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13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的主人……”

“什么意思……你是谁?”傲哲天的眉头紧皱,他感觉到有一股外来的意识体侵入自己的识海里,而他无法抗拒但也不会觉得难受,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能跟周围的魔法元素开始沟通起来,那些原本完全感受不到的魔法元素正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顺着他的筋脉开始在体内不断的循环,涌动。

感觉很怪异……

“回主人,吾是这座寒冰山的灵体,这几万年来,吾一直在等能够跟吾的灵识合为一体的人,但是,一直都从未等到。吾非常的绝望,甚至快失去了自我的意识,陷入了深深的睡眠当中。”说到这里,那低沉而呆板的声音流露出一股浓浓的哀伤。”直到汝的血液将吾唤醒,并跟吾的灵识产生共鸣,从那一刻起,汝是吾唯一的主人。请跟吾签定主仆契约吧,我的一切将为你所用。”

“主人?我吗?”它说的血液应该是先前吐的那些,既然这个灵山有自己的意识,加上之前进来看到不少攻击的阵法,灵山本身的能力应该不弱:”你会攻击魔法吗?”

“是的,吾的主人。”灵体的语气听起来很乖。

“能杀那三个人吗?”

“很难,他们太强。”

“打伤他们并限制他们的行动?”

“应该可以。”

“我们签定契约。”

“好的,主人。”

一束银绿色的光芒闪过,傲哲天额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古文。

“现在,你尽全力给我伤了他们,如果很困难,就将他们困一起。这三个人本身就是敌对的,关在一起估计也很精彩。”在脑海吩咐完灵体,傲哲天便抬头看向那三个男人,勾起的嘴角含着一丝阴冷的杀意,复仇的机会他怎么会便宜放过。刚才跟灵体对话像是过了很长时间,但实际上也只是一瞬。

山灵体应了一声,便发动起最强的魔法杀阵。

斐看着周围瞬间浮现的古文,心里大感不妙。风寒冰山是一座沉睡了上万的灵山,但是它本身蕴涵了非常强大的灵力跟阵法,只要加以利用,在风寒冰山没有醒来的前提下,它不但是一个攻守皆备的灵山,也是一个囚禁强大生物的坚固牢笼。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十亿分之一的契合机率居然让这个黑发奴隶给撞上了。

这个男人不但跟山的灵体契合,还签定了主仆契约!一般跟这种高级灵体不是都签平等契约的吗!?

但情况已不容他多想,在场的那三人都反攻为守,无数由咒文跟寒冰组成的尖锐冰锥已出现在空中,三人被严密的包围在内,萧杀气焰顿生,只须一瞬,上万道冰锥便猛的刺向三人。

“毁卡你小心!”绝命幽怨对于自己弟弟尚未恢复的身体很是担心。

“哼!雕虫小技!”毁卡一声冷哼,他周身的黑色魂雾立刻将化为防身圆盾。三人的防御魔法都同时展开,一阵巨响,当周围的冰锥都被反馈化为粉末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竟被困在一个坚固的半圆的石窖里面,石壁上有无数符文涌动。斐双眼一冷,顿时发动攻击想击破石壁,但他所发出的攻击魔法在碰到那些符文的时候竟被吸收了进去,转为囚禁他们的魔法。

