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43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们不管是从思维还是对事情的应变方式都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所以,在一般的情况下,傲哲天所有的表现,基本都是在另一个灵魂也认同的情况下进行的。但是,无论再怎么相似,两个人的经历都是不同的,所以对某些事情的在乎程度也不尽相同。

  而这个时候,身体的控制权基本又归为了秽本人。于是,傲哲天感到自己的身体正顺从的,慢慢的转了回去。却看到一个让自己连呼吸也屏住的画面。

  动弹不得的精灵皇雪猎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放在了池边的小床上,雪白的衣裳凌乱的散开着,半遮掩的露出那带着情欲痕迹的躯体,并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身体上方的男人。而亡夜则伏下(禁止),异常温和的撂起他的一束发放到唇边亲吻。

  双眼含笑的凝视对方。这样的画面,瞬间让傲哲天有一种再次回到那天雨中的错觉。。就这样只能僵住身体看着两人,连转身也做不到。

  看着亡夜亲吻对方雪白的脖子,手掌从光滑的大腿上抚过,而那双魔性的红色妖瞳,也不时抬眼看向他,带着不明的嘲讽,仿佛知道些什么。

  然后继续低头舔吻怀中人的肌肤,再次将注意力转到了雪猎的身上。血,一滴一滴的从傲哲天的右手渗出,然后滴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发出了破碎的啪嗒声。拼了命的挪开视线,却不自不觉挪到了精灵皇的身上。

  看着他在亡夜的温柔下沉沦,不时传来有些无助而妩媚的呻吟,本是怒意凛然的双眼只剩下了迷乱。那一刻,傲哲天突然涌上了一种想将两人都杀了的冲动。

  但很快的,他连动手的欲望也没有。感觉,都是灰的。恍惚间,没有太多情绪的内心突然感觉到了另一个灵魂哀伤的心情,并且,那份哀伤,似乎来自于亡夜对精灵皇的态度?

  难道这两个人以前认识么?好象……有一段记忆被他刻意勿略掉了。但他根本懒得去想也不想知道。而当亡夜再度抬起头看向傲哲天的时候,本来还温和的双眼又突然涌起一股怒意。

  因为他发现傲哲天的视线竟不是落在他身上,而是落在了精灵皇的身上,再看了一眼他在滴血的手,红发男人更是一头象被踩到尾巴的狮子,面色阴沉到了极点:“你的眼睛在看那里?他是你配看的么!给我滚!”

  *** ***

  第四章

  或许是亡夜过于暴虐的煞气让秽被震住了,那一瞬间,傲哲天又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于是,他冷冷的,带着嘲讽的朝亡夜扬起了嘴角,象是看正在表演的两只笨狗,后然直接大步的转身离开,动作干脆利落。

  顿时亡夜气得嘴唇直抖,再也没了半点情欲,那里还有平常那份慵懒而阴邪的摸样。

  在他的身旁,那个被挑起情欲却又被丢到一边的的雪猎则面罩寒霜的看了看亡夜,又看了看之前傲哲天离去的地方。杀意从双眼一闪而过。

  “你似乎惹怒了我们伟大的冥王殿下?”刚走出门,那个之前接待傲哲天的卷发美女便出现在他眼前,她有些意外的看着还算完好的傲哲天:“而你竟然没被他杀死?天……那个人变仁慈了么?”

  傲哲天面无表情的摇摇头,表示什么都不知道。“或者,他打算更残忍的虐你?毕竟一下杀死会让你过于痛快。”

  卷发美女有些遗憾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动作依然妖娆妩媚。

  然后,她的视线很快的定在了傲哲天受伤的手上:“哎,怎么受伤了?我帮你看看。”正想朝他伸手,却被他礼貌的拒绝。态度温和,却冷漠。

  “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防着别人呢……”皱了皱眉,卷发美女莫名的觉得有点心疼,这个人,好象经历过什么……那双眼睛,很清澈,却是没有感情的。

  好冷。。。。。。

  “血朵,你刚才说谁惹怒了父亲却没有被他杀死?”突然,一个有些稚气却高傲的声音毫无预兆的从两人的身旁响起,傲哲天侧过头,却意外的看见身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全身红衣的短发少年,一头赤红的短发异常的象亡夜那妖惑的质感,却少了那份霸气。

  但是更令他意外的是,这个少年竟长了一张跟傲疾格外相似的面孔。难道……这也是巧合?“绝夜殿下。”血朵恭敬的朝少年行了个礼。

  手轻轻的抓了抓傲哲天的衣袖,示意他赶快行礼。但是傲哲天此刻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就是这个人类吗?他是不是父亲从精灵族那里抓来的?”

  问着血朵,红发少年阴沉着脸上下打量着傲哲天,然后又轻松的笑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绝色,却不过是个丑男人罢了,看来父亲是想将你拿来玩而已……呵呵……”

  冷笑着,红发少年突然又板起了脸,猛的朝傲哲天抽了一个耳光:“下贱的东西!见到本殿下难道不知道行礼么!”那一巴掌,又重又狠,顿时鲜血立刻从男人的嘴角流下。

  “………………”侧过脸,傲哲天阴沉了俊脸,冰冷的双眼闪过一丝狠厉的凶光。眼看就要发生什么,擅长观颜察色的血朵立刻拦在了两人的中间,很是无奈又歉意的看着红发少年:“殿下,他只是个哑巴……而且新来不懂规矩,你看是不是饶过他这次,我会好好教训这个家伙的……”

  “哑巴……?”绝夜扬了扬飞扬的细眉,粉嫩的双唇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低低的笑了几声:“原来是个哑巴啊……那我又何必跟个残疾计较,岂不是显得我太小气了……哈哈……”

  于是又看了看面色阴沉的傲哲天一眼,便嚣张的大笑离去。看到少年离去,血朵松了口气,转过头皱着眉对傲哲天说:“你刚才想干什么?难道还想跟他动手么?你打不过他的!就算打得过,你考虑到那个女精灵了么?

