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5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个人想得几乎疯掉,所以,他不知道他在看到他的裸体后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怒气让傲哲天的恐惧少了大半,同时亡夜的敲门让傲哲天身后的两只鬼像是极度恐惧的消失在了黑暗中,只有那只雪白脸蛋的,像是少年的鬼不甘心的狠狠瞪了门外一眼,再度欺上了傲哲天的身体,手更加放肆的抚摩着他的腰身跟大腿,舌头更是贪婪的舔向他胸口的樱红。

这个举动让傲哲天更是气到不行,他以前是遇到过鬼,但是没遇到色鬼,还是男的!

自己到底惹到谁了!那个男人就不说了,连鬼都有!妈的!都是一群畜生!!!强烈的怨恨终于让他总算用那股如同死水般的能量冲开了死灵的囚禁并直击向那个企图将手伸进他下身的鬼……

随着一声凄厉到了极点的惨叫跟消失的鬼影,亡夜已直接踹门冲了进来。

而傲哲天也在身体恢复控制权的同时跳出了浴缸,那粘糊的感觉让他无比厌恶的想迅速逃开,却没控制好力道的直接撞到了亡夜的怀中……

而亡夜则是脑子一片空白的本能搂住他的腰,同时全身的血液也因为这个投怀送抱的蜜色躯体整个沸腾起来。

但是显然傲哲天并没有注意到亡夜的状态,他先是用手拉住对方的袖子站好,然后低头检查着自己身上的水珠,在确定不是刚才血液的时候松了口气,顿时转头看向身后的浴缸,一切都入刚进来淋浴的摸样,旁边是散发着暖光的蜡烛,热气腾腾的池水清澈见底,仿佛刚才所感受到的都是幻觉一般,虽然身上被舔舐的厌恶感依然清晰。

“这个房子有些不好的东西……”在确定那些鬼已经消失的后,傲哲天转过身抬头看着亡夜低声交代着,表面非常平静的他并没有说自己刚才被差点被鬼侵犯的事情,本能的,他不想让亡夜知道。”总之,我想对你应该没什么才是,你等会洗澡的时候小心点就好了,有事情可以叫……我……”沉稳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双眼有些惊讶的看着亡夜。

昏黄的烛光下,红发男人俊美无暇的脸蛋看起来异常的邪魅,一双狼王似的血色双眼如同在黑夜里盯着猎物般,深不可测的凛人,让人从心底里不由地发颤。并不宽大的浴室也顿时显得异常的闷热起来

鼻间充溢着属于红发男人特有的男性气息,傲哲天有些发慌的感觉到得那搂住自己腰部的手在渐渐的收紧,而最让他觉得恐惧的是……那抵在自己双脚间的坚硬……如火般的烫。

“……”猛的将亡夜推开,傲哲天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他看了亡夜一眼后便扯起旁边挂着的浴袍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同时心里也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难堪,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男人对自己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但刚才竟蠢到忘了某些立场而毫无自觉的被他抱在怀里,并且,还是赤裸的。

简直是在纵火……

可还没到门边,已被猛扣住肩膀用力拖了回来。

一阵天旋地转,他发现已被重重的按在了旁边的墙上,无法抗拒的被红发男人搂住疯狂的强吻着。

“唔……”由于一开始没来得及防备,对方狡猾的舌已乘机侵入了他的嘴里,不留一丝空隙的贪婪吮吸他的津液。

被强吻以及呼吸不畅的痛苦让傲哲天奋力的挣扎着,并扯住亡夜的红发想将他拉开,可才刚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不到两厘米,就再度被封住,双手也被对方不耐的反扣在头顶上方。

紧贴的唇因为激烈的纠缠而留下丝丝银液,刚开始男人的软舌只能慌乱的闪躲着,可在湿闷的空间内依然被对方的舌如影随形的缠上,不断的翻搅,舔弄,并被迫吞下因为纠缠而产生的津液,他的,自己的。