情况更是时时再变,在傲哲天连续的命令下,石壁里面再度长出无数尖锐并含着巨毒的冰锥,咒文突然变动,半圆性的石窖开始缩小,意图将三人抹杀在内。

“傲哲天你够狠的!”斐气得脸开始发绿。

“闭嘴!先破开这里再出去杀了他!”绝命幽怨不屑的冷哼,开始运用起黑暗魔法。

“哼!他是你可以杀的吗!”脾气其实不甚好的斐的语气比绝命幽怨更不屑,像在骂一条挡路的狗。那个人的下场,只能由他决定。

“杀他又怎么样?一个下贱的奴隶罢了!”脾气同样对弟弟以外的人很糟的绝命幽怨将攻击魔法转对向斐,对方亦不甘示弱的对崎着。

“都闭嘴!别擅自决定我的玩具下场!”毁卡不满的大吼,心里却记下了一个名字──傲哲天,很好,别让我抓到你,我发誓你会后悔这样对我。

“你们三个人慢慢待着吧,我走了。”不温不火的丢下一句话,傲哲天冷笑的拉起乖乖站在一边的冥王转身就朝大殿口走去,留下三个心里强烈不满并杀意过剩的男人。

石窖依然在缩小,并不断的吸收着攻击它的魔法力,内战的三人情况出现危机。

『主人,汝要走了吗?』山的灵体有些不舍的问道。

『嗯,不走难道等死吗?』

『吾又要一个人了,好寂寞……吾能来找汝吗?』它幽幽的低问,显得小心翼翼。

『你变得跟我一样小就可以。』傲哲天扬了扬眉,来找他?一座山来找他?荒谬。

『嗯。』它温顺的答应,显得有些高兴。定定的看着傲哲天跟冥王走出去了出去。

其实,山灵说要找傲哲天只是一个奢侈的愿望而已,它知道自己走不开,也活不长了。因为它所面对的是三个强大的敌人,如果不是对方轻敌,它也无法困住他们。一旦三人用最强的攻击魔法攻击石窖,那么跟石窖连为一体的它便会重伤,可即使是重伤,只要不死亡,已经下定决心的它就绝对不会放他们出来,那怕是用尽最后一丝生命,它也会为主人争取更多的时间以便平安的离开。

但是它并不为自己伤心,因为它总算找到能与自己沟通的人了。

而且那个人还允许自己去找他……对于寂寞得太久的山灵,这就是最大的欣慰。

****

一走出冰殿,傲哲天便感觉刚还充沛于自己体内的能量一下子抽空了。身子一晃眼看就要倒下,紧跟在一旁的红发男人连忙将他打横抱起,关切的看着他。

“我没事。”不太习惯被人这样抱着的傲哲天皱了皱眉,但是并没有挣扎,他知道自己目前虚弱得连路都无法走。

自己恢复成原来的状态大概是因为离开了冰殿,无法跟那些能量交流所造成的。

但是傲哲天那头过膝的黑色长发跟蓝色的眼睛并没有恢复成原来的摸样,这些是因为他本身无法完全承受山灵的能量冲击所造成的异变。

清澈的双眼凝视了他片刻,冥王低头温柔的吻了吻他的额头,傲哲天身子一僵,不悦的说:”快走,别耽误时间。”无论如何,他不习惯男人的亲近,因为他有很沉重的心理阴影。

“你想走那里去?奴隶,呵呵,居然还带着个痴情冥王啊,要私奔吗?”突然,两人不远处出现了大批的战士,在火炬摇摆不定的光芒下是一张张彪悍而冰冷的脸颊。而队伍最前面站着一个人,白衣白发,一副温文尔雅的俊美脸蛋,俨然就是斐的的哥哥──翼?缔修科。

傲哲天跟冥王的脸色顿时一沉。

“你还有心思消遣我?你弟弟在里面估计都快挂了,你不去救他?”傲哲天冷笑。心里却很担心翼会成为他们逃亡之路的绊脚石。他自己也知道山灵无法困住那三个人太久,而且他对斐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要是他将他送给那个暗魔神,那么他情愿死!