  绝夜那个家伙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他跟他老子一个德性,做事情向来随性子,甚至他们要是哪天一个不高兴把这里的人全杀了也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擦了擦嘴角的血,傲哲天静静的看着血朵,没有什么表情。但内心却觉得有些歉意,自己让眼前的女人为难了,刚才要是起了杀意,甚至可能连累到她……

  “别去惹他……答应我……等时候到了我就送你出去好么?”其实,按血朵平常的性子,根本就不会为了一个侍从而对上绝夜,甚至乐得见血,可是,她就是想帮眼前这个沉默的男人。

  她甚至希望能看到这个人笑……但是,他感觉好象已经不会笑了……点点头,傲哲天并不打算让这个女人为难。

  独自一个人回到房间,没有点灯,就这样在自己的床上沉默的半躺着,有些疲惫的看着漆黑的天花板。

  好累……男人闭上了眼。

  什么也没想,也不想去想。“呜……”但是仿佛连片刻安宁也不让他拥有似的,脑子突然一阵抽疼,尖锐的疼,然后,一段他不曾知道的记忆涌进了脑子。

  秽十岁的记忆。

  昏暗的天空下,他的脚被人狠狠的砍了一刀,深可见骨,血溅一地。恐惧的,绝望的,一点点的往后爬……他的眼前,站着几个丑陋的魔物,腥红的舌头发出强烈的恶臭,猥劣的笑着,嚣张的挥舞着手里的砍刀,正用兽语商量着怎么将眼前的少年一点点的虐杀。

  为了采药而来到深山里的少年想呼救,可是他一出生就没有了呼救的资格。他没声音,何况,谁会救他呢。直到一抹耀眼的红从自己眼前划过,那几只丑陋的魔物顿时身首异处,快得让人眼发晃,回过神,只见一个如同战神般嚣狂的男人站在血染的地上,冷冽的双眼懒懒的看向他,然后……轻轻的笑了……

  一个太阳都为之失色的笑容。从不知道,一个人笑起来可以那么好看……十岁的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笑容,只觉得,好象看到这个笑容,连伤口也不再疼了。不知不觉,好象迷失了自己,呆呆的看着他走过来,然后为自己治疗伤口,也不说话,好象纯粹的打发时间,动作却很温柔,还撕下自己的衣服帮他包扎伤口。

  最后,摸了摸他的头,便消失了……

  直到现在,他依然不知道他为何笑。

  记忆就到此为止。

  傲哲天皱了皱眉,总算了解为何秽对亡夜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了。因为记忆中的红发男人明显就是亡夜。要说秽对他是爱情可能还达不到,但是,却能感觉到他很在乎他……

  真傻……那个人,有什么值得在乎的?不知不觉,傲哲天的视线移向自己受伤的手,然后,自嘲的勾了勾嘴角。自己竟然想都没想的去帮他挡剑,明知道以他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会受伤,他还傻傻的去挡。

  好贱。

  但是本能的东西,他控制不了……思绪中,疲惫再次朝他袭来,连手上的伤口也无心处理,身心都极度疲倦的男人就这样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而在房间的角落里,一团黑色的,看起来毫不起眼,如同烟雾般的东西悄然的从角落里溜了出来。

  噩梦。

  这个是它在冥界的名字,没有太多的魔物去注意它,因为它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浮游灵体。没有智慧。只会靠吃一些噩梦遭成的负面情绪维生,对身体没有太多的损坏,顶多第二天会有些疲惫罢了。

  毕竟在这个世界里,能生存下来的魔物都不算弱,而随时魔法护住自己的心魂更是每个魔物的本能,何况,谁会在意一个几乎绝迹的灵体?

  但是,那个躺在床上毫无防备的人类男子并不知道。更不会用魔法防御自己的心魂。那么,会发生什么呢?只见那团烟雾顺着男人修长脚慢慢的往上移动,然后,象一张网一样散开,如纱一般轻轻的缠绕着男人的身体,甚至从他的衣领口爬入,之后,为了接触更多那温热的皮肤。显得有些迫不急待。对讥饿了很长时间的它来说,这是一个多么美味的食物啊。

  这个人的灵魂深处,有一个极深的伤口。而它,能让他的伤口扩大十倍……痛上十倍……它会控制他的梦,然后,将他最绝望最恐惧的事情,从他灵魂深处挖出来,彻底的让他好好再从头尝一次……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从黑色烟雾开始缠绕他身体后,傲哲天原本还算平和的脸渐渐苍白起来,而呼吸也开始不稳起来。

  但是他却无法从梦里醒过来。

  那个时候,他或许没有崩溃,如今也能平静的站在亡夜面前,冷冷的看着他跟另一个男人缠绵,但是,不代表他忘记了那个时候的痛跟绝望。

  心是死了……可是痛还清楚的记得!只是他隐藏起来而已。

  伤口依然还在那里,从来没有痊愈过,虽然被深深的埋在了内心深处,不去想,不去看,可它依然还在。

  但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人挖出来,再次血淋淋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 ***

  第五章

  天是灰蒙的,依然下着大雨。

  一切都如那天一样,他仍然独自一人孤单的站在街道上,手里拿着那株已经破损的花,如木偶般呆呆的看着屋子里拥抱的两人,任雨水淋了自己一身。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还在这里,依然还看到这样的画面,明明一切都已经过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