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1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不到自己最爱的主人……

他遗憾的死去了……

彻底的消失了……

或许上天突然有了一点点怜悯,在他消失的前一秒,他的双眼竟落下了泪滴,那颗晶莹的泪水在空中化为了一颗淡蓝色的宝石,落到了傲哲天的手里……

傲哲天呆呆的看着手中冰凉的晶体,眼泪依旧不断的落下……滴在了晶体上。

那是小寒唯一存在过的证明,也是他唯一留给傲哲天的东西……

单手摀住双眼,男人有压抑的抽泣着,那微弱的几乎不可闻的哭泣声,依旧能听出男人最深的悲哀。他觉得小寒太傻了……为了自己而死……太傻了……

自己根本不值得他那样做……

但是男人并没有时间哀伤太久,不速之客出现了。

一个身穿粗布衣面容猥琐粗陋的中年壮汉就站在离他不远处,贪婪的看着傲哲天手中的宝石,抢夺之意直接刻在了脸上。

“嘿嘿,拿来!不然老子要你死!”大步的走过来,壮汉一脚踩到了傲哲天的肩膀上,将他整个人固定在墙边,然后弯腰伸手郎当的在他面前摇晃着,一副等着对方乖乖送上来的摸样,”操!听到没有!大爷叫你拿来!”中年壮汉平常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凌辱一些比自己弱的人,往往将对方折磨得像孙子一样求饶他才觉得畅快。

“滚!”傲哲天抬眼冷冷的回视,那凌驾于一般人之上的冷傲气势让壮汉突然有点胆怯,他有些畏惧的收回了脚,但是这个向来横行霸道惯了的汉子突然觉得受到了侮辱,妈的!他凭什么害怕一个连动都吃力的男人!见鬼的!那颗宝石不知道是什么神灵化成的,他在旁边看了好久了!肯定很值钱!说什么也要抢了!

于是他一把掌朝傲哲天的脸重重的打了过去,然后抓起他的头发大声的怒骂道:”操!你居然敢这样跟老子说话!活不耐烦了吗!东西给我!”

傲哲天仰着头冷冷的看着他,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一字一句的说:”滚!不要让我重复……不然我发誓,你活不到第二天……”

壮汉听到他怎么说,不知怎么真有点害怕,尤其是看到傲哲天那含着冰冷杀意的双眼,但是他转念一想自己打了这个男人一个耳光,他居然不反抗,看来不是什么硬角色,没什么好怕的!,于是他更嚣张的再打了男人一耳光,然后边骂边伸手去抢他手里的宝石。

不管怎么样,他觉得有点不妙,总之快抢了宝石就离开吧。

但是那个黑发的男人却死都不肯放手,任他怎么抢,怎么打都不放手,挣扎中,傲哲天被推到在了草地上,裹着身子的米色毯子凌乱的散了开来,布满伤痕的蜜色皮肤暴露在了空气中,顿时情欲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壮汉突然楞了……猥琐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傲哲天的躯体,那线条流畅的肌肉跟紧实腰身半裹在米色的毯子中,看起来分外的涩情,尤其是他从毯子下露出的大腿……笔直而修长,让人想用力的抓住掰开……

在看看他凌厉而有些发红的双眼,除性感……他找不到别的形容词。

吞了吞口水,壮汉觉得身体开始发热……尤其是小腹,竟有些发疼……

好想狠狠的操这个男人……

傲哲天惊讶的看着眼前露出淫猥笑容的壮汉,气得混身发抖,但是他的身体却动弹不得……

不……该死的!

壮汉裂嘴一笑,露出了一排发黄的牙齿,然后猥琐的说道:”嘿嘿……来……让大爷我好好疼你,侍侯老子我高兴了,就不抢你宝石了……”说完,他伸手扯开傲哲天裹身的毯子,按住他的双手低头就想舔上去……

一阵强烈而发酸的男人汗臭传来,傲哲天绝望得几乎想死掉……

但是男人的舌头还没碰到他布满吻痕的皮肤,头已经被身后的某个力量固定住,两只尖锐的血色指甲狠狠的插入他的双眼,然后将他用力的往后一拽,直接摔到了旁边的山石上,接着,傲哲天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如同战神般英武而狂嚣的高挺男人,一头血色发丝在空中纷乱的狂舞,耀眼而刺人。

那张脸……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俊美得无一丝瑕疵。

“亡夜……”傲哲天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无意识的叫出了一个名字,一个突然出现在脑海中却连他自己都没听过的名字──冥王真正的名字。

红发男人顿时傻在了当场,双眼直直的看着傲哲天,他感觉自己的脑中一片混乱,无数个熟悉又陌生的影像在脑子中飞快的闪过,好像有什么要想起来,却又头疼得几乎炸裂。

刚才的闪过的影像中,有一个血肉模糊的画面让他浑身冷汗直冒,整个心都恐惧得发凉。用力甩了甩头,他走上前一把将那个连站起来都不能的男人抱在了怀里。

紧紧的……

于是那些让他心凉的恐惧消失了大半。

傲哲天一时无法反映过来,只觉得画面突然一红,无数血色发丝飘动,接着一阵熟悉而温和的男性气息传来,最后被抱进了一个火热的怀中,有种被烫伤的错觉。

皱眉,冥王的出现他是很高兴,但前提是他别如此紧的抱着自己,会窒息。

“你怎么会在这里?”受不了的将人推开,傲哲天的声音有些疲惫的暗哑,他的手,依然紧紧的抓着某个淡蓝色的晶体。

冥王—─亡夜无辜的看着他,看起来有些屈怨。他早上醒来,发现那个人不在身边,急得魂都散了一半,却又不能方便的行动。他很生气,那个人怎么敢离开他,但是更多的是担心,担心那个人被谁抓到,然后受到伤害。内心的不安跟焦躁将他逼到了发狂的边缘,竟催动了在他体内的勾魂石,让它能跟自己的神识进行沟通。然后他利用这点,强行吸纳勾魂石里的能量,丝毫不理会自己这时候的神识是否承受得住,也不去过渡那些在石头里变质了的能量。

