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黑色禁药 第5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快点弄我…啊…

  非笑的看着他们,从他的打扮跟不自主流露的尊贵气度,他应该是翼帝──那个白发少年的哥哥,他也有一头雪白的长发,不同的是头发微卷。

“翼帝陛下!救我!”妻子猛的挣脱傲哲天的囚禁,显得狼狈万分的扑向翼帝那边,衣服也不知原因的散了开来,像是刚被蹂躏完的摸样。

傲哲天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所有的表现,只是那双如黑玉般的双眼渐渐失去了以往的神采。

“呜……好可怕……还好翼帝您来了……不然……我可能就被那个奴隶给……”说着,眼泪已不住的从她晶莹白晰的脸蛋直往下掉,很快便泣不成声了。

“看来似乎发生了不太好的事情呢……”翼帝幽雅的扬起了嘴角,看着面无表情的傲哲天轻笑了起来,语气悠闲得像是在聊天:”一个企图弓虽。女干我妃子的黑发奴隶?有意思……那接下来,应该发生什么事情呢?”

“……杀了他……他侮辱了我的尊严……”边抽泣着,女人含着眼泪的漂亮双眼带着一丝隐讳的杀意,企图借刀杀了她曾经发过誓一辈子不离不弃的丈夫,只因为他有可能威胁到她现在的奢华生活。

……

……

……

妻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傲哲天觉得世界上好像突然没有了色彩,一切都是灰的。

原本还空白的脑子,也只剩一片空洞……

翼?缔修科盯着眼前双眼失去了神采的男人,嘴角的笑意更深:”奴隶,你有什么话要说吗?”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他感觉到身边的妃子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黑发男人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双眼无焦距的望着他们这个方向,安静得诡异,在他以为男人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却露出了一抹淡淡的,仿佛要消失般的笑容,黑色的双瞳幽暗而不可测:”如您所见,事实就是这样……”

“你先下去吧……”翼淡淡的对自己的王妃下了道命令。

“翼帝……”蕾还想说什么,但是翼帝只是轻轻的看了她一眼,她便把将说的话咽了下去,底着头退出了寝宫。

“你了解自己将要受到的刑法吗,即使你不是一个奴隶而是一个世袭贵族,之前的行为也会使你死上一千次。没有人敢碰我的女人,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大胆……”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发现眼前的奴隶好像根本没在听……有意思,胆敢无视他的人,除了斐那个家伙,至今还没一个能活得下来。

黑发的男人就这样安静的站在床边,从妻子离开的那一刻起,他的强撑起来的坚强在心死去的同时,也一并瓦解了。

连那双原本如同夜色般惑人的眸子,也像失去了所有的光彩,黯淡得可怜。

一滴眼泪……悄无声息的从他的脸颊滑落,男人散发着哀伤而绝望的气息,像是一个默默承受一切伤疼的孤兽,脆弱却不容别人亲近。

在心因为妻子的这句话而活生生撕烂的同时,男人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可笑……

他曾经天真以为得到了世界上最宝贵的爱情,可那些所谓的誓言,所谓的爱情,其实不过是被现实轻易捅破的一层纸,脆弱得可笑又可悲。

只要有可能威胁到一方的利益,那么另一方就会被抛弃,被厌恶,甚至是……杀害。

那么爱情究竟是什么……自己守护的爱情其实根本不堪一击吗?


在一旁的翼微微惊讶的看着男人滑落的泪,细长而漂亮的手指本能的碰触那滴晶莹的液体。他不是没见过男人流泪,可唯有这一次,他丝毫不觉得厌恶。

黑发男人还沉寂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对外界的一切反应都异常的迟钝,任由翼单手将他的腰搂进怀里,直到翼的吻落在了他的脸上,他才稍微找回一点神智本能的挣扎起来,可却被搂得更紧,双唇也被毫不客气的堵上。

“……呜!”颤抖的苍白双唇被强迫接受冰凉而带着香气的柔软,粉色的舌头幽雅却不容抗拒的侵入男人的口中,肆意的掠夺,纠缠,并企图缠住对方闪躲的舌头。

男人惊讶的争大了双眼,完全想不通自己为何会突然遭到这样的侵犯,怒意让他眯起了双眼,狠而准的咬破了对方的舌头。

“呵,咬得真狠……”翼吃疼的退了出来,缓缓的舔了舔嘴唇,同时也放开了对方。事实上翼自己也很吃惊,他居然失控了,而对象竟然是一个成熟的黑发奴隶,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

正当两人僵持的时候,斐从门外走了进来,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才不冷不热的开口。

“听说有一个奴隶企图弓虽。女干你的妃子是吗,哥哥。”话是对翼说的,但是眼神却冷冷的看向黑发男人,让对方不由得背脊发寒。

“呵呵,一个污黑的贱奴居然出现在皇宫中,斐,他是你带进来的吧?怎么说,你的调教似乎不怎么样啊……”转了转自己手上的白玉戒指,翼笑得无比温和:”我帮你调教几天怎么样?”

“他还有利用价值,给你玩的话我估计活不了几天。”斐太清楚自己哥哥无害的面孔下是比自己更嗜血的本性。

“哎呀呀……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我很温柔的。”某人无耻又无辜的眨了眨眼。

“他是精灵皇的转世。”这句简单的话似乎压抑了很长的时间,显得有些干涩。

而斐原本只是冰冷的双眼射出一抹强烈的杀意直逼黑发奴隶,空中的气压直线下降。

精灵皇?这是什么意思?男人惊讶的看着斐。这就是自己被抓来的原因?

