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4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清俊的脸蛋因为强烈的恨意而扭曲着,看起来狰狞得让人发寒。即使被亡夜紧紧的抱在了怀中,傲哲天依然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吾。要。汝。死。”黑色的雾气再次从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冒出,但不同的是黑雾并没有将他整个包裹起来,而是于他的皮肤同化,渐渐的,恶魔苍白的皮肤上布满了黑紫色的鳞片,关节处也张出了无数带着寒光的倒刺,一张血色的翅膀猛的从身后张开,每一次震撼的煽动都带起狂风无数。

“你们快走!他狂化了!”斐脸上再也没有了轻松笑容,清丽的脸蛋也同样紧张了起来。因为狂化的恶魔是一种非常恐怖的存在,他们会完全丧失任何理智去疯狂的攻击他们认定的敌人,且比平常的杀伤力上升三倍不只,并擅长大面积攻击。

但一般恶魔并不会狂化,因为狂化很可能会导致他们最后发狂并力竭而死。自私的恶魔从来都不会选择这样冒险的方式,他们更喜欢偷袭,从黑暗中不经意的给你致命一击。

显然毁卡的哥哥已经失去了理智,只想用最残忍的方法去杀掉那个伤害自己弟弟的人类。

傲哲天想说什么,因为斐竟要独自面对这个突然强大起来的敌人,这是他无法理解的。

他不是一直想杀了他吗?为什么现在……

可还没来得急做出任何表示,人已经被亡夜抱起朝身后茂盛的森林飞驰而去,转瞬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亡夜了解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发狂的恶魔是眼前的他无法对付的,而况还加了一个随时会反攻一手的斐,虽然他不了解为什么那个白发的少年会突然帮自己这边,但是既然能保住怀中的男人不受威胁,那是最好不过的。

哼,那个少年最好不要被杀了,他的命,是他的。

当着他的面弓虽。暴傲哲天仇……

他一定会报的……

他必须尽快恢复全部的能力,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才不会让他去冒着算计恶魔的险,一想到刚才傲哲天故意不让他过去帮忙,他就觉得异常的难受……如果自己够强,那么一切都会不一样。

而刚才的丛林中,此时无数殉丽的魔法光芒炸开,其中还含着龙语的攻击。

夜,寂静无声。

冰冷的月光在空中斜斜的射下,从黑暗中勾勒出一座毫无生气的乡村小镇。

走在石板铺成的小路上,阵阵阴冷的风迎面拂来,带着一丝丝诡异的寒气。周围除了自己孤寂的脚步声跟树叶被吹动的沙沙声外,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街道没有一丝光亮,每一扇窗户都是漆黑的一片,整个小镇如同死镇般,丝毫没有人烟。

傲哲天跟亡夜无声的走在有了些岁月痕迹的小路上,静静的打量着这种怪异的小镇。

说它怪异,是因为它并不破旧,就仿佛昨天还可以见到它生机勃勃的摸样,却好像突然间所有的人都消失了一般,只留下居住的空壳。他们进到几间房屋查看,里面有吃到一半的饭,还有没有折迭的被子跟凉晒着的衣裤。

“这里很诡异,一个人也没有,像突然消失一般。”傲哲天低磁的嗓音在寂静的街道上异常清晰的响起,有些温润,却有带点冰冷。

冥王──亡夜先是安静的听着男人说话,双眼有点失神,然后又回过神来点点头,环视了下周围,突然眯起了眼睛看向黑暗中的某处。

“怎么?”傲哲天顺着亡夜的视线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摇摇头,亡夜对傲哲天露出了个没事的笑容,红色的长发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朦胧银光,英俊的五官越发精致起来。

“找个地方休息吧……我有点累了……”不知道为何看到亡夜对自己笑,总觉得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接下来两人找了一间相对干净的旅店住了下来,当然,里面同样是没有人的。

点了蜡烛,傲哲天找了件干净的衣服打算洗个澡,而亡夜则老实的坐在床上乖乖等着。不过让傲哲天比较郁闷的是,这个旅馆只有双人床,于是莫名的觉得有些尴尬跟不安。他也尝试过让亡夜睡另一间,说一个人一张床会比较舒服,但是那个人完全没有听懂更加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在装无辜跟可怜。

傲哲天有些无奈,决定暂时不管他,只想洗个热水澡。从见到毁卡后的两天来他并没有机会洗澡,身上那时痕迹还在,让他觉得异常的压抑。

比较幸运的是浴室有根管子连着外面的温泉,只要拉开闸就会有热水流出。

泡在注满热水的浴缸里,感受着热水包裹全身的温暖,傲哲天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头无力的往浴缸的边沿靠去,而他的手,不自主摸向脖子上挂着的项链。

那是一根用非常特别的材料所编制成的链子,而下面则挂着一颗淡蓝色的晶体,上面还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蓝芒。

那是山灵小寒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那颗最后落下的泪。

不由的抓紧了手中的晶体,傲哲天怎么也忘不掉小寒最后的眼神,是那样哀伤跟绝望。想起他跟自己撒娇的样子,怕自己生气的样子,还有为了救自己而死的样子……

心口撕裂般的发疼。

好傻的山灵,为一个见面不到几天的人付出了生命……

一点也不值得啊……

接着,小寒哀伤的脸渐渐变成了毁卡的脸,同样的表情,同样的悲伤跟委屈,同样的凝视着自己。

为什么,那个时候他没有反过来杀了自己呢?那只举起的手只要用力对准他的喉咙,他怎么也得死的,毕竟,他企图杀了他不是么,按照那个恶魔的性格,就算要死也会拉上他当垫背的。

可是他举起的手一直都没有攻击……还帮他把他的手给拔了出来,最后……倒了下去。

死了?

