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19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店建在这个小地方,但是她旅店的档次绝对不比那些大城市的差,环境好不说,那房间更是既典雅又干净还很……

一个手势让老板娘闭了嘴,斐静静地站在长廊上,若有所思地环视周围……

就在刚才,他突然觉得心口一紧,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突然涌了上来。

总觉得有一个人在痛苦地向他求救……

也只有那么一瞬……微弱得几乎让人以为是幻觉……

谨慎起见,他还是用神念探索了下周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是幻觉吗?

“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客人来过吗?”低声问老板娘,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同样也没发现异常。

“回客人……最近没什么特别的客人来过……啊,不过刚才我倒觉得某人的行为很反常。”想了想,虽然收了对方的金币,但是斐的来头太大了,老板娘可不敢隐瞒,在看到对方询问的目光时,便交代了傲哲天来过的事情,只是,她搞错了名字:”刚才小罗尔北不知道搞什么,丢给我几个金币,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他来过,然后问我后门的位置便往那边去了……看他那个样子啊~~我想啊……肯定是惹什么什么仇家了……一定是,不然他那里来的那么多金币……那个成天知道崇拜恶魔的家伙。”不过有个疑惑老板娘没说出来,因为她觉得没什么必要。就是小罗尔北本来不是知道她后门的位置么?为什么还问她一次,年纪轻轻就记性不好。哎……

“小罗尔北?具体点。”隐约觉得不对,斐觉得问清楚点比较好。

“小罗尔北是我们镇里的一个少年,从小就出生在这里,他性格比较怪异,不太爱理人,但是也不是什么坏孩子,那个……尊贵的先生,他没得罪你吧?”小心翼翼的询问。

“你是说他从小就在这里?”

“是啊,我看着他长大的,多俊美的一个孩子啊……他本性不坏的。”

“嗯,没什么事情了。”看来不是他……

再看了看周围,斐并没有停留的从那扇门前走过……他是偶然路过这里,在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寻找傲哲天跟冥王的同时,他也感到非常的疲倦,在路过此地的时候觉得环境还不错,所以决定下来休息一阵子。毕竟异空变的是属于没有规律的空间转移魔法。而要寻找一个不知道出现在何处的人短期内是很困难的。

不过有些意外的是在这里竟看到了很多灰头发的,没有被奴役的人,不过都没所谓,他现在对那些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想找到那个可恶的男人。

在斐离开的同时,那间灰暗的房间内,被恶魔压在身下的傲哲天终究没有发出声音来。他空洞的双眼有些绝望而悲怆。

对于可能有的转机,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他凭什么叫外面那个人……而那个人,又凭什么救自己?

而且,对于自己竟想向那个同样伤害过自己的人求救,他感到非常的可笑。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有这样的念头……

虽然最大的原因是,他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

“怎么……你不求救吗?”头在不断的嗡嗡作响,隐约好像听到恶魔充满嘲讽的询问,那在自己体内的手指更是恶意的动了几下,接着一张有些妩媚的俊脸凑到了眼前,鼻间还能闻到恶魔身上特有的,类似于蔷薇般的香味……

他不知道要回答什么,也不想回答什么,只是双眼空洞的望着那那黑暗中的恶魔,无声的沉默。

但他的举动却不知道为何激怒了恶魔,那张漂亮得不似凡人的脸蛋瞬间阴沉了下去,就连周围的空气也不由得发冷。接着他感觉一直在自己体内肆虐的手指撤出,一根手指更粗更热的物体狠狠的撞击了进来。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疼顿时让他连呼吸也差点停止,男人感觉自己的下身像是被人活生生撕开了一般,眼前一片血雾。

重击后,那黑色的性器先是缓缓的退出,然后再凶狠的刺入,反复的,毫不留情的将那脆弱的内壁硬生生的磨破,顿时不断的有红色液体从两人交和的地方流出,落下点点残红。

“啊……”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不受控制的随着恶魔激烈的撞击而摇晃,连同结实的桌子都有些不堪其扰的发出吱哑的抗议声。压抑不住的呻吟不时从齿缝低低泄出,被撕疼的同时,更有一种魔气在不断侵犯自己的灵体。

痛苦跟屈辱让他想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可是他的双脚却被拉的更开,侵犯着自己的恶魔一边激烈的动作着,一边狠狠的咬着他的双唇,那血红色的舌头更是乘着他吃疼的空隙探入了他的口腔,不断的舔弄着他的舌头跟内壁。

“呜……不要……”被吻得无法呼吸的男人发出了破碎的哽咽声,相对起被弓虽。暴,他更无法忍受接吻。但是几乎每一个侵犯他的男人,都不由地做出他最无法忍受的行为。

本该只属于情人间的行为。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毁卡的呼吸也开始不稳起来,他享受着侵犯男人的快感,兴奋得连指尖都有些发颤。一种浓浓的满足感充裕着自己的全身,好像只要抱着这个男人,他才不会觉得空虚,才不会觉得焦躁。他就在自己的怀里,谁也夺不走。只是他的表情却跟他有些失控的行为背道而驰,依然是冷漠的,高傲的看着那被自己折磨得伤痕累累的男人。

其实,毁卡也不可能真会给傲哲天选择的机会,他之前早就在房间的周围布上了魔族的暗之结界,是一种除了他外没人会发现的结界,完全隔断了里面于外面的一切联系。他故意这样说无非是为了让傲哲天死心,同时达到打击他的目的。在他看来,以这个男人的性格断然是不会向人求救的,即使是那个红发男人。

“你有机会……可以逃开的……可你放弃了……而且,你觉得,他可能会救你吗?你有这个价值吗?……对他来说……你除了被利用,还有什么其他的用处吗?”