同样的,他也不愿意看到冥王出事。

“不可能,这个世界上能伤得了他的人不多。”翼并不相信傲哲天的说辞。他觉得可能是斐想玩弄那这两个人,故意放跑他们,然后再享受抓捕的乐趣,这种游戏他自己就经常玩。

“如果是两只上位暗魔神呢,你应该有听斐提过这件事情吧?”傲哲天的笑容隐隐有一抹残酷的味道。

翼脸上挂着的笑容消失,神念突然大张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果真发现残留的黑暗气息。当下翼也不再多话,直接对自己的亲卫队下达命令:”魔炎队跟我去神殿,其余的人留下,抓活的,只要不死,弄残也没关系。”

临走前他深深的看了冥王一眼,确定被勾魂石吸收掉能力的他实力并不强,才放心的冲向神殿。留下的军队应该能将他们生擒。何况他还要照顾一个连行动能力都没有的黑发奴隶。等解决完上面,他会好好的招待这个再次想逃跑的奴隶的。

“把我放下来吧,我没事。”傲哲天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蠢蠢欲动的战士,低声在冥王耳边嘱咐:”你尽情的杀,越疯狂越好,然后他们就会害怕,到时候逃走就相对容易一些了。”

冥王点点头,将傲哲天小心的放了下来。虽然他目前的状态只是凭着本能而行动,但是对于傲哲天所说的要求他都尽力去理解并努力办到。

转头看向那些在估量着自己能力的战士,冥王俊美的脸上无意识的出现了一个嗜血的笑容,血染般的长发随风狂乱的飞舞着,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让人毛骨悚然,整个心都不由得颤抖。只是傲哲天并没有看到,不然他会发现这个笑容竟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让他心寒。

血色的,长达两米多的长剑在他手里凝聚成型,在战士们惊惶的目光中猛的冲到他们前面一挥,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招式,瞬间爆长了近八米的剑卷走了数十人的命。

看着空中飞溅的血肉跟断肢,傲哲天皱着眉转过了头。这种过于血腥跟残忍的画面让他这个在二十一世纪和平年代生活惯了的人有些不适,虽然他也知道如果不杀他们,那些人就会杀自己。

血雨漫天中,被敌人鲜血染红的冥王就像天生为了杀戮而生的战神,狠而准的挥动着手里的长剑,嘴角挂着阴冷笑意的他如同鬼魅般幽雅而残忍,一个个脆弱而绝望的灵魂在他的刀下被毫不留情的撕成了碎片,凄厉惨嚎贯穿了整个天际,让因为杀戮而变得更为兴奋的血冥王更为嚣狂。

冥王确实失去了九成九的魔法力,但是他本身却是极其强悍的战士,强横的肉体以及精湛的战技让他在面对人类的战士时如鱼得水。当然,如果是颠峰时期的冥王,杀这些人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毕竟,在一百多年前,他曾经是这片大陆上所有人的噩梦。

几个闪身,又有数十条生命被分解,面对着这样恐怖的敌人,没有人可以不恐惧。

红发的男人强悍得如同无敌,尤其是被他那双血瞳盯着的时候,会让人恐惧得动弹不得,只能等自己的生命被利剑所卷走。

冥王固然强悍,但是他面对的敌人数量太多,且不远处,悠长而低沉的吟唱吸引了他的注意,数十个魔法师已经在准备大型的魔法,前面那些战士也不过是肉盾罢了。也就是这一分神,有一个翼个人直接专属的影刺客无声息的趁着混乱潜到了傲哲天身后。交叉的双刃闪着阴寒的刀光,刺客冰冷的双眼闪过一丝阴狠的杀意,刀锋一闪!

在刺客靠近时傲哲天就感觉到了,但他身体不容他做出任何闪避,一瞬间他本能的抓起短剑,转身反刺,有了同归于尽的觉悟。

他快,冥王比他更快。察觉到身后的杀气,本能的闪到傲哲天身旁抱着他一转,含着巨毒的刀刃便狠狠的刺穿了他的身体。刺客双眼一冷,抽出刀想再补刺,但已来不急了,冥王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脑袋,整个掐碎。

“冥王!”傲哲天连忙查着他的伤势,压抑不住的心乱。尤其是看到他胸口靠近心脏处不断涌出黑色血液的刀伤,更是脸色刷一下的苍白起来。

这是为他而受的伤……

标签:污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