他不确定……

杀了他,却没有开心的感觉……虽然小寒因为他而死了……但是他死了,小寒也不会活过来,永远也活不过来了……

他知道的……小寒这次真的死了……

再也没有小寒了……

有些难受的摀住了眼睛,傲哲天脖子上的喉结不由得动了动,轻轻的咽哽声从寂静的空间中传出。

最后还有斐……他竟为了帮自己跟亡夜离开而对上一个发狂了的恶魔。

他到底在想什么?

是有什么目的吗?

还是其他的什么?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少年到底在想些什么,有时候的行为简直是不可理喻,还经常莫名的发火……

但是他却没有狠到想杀了那个少年,即使他对他做了同样的事情。

没有那种恨意……

突然,傲哲天觉得原本温暖的热水突然发凉了起来,周围的空气好像突然停滞了一般,一股阴森的死气蔓延着,让人莫名的背脊发寒,摇摆不定的蜡烛在昏暗的浴室内流露出一种危险的气息。

觉得不太舒服的傲哲天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全身仿佛被什么东西牢牢的压抑住一般,连声音也无法发出来,而原本的而热水也整个冰了下来,一种粘腻的感觉令他觉得有点想吐且不安起来。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大腿被什么东西舔了一下,惊得他顿时瞪大了双眼,直直的看向自己泡着的水中,但是黑暗的空间中根本无法看清楚到底有什么,只是感觉突然多了一种东西……

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不像是实体,但是也不是幻觉。接着,他感觉自己的双脚被一双冰冷而发腻的手抓住并拉开……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传来,浴缸里的清水转眼间变成了鲜红的血水,那个在水中滑而腻的物体再次贪婪的舔向了他的大腿内侧,并有无数发丝如同游蛇般缠绕住了他的下身。

好恶心……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自己不但无法动弹,连那个本来还能勉强控制的力量也如同死水般丝毫无法运用。

舔弄让傲哲天觉得混身寒毛倒竖,想叫外面的亡夜,可依然无法发出声音,只能难受的皱着眉,暗暗的咬着牙,无法抗拒的感受着那舔弄着自己的物体如戏谑般玩弄着他的身体,并渐渐向上移。

接着,血色的池水中慢慢的浮现一个头部,先是暗青色的长发,然后是一张被头发半遮掩的瓜子脸,纯白的皮肤在黑暗的空间竟能焕发出淡淡的白芒,滴答滴答的落着红色的血液。

那是一张除了鼻子的大概形状外没有任何五官的瓜子脸,在昏暗的空间里看起来异常的恐怖,然后,那张让人发寒的脸蛋突然从嘴巴的位置渐渐的裂开了一条缝,像是被无形的刀慢慢的割开一样,裂出了一个嘴巴的形状,然后渐渐弯起,朝傲哲天露出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冷笑,便再度浮上了一些,露出了纤细的肩膀跟形状顺滑的男性胸膛。

没有乳投的胸膛。

鬼……

这个字突然浮现在了傲哲天的脑海中,从小就有过鬼压床经历的男人觉得心底冒出了一股寒气,好几次差点被鬼杀死的记忆涌上了脑中。

那种没有固定形态的,喜欢呆在阴暗角落的,半夜在房间里不断走动的,并在熟睡的时候爪子掐住你让人窒息的东西。

一种他很长时间没有看见的,并没有人相信他看见的东西……

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这个他不了解的异世界里。

阴冷的鬼息布满了整的空间,寒意让蜡烛不由得发出了惨绿的烛光,那张雪白的脸蛋突然裂开了嘴,一条长过正常人许多的黑红色舌头慵懒的伸了出来,传来一股类似于海水的潮味,眼看就要向他舔来,强烈的厌恶跟恶心让傲哲天竟往后挪了一下,避开了第一次袭击,却不想身后同样出现了两只没有五官的男女湿淋淋的缠住了他的身体,其中一个男人还从身后将他整个抱在了怀里,长长的舌头如同蛇一样舔弄着他的脖子跟肩膀。

“呜……”他想吐,并发疯似的想唤起自己体内的能量,可才得到能量没有多长时间的他并不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能量,尤其是在被鬼囚禁的情况下。

而那个雪白脸蛋的,最早出现的鬼突然狠狠的瞪了身后的两个男女一下,虽然他没有眼睛,但是却从阴狠气势上让另外两个鬼有些不知所措,不敢再对猎物下手,却又不甘心消失。

而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敲了几声,显然是亡夜发现有些不对而想来询问,但没有直接退门而入。

直接推门啊……

妈的……

这个时候斯文?

动弹不得的傲哲天气得几乎吐血,但是他却不知道亡夜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敢直接进来。

其实亡夜怕看到他的裸体,怕控制不住而干出一些伤害他的事情。他没有那么好的自制力,想要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