只是拼了命的吸取,猎夺。

硬生生的吸收了自己原本近三成的能量。

恢复三成能力的他发疯的在附近找寻那个人的身影,直到在一个隐秘的树林中发现了让他狂怒的一幕,一个猥琐的男人正撕开那个人的毯子并企图施爆。

找死!!!

后来便发生了先前的一幕。

有些心疼的想替傲哲天擦掉嘴角的血,但是被他一摆手拒绝,只好看着他动作吃力但粗鲁的将血迹抹掉。直到亡夜的视线定在了傲哲天胸口的某处上,那昨天还不曾出现过的红色淤痕。

以及他身上一股最纯粹的恶魔气息……

……

情欲而血腥的气息……

而这个情景却触动了某段他所忘记的记忆……

傲哲天看着亡夜迅速降温的双眼,竟觉得有些发寒。那双原本温和而深情的红瞳看起来冰冷得可怕,却又蕴藏着翻腾的怒火,且在不断的扭曲跟躁动着。

“呜!”猛的被抓住头发并被强迫抬起头,傲哲天惊楞的看着突然对自己动粗的红发男人,一时无法反应过来为何会这样,而那张完美的脸蛋更是在视线范围内不断的放大,直到自己能感受到对方沉重的气息,而身体早也被牢牢的囚禁在对方的怀中无法动弹。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痕迹?”红发的男人再度开口说话了。低沉,磁雅,而阴森。他的手指,更是冰冷而用力的划过傲哲天身体上的痕迹,像是恨不得抓破那些痕迹让它们变成自己的伤痕。

“放手!”傲哲天无法忍受这个男人用这样的态度跟语气对自己说话。天知道这个男人受了什么刺激,居然开口说话,还对自己发神经!

“你将我抛弃在野外……却跑去跟别人做这种骯脏的事情?”修长的手指,无声息的滑入男人的双脚间,在男人惊怒的目光中硬刺进了他的体内,粗暴的动作再度弄伤了男人本就受伤的躯体。

“滚!!放开我!……呜……”好疼……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样!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刺疼了他的心口,恨得双眼怒红。

面无表情的将手指撤出,亡夜看着自己手指上的***跟血迹,脸色更阴郁了几分。甚至有一丝隐晦的杀气渗出。而他的脑中,一段记忆正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神经,击溃着他仅存的理智。

“贱人……你难道忘了我曾警告过你不准你再接近那个男人吗?你不会蠢到以为他喜欢你吧?你有什么可吸引人的地方?……别笑死人了……贱也要有个限度,你还看不出来他是在利用你吗?……你……精灵皇……”冥界之王此时早已没有了先前温和的摸样,如同地狱中凌驾在一切黑暗之上的王者,血腥的魔息嚣狂的散发了出来,令人打从心底觉得发寒。

但是傲哲天好像并没有感受到王者足以令一般人类崩溃的气焰,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双眼的情感却在一点点褪去。

脑子里开始听不清楚他之后说的话,只隐约听到精灵皇三个字。

他不了解亡夜在说什么,也知道这个人的精神本来就有些混乱,只是依然被他的话给深深刺伤了。甚至,在自己内心深处还有另一个灵魂因此而哭泣,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灵魂,却让他感受到了最深的悲怆和绝望,那个灵魂好像有他自己的过去,而这个过去可能跟亡夜所说的事情有很大的关系,所以,那个灵魂受伤了。

一直大叫着让他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那些属于另一个灵魂的情绪也一丝丝的渲染自己的情绪。

让他难受的同时也异常的烦躁起来。

凭什么他要任这些男人折辱?凭什么要一直处在弱势的位置,被他们任意的控制跟践踏,

就像一个没丝毫人权的畜生,任主人随打随骂,连反抗都没资格。

如同现在,这个唯一信任的男人,在自己遭遇到暴行后却用这些该死的话来侮辱自己。

够了!他受够了!!!!!

就因为没有力量!?所以他就要活该受到这份侮辱吗!

就要任人宰割?连小寒也保护不了!

只有力量,才是绝对的!

强烈的怒火跟怨恨不断的升腾,傲哲天体内那原本死寂般的灵识竟开始也躁动起来,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阴冷的力量像是从死水中苏醒过来一般,轻盈的顺着自己的血管,神经所流转起来,然后传递到全身的骨胳跟肌肉上,一阵舒适的清凉。接着,这股阴冷的能量却突然变得发烫起来,如同火一般焚烧着自己的身体。

“呜……”那个能量越来越热,如一团火焰猛的在体内轰炸开来,顿时傲哲天痛苦得几乎要死掉般,他觉得自己的内脏正在被焚烧……撕扯……

这样下会死吧……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掉?

呵……有所谓吗?

隐约好像听到亡夜在慌张的喊着什么……但是根本听不清楚。而全身的水份好像要舍弃自己而去般不断的从每一个毛孔中涌出,不一会儿又会被自己高热的体温所蒸发,顿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