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22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两个人被一层朦胧的水气所笼罩。

傲哲天此时的状态确实非常危险,他体内确实有一股不属于他自身的力量被激了出来,那是于是恒古的,一种很神秘而隐晦的能量,虽然只有那么一丝被激化了出来,却也不是傲哲天目前的身体所能承受的,假如不是他之前曾经被寒冰山所控制过,体内有一丝能量残留,那么早在刚才他就会全身被冥火焚烧而死。

正当他绝望的时候,亡夜突然念起了咒语,一种让人感受到丝丝寒意的咒语从他的双唇不断吐出,奇迹般安抚了傲哲天体内焚烧的热火,直到他的双唇覆盖到了那密色的肌肤上。

冰凉而湿润的双唇轻吻着意识涣散的男人,樱红的舌牵动着那份无法控制的能量顺着正确的筋脉在体内游走起来……而修长的手指也难耐的抚上男人发烫的皮肤,一寸寸的,极细致的抚摩着。

“够了……”低低的喘息着,傲哲天推拒着亡夜,黑色的双眼被水雾所渲染,看起来有些迷茫。

对方还在继续,且呼吸也开始不稳,手已经游移到他并拢的双脚间,粗暴的将他的双脚扯开,男人顿时浑身紧绷起来,像是恨又像是恐惧的轻颤着……

空气顿时闷热起来……压抑而躁动。

“……没听到我说够了吗!给我滚!!!”一声怒吼,一束白色能量从傲哲天掌中激射而出,直接将亡夜给整个震飞到了空中,连连做了几个动作才勉强稳住了身形,有些狼狈的漂浮在了半空,脸色有些苍白。

看来刚才的白光已经将他给震伤。

亡夜惊讶的看着傲哲天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蜜色的肌肤覆盖着那如同猎豹般流畅而完美的躯体,竟仿佛有朦胧的光芒在不断的流转,整个人看起来傲然而不容侵犯。

而亡夜所注意到的却只是傲哲天的眼神……

疏远而冷漠的眼神……

如同一摊死水,无一丝感情。

而他的内心同时也开始因为这个眼神恐慌起来……

头好疼……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明明记得自己来救傲哲天,然后听到他叫自己……亡夜……?然后……然后自己好像说话了……说了很过分的话,自己为什么要说那些话来伤害他?他不是故意的……不是的……

黑发的男人淡淡的看了像是陷入自己世界的冥王一眼,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只是单手轻轻一仰,银灰色的光点在手中飘然出现,然后将他整个身体包裹起来,化为一袭纯由能量所组成的风衣,便默然的转身离开。亡夜刚才吻他的时候,他自身也跟着亡夜的方法来控制着自己体内的能量,而且手中的那块蓝色晶体好像也散发着一丝冰凉的能量潜入了他的体内,帮他安抚着那些骚动的能量,并同样带领着他的神识控制着那些能量。

直到自己能掌握大部分并反击那压制住自己的红发男人。

一切都太突然,但是对于突然拥有能量的自己,傲哲天并没有太大的感想。他只觉得心有些发灰……不想见任何人……不想听任何话……

只想一个人静一静,然后找到自己的儿子。

“啊…呜…”先是一楞,然后亡夜连忙冲上去抓住了傲哲天的手,焦急而慌乱的看着他,他想说话,但是却又只能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音节。

“放手……”傲哲天并没有看他,只是冷漠的说了两个字。

“呜……”拚命的摇头,他想要道歉,但是不知道怎么说……他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想伤害他的,那怕一点也不舍得的……

男人用力的甩开他的手,也成功甩开了,因为亡夜不敢用力的抓他。

“不……离开……不……离开……”再度抓住那个企图离开的男人,亡夜急得血色的双眼一阵水雾。并且嘴里沙哑而生涩的发出几个单词,吃力且委屈,那原本意气风发的红色长发仿佛也暗淡了许多,丝毫没有生气的垂落而下。

