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黑色禁药污黑 » 正文

污黑第42章

所属目录: 黑色禁药污黑

   女靠着傲哲天对他身后的灰精灵随意的指了指。却遭到刚才还很安静男人的抗拒。

  将莲缔娜护在了身后,傲哲天向女人投过去询问的目光。

  虽然他知道莲缔娜应该不会被专程抓来杀掉,但是却不知道她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呵呵,你不要担心嘛……抓她来是为了让你老实的侍侯那个人啊,你知道我多苦恼么,那个人每个月给我毁掉十多个侍从,而且又极其的挑剔,我现在已经找不到人侍侯他了……只要你乖乖的,她就不会有事情,我跟你保证。”不过美女比较意外的是冥王居然亲自抓个侍从回来,而且对方竟然是这个类型的……看起来根本就不合适当侍从。当情夫还有点样子……看这结实的腰,修长的腿……跟他(**)一定爽死了……想着想着,美女不由得舔了舔嘴唇,朝傲哲天丢了个媚眼过去,只不过后者无动于衷罢了。

  随后,几乎是不允许抗拒的将人带下去,美女先一步坐到了傲哲天身后的床上。对他懒洋洋的数起了手指:“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房间,离冥王的寝宫只有一条长廊而已,平常如果需要用到你的话,你就得立刻过去,不需要的话你老实的呆着行了。你看起来很聪明,很多事情你看着办,然后我需要提醒你的两点就是,第一,千万不要靠近正在睡觉的王。切记。第二,不要想着跑出去,外面的元素风暴可以随时葬送你的性命。而且,就算你幸运的没有因此而死,那些魔物也很乐意将你做为它们的食物。”

  交代完毕后,美女再次摸了摸傲哲天的下巴:“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过了两个星期还活着,那个人估计又要换侍从了,他看不得同张脸长时间出现在他面前。到时候,我会将你送回去,谁让我看你顺眼呢……”瞟了一眼傲哲天的腰下,妖娆的美女扬起了一抹妩媚的笑容,随后转身离开了。

  半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红色天空的傲哲天对此只觉得有点无奈,却并不讨厌刚才的女人。

  但一想到要面对亡夜……就不免异常的压抑。

  如果可以的话,他这辈子不想再看见他的脸……一想到这里,男人又不免觉得可笑。

  算了,没所谓,这个人已经不值得他在乎了。

  他爱的那个亡夜,已经早他楼住精灵皇的一刻死掉了。这个人只是跟他长得有点象的陌生人罢了。

  想着想着,那个躺在床上沉思的男人慢慢的闭上了眼。

  四个小时后,他的门被打开,被惊醒的傲哲天看着一个暗冥护卫走了进来,生硬而冰冷的下达了命令:“吾王让你过去。现在立刻。”

  “…………”点点头,傲哲天换了件衣服便随他出去了。

  走在奢华而冰冷的长廊上,即将要面对那个人的事实,让他开始控制不住越来越乱的心。深吸一口气,他告诉自己冷静下来。

  可这份冷静却在踏进这个弥漫着欢爱气息的寝宫整个崩塌。那张宽敞而华丽的大床上,亡夜整懒洋洋的半躺着,血色的长发妖惑的缠绕着赤裸的身体,在烟雾后那张俊美无匹的脸上还残留着情事刚过的性感跟雍懒。

  而他的身旁,安静的躺着满是欢爱痕迹的精灵皇,那青紫的痕迹几乎刺疼了傲哲天的双眼,让他连呼吸都不禁一窒,手指骤然抓紧。

  虽然早就想象得到,但真的目睹这样的情景,却怎么也接受不了。

  那原本以为已经死的心,竟依然被扯得撕疼。

  但很快的,双眼那几乎让人无法觉察到的轻颤很快平静了下来,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傲哲天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冰冷,漠然的看着亡夜。

