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章 村长家的女人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夕阳的余晖从天际倾洒下来,长长的照在正从远处乡路赶来的一辆马车上。车上懒散的半卧着一个二十出头的骚年,草帽斜斜的盖在脸上,几个油皮纸包堆在脑袋底下当枕头。

傍晚的天上飞着红色的蜻蜓,有的落在浅草尖上,有的从水面飞掠。村里的小河倒映着金色的波粼,安静的流淌着。

张小田晃晃悠悠的赶着马车踏上了河上的桥,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睛眯成缝,瞧着河岸边草丛里一个靓丽的身影。

赵春燕低着头在河边搓洗着衣服,茂密的草被她清理出来,清澈的水流不停的洗刷着飘荡的衣物。

她的腰间露出雪白的一大块来,丰腴的腰臀罩着黑色内内,隐约可见一条纵沟掩映其中。

张小田脑海里不由的冒出这样的场景:赵春燕背对着她,高高的耸着雪白的臀瓣,自己的双手覆盖上去,用力一分,露出幽幽庭院和狭长秘谷,然后自己低头凑上去....

张小田不再多想,跳下马车捡起一块石头,照着赵春燕的屁股上扔过去,然后立刻跳上马车,目不斜视的继续前进。

小石头在空气里划过一道漂亮的轨迹,直直的扔在了赵春燕的头上。

“哪个天杀的畜生干的,给老娘滚出来。”赵春燕气急败坏的站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

张小田摸了摸头,扶好草帽。这婆娘真彪悍,不过这个小寡妇生的真是标致啊,不过嘛,嘿嘿,早晚是自己囊中物,枕边花。

“张小田你这个小孩崽子,偷袭你姑奶奶,皮子紧了是不是?”赵春燕奔着张小田就冲过来了。

“春燕姐好久不见啊,我看你是红光满面,印堂发黑,几天没洗脸了啊?”张小田看着眼前奔袭的两只大肉球,眼睛一亮。

“刚才是不你调戏老娘?”赵春燕拽住了张小田的耳朵,满脸怒色。

“春燕姐冤枉啊,我这好好的赶着马车,什么时候调戏你了?红口白牙的不能污蔑好人呐。”盯着赵春燕的胸口。张小田两眼放光,口水哧溜哧溜的吸着。

“是么?”赵春燕的手松了下来,这张小田毕竟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自己这么拧着他也不好看。

“恩,没事我先走了,春燕姐,村里最近感冒的多,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啊。”张小田诚恳的说道。

“恩,我知道了。”赵春燕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看来自己是真冤枉了小田呢。

“唉,姐别动!屁股上有毛毛虫!”张小田惊叫着指着赵春燕的屁股。

“有就有,打死了就得了。”赵春燕大咧咧的说着,就要挥手拍。

“是蜇人的蝲蝲蛄啊!姐别动,看我来!”

赵春燕也害怕了,自己这看不到后面,那东西确实蜇人,一疼疼一星期呢!

张小田的手从下面慢慢抚摸上去,手心传来的凉滑触感让他啧啧有声。

“你干啥呢?”赵春燕觉得不对劲,秀眉一簇,蹬着张小田。

“好了!你这个烂虫子,看我不抓死你!”张小田用力的一拍,狠狠的握了一下。

“啊~~”赵春燕身体哆嗦了一下,屁股上火辣辣的,灼热的温度从被拍打的位置传来,还有一丝遁去的酥麻。

“你~~”赵春燕气的银牙紧咬,看着张小田大笑着赶着马车离去,在原地恨恨的跺了跺脚。

“爷爷,我回来了!”张小田到了家,一扔草帽,看着桌子上做好的饭菜,扑了上去。

“这回来咋不洗手就吃呢?一点都不卫生。”张新泰抖着自己那珍爱了一辈子的一把长须,板起脸来。

“我爹呢?”张小田头都不抬的猛造,丝毫不顾着自己爷爷在旁边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

“你爹你娘去村东头的李老二家随礼去了。”张新泰看着自己这个疼爱的外孙,又从锅里拿出一碟菜来。

“吃吧吃吧,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跟你那个死爹一样,就知道吃。”

“啊爷你太好了,最爱吃你做的菜了!”张小田接过来,往碗里一倒。

“这是药膳,就知道自己吃,留着点。”

“去随啥礼?”

“李老二儿子结婚!”

“哦,难怪。”张小田放下饭碗,拿起水舀从水缸里舀出水,咕嘟咕嘟的灌下去。

“等会把这药给村长家送过去。”张新泰从屋里拿出一包药来,扔在了桌子上。

“这是啥?”张小田反过来看了看。

“别问了,问了你也不懂!”张新泰叹了口气,摆摆手进屋了。

“真个烦人,我还要去找柱子捞鱼呢!”张小田抓起那两包药,衣服都来不及换一下,顶着湿漉漉的后背就朝村长家走。

等他到了村长家,正好看到村长迎头兜了出来。

“宝叔!”张小田喊了一嗓子。

“小田啊,今天怎么来我这了。”赵大宝满脸黑胡子,四十岁左右。长相凶狠,正匆匆的往外走。

“爷爷叫我给你送药来。”

“你婶婶在家,我去村部一趟。”等赵大宝走远,张小田慢悠悠的进了村长家的院子,门口的大黄狗立刻龇起凶牙,汪汪狂吠着。

张小田不慌不忙,从胸口的衬衣口袋掏出一小包粉末,随手撒了一片在空气中。

大黄狗用力的闻了闻,然后兴奋的抖动着尾巴摇头晃脑的奔着张小田冲了过来。

“这伏狗灵还真厉害,也不知道爷爷怎么配出来的,啧啧。”张小田惊叹着拍了拍大黄狗的硕大脑袋,掀起门口那鲜艳的门帘,走进了村长家。

孙玲花正在炕上平躺着,还有些咳嗽,脸色苍白。听得屋里有动静,忙坐起来,一把抄住了窗台上的剪子。

“呦,玲花婶这是干啥呢?”张小田看着孙玲花紧张的样子,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

孙玲花三十多岁,但是皮肤却很白皙,光滑,身段妖娆,碎花裙贴着丰满的大腿一路蜿蜒向上,束缚着饱满的胸脯,樱桃嘴微微张合,精致的脸上红晕点点,柳叶眉慢慢张开,漂亮的大眼睛不经意的眨动都会带起一抹诱人风情。

“小田啊,你怎么来了?”孙玲花见是小田,松了一口气,放下剪子。

张小田不理解她的紧张,把药放在桌子上,坐在了孙玲花边上。

“我爷爷让我送药过来,怎么婶婶不欢迎我来啊。”张小田嘻嘻笑着,近距离的看着孙玲花。

“哦谢谢你爷爷了。老人家身体还好吧,咳咳。”孙玲花低头咳嗽了一声,胸口低垂,露出半碗形的柔波来。

张小田眼睛咕噜噜一转,一把拉住了孙玲花的手。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