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14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他而受的……

世界上竟有人愿意这样为他,傲哲天的内心深处,有一些因为近段时间的遭遇而冰冷的东西,渐渐融化了。

亲了亲他的脸表示安慰,冥王的犀利的双眼溢满着温柔,丝毫没有刚才的杀气。突然,他转头看向远处那快准备完成的魔法,正思索着如何应对,意外出现了……

那几个准备大型魔法的魔法师突然被两刀红色的刀光分离,身首两地。又几道刀光闪过,无数战士的肢体被分离,血雾满天。

傲哲天跟冥王都有些惊讶的看着远处意外出现的情况。

是帮手吗?还是?

随着两道刀光的逼近,两个修长的身影在杂乱的战士中出现了。很快的,傲哲天认出了他们,竟是当初带着自己去寒泉洗澡的两个侍卫长!他们的身后也跟着数十个战士,虽然战斗力没有他们强,但是也比一般的战士来得强悍。

由己方的战士控制着局面,两个侍卫长停下了动作,无比激动的看着冥王,猛的跪在了他的跟前。

“吾王!我们终于再见到您了!”两人话音落的同时,耳朵变尖了,长发也变成了暗红色,虽然没有冥王红得那样邪魅,但是也很明显的跟冥王属于同一种族,冥族。

“是你们……”傲哲天双眼复杂的看着两人。而冥王对眼前的两个人没什么反应,像是在看两个陌生人,更不了解他们的举动,于是他干脆转头只看傲哲天好了。

“吾后,请原谅,当初的事情我们并不是有意冒犯……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你是吾王的人。”两个年轻清秀的男人很是惭愧的低下了头,同时他们也了解冥王的情况,所以对冥王的反应见怪不怪。

“闭嘴!谁准你们乱叫的!”吾后?见鬼的称呼!傲哲天气得直想抽人,当他是女人么!

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的寒冰山突然崩塌,发出了震天的巨响,乱石四溅。

“糟了,他们肯定就要出来了!请让吾王服下这个羽化丸,这样才能逃走!快,晚了就来不急了!”其中一个较高的男人连忙从怀里拿出一颗散发着异香的红色药丸递给傲哲天。脸上满是焦虑之色。”这颗药能让吾王张出翅膀,且飞行的速度极快,我们准备了很多年,等的就是这一刻!”

皱着眉看了两人恳切的脸色,确实看不出虚假之意,再看了一眼身后隐动的山石,傲哲天决定赌一把,伸手拿过药递给冥王,冥王立刻没有丝毫犹豫的吞下。

“轰咚!”一块巨大的山石猛的砸在他们身旁的不远处!数百米外的冰殿上,四个狼狈的身影从寒冰山崩塌处串了出来,顿时几道狠利的视线直接锁住了傲哲天。

恐惧!极度的恐惧!

傲哲天的脸色顿时惨白。

“傲哲天,你死定了!”斐阴狠的看着远处的傲哲天,双眼激射出恐怖的寒光。脑中不断的在想抓到了这个男人后将怎样惩罚才能解恨。他刚才就真的差点死在里面了!太狠了!那个该死的山灵真是好样的!见异思迁!居然不惜耗尽了最后一丝生命力想要杀掉他们,亏他还养它那么多年!

“哼哼哼……”毁卡眼里的恨意同样不低,脑中的画面更是残酷不堪。

“糟了!他们想要逃!”当看到冥王背后刷的长出两张长至数米的巨大红翼后,绝命幽怨身上的黑雾猛的一震,两张血色的飞翼也猛的从身后长出,撕破的黑衣满随着羽毛撒满了空中。

“哼!居然敢逃!”看着远处两人远去的身影,斐口哨一声,银色的巨龙突然出现在四人的上空,速度堪称绝快。

“追!”毁卡的双翼一展,便猛的朝远处逃逸的身影冲去!傲哲天!你最好祈祷不要让我抓到!不然你会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暂时休战的四人都飞上了天空,朝着一致的目标疾追了去!

残月下,在高耸幽暗的峻岭间,一抹暗红色的身影疾速地飞驰,如同鬼魅般留下点点残像。

细看,那抹飞翔在黑暗中依然能发出光芒的的暗红原来是一个人,一个有着血色长发,只能用绝对完美来形容的俊挺男人。从他背后伸展开来的巨大黑色羽翼让他得以在空中凌驾着风,优美而有迅速的飞翔着。

再仔细看,会发现红发的男人怀中,还紧紧的抱着另一个黑发蓝眼的东方男子,飞翔让那人被迎面来的风吹乱了一头如夜色般惑人的发丝。比起红发男人嚣狂而张扬的长相,黑发男人显得内敛沉稳许多,俊美的脸蛋有些虚弱的苍白,却气势同样不减,隐隐的野性无意中从他冰蓝色的双眼显现,低垂的眼帘让他又显得有些孤傲跟隐忍。

东方男子身上裹着一件披风,但是依然能从被风吹乱的披风下看到他被撕烂得无法遮体的黑色衣服,蜜色的躯体上满是情欲的虐痕,隐约能看出他不久前才狠狠地被摧残过。

突然,他抬起了头,透过红发男人的肩膀向后看去,脸色一变,沙哑地说:”他们追来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有些绝望,但是更多的是冰冷。

顺着男子的视线看去,约数公里外,在残月冰冷的银辉下,一只身上散发着朦胧白芒的银色的飞龙紧追不舍,它金色的瞳孔紧紧地盯着逃逸的猎物,一声高昂而清越的龙吟贯彻天际,浓浓的杀机顿时铺天盖地地袭来。

白色巨龙的身上,稳稳地站着两名美丽得不似凡人的白发男子,不同于红发男人有些魔性的气质,这两名男子,浑身上下都显得尊贵而神圣,如同落下凡间的光之天使,但是,从他们紧盯着东方男子的目光,却可以看到比任何人都残忍而暴虐的煞气。