“我……错……求你……不离开……”这个男人,他拼了命的想要道歉,企图挽留那个将要弃自己而去的爱人,却又不记得应该怎么说话,只是慌乱且吃力的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还因此而咬破了的舌头,红色的血迹渗出,衬得他的脸色更加苍白,看起来狼狈万分,早已丝毫没有了刚才的阴冷狂嚣。

俨然一只弃犬。

“……”叹了一口气,傲哲天转头看着他,双眼中是亡夜无法看懂的复杂神态。而被看的一方立刻乖巧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瞅着傲哲天,连大气也不敢出。

傲哲天对于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没办法……

他那个样子,竟让他觉得有点心疼,怎么也无法一走了之,毕竟,他曾经救了他。可是他有时候真的令自己心寒……

那个时候的他,是他本来的本性吗?还是……

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自己体内的那个灵魂会有如此深的哀伤跟绝望。

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哼!原来你们藏在这里!!!”毫无预兆的,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不远穿来过来。一股黑暗的魔息也扑天盖地的袭了过来,与黑暗气息同时来到的,还有一股神圣而庄严的光明气息,接着,银色的巨龙嚣狂的出现在了空中,高傲的盘旋着……

顿时刚才还如同弃犬的男人立刻双眼凌厉得瞪着意外出现的来者,火焰巨剑也瞬间在手掌凝聚成型,强大的斗气顿时卷起一阵狂风,稳稳的将傲哲天护在了保护范围。

而嘴角,竟扬起一抹看到猎物般的冷笑。

他的身后的假山上,还钉着之前企图侵犯傲哲天的壮汉,虽然还没有死,但是想必那个人此刻只想早点解脱,裤裆上还有大滩失禁的尿迹,因为此时他正被是被一种诡异的能量不断的在体内搅动,撕咬,像是地狱来的阴魂蛇,一点点的侵蚀他的血肉,让他疼得几乎疯掉,却又不让他如此轻易的死掉。

首先出现是从巨龙身上跃下的白衣少年,清艳的脸蛋看起来冷若冰霜。他先是淡淡的看了那个奄奄一息的壮汉,然后再看了看草地上被撕碎的毯子及傲哲天,双眼的寒意更盛……二话不说的一扬手又是一道血色的闪电,于是比亡夜的魔法更歹毒百倍的电流猛的串入那个壮汉的躯体,顿时惨叫声凄厉了数倍不止,而同时攻击的还有毁卡,他的攻击是直接攻击对方的灵魂,三个人都仿佛有默契般没有马上结束那个人的生命。

而对此傲哲天只是扬了扬眉,没有任何表示。

虽然他觉得这个行为很可笑,毕竟那个人并没有来得及对自己做什么,而眼前的两个人却不是一次的对自己施暴,这笔帐,会慢慢算的……

“我还在想为什么两个人的气息都同时在这快地方消失不见了,原来是因为这里有可以避免探测的石头……”毁卡的双眼如同蛇般死盯着傲哲天,而这次傲哲天也死盯着他,丝毫没有畏惧。

“我还没尝够呢……居然让你逃了……我发誓,你是最后一次能从我手里逃跑……”话落的同时,毁卡并没有发现斐的双眼也闪过一丝阴狠的杀意。

“……”傲哲天沉默,

“三对一……你们没有胜算……”毁卡的哥哥──绝命幽怨阴森而鬼气的说道,身上依然是浓得化不开的黑雾。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亡夜,或许可以跟三人一拼而不落于下风,但是他现在只恢复了三成的能量,而且还要保护一个人……

“哼!根本不够看!”毁卡首先出击,原地消失,然后在至亡夜前猛的凝聚成型,手中的黑剑也朝他脖子狠砍,顿时周围的气压大增。

单手用焰剑格挡,血色的长发因此而飘动,而同时他的左手也瞬间伸出一把较短的火剑,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毁卡的狼腰挥去,毁卡立刻一跃而退,亡夜冷笑一声用一种诡异而直接的身法朝他尾追而砍,恐怖的速度让毁卡的大腿顿时血光四溅。