  因为眼前的画面,让他再次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所爱的亡夜已经不在的事情。

  而亡夜则半歪着头,眯起眼看了傲哲天许久,才将手里的烟杆放到了旁边的桌上。然后赤裸的走下床朝旁边的一个门走去。并用还残留着暗哑的嗓音冷冷的丢下一句

  “替我擦背。”便消失在了门后。

  傲哲天双眼一沉,安静的跟了过去。

  有时候现实总有那么一点残酷。 那个曾心死的男人在来到另一个世界,并跟那个人首次有肢体接触,竟是替他清洗跟别人欢爱的痕迹。

  * * * * * * *

  当傲哲天踏入那奢华得夸张的黑色浴室时,却不见亡夜的身影。

  “…………”但他并没有刻意去找什么,只是有些茫然的望着眼前水池上那两尊喷出热水的恶魔雕象 ,脑子里依然无法从刚才的画面彻底恢复过来。

  那两个人……将来会相爱吧……

  自己呢?究竟来这个世界有什么意义么?

  好象没任何意义,或者说,他来这个世界看他们如何相爱?

  有必要么?有些东西不是再清楚不过么?为什么他必须亲眼再去目睹?

  看着他们如何认识,然后从敌对到相爱,最后用血泪证明两人的爱情,直到100年后再次相遇。虽然其中一人可能会遇到某个可笑的替身,但并不妨碍最后圆满的结局。

  够无聊的……

  走神的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身旁水池的动静,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水花骤然浮出水面,如地狱深处最惑人的恶魔,湿漉的红发慵懒的缠绕着那完美的躯体,直到一双魔惑的妖瞳彻底的将你的呼吸停滞。

  傲哲天有些错愣的同时,一个画面闪过脑海,就在那天早上的小河边,淋浴在阳光下的男人也曾站在水里看着他,但跟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的眼神,远没有现在这么冰冷而淡漠,那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的眼神。

  是啊……已经是陌生人了。

  亡夜先是冷冷的看了傲哲天一眼,然后径自来到水池旁的躺椅上,用手势示意他先按摩,最后自己则闭上了眼。

  傲哲天点点头,拿过旁边的浴巾便开始想帮亡夜按摩,却又在半空僵住了动作,夜色的双眼轻轻的一颤。

  在那线条流畅而刚毅的背后,是数道刺眼的暗红色抓痕。

  还有他身上残留的……情欲的气息。

  压下心口的异样,傲哲天面无表情的按上那几乎烫手的光滑皮肤,修长的手指机械的帮他按摩着,从脖子,到肩膀,然后滑下脊椎。

  周围一片死寂,除了那哗哗的流水声。

  “听说你是个哑巴?”毫无预兆的,亡夜低沉而磁性的嗓音漫不经心的问道。

  “……”傲哲天依然机械的按摩着,象是完全没听到他的问话,低垂的眼帘看起来冰冷而毫无感情。

  “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低沉的嗓音带上了一抹隐隐的不悦。亡夜抬眼斜视身旁正帮他按摩的男人。

  但是男人依然象没听到似的,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那双如死水般沉寂的双眼不但没有一丝下位者见到他时应有的恐惧,更没有因他的容貌而产生的不自在,好象在按一块毫不起眼的木头,淡漠得令他有些火大。

  双眼闪过一丝寒光,亡夜突然一把扯起傲哲天的手将他整个给摔到了水池里。

  随着溅起的水花,男人很快又再度被扯起,并被用力的按在了池边的雕象上,直到手腕被扣在了另一个红发男人的掌里,他才抬眼看向对方,眉毛微皱,但并没有挣扎。

  “受到惊吓也不做声?”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亡夜握住男人双腕的手突然施力,顿时那没有任何能量保护的骨头不支的发出将要被折断的声音,而男人也因此刹白了一张俊脸,却依然不吭一声,只是抬起眼冰冷的看着对他施暴的男人,那双黑宝石般的眼睛清澈而犀利。