他的话让男人的双眼一阵发灰,对方怔怔的看着他,那一刻恶魔以为男人会哭……

可是男人没有,他只是再次闭上了那双夜色般的双眼……默默地承受着加附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嘴角甚至还浮现了一抹不可察觉的苦笑。

男人突然觉得,这样的情景好熟悉…他的脑海中好像突然多了一段破碎的记忆……好像曾经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是这样……一个侵犯着自己的男人用最恶毒的话告诉他,他对那个人而言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算……

他除了那点利用的价值……

就跟废物一样……

没有人需要……

头好疼……他无法记起他们的摸样,但是却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心碎……

抗拒!他不想记起任何东西!

*****

在一旁原本慌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小山灵在看到傲哲天被进入的瞬间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的双眼平静无波的看着自己最深爱的主人被侵犯着,尤其是在看到主人痛苦的摸样时,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闭上了双眼……

渐渐的,他的身体竟像有一团火从内向外燃烧。

被恶魔蹂躏得几乎失去了意识的傲哲天发现了小山灵的异常,脑子混乱的他先是呆怔了几秒,一时间大脑无法对此做出任何判断,接着,小山灵的眼神让他觉得心口发凉。

……

不……

他想干什么……

像是意识到什么,男人突然发狠的推拒着身上的恶魔,他想要阻止什么,但抗拒的举动却让恶魔极度不悦,攻击得更为凶狠。

透过恶魔的肩膀,疼得几乎掉泪的傲哲天看着双眼露出死寂之色的山灵,他突然深深的意识到……小山灵会死……他不懂魔法,但是他依然能感觉得出,小山灵正在燃烧一种对他自身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关乎于性命的东西。

但是他无论如何试着跟小山灵沟通,都只能在脑子中接触到一种情绪。

绝望的情绪……

接着,他看到小山灵的眉心处,一道隐晦而尖锐的光芒满满透出,让原本因为情欲而荒淫的空气顿时冷凝了下来。同时也发现不对的毁卡停下了动作,但情欲跟醉意让他并没有太多的清醒,只是隐隐觉得杀意弥漫,还没来得急做出反应,那道隐晦的光芒便猛的刺入他的眉心!

轰!

毁卡的神识被这道灰蓝色的光芒所冻结,并且不断的想要在他的体内破坏什么,急速而狂乱的的串动。而他的身子更是像被突然抽离了灵魂般猛的一震,便软倒了下来。

“……他死了?”吃力的撑起身子,傲哲天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吾无法杀他。”身体仍然在燃烧的小山灵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毁卡。”吾只是冲击了他的神识,他醒来后会短暂的无法记起刚才的事情。”说完,小山灵滚圆的身体突然蓝火更盛,整个身形已经模糊不清,渐渐的,那些蓝火越来越浓郁,并开始逐渐成型,变成一个赤裸的十六七岁少年。

“小寒……你怎么了?“傲哲天只觉得强烈的不安,为什么他觉得他在燃烧自己……

但是他并没有得到回答,这个看起来异常稳重的蓝色长发少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身上的火焰还在燃烧,几乎模糊了傲哲天的整个视线,可他依然能看出那小山灵那一眼中蕴涵着的深深无奈。轻轻的摇了摇头,少年蹲下将毁卡的衣服整理好,并将他弄到床上做出睡眠的假象。然后在转身在柜子里找出一张米白色的毛毯。

“小寒……”傲哲天看着少年拿着毛毯向他走来,他想起身,但是却无法使出足够的力气,下身更是疼得他浑身发颤,直到一张有着暖阳气息的毯子将他冰冷的身体整个裹住。

小山灵看着傲哲天惨白的脸蛋,蓝色的眼睛有些湿润,他深吸了一口气后便将他牢牢的抱住。但是身上依然在燃烧的蓝色火焰并没有丝毫的伤害怀中的人。

“我没事……别哭……”感觉到少年的颤抖,傲哲天叹了一口气。”先离开这里。”

趁那个恶魔还没有醒来前离开两人才有活路。等到了外面再好好问小寒的身体状况,希望不要有什么事情才好……

可是内心的不安却丝毫没有减少……

点点头,小山灵将傲哲天打横抱起,然后朝门走去,但是就在快靠近门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然后一个让傲哲天绝望的声音响起。

“毁卡,醒了吗?我有个重要的事情跟你说。”门外那幽暗而低沉的声音竟然是恶魔的哥哥——绝命幽怨(为啥突然就出现名字了?)!

屋内的两人顿时脸色发青。

在门外等了片刻,依然得不到回应的绝命幽怨皱眉,再次敲门:”毁卡?”要不是弟弟很注重个人空间,他早直接开门进去了。

依然一片死寂……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神色有些焦虑的绝命幽怨直接推开了门。

屋子中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向来不喜欢开窗的毁卡竟然开着窗,米白色的窗帘还被风轻轻的吹扬,地上还凌乱的摆着几个酒瓶,而屋子正中的床上,那个任性的弟弟正睡得很香,看起来并无大碍。

看来他又喝醉了,难怪叫了没反应。

绝命幽怨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