“真的是他吗?”翼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转头表情复杂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他身上有精灵皇的气息……我不可能认错的……精灵皇……”斐的意识似乎限入了混乱之中,精灵皇三个字正牵扯出他不愿意面对的记忆,他开始呼吸急促,双眼也因为惊恐而不安胡乱转动着。

“斐!冷静点!事情已经过去了!”翼紧张的按住弟弟发冷的躯体,一股暖流从他的手中缓缓的进去他的躯体,安抚他混乱的神智。

斐因为翼的帮助稍微平静了下来。

事实上,他对过去所发生的事情记忆几乎是苍白的,只是单纯记得对精灵皇跟冥王强烈的恨意……但是,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

重要到心都死去的东西……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自嘲的笑了笑,想这些有什么用,他现在需要的是力量,绝对的力量。可以颠覆生死轮回的力量,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样的执着。

抬头狠狠的看着站在一边有些茫然的男人,他二话不说的一把钳住他的肩膀,念了个简单而深奥的咒语,两人顿时一虚便消失在了原地。

***

猛的被甩在了白色的大床上,傲哲天一时根本无法对眼前的状况做出反应。只知道刚才还站在前妻的宫殿,突然眼前一黑,就被摔在了斐的寝室里,短距离瞬移?

紧接着一阵清淡的香味袭来,他觉得自己身上一重,斐已经俯身压制住他的双手,一脸阴冷的表情,长发无风自动。

“放开!”被少年居高临下俯视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同时也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挣脱丝毫。这个少年力气大得恐怖。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机械的询问,手腕上的力道加重,他听见自己骨头不堪重负的声音,剧烈的疼痛让他冒出了一些冷汗。

“……你究竟想干什么?”直视着他,傲哲天忍着手上疼痛不愿示弱。心里却在回想他们之前的对话。精灵皇的转世?真可笑,这种抽像又离奇的说法让他无法认同,来这个世界前,他所有的记忆都是在二十一世纪最普通的经历。傲哲天不知道少年究竟抓自己来想干什么。只是内心隐隐的觉得不会好过。

斐听到傲哲天的疑问突然笑了起来,无比温和的笑容,像一个无害的孩子,却从嘴巴里缓缓的吐出了令他发寒的回答:”干什么?当然是上你了,你不是很期待吗?”

“你的笑话很冷。”傲哲天的双眼一冷。期待?真可笑,他对男人是丝毫没有兴趣的。

“哦?你认为是笑话吗?”他的手一划,傲哲天那套偷袭得来的武士服竟轻易的被划了开来,露出了蜜色的漂亮胸膛,而少年脸上略带淫邪的绝美笑容,让他发寒。

“皮肤还不错啊……”斐嘴角勾起绝美的笑容,像情人一样凑到他耳边低语,更让傲哲天令人无法忍受的是对方的舌头还有意无意的轻舔。同时他感觉到那柔软发丝拂在了脸上,顿时鼻间满是斐身上散发的香味,而他的手也像蛇一般缓缓伸入他衣裳内,毫无预兆的捏住了傲哲天胸口的一处突起肆意的玩弄,让他当场脸色发青。

“放手!”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想一脚把他给踹翻,前提是他能动,该死的,这个家伙的力气跟他的长相简直是反比。”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么?明明你我都厌恶这种事情,发疯麻烦你找别人,谢谢。”

“哦?你看出来了?”他扬了扬眉,不屑的勾起了嘴角,像是在望路边一只脏老鼠:”的确,像你这样的老男人,别说上你,看了你都嫌恶心。”

“能让你恶心是我的荣幸。”傲哲天冷笑:”如果你想侮辱我,恭喜你已经做到了。我感觉比吃了一斤苍蝇还难受,这个游戏可以到此为止了?”

但是他的回应是直接把傲哲天的衣服撕成了粉碎,并咬住他的脖子便舔边调侃的低语。”还好你的皮肤不错,不然我真的会想吐。”

“那你TMD倒是吐啊!!”火大,极其火大。

傲哲天现在完全无法理解情况为何会发展成这样,这个少年的逻辑思维简直是非人可猜测。

斐不理会他的咒骂,自顾自的继续,冰冷而湿润的柔软舌头像蛇一样滑腻,停顿了一下,渐渐朝他的胸口进犯,手也一路滑到男人柔韧的腰侧,让他不由得一阵轻颤,眉毛也不悦的皱了起来,被少年这样对待,让傲哲天觉得异常的屈辱,尤其是在无法反抗的情况下。

当斐突然咬住他胸口的时候,傲哲天顿时脑子一热,再也无法忍受的用力把对方给踹翻了。而这一次,居然成功了,由此可以证明,人的潜力是巨大的。

可他还没来得及从床上下来,一道怪异的血色闪电无声息的缠住他的脚踝,巨疼跟酥麻的感觉瞬间从脚踝钻入身体,电流让傲哲天当场失去力气,只能无力的瘫软。

他全身不自主的发颤,发麻的同时接着身体开始突冷突热,并异常的敏感起来。

好难受……

连头也有些发晕……

傲哲天微喘着,半眯着眼的看着少年阴冷的表情,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床上,那双蓝色的双眼闪烁着令他发寒的青芒跟杀意,而这一次,他打从心底觉得发慌跟恐惧。

斐冷森着脸将手一抬,一道白色的闪电再次缠住了他的脚,竟是实体的感觉,白色的闪电突然一紧,直接将他拖到了他的身下。闪电消失,斐单脚直接踩上傲哲天的右脚裸。

“呜……”虽然早知道不会好过,但是当脚骨被他硬生生踩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