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1章 暗访迎春楼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方姐,你看你表弟这么可怜,帮帮他吧!”

“是啊,弟弟不哭,谁欺负了你跟姐姐说,咯咯咯。”那个清秀的小女警又靠了过来,亲热的拍打着张小田。

张小田眼角一瞥,看到这个姑娘身形瘦削,但是小胸脯却也是玲珑有致的煞是迷人,就像低矮光秃的树上突然结出了两个红柿子一样,立刻就有了神采来。

看来这妹子身上就这一处还有点价值啊,有时间采摘下来。

方琼知道自己吃了暗亏,冷笑连连,“走!张小田!带我去看看!我看谁敢欺负我表弟!”

张小田熟悉她的脾气,知道自己这一去怕是得遭了瘟,连忙摇头“姐你还忙,就让这位姐姐陪我去吧,不用烦劳姐姐啦!”

方琼听到这里,更加生气了,“秀秀,是不是看上我表弟了,要不要给你,介绍介绍?”

那个女警好像丝毫不在乎方琼和她副局长女儿的身份,一点没有低三下四的味道,“咯咯,这是哪儿的话啊,我可不敢跟方队抢男人,小兄弟,姐帮不了你咯!下次有事直接来找姐姐啊!”

叫秀秀的女警并没有方琼那么傲人的身材和精美绝伦的脸庞,显的柔柔弱弱的,好像一用力就能折断的竹筷一样。

不过那双眼睛却带着高人一等的神色,平视方琼。

“哼,”方琼揪着张小田,把他拉了出去。

看着方琼开车带他风驰电掣一般的往偏僻的地方开去。张小田心里忐忑不安,总有一种要下鱼锅的感觉。

“姐,那个...我今天来,是有事找你帮忙的,有话好好说,如果不方便办,我就先回去了。”

车子渐渐驶入一片宽阔的芦苇荡,高高的芦草渐渐的挡住了车身,旁边就是县里那条宽阔的河,支流滋润着旁边的几个乡镇。

灿烂的阳光从车窗透过来,照得车里一片亮堂,方琼把车窗摇开,透出凉丝丝的风来。

远处能听见河水奔流带来的叮咚声,还有鸬鹚的叫声传来,白色的不知名的水鸟展翅高飞,呼啦啦掠过,岸边还有几条小船停靠。

方琼跳下车,来到后排,掏出手铐来,咔嚓一下子给锁在座位上后边的两个铁环。

“姐你!”张小田看着方琼下了车,朝着远处走去,不一会儿听到几声冷厉的声音“警察执行公务,你们几条船,去那边停去!”

那些个渔民乖乖的离开了,方琼满意的回到了车上,把车门打开,风持续不停的穿过,打动人身上的衣衫。

方琼解开张小田的裤带,用力扯了扯茂密的黑草。

“啊!”张小田一疼,“姐你要干嘛?你不能这样,你....”

“啪~~”两个清脆的耳光,打的张小田蒙住了,然后张小田清楚的看到方琼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卷黄色胶布,那种极其强烈的粘性撕拉一下伸展开,把他的嘴沾了个严严实实。

“聒噪!张小田,你就是一个下贱货色,除了在女人肚皮上用用功夫,欺骗欺骗善良女人的感情,没有什么大的本事,柔情蜜意换不来你这种男人的珍惜,你比那城里的**还欠操!”

“别用你那鬼眼睛瞪我,他妈的,看什么看!”方琼解开衬衣,把胸衣拿下来,张小田还没来得及去看阔别已久的**,就被蒙住了眼睛。

好像蜘蛛侠一样,带着一个角形的眼罩。

“恩哼,”张小田闷哼一声,**一痛,

却是方琼掏出一块素白手帕,狠狠的擦了擦张小田的小兄弟,干燥的布料摩擦性很大,方琼手劲儿还大,一下子把张小田弄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蓦地有着一点温热传来,然后被紧密的包裹,舌头绵软而有力,拱动着有力的一吸气。

一直把张小田的阳根清理出来,完整的送进口腔。

牙齿叩关,咬一下,顿一下,舌头专门挑着头头下端**,把着它不住的玩弄。

张小田很想畅快的呻吟几声,或者把着方琼狠狠的直接推到,但是身体牢牢不动,双腿蹬在车座底端,也不敢有太大动作,万一激怒了这个心狠手辣的娘们,再打断腿儿可咋办。

方琼看着张小田的身体剧烈扭动,身体表面温度急剧上升,心中得意起来,小色鬼,区区手段就这么不堪啊!

