吻别的男性。

可惊楞还没缓解过来,那个让他爱到不行的男人居然又喝了一口药并做势要喂,惊得他连忙一把抢过了药水。

“我来!”像是怕爱人会反悔一般他连忙喝了一口药水,在傲哲天惊讶的目光中动作有些粗暴的朝少年灌了下去。

“……”傲哲天一时无法了解亡夜在想什么,他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积极?但是看到他用嘴喂傲疾的画面时,他心里的疑惑变成了怪异的感觉,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心口有些堵。

月光斜射的白色大床上,那红发的强悍男人搂着怀里的纤弱少年,晶莹而带着清香的药水从两人交合的双唇流下,似乎药水起了作用,本不再有声息的少年从粉色的双唇里溢出了一声虚弱而柔软的呻咛。他迷惘的睁开了眼,茫然的看着搂住自己的男人,混沌的脑子中唯一感受到的就是男人特有的气息以及对方俊美得不可思义的脸上那淡漠的表情。

……

一种慌乱的情绪渐渐涌上他,在他还没来得急多想,那俊美的脸蛋再次凑近了他,而这次,不用对方的舌头指引,他竟自己张开了双唇顺从的将药吞下。

清凉的感觉顺着药水传遍了他的整个腹部,并滋润着他那干涩而发疼的身体。因大量失血而发冷的躯体也因为对方火热的体温而逐渐温暖起来,而傲疾却更在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