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3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的气势,强烈的圣光几乎将人的眼睛刺瞎,且丝毫没有受到那些防御黑洞的影响,直接朝绝命幽怨给轰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天地猛地狂震起来,傲哲天只觉得身体一紧,整个人便被亡夜牢牢地护在了怀里。男人帮他承受了绝大部分的爆炸冲击,而且也只有冥王这类强悍的肉体能承受这样大的冲击,换做一般人类怕是早以连灰都不剩了。

漫天的尘埃跟碎石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斐绝美的双唇露出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双眼冰冷的看着爆炸中心的人影。

“哥!”毁卡连忙冲过去,很快的,尘埃渐渐散去,两个人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范围内,只见毁卡扶起一位狼狈的黑衣男子,对方苍白而清俊的脸上有少许伤痕,一头月辉般苍紫色的头发有些凌乱的轻扬,而他的右手此时早已不知去向,只剩半截断肢的伤口在不断地流着紫色的血,看起来狰狞而可怖。

毁卡气得脸都白了,他就奇怪怎么刚才的攻击如此怪异,那种程度的魔法以斐的能力完全可以瞬间魔法,居然需要念咒,原来是双重魔法……该死的,为什么那颗黄金的六芒星能隐藏得让人丝毫觉察不到,这个人到底有多强的实力?

“你……这个卑鄙的东西……”绝命幽怨的声音比任何时候听起来都要阴森,像是地狱最深处的夺人心魂的恶魔。抬起的紫色双眼里透出一丝阴狠的绿光,诡异的好似阴火般让人背脊发凉,无数阴冷的寒意同时透体而入。即使被抱在亡夜的怀中,傲哲天依旧能感受到那份如同实质的杀意,而同时,他也为斐举动而感到讶异。

他为什么会反过来攻击毁卡的哥哥,他们之前不是一伙的吗?

“你是反过来跟我作对吗?该死的人类,卑鄙的偷袭者,你会为你的背叛付出代价!”

“呵呵,九级光明魔法这样打你都不死,看来挺强悍的。背叛?谈不上吧?”斐尘埃不染的脸蛋扬起了如春风拂面般柔和的笑容。”我们又不是合作关系,我高兴动手就动手,怎样?”

“哼!找死!”绝命幽怨一声低咒,举起了自己的黑色魔杖,而斐同样也冷笑地举起了白玉魔杖,随着低沉的吟唱,两人的脚下都出现了数个魔法阵。

看到自己的哥哥跟斐对上,毁卡转头狠狠地瞪着冥王跟傲哲天,同时他也传音给自己的哥哥,让他先将斐控制住,而自己则用影分身去缠住那个红发男人,那么他就可以找机会直接抓住傲哲天了,哼,那个弱小的人类。再说了,跟这两个人打只会两败俱伤,还不如直接切入主题将男人夺回来再说。

“那么,让它们来陪你玩吧。”毁卡冷笑,用嘴咬破自己的手指,然后不断的变幻着手势在虚空中迅速而准确地画着召唤的法阵,不一会,法阵发出黑色的光芒,四个黑影从魔法阵的中间滑了出来,如同最强悍的战士般整齐地站在了毁卡的身边。

这四个影分身并不是一般的魔法,而是毁卡从自身灵体分化出其中八成的能量所组成,因为只有这样,它们才能困住这个红发男人,至于那个人类,两成的能量对付他完全够了。

一声令下,四个黑影瞬间抽出自己的黑剑,顿时杀气大盛,一个跃身,猛得从不同方向朝亡夜攻击而去,刀刀致命。

亡夜双眉一皱,冷哼一声迎击而上,很快的,他觉得情况不对,这四个不是一般的影傀儡,他们有极高的智慧跟能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杀掉,且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被那些利刃给夺去了

一时双方纠缠不下,而毁卡也瞬间在原地消失,出现在数十米外的傲哲天身后,魔息瞬间将他笼罩了起来。

猛的转身看向突然出现的恶魔,傲哲天惊讶的后退了一步,冰蓝色的瞳孔隐隐有些恐惧。

“想逃?可你逃得掉吗……”毁卡阴冷的笑着,看着男人脸上微微恐惧跟憎恨的表情,看着他一步步的后退,想象着将他抓到后能做的种种,心情无比的愉快。

“你到底想怎么样……”男人已恢复了冰冷的表情,竟还有些不耐,平淡而冷漠的声音像是对一个讨厌的陌生人。

“你是我的。”脸上笑意消失,有着黑色指甲的手掌朝傲哲天抓了过去,男人想后退,但是身体却像有一股无形的能量所控制,根本无法动弹。

亡夜眼角的余光看到傲哲天被毁卡囚禁在了怀中,气得几乎抓狂,但是他却没有发狂的突围,仍旧跟那四个傀儡周旋着,而另一边的斐也同样神情复杂的看着那边的状况。

“呜……”傲哲天感到自己被恶魔扣住的手腕正不断被施力,对方的脸色阴森而恐怖,那股强烈的怨恨像是要将他的手给硬生生折断一般。

“我让你逃……”毁卡身上一股暴虐气息的气息散发了出来,他手上的力道突然加重,顿时傲哲天的右手碗再也承受不住的粉碎性骨折,巨疼让他脸上血色尽褪,且被冷汗湿透了衣裳。”我上次说过,假如你再逃的话,我会毁掉你的手脚吧……可是你显然不当一回事……”恶魔的另一只手已将男人的腰狠狠的圈在了自己的怀中。

“疼……”那个冰冷而孤傲的男人此时看起来竟有些无措跟脆弱,尤其是那双苍白而发颤的淡唇跟低垂的睫毛,让他整个人显得异常的可怜跟……诱惑。

毁卡觉得心口有些发涩,但是想起男人一次又一次的逃离,恨意让他抓起男人另一只手腕,刚刚施力,便听到男人一声低哑的闷哼,像是承受不住这样的疼般软在了他的怀中。

黑发恶魔整个僵住了,双眼瞪得跟铜铃般大。

他……

他居然……

他居然自己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天!这个被自己折磨得就算再惨,再疼也想推开他毫不屈服的男人,这个就算被自己扣着腰侵犯得几乎昏迷也想爬开的男人,居然……居然自己偎在了他的怀中……

他不是在做梦吧?!!!!!!!