她的口齿专门在最敏感的那个地方活动,好像舔着棒棒糖的小女孩,绕来绕去,牙齿沿着同心圆,滴溜溜带着触滑不停转动。

紫色的血管蹦起,粗大的圆柱体膨胀着,带着共工怒折不周山的冲天气势,不屈不挠的挣扎着。

张小田有一种极度想要的**,身体向上一挺,小兄弟杵到了方琼的鼻子上。

“啊~~”方琼惊呼一声,双手狠狠的握了几下,“你个小混蛋,故意使坏!我叫你使坏!”

再度张开樱樱小口,有力的撸动着,同时发出动人的呼唤,把张小田的裤子扒个干净,露出毛茸茸的大腿来。

捏着大腿上的肌肉,节节攀升,方琼身子向上,慢慢的坐下去。

张小田的灵魂进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柔情汩汩,蜜意浓浓,春回大地,解冻万里长岭。

但是头头刚进,方琼就停下来,开始悄悄的摩擦着。

欲罢不能,驱之复来,无穷无尽的诱惑,张小田声嘶力竭的踩着云梯,眼看就要登上城楼,就被一枪搠下来,胸膛冒出一朵红色的血花。

不断的攻打不断的失望,至死方休。

方琼按住张小田乱动的大腿,一把撕开嘴上的胶带,连着唇边的绒毛都粘去了。

张小田顾不得嘴上的疼痛,先努力喘了几大口气。

“张小田,向我正式道歉!姐就原谅你,好好的跟你做一次。”方琼如骄傲的蓝孔雀,得意的挥舞着胜利的旗帜,低低的看着张小田。

“方琼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个婊子,还立什么贞洁牌坊啊,穿着正义的警服,骨子里不也是一个**吗,开车带小爷出来,不就是想干事儿么,爷不怕你!”

方琼气极反笑,“好好好,张小田,你有种!有种你别喊!看谁能整过谁!”

张小田咬着嘴,忍着方琼那急速扭动的腰身。

**就像龙卷风一样,瞬间把他带到了高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牙齿死死的咬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当他逐渐适应了快节奏,方琼突然停下来,用力一顿。

一张大网兜住了一头正在欢快戏水的鲨鱼,用力一提。

空间时间,都静止了,所有的知觉停顿几秒。

然后愤怒的鲨鱼张开利齿,撕开大网冲上渔船,把惊慌失措的渔民囫囵着吞下肚去。

张小田脸成了猪肝色,憋得十分辛苦,牙齿开始微微的上下撬动着。

“张小田,忍不住就喊一声吧,别搞得自己这么辛苦嘛,奴家,奴家这就来了,咯咯!”

方琼解开他的手铐,然后如一条美女蛇,抓着他的手按在自己饱满丰挺的**上,划了一个圆,娇弱的一揉!

身下用力没入,然后紧紧的夹住,靠着身体的自然收缩,渐渐的撩拨着。

亲吻着男人俊朗的脸颊,在他耳边慢慢的逗弄着,不断的出生诱惑。

“混账!!”张小田终于败下来,怒吼一声,按住了方琼。

“你输了!”方琼兴奋的笑了一声,然后两个人如蟒蛇缠住猎物一样,凶狠的搏杀着。

两具光溜溜的肢体交错着,翻滚着,打翻了坐垫,在呼啸涌过的风中,四面开花。

“张小田你这个畜生,看在今天送饭的份上,就不和你生气了,以后老老实实的多陪陪你姐,啊~~~!”

“没问题,以后我就对姐粗暴一点,简单一点,反正姐抗折腾!”

“你个混蛋,今天来找我到底啥事,嘶~~”

“等会再说,姐你们局里那个小姑娘挺好的,就是跟我去买饭那个!”

“哼,怎么了?又惦记上新妹子了?有姐还不够么?”

“啊!!姐别咬,不是那回事啊,就是意淫一下,我再想能一口气把她干的昏死过去,那样多有成就感啊!”

“小色狼,小流氓,哼,就知道草女人,你敢么?她爸是公安局长!”

“啊~~~那,那算了!”