  “很疼吧?如果实在受不了……你叫出来啊,那样的话我就放了你,甚至,帮你治好这残疾的喉咙……怎么样……”亡夜凑近男人冒冷汗的脸,轻轻一口气呼在了他的脸上,却没发现此刻自己过于暧昧的姿势,不但近得能闻到对方的气息,那赤裸的大腿甚至挤进了傲哲天修长的双脚间,牢牢的限制他可能有的反抗。

  手,越来越用力,亡夜现在几乎是偏执的要听到傲哲天呼疼,就算把他两只手腕都整个折断。

  “……”混身是水的男人不堪疼痛的微颤,黑色的长发也因为刚才的落水而显得有些凌乱,半遮着衣衫不整的躯体。

  傲哲天深深的呼吸着,却怎么也无法让手腕上的巨痛缓解半分。而水里,红色跟黑色的发丝顺着水流开始互相缠绕着,更像互相吞噬着。

  看着男人在自己手里越来越痛苦却依然不吭一声的摸样,亡夜赤红的双眼开始隐隐的发暗……

  空气开始异常的闷热起来,直到一个意外硬生生的打断两人间有些危险的气氛。

  而傲哲天本来还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起来,双眼寒芒一闪,猛的将亡夜给推了开去,直到自己的手被闪着寒光的剑给狠狠划破。

  猛的回头,亡夜象突然惊醒般双眼惊怒的看着衣衫不整的精灵皇,几声低沉的咒语便将他手的剑给整个废掉。

  “放开我!”被红色魔法束缚的精灵皇满脸气愤的看着亡夜,一双碧绿的双眼甚至闪着屈辱的泪光,可无论他如何挣扎,那束缚他的魔法依然牢牢的将他整个囚禁住,毕竟,如今的精灵皇,只是一个被封印了魔法的普通人罢了。

  当然,他的体质比一般人要好很多,比如,他的手腕不容易被折断。

  “你想要杀我?舍得么?”冷笑着向精灵皇走去,亡夜恢复了平常雍懒的摸样,含笑的双眼象是在看一个有趣的玩具,再也没有看傲哲天一眼。

  “居然敢对我做这种肮脏的事情!无耻!”精灵皇白玉般的精致的脸上一股杀气直冒了出来, 凌乱的金发在黑色的浴室里显得光彩夺目。

  “喔?那之前边哭边抱着我不放的人是谁?”低低的笑起来,亡夜说:“你现在出现……是因为我还没满足你么?”一把将精灵皇楼在怀里,亡夜笑的嚣张,后者挣扎得更厉害,脸蛋却冒起了不知道是气愤还是羞怒的绯红.

  没有去看在水池旁显得异常般配的两人,傲哲天默不作声的从水池里爬起来,刚才为了推开亡夜而被精灵皇砍伤的手腕正在不停地流血,再加上先前的强硬勒痕……

  傲哲天看着,皱了皱英气的眉,用牙撕下自己的袖子,有些吃力的将伤口包扎好,却包得异常难看。

  凑合吧,能止血就行。

  耳边依然传来两人斗嘴的声音,傲哲天擦了擦脸上的水沉默的朝外走去。当电灯泡从来不是他的喜好。

  “谁准你走的?”而这时,本来还算温和声音顿时冷了不下十度,亡夜双眼冷森的看着傲哲天,连他怀里的精灵皇都不禁发寒。“………”

  傲哲天僵了一下,却没有马上回头。他想直接走的,根本就不打算理会亡夜那所谓的命令。但体内另一个叫秽的灵魂却犹豫了,担心如果抗拒这个男人,那么从小将他养的大的灰精灵就会受到牵连。

  于是,两个本来就渐渐融合的灵魂再度开始出现分歧,身体的控制权也即将变动。而之前傲哲天之所以能控制这具身体,也是在两个灵魂都共鸣的情况下。

  因为他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