毁卡的心跳顿时上升到了原来的两倍,脑子里已经除了被傲哲天外没有别的任何东西,假如此时傲哲天抬头看的话,会发现这个向来脸色青白得如同吸血鬼般的清魅恶魔——居然脸红了。

而且还是红得直冒烟的那种。

像一个被初恋情人献吻的羞涩小男生……整一个呆蠢的摸样。

而另一边的情况,由于毁卡神识的不稳跟亡夜强烈的怒气所致,四个影傀儡已经被干掉了一个。挂着伤痕的红发男人像一个暴虐且接近发狂边缘的血修罗,刀刀狠烈,刀刀阴毒,血色的斗气将周围的山石给刮上了无数深而大的伤痕。

傲哲天软在恶魔怀中的摸样让男人的理智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但是即便是愤怒成这样,依然有一丝理智警告着他不要轻举妄动。

而另一边在跟恶魔对岐的斐也因为看到同样的情况而有些躁动,因此还遭到了绝命幽怨的嘲讽:”怎么,一个奴隶而已,居然那么在意?就不怕分心而被我收了命?”

“他还不值得我分心!关心你自己吧!”不爽的冷讽回去,斐看起来很是不悦。

“哼哼,嘴真硬……真不知道一个到处可见的奴隶有什么让你们分心的……是床上功夫太好了?”绝命幽怨边嘲讽着,边用魔法跟斐对打,眼角的余光突然看了让他心跳差点停止的一幕……

“不!!!!那个该死的人类!!!!”狂暴的怒吼伴随着远处毁卡凄厉的惨叫贯彻天地,顿时整个大地都如同被冲击般震了几震。

面色惨白的恶魔不可置信的睁大着双眼,直楞楞的看着自己怀中冷若冰霜的男人。在他的胸口处,一只修长的手硬生生的穿了过去,伤口处涌出的紫色鲜血如流水般喷溅了出来,洒了两人满满一身。

毁卡的双眼轻轻的颤动着,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被这个男人刺伤的事实……

事情是那样的突然,导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还没有被他折断的左手突然带起一道白光迅速而凶狠的朝他胸膛穿了过去……

从他心脏的位置……

好疼……

从来没有那么疼过……

白光像是不属于任何魔法元素的异空能量,在他神识内形成了数个疯狂旋转的能量团,将他的灵体本源破坏的支离破碎,且连丝毫抵挡的余力都没有。虽然他目前只是自己原来身体百分之二十的能力,他不知道男人为何会突然有了这样的能力,也不知道为何这能力如此怪异,唯一知道的是……

这个男人……

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

毫不犹豫的……

要杀了他……

毁卡感到自己的灵体正以极快的速度在消逝着,他对很可能就这样被一个人类杀掉的事实强烈的感到愤怒跟不甘,所以他乘自己还有行动能力的时候举起了右手,尖锐的黑指甲闪过一瞬阴寒的冷光,只要他想,那么指甲上的毒素足够让这个伤害自己的男人死一百次……

只要往这个蜜色的脖子轻轻一划……就什么都结束了……

可举起的右手却怎么也无法朝男人挥去,只能发颤的僵在半空中,不断的伸收自己的手指,如同他内心挣扎的写照。

他下不了手……

只觉得心口好痛……好痛……

像被人狠狠的踩着…

无法想象男人被自己杀死后再也没有呼吸的样子,他甚至连想都不敢想,且觉得这样的自己陌生而可笑。

其实从来都没打算真的杀了他的……

虽然对他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将手刺穿恶魔心脏的傲哲天本想立刻将手收回,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手好像被锁住般无法抽出,接着,恶魔举起了手,金色的瞳孔布满了强烈的恨意,他不怀疑对方想将他碎尸万段,可接下来那只举起的手却迟迟没有行动,只是发颤的僵在了半空中。

那双金色的双眼也变的如同要哭般,看起来那样的悲伤。

那个眼神,竟异常的像小寒。

让他整个人都被深深震撼着,接着,恶魔的手还是朝他伸了过来,只是目标并不是他的脖子,而是转为握住他的手腕,将他的手从他的体内拔了出来。紫色的血再次涌了出来,他不了解为什么恶魔会有那么多的血,也无法了解恶魔……也会有眼泪……

是的,这个残暴的恶魔……竟然流泪了……

跟普通人一样,是透明的眼泪,滴在他的手上,竟有些发烫。

他觉得心有点乱。

恶魔的眼神好像包含了很多想说的话,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仰起了一抹淡淡苦涩的笑容,再也支撑不住的往后倒了下去,黑色的发丝随之轻轻的扬起。

一切都如同慢镜头一般。

他居然觉得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只是本能的伸手去拉,可一抹苍紫色的身影已带起凄厉的清啸朝他猛冲了过来,转眼便到了面前,黑杖带起鬼啸直朝他的胸口捅去。

但被同样迅速的白色跟红色的身影给挡了下来。傲哲天只觉得腰部一紧,眼前一片红色,接着便发现自己被亡夜打横抱了起来,猛的后退了一大段距离。而斐,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用白玉的魔杖抵着刚才原本要刺伤自己的黑杖。

“吾。要。汝。死。”赶来的恶魔用一种恐怖到了极点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傲哲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