巨龙的略前方,飞翔着两个黑色的人影,但没有没显现出人形来,而是一团浓得无法化开的黑色浓雾,上面缠绕着无数来自地狱的怨魂,阴森而恐怖。同样的,他们也都张开了自己血色的飞翼,像巨大的蝙蝠翅膀,隐隐无数血光闪过。而他们的目标,无疑也是是那名被抱着的东方男子。

原本寂静而安详的山林,就这样被打破了平静的局面。

***

翱翔中,红发的回头看了一眼逐渐逼近的四人,血色双眼闪过一丝怨恨。

“你把我丢下去吧,抱着一个人,你根本飞不快。”傲哲天刚毅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很是平淡的说道。与其两个都被抓,还不如死一个人,反正下场都是死。

他真的有些累了。

冥王低头看着同样注视着他的傲哲天,淡淡的苦笑,摇头,温和而坚定。

叹了口气,其实傲哲天也知道冥王不可能丢下他,虽然他不晓得前世跟这个人有什么渊源,但是这个男人看起来异常的重视他。但这样下去只会换来最坏的结果,两人都被抓,都被折磨死。

突然,冥王的双眼红芒连闪,俊美的脸上魔性血色细脉突现。在傲哲天惊异的目光中仰头一声高昂的清啸,顿时整个空间仿佛被狠狠的震动了一下。而他的背后,那两双黑翼的中间骤然鼓出两个突起,紧接着是肉体被撕裂的声音,一双红色的翅膀竟硬生生撑破他的皮肤,带着紫色的血液伸展开来。

那一瞬间,冥王像被时间所冻结般,一切都变成了电影里的慢动作,血红色的发丝在月光下轻扬的飘动,无数晶莹的血珠如同静止一般在他周围缓慢的浮动,张开的四张翅膀嚣狂的伸展着,而这一停滞也只是一瞬,下一秒,冥王猛的朝前飞驰而去,速度竟是原来的三倍,顿时的拉开了敌我的距离。

但这一切并没有让傲哲天感到喜悦,因为他看到冥王的嘴角竟渗出了紫红色的血丝,整个脸看起来苍白的可怕。连同抱着他的双手都隐隐的发抖。

这个不会说话的王者,不惜耗损残存的生命本源,只为求得更快的速度让他们得以逃离身后那四个索命的恶魔。

风在耳边急速的呼啸而过,刮得人的脸生疼,而傲哲天却只觉得有些心疼。

“好你个该死的冥王!竟不惜耗掉生命本源!你既然都不怕死!那我也跟你拼了!”斐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直接割破手心,不顾翼的阻止,金色的血液从手心浮了上来,下一秒,那金色的液体便直接射到了银龙的额头上,顿时巨龙仿佛吃了兴奋剂一样,张嘴一口金色的龙息激喷了出来,速度顿时也加快了不少,竟再次有追上冥王的预兆!

这两个人,谁都别想逃!尤其是你!傲哲天!

而另一边,傲哲天看向紧追而至的巨龙,恨意布满了他的双眼。

他们,真要把人逼至绝境吗!

与其被他们抓去,还不如……

这个时候,情况突然发生了巨变,在冥王他们前面不到十米的地方,豪无征兆地突然出现一个奇异的紫色光团,上面是不属于任何魔法元素的能量体,猛地将靠近的冥王吸了进去,顿时周围电光大盛,一声震天的巨响,光团再次毫无预兆地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平静得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夜空,四个身材高挑的男子只差没气得吐血。

毁卡清秀而妩媚的脸蛋青了紫紫了白连连变换了好几种颜色,气得直哆嗦的他当场破口大骂:”妈的!有没有搞错!这种地方居然会出现异空变这个变态的东西!它不是已经绝迹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还挑老子追人的时候出现!!!!!啊啊啊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单手连挥几道黑色的魔法光束,丝毫不管会不会杀害到生灵的毁卡对着周围的山林就是一通发泄似的乱炸。顿时好几十座翠绿的山林被炸得粉碎。灾祸还直接殃及到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那些与世无争的淳朴村民在不知不觉中顿时化为了飞灰,魂飞魄散。

“异空变……居然会出现异空变……”斐也气到不行,隐隐又觉得有什么不对。

“异空变是什么?”站在一旁的翼歪着头问,他对这种知识向来不甚了解,有时间去读这类的书籍,还不如去泡美女来得自在。

不过可惜了……竟然让他们逃了。比起勾搭最美艳的少女,目前他对那个成熟的东方男人的兴趣似乎更大。

看到他,总有一种想狠狠凌辱的冲动……

让那个高傲而冷漠的奴隶他在自己身下痛苦,挣扎,然后无法忍受地哭泣,那将是一件多么让人愉快的事情啊……

“一种到了目前为止也无法解释的小型空间转移魔法。它会耗无预兆地出现在任何地方,将所有靠近它的生命体卷走,然后会在另一个地方释放出来,有可能就在附近,有可能在另一个国家甚至星球的另一面。目前也没人知道它形成的原因,但是,异空变已经上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对于哥哥诡异的眼神,斐有些纳闷,这个人,一定又在想什么变态的事情了。

“他们不在附近……”翼闭起眼睛释放着自己的精神力,外放的神识让他能感觉到附近十公里之内的所有一切,包括一只正在搬运食物的蚂蚁。

“……我知道。”稍微平静下来的毁卡冷笑,那是一种让人发寒的微笑:”我会抓到他的,他,逃不掉的……”

“那么,我们来看看,到底谁能先抓住他。”斐的脸上,同样露出了挑衅的笑容。

月光,更黯淡了,如同预示着一个人未来的命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