而更让旁人无法预料的是亡夜在攻击毁卡的时候,一记血色的剑突然以诡异的角度猛的从火焰剑分离,瞬间就到了绝命幽怨的心口,惊得他连忙防御,也打断了自己的念咒。

“看来不是省油的灯……我轻敌了……”绝命幽怨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从黑雾中传出。接着一声冷笑,从怀中伸出一把黑色的魔杖,上面无数的血光闪过。”认真起来吧,弟弟,不然你夺不回那个奴隶……”

“嘁……”闷哼一声,毁卡不甘的看了一眼傲哲天,但也只能一眼,立刻的他被亡夜的剑逼得连连后退。

妈的,这个人魔法明明那么弱,却精通操控,连战斗的身法都诡异而凌厉,一时半刻也拿他不下!除非用魔法,但是怕会伤那个个弱小的人类!!

“那么……我来试试你吧……冥王。”斐优美的声线如同清泉,让周围的人一阵清凉,白色的发丝随风而动,斐轻举起单手,白玉魔杖便出现在了手中,上面有无数发着圣光的咒文闪过。

亡夜眯起来了眼,警戒的看着斐,如同看到猎物般跃跃欲试。

而傲哲天则后退了几米,似乎要让出空间给亡夜发挥。

“很好,那么就看你的了。”绝命幽怨很乐意斐能主动出手,如果这两个人能打成两败俱伤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闭上眼,斐从容不迫的念着深奥难懂的咒语,手轻挥魔法杖,无数的闪电瞬间交织组成了一个繁复的魔法六芒星,银白色的六芒星如同黑洞般疯狂地吸收着周围的魔法元素,接着法杖浮空,斐白玉般纤长的手指迅速而幽雅地变换着不同的手势,每变化一个手势,那六芒星便更亮一些。

而另一边王夜也开始聚集自己的红色斗气,浑身上下仿佛有强烈的红光包裹似的,血色长发狂妄地飞舞着,手上的芒剑也发出战意的低鸣,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神界的战神般凛凛生威。

而这个时候毁卡转头盯着静立于一旁的傲哲天,双眼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

“傲慢的疾电之神啊……吾命令汝用最强的光耀之电摧毁一切亵渎吾威严的敌人!疾!”清朗的呤唱在树林中想起,空中六亡星骤然得疯狂旋转来起来,激射着万丈闪电朝亡夜飞去,并在空中瞬间分化为三个同样的六亡星从不同的角度封死亡夜的退路,顿时本是昏暗的丛林如同白昼一样光亮。

在六芒星冲过来的瞬间亡夜也已经聚气完成,只见他清啸一声,身上狂暴的斗气骤然膨胀,身体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猛然消失在原地,再次显形已是空中,血色的斗气如死神狂妄的镰刀在优美而迅速的同时朝三个方向对上白色的六芒星。

但奇怪的是三个六芒星并没有如同表面那样看起来强悍,在对上斗气的瞬间如同碎玉化为了满天碎芒,只一瞬便也消失在了空中。

众人正惊讶地看着,而毁卡突然惊恐地叫了出来:”哥!后面!”声音之急切,如同看到了足以威胁哥哥性命的杀招。

顿时绝命幽怨身上黑雾一震,连头也没回便直接瞬发了速度最快也相对最强的防御魔法,七级黑魔法──黑教皇之无际黑域!

傲哲天惊塄地看着那个人周身仿佛出现了无数个小型黑洞,它们正疯狂地旋转并吸收一切负面的能量,不光是周围的空气被撕扯了进去,连同光也无法幸免。连自己都有些无法承受这份粉碎一切的小型黑洞,而在他的身后,一个巨大而蕴涵着强横魔法的巨大六芒星如同鬼魅般悄然出现,跟刚才那三个六芒星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