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10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但是折磨远远没有结束,脸上带着邪恶笑意的魔神满意的舔了舔双唇后,将那修长结实的大腿往上一压,竟低头舔向那还有些红肿得可怜的密穴,这让男人惊恐得几乎当场跳了起来,挣扎的力度顿时大了不少,但很快被毁卡召唤出来的黑色傀儡牢牢的压制住。

比痛苦更难以忍受的屈辱让男人抓狂,可他身后的能量体完全尊崇主人的命令,修长的手的从他的腰际伸出并紧紧扣住他的大腿。

那狡猾的舌头淫亵的玩弄着穴口,然后竟开始探入那敏感的紧窒中,舔弄那柔软而发热的内壁,过度的刺激让男人不由得咽哽起来,像一个受伤的野兽痛苦而隐忍的呻吟着,那略带抽泣的低沉男声撂拔着毁卡强烈的欲火,让他有些失控。

“!!”突然,毁卡吃疼的低叫了一声,用手狠狠的一抹舌头,惊讶的看着手背上一些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金色液体。

楞了两秒,当他意识到这个是男人的***时,他几乎气炸了肺。可想而知这个正被自己折磨的男人就在不久前还刚被另一个男人侵犯过,而且对方还是他最讨厌的光明系!该死的!原本以为那些痕迹是女人留下的,想不到竟是男人的!

居然是男人的!

狂嚣的怒火让他背后黑色的羽翼大张,每一次缓慢而震撼的煽动都带动着无数血光闪过,金色的瞳孔直直的看向那个正被傀儡抓住的黑发男人,对方也同样惊恐的看着他,在毁卡的意识里,这个男人是他抓到的,所以这个男人是属于他的,别人就绝对不可以碰,即使是过去也不行。

“你为什么要让别人碰你?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将属于我的吗!”他用力的扣住男人的脖子,咬牙说着不可理喻的话,内心越发烦乱而暴躁。

男人吃惊的盯着他,心想这个恶魔疯了!

再也压制不住,他残暴的扣住男人的腰,毫去预兆的将黑色的欲望狠狠刺入对方的身体!

一切都失控了,原本的玩弄变成了彻底的摧残。

……

……

……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带着陈年腐朽气息的空气中弥漫着荒淫的气息,刻着精美花纹的石板上,不知道被反复侵犯了几次的男人已经连声音也无法发出。修长的双手被反剪在背后,汗湿的腰际被牢牢的扣住,被迫接受那让他痛不欲生的侵犯,随着一次次的撞击,他半跪着的膝盖早已被磨破了皮肉。古铜色的大腿上,血液跟***从不断的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滑落,伴随着魔神低沉的喘息声跟男人不时隐忍的闷哼声,一切都异样的淫秽。

对于这种类似于野兽交合的屈辱姿势,男人是打从心里面最痛恨的,即使已经不甚清醒的他,心里也在暗暗的发誓,只要他不死,总有一天,这样的屈辱,定十倍百倍的偿还!

一直在体内暴虐的凶器突然退了出来,以为终于结束了的男人被搂住腰换了一个面对面的姿势,再度被猖狂的进入。

痛苦,折磨,仿佛永无止境。

魔神抬起男人刀削般的下巴,对准那苍白而发颤的双唇就要吻了上去,但遭到的抗拒,男人侧过头,那双明明被眼泪侵红的黑色双眼却冰冷的看着他,像是在嘲讽,像是在不屑。

男人觉得,肉体侵犯也就罢了,接吻是恋人之间的行为,这样的情况下这样做简直是讽刺的可笑,不了解为什么这个恶魔要这么做,就连那个少年也是,难道是文化差异?

该死的文化差异。

但这样的抗拒,却遭来更粗暴的对待,毁卡固定住男人的后脑,猛的撕咬对方柔软的双唇,让它撕裂,让它流血,并很很的撬开对方紧闭的牙关,带着惩罚性质的咬住男人闪躲的舌头,贪婪的舔舐,吸吮,并更加凶残而无节奏的抽动着,换来男人若有若无的痛苦呻吟。

魔神非常的愤怒,对方居然敢抗拒,难道他还想着以前的男人吗?不可原谅!

这个人是他的东西!完全是他的!

可爆怒中的毁卡并没有发现,随着他一次比一次残暴的侵入,男人黑色瞳孔里的光彩也一次比一次暗淡,就连生命也渐渐的逝去。

他的身体,在发凉。

他的心跳,在放慢。

事实上,暗魔神的这样侵犯,对暗灵体而言,同样是致命的。虽然没有直接伤害肉体,但是在交合的过程中,那源源不断的负面情绪冲击,不但会造成暗灵体的精神崩溃,还会加速暗灵体的精神死亡。同时,强迫交合的过程中,即便魔神本身无意识的吸食,也会因为时间过长本源消耗过快而导致暗灵体死亡。

傲哲天的精神方面无疑是非常强韧的,这大概跟他小时候的遭遇有关,所以,他并没有因为精神冲击而崩溃,发疯。即便是意识不清,他也总能保持一丝清明。但是,即便精神上能保持不崩溃,不代表肉体同样,连续数小时的侵犯,他体内的暗系本源已经不剩多少了,生命只悬一线之间。

*****

瞪大着双眼,斐脸色铁青的看着眼前黑色的殿堂中上演的荒淫画面,怎么也没想到再次找到男人,竟是这样的情景。

昨天还在他身下的男人此刻被另一个青年抱着怀里不断的侵犯,蹂躏。对方在干着他昨天才才干过的事情,对着男人古铜色的肉体肆意的噬咬,舔舐,像是男人属于他一般。而那个男人,却自剩下极其微弱的气息,只需要再几分钟,他的呼吸就可能停止。

如果不是他感应到噬魂森林有异常的波动,凭着直觉寻觅到这里,怕这个男人就这样死掉了!开玩笑!