呼吸逐渐粗重而紊乱,傲哲天开始觉得脑子一片混沌,有一种让人昏眩的酥麻从两人的双唇而传遍到了全身,而双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亡夜的单脚给撑开,无法逃脱的被牢牢的抵着。

“嗯……住手……”好不容易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傲哲天暗哑的拒绝,原本犀利的双眼也有些迷茫跟无措。

好热……

对方的高昂的体温像似要将他整个给融了去,失去了大部分力气男人只能无力的侧过头,任由对方舔弄的自己的耳框,并在脖子的地方不断的徘徊。跟那些男人不同的是,亡夜虽然同样的疯狂,却并不会弄疼他,恰到好处的力道每每都让他躁热难安。

“天……我……要你……”亡夜低沉而磁性的嗓音此时仿佛高烧般的沙哑。他有些粗燥但是修长漂亮的手指淫意的探入傲哲天乳白色的浴衣内,贪婪的抚摩着那蜜色并带着湿意的肌肤,并在胸口的樱红处逗弄着,引起男人不稳的呼吸。

“……”仰着头,男人半眯着眼睛不稳的喘息着,被放开的双手无力的轻抵在亡夜的肩膀上,微微的发颤,像是推拒,又像是不舍的抓住他的衣裳,渴望更多的碰触。

情欲,已经将他的理智整个淹没了……

随着浴袍被拉向两边,线条流畅漂亮的男性躯体渐渐出现在了亡夜的视线范围内,晶莹的水珠还不时从肌肤滑落,一阵淋浴后的清香混合傲哲天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亡夜不由得喉咙一紧,有些难耐的开始用力的揉搓男人的躯体,湿润的舌头渐渐下移,从脖子,锁骨,再舔胸口,并轻轻的撕咬那已经因为情欲而挺立的樱红。

而亡夜比一般人类略尖的犬齿更是加大了刺疼感,却又让人不由得更为酥麻。

“嗯……”有些压抑的呻呤从男人微张的双唇溢出,刺疼感让他稍微清醒了些,深吸了口气,男人皱着眉不愉的想将亡夜推开,但是却让本来来算安分的大型红猎犬不满的哼了声,将他的双手用裕袍绑着反剪在身后,并更为粗暴的啃咬着发颤的男体。

“放开我……”当亡夜在自己面前半跪下来并把头埋向自己双脚间舔弄的时候,傲哲天惊得混身一僵,顿时挣扎的力道加大了不少,却很快在亡夜的挑弄下无力的靠在了墙上,闭着眼更加粗重的喘息着,却又不肯放纵自己呻呤出声。

对于被男人挑逗得无法反抗的自己,傲哲天打从心里鄙视……

可是,他却无法不承认,亡夜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也只有他,能让他失控到这个地步。

用灵活而湿润的舌轻舔了几下傲哲天半挺的欲望,只属于傲哲天的味道让亡夜满意的舔了舔自己的唇,便张嘴将那个看起来有些颤抖的男性特征含住,然后,淫亵的舔弄,吮吸。

“呜……不要……这样……”破碎的声音暴露出主人的迷乱,但即便他并不讨厌亡夜,也依然抗拒这样的行为,自己的那里被男人这样玩弄,怎么也无法接受。

该死……

他快忍不住了……

“啊……”仰起头,汗水顺着发际滑落,傲哲天英气的剑眉难耐的皱起,乳白的贝齿紧闭却再也关不住那失控的呻呤。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脑子突然一阵空白,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将欲望射在了亡夜的嘴里,他有些难堪的挪了挪身体,看着对方将自己的欲望尽数吞了下去,并像是要不够般的舔食残留的液体,还不时抬眼如狼般盯着自己……

