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1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污黑 第一部 第1章
他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失去自由,尊严,地位,以及亲人。

沉重的铁链束缚着双脚,每踏出一步都令他的皮肉被那粗糙的金属磨得更为残破。

伤口已经溃烂到连疼痛的感觉也失去了,他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就连灵魂也经不住烈日的熏烤几乎溃散了……

抬头望着眼前如同炼狱般的天地,男人舔了舔被风沙吹得干裂的嘴唇,只感到更沉重的绝望。

但是他不能绝望也不能放弃,他要寻找机会逃离这里,找到失散的妻子跟儿子。

不远处传来惊恐的尖叫,一名年轻的女人被两只人身兽头的怪物从队伍中拖出,粗暴的推倒在一边的空地上施暴。接着,尖叫很快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同样的一幕男人看过太多次,这些怪物经常从奴隶队伍中找出年轻的女子进行惨无人道的轮暴,后便将女人活生生的撕碎吃掉。

每次看到这血腥又令人极其厌恶的一幕,都令他觉得即真实又混乱。

他明明不应该在这个如同噩梦般的世界……

******

男人名傲哲天,三十一岁,是宙帝集团的执行总裁,掌握着全球的经济命脉。那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低头,也没有任何人敢对他有丝毫的不敬。

因为拥有足够的残酷跟精明,所以他成为了所有竞争对手的噩梦。

但他自认不是冷酷无情的人,只是他的温柔只留给唯一的妻子跟儿子。

但是,一场意外的事故却让傲哲天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搭载着他们全家的私人飞机突然失控撞到了悬崖边上,他当场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是一片枯草的平原,男人身上依然穿着黑色的休闲西装,只是那高级的面料被刮得体无完肤,身体却奇迹般的只受了点轻伤。

但是傲哲天却找不到自己的妻子跟儿子,直觉告诉他,他们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活着。

他得去找他们。

因为那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无论在哪个世界。

走了整整两天,在一个清晨,身体接近极限的傲哲天才隐约看到村庄,看起来非常的古朴宁静。拖着沉重的脚步,他轻轻的敲了敲其中一扇土黄色的门。

男人需要水跟食物。

门打开了,一个矮小的棕色卷发老头迷糊的揉了揉眼睛,看起来明显的还没睡醒,但却在看到傲哲天的瞬间睁大了眼睛,指着他大声嚷嚷着什么,看起来非常的兴奋。紧接着他竟然伸手就向傲哲天抓来。

傲哲天本能一闪,直觉不妙,立刻转身跑离。

老头抡起棍绳就朝他追来。

周围听到动静开门的村民,有几个年轻力壮的更是捞起袖子像看到钱一样直追过来。

傲哲天拚命的跑着,无法理解那些人为什么企图将他抓住。

幸好村子虽然不大,但是却错综复杂。可是他的体力无法支撑他跑远,只能躲在一个隐蔽的木拦里面。听着渐渐走远的脚步声,傲哲天松了口气,内心却无法压抑的烦乱起来。

之前在路上,他就遇到过许多奇怪的动物,那些很明显不属于他原来的世界,看到这些村民他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些村民的平均身高只有一米二左右。却非常的强壮。而且面孔有些像奇幻世界里的土精灵。

丑陋的生物……

突然,一个轻微的响声引起他的注意,猛的转头,看到一个西方面孔的老妇人,一脸惊讶的看着傲哲天,紧接着她温柔的说:”噢,年轻人,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他英俊的脸上很平静,心里却暗暗做着直接把妇人打晕或者逃跑的决定。

“那些人在追你对吗?”妇人的动作温温吞吞的,一边迟钝又紧张的看着周围,一边低声跟眼前看起来气质很不一般的黑发男人说话:”进我的屋子里来吧,如果你不想被抓起来的话。”她的脸看起来非常的慈蔼,声音温和,着实让男人稍微放松了警惕,但仍然没有跟进去。

傲哲天觉得她跟那些人不一样,比较像普通的人类,她跟那些土精灵有什么关系?

似乎看出了男人的疑惑,妇人笑着站起来往屋子里走,边说:”呵呵,我跟村长的关系还不错。”

并面带微笑的回头看了看傲哲天。”孩子,我想你需要点食物,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屋子里有刚做好的肉片稀饭,还是热的呢~~”

男人依然一脸漠然。

五分钟后,他站起来进了她的屋子,一个看起来很温馨的小木屋。

他对自己的胃屈服了。对于一个饿了两天滴水未进的人,食物,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而这个诱惑,让他放松了惯有的警惕,却被人从身后无息的敲晕了头,晕迷前,除了敲晕他的中年男人,他还看到了妇人瞬间变得狡诈恶心的嘴脸,并隐约听到她说:”哈哈,看看,我抓到了二十块铜板。”

在这个世界,奴隶的价格就是二十个铜板,而傲哲天不幸看起来像一个奴隶。

晕迷前,傲哲天觉得自己脑子一定进水了,竟然相信这个妇人,虽然有一半是因为食物,但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因为妇人她像他妻子的死去的母亲,那个将他从绝望中救赎的老人。

***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最低下的奴隶。

失去了自由,尊严,地位。

而接下来的整整两个月,所遭遇的种种事情让傲哲天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在这个阶级分化极其严重的社会里,恰巧是奴隶最低下最卑微的,恐怕价值连一只臭水沟的老鼠都不如。

原因让他觉得既无奈又可笑。

因为他是黑发黑瞳,就连原本称得上是白晰的皮肤也因为近两个月的暴晒变得又黑又干,而每天长时间的搬运泥沙,且无法淋浴,他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污黑人种。

相比同样被奴吏的人类,傲哲天的地位就更底一些,因为其他人长的都是灰黑色的头发,而傲哲天则是如同最深的夜色般,黑得无一丝杂色。就连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他的发色跟瞳孔也是少见的纯粹的黑。

在这个世界里,白。银,金,红,黄,褐,灰,黑,是这个世界等级划分的标志。白色在最顶端,代表光明神的仳护,代表无上的荣耀与尊贵。黑色为最下等的颜色,代表骯脏于罪恶,是被这里的神明所唾弃的。

所以在奴隶群中,傲哲天被归类为最底层的一类,属于任何人都可以欺凌的对象,有好几次他被几个男人围攻,虽然打斗过程中他也受了不少的伤,但他也让对方付出了更沉重的代价。这些都归功于傲哲天在二十一世纪学的各种空手道,柔道,散打等防身术,而这些奴隶又不熟悉这类对他们而言奇异的攻击方法,不然他恐怕活不到现在。

但是情况也并不乐观,他的身体已经接近崩溃。

皱着高挑的剑眉,男人脸色有些苍白,他摸了摸刺疼的胸口,昨天被踢的地方助骨好像断了……早上还吐了不少黑色的血液。

不过前段时间那些找傲哲天挑衅的奴隶都得到了不小的代价,所以最近敢惹他的人少了很多。

任何地方的规律都一样,强则生,否则死。

傲哲天现在所在的地方仿佛一块被世界遗弃的荒地,放眼望去只是一片苍茫。奴隶们每天必须将可以利用的沙石不断的从荒地里挖掘出来,然后运到加工的场地,那里会有专人加工制作成建筑或者军事所需的砖石。

这里只有黑色的水跟恶心的发臭食物,恶劣的环境让很多人无法支撑下去,纷纷在工地上倒

标签:污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