滔天的怒火疯狂的涌了上来,不断的翻腾着,叫嚣着,却让斐异常的冷静下来。

一只由紫色闪电组成的利刃悄无声息的出现,斐优美的双唇无声的念着隐晦而深奥的四重咒文,顿时,紫色的,纯由能量组成的利刃上缠绕着数百个歹毒至极的法咒,每一道法咒就能让一座小山炸得粉碎。他银白色的瞳孔突然一缩,利刃便瞬间消失,并重新在魔神的身后再次凝集成实体。

如果毁卡没有沉溺于情欲之中,他或许能反应过来并做出抵抗。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利刃直接破除了他身上数百道防御魔法,瞬间贯穿了他的心脏。

凄厉的惨叫贯彻天际,整个森林都摇晃了几下。

毁卡的维持生命的能量再大量的流失,他震惊的看着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白衣人,口中紫色的鲜血不断的涌了出来。被利刃刺穿的心脏如同火烙般让他连呼吸都感到无比困难。如果不是他在之前吸食了傲哲天大量的暗系本源,这一下,就定要收了他的命!

斐冰冷圣洁的脸上带着扭曲的杀意,紫色闪电再次出现,他打算补上一刀直接了结了青年的命,虽然他很想用比死还恐怖的方法折磨对方,但是他知道这里封印了两个恶魔,他必须乘另一个还没出现的时候解决掉一个麻烦。

突然,一个幽暗的连光都被吸入的黑洞猛的出现在殿堂的上空,虚弱得快死掉的毁卡被卷了进去,而在次同时斐也反应极快的将男人抢到了怀中。

黑雾中一双暗金色的双眼带着滔天的恨意直视斐。

“卑鄙的人类!你竟然敢偷袭神灵!你!死罪!”幽暗而阴森的男低音带着强烈怨恨从四面八方袭来,沉重得令人心头一震,几乎要将血都吐了出来。

“闭嘴!”斐如同实质的杀气丝毫也不比那在半空中的黑影逊色分毫。”你们,不该动我的东西!”

“废话少说,这个仇结下了!你,最好永远小心黑暗,因为有黑暗的地方,就有暗魔神的出现。”

“随时恭候。”冷冷的丢下一句话,斐抱起已经昏迷的男人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两个人都没有马上开战的意思,因为他们都分别要救治自己怀里危在旦夕的生命,只是心境不同。

毁卡的哥哥心疼的整个心都揪了起来,他耗尽自己的一切努力,不断的修补自己弟弟残破的生命。并深深的懊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不及时的出现,为了这个唯一的弟弟,即使要他付出生命,他也再所不惜。

而斐不同,他看向傲哲天的眼神越来越冷,即使是以前,也没有用如此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白玉般的手指对准他的心口,输了少许能吊住他命的生气本源,便将他当垃圾似的丢在了冰冷的地上。

傲哲天小时候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母亲的笑脸。

印象中,母亲总是一个人在脏乱屋子里毫不节制的酗酒,并且嘴里不断的诅咒那个抛弃了她的男人。

而他身上伤痕总是不断。母亲的一切怨恨都发泄到了他的身上,经常对还不甚懂事的他怒吼着,说都是他的错,不然那个男人也不会抛弃她!他根本就不应该出生!

其实傲哲天是母亲偷情的时候怀上的。可母亲一直以为他那个男人的骨肉,直到他的出生将一切都揭穿。

男人甩袖离去。

母亲失去了她唯一爱着的男人。

只有六岁的傲哲天并不理解为什么母亲总是打骂自己,为什么别的的母亲就如此的疼惜孩子。一直以来的默默忍受有一天爆发了,他反抗着,质问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可是结果他的腿被当场打断了。剧烈的疼痛让他痛苦的惨叫起来,而母亲怕邻居过来询问于是便死死的摀住他的嘴巴,同时也剥夺了他呼吸的权利。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自己没死……

脚后来是一个退休的接骨医生看不下去帮他接起来的。虽然看起来没有大碍,但是一到潮湿的天气,就疼得非常的厉害,不光是脚疼。心也疼得让人无法忍受。

母亲后来开始彻夜的不归,她好像忘记了还有一个儿子。

他有时候会连着好几天没饭吃,靠着本身也很穷困的邻居偶尔救济一些粥或者干粮。

即便是这样,傲哲天也每天都坐在大厅里等着不知道何时会出现的母亲。年幼的他,即便是遭到那样的对待,他还是愿意相信母亲只是一时心情不好,只要他乖乖的,再也不反抗,母亲会疼爱他的,他不要一个人,一个人的感觉好可怕,好像要被黑暗吞噬了一样。

可母亲再也没有出现,他才知道自己被彻底抛弃了。

房子被拆迁后,傲哲天开始了流浪生活。

寒冷,讥饿,疾病,孤独。

跟之前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的不同是他不能再期待了。

九岁的傲哲天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来到这个世界。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社会遗弃的不必要物品,没有任何人在意他,也没有任何人需要他。所以他也没在意自己,只是本能而木然的活着,看自己能坚持多长时间。他失去了一个孩子应该有的情绪。

只到有一天,他在雨中拣到了一只瘸了腿的遗弃狗,他原本死寂的心境才稍微有了点变化。

那只狗很傻,一身并不漂亮的灰毛,但是看起来圆圆的很是可爱,也很乖,一直不停的围着他转,好像他就是它全部的世界。

天冷的时候,他们可以互相抱着

标签:污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