有一种让人欲逃的恐惧感……

却,又不想逃……

“亡夜……”释放过后的满足感让傲哲天看起来分外的庸懒,俯视着亡夜的双眼也清晰了些。带着点情欲残留的暗哑声,他刚想对亡夜说点什么,却突然被男人接下来的动作惊到了。

红发的男人竟带着邪恶的笑容他的一只脚抬起,并舔向他的后面……

“不!!!!”情欲被记忆中的阴影瞬间冲刷了干净,傲哲天被抬起的脚顺势一收然后用力的踢在王夜的肩膀上,将他整个人踩到了地上。

“不要对我做这种事情……永远也不准!”半跪在他腰上的东方男人阴森的警告,一双犀利的双眼早以失去了情欲的渲染,冰冷得让人发凉。

男人恨透了那些事情……

那种自尊被践踏,身体被玩弄的记忆……他受够了……

他不想连亡夜也参与到那些记忆当中!

亡夜先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傲哲天,有些委屈的抿着唇,渐渐的低垂的血色双眼开始的黯淡。

傲哲天有种在虐待犬类动物的错觉……

……

暗叹了口气,傲哲天从亡夜的腰上爬起,拣起刚才被脱掉的裕袍穿上便再度朝门外走去,临关上门前回头看了眼依然躺在地上的红发男人,不冷不热的丢下了一句话边关上了门:”洗澡吧,别想多了。”

“……”亡夜闭上了眼,一脸落寞。红色的长发像血般滩了一地。

不知过了多久,他爬起来一声不吭的猛冲冷水,冷俊的连上无数水花溅落,半垂的双眼有些发红,像一只默默舔着伤口的孤兽,隐隐的悲伤。

洗着洗着越发焦躁起来……

突然一声清啸从他喉咙深处发出,红色的夜之冥王右手瞬间变幻出一把两米长的长剑朝右边的墙几记虚砍,红色的斗气脱刀而出,顿时砖石飞溅,尘埃满天。

正在门外床上擦着头的傲哲天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一跳,瞳孔猛的一缩,连忙起身冲去。

难道他们找来了?

踹开门,只见红发飞舞的亡夜静立在漫天尘埃的浴室里,静静的看着右面墙上的一个大洞,深夜的月光透过破损的墙壁斜射于他的身上,为他整个人都镶上一层朦胧的银光,无声的摄魂跟神秘。

尤其是当他转过头看向这边的时候,那血色的双瞳所蕴涵的野性气息让傲哲天觉得有些窒息。

“怎么?”冷风吹过,傲哲天回过神询问,这里并不像有敌人来过,唯一的可能就是……

“……有蚊子……”亡夜一脸镇定加正直。

“……蚊子?”傲哲天的眉毛轻轻一挑,不悦之色显露:”跟牛一样大的蚊子?你怎么不把它烤来吃,我们还没有晚餐。”看来这只犬闹别扭把墙拆了……没有什么公德心的家伙。

“……”亡夜沉默的将刀收起,孤伶伶的站在房间中不再说话,过了两秒又转头看向傲哲天:”我……找吃的……去……”

“你的头发……”傲哲天没有理会亡夜后面的话,而是视线在扫到亡夜头发时候突然一边,大步上前抓起他的一把头发细看,那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发丝如同被灰尘狠狠蹂躏一样,惨不忍睹的邋遢,看得傲哲天直皱眉,心中大为不悦。

“很脏……快洗干净。”他比亡夜更看重那头如同有生命般的红发,尤其是当它们轻轻飘扬的摸样,幽雅而张狂,每每令他失神。

“……”亡夜先是一楞,双眼闪过一丝无法察觉的狡诈光芒,然后微歪着头极其委屈的低语:”脏……不会洗……”

“……”

“洗不干净……”委屈的垂眼……

“我帮你吧,但是就这一次,你看好,下次自己来。”在观察了亡夜数秒后,傲哲天有些无奈的摇头,亡夜毕竟精神状态还没有恢复正常,所以很多日常的行为都忘得极其干净,像个不甚懂事的孩子。

但前提是忽略他血腥跟冷血的杀戮行为,因为那些东西好像一开始就存在他的潜意识里。

亡夜的本性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还冷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