“真他妈怂!就会欺负姐这样的善良姑娘啊?你要是有能耐把她搞定,带到姐这里一起搞,来个双飞怎么样?我倒要看看这小蹄子被你干昏的样子呢!咯咯!”

“姐,”张小田扶着方琼,马上就要喷涌而出了,“你俩....有仇啊?”

“啊~~~啊~~~哦~~啊~~”方琼闭上眼睛,“没.....没仇,就...呼~~”

突然两个人一阵抵死缠绵,抱在一起,释放着高压电流。

风吹过来,把皮肤上的汗珠一点一点带走,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闪动着莹润的光泽来。

点点流转,晃的人有些不适应。

张小田枕着方琼的**,自在的蹭着,“姐,赵长喜这个人你了解么?”

“这是一个老流氓了,在县里头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他应该是和你有仇的赵广发的儿子吧?”

“对,”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开始穿衣服,“我想着得先把他拿下,起码打击一下,最好给送进监狱去!”

“你想干嘛?”两个人来到河边,看着波光粼粼,宽阔悠长的河流,一叶小船,正在中心漂流,一个带着箬笠的老翁,正慢慢的翻动着渔网,检查着一天的收获。

孤舟轻绰,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能会和赵广发产生剧烈的冲突,”张小田想到了吴清丽埋下的那个东西,他知道不久之后的村官换届选举,他会给赵广发迎头痛击,彻底把他搞下来。

往常的选举都是形式,村长支书恩威并施,左右拉拢,基本都是耳提面命,但是这一次,张小田一定要让它与众不同。

当然,之间,还需要运作一下。

“哦,这样啊,那你打算怎么折腾赵长喜呢?”方琼吃吃一笑,勾住了张小田,“我的好表弟,你真能干!”

张小田自然之道她指的能干事那般,故意装出可怜的样子,“再能干也是白干,姐姐肚子平平,啥时候能有个小孩子啊!”

“哼,你啊,非得搞大了姐的肚子才行么?难道孩子你养么?”方琼搂着他的脖子,“人都让你吃了个遍,连肚子都不放过,是不是非得把姐榨干才行啊?”

“哪有,心疼姐还来不及呢!榨干了我上哪儿找这么漂亮的女人去!”

张小田揽过方琼的腰“跟姐姐干最爽了,尽情尽兴啊!”

“哼,少在那甜言蜜语,说吧,你想我怎么帮你?”

“赵长喜有没有逛妓院的习惯?”张小田问道。

“他那种人,肯定有,不过县里大大小小的皮肉场所,也有挺多,有的我们都不了解,现在上头正为这件事发愁呢,估计过两天会有大规模的清理!”方琼皱眉凝思,慢慢的说道。

“那么姐,如果嫖客被抓,一般会关几天?”

“不会太久,交了钱,也就是罚款就让走了,这也就是个扰乱社会治安,没法太狠的清理,再说了,这种生意都持续了好几千年了,想彻底根除,怕是不太可能了!”

“关几天也行,要不我上下活动一下,把他送进去得了,反正也不是啥好人!”

“这可不行,你这是**裸的犯罪哦!”方琼一点张小田鼻子,“你得采取正当手段!”

“嘿嘿,那是当然,”张小田笑道,“那个,有啥消息及时通知我,兴许能帮助到你们呢!”

张小田本来没报太大希望,不过没两天,方琼找到他,说公安部门准备清洗一些地下黄赌毒,其中有一家叫做迎春楼的酒店,有着这种服务,但是...“方琼犹豫着,没有继续说。

”但是什么?”

“这家酒店做的实在太隐秘了,我们一直不知道怎么找到他们的交易老巢,没法真正的掌握他们的活动范围。”

“这还不简单,派个卧底呗!”张小田说道。

“那些酒店小心着呢,根本不会让你真的进入那种背后场所,得是老嫖客才行,而我们想打击的就是那种地方!”方琼说道。

“额,好吧,”张小田点点头,然后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看方琼一直看着他,他有些奇怪,“姐今天还有啥事?”

“傻小子,有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方琼眸光中透着严肃,说道。

张小田一颗心沉了下来,以为是啥大事,心里彭彭直跳,“啥,啥事?”

“我们觉得你十分适合打入这家酒店,伪装成嫖客,替我们找到证据!”方琼笑道,替张小田整理了一下上衣。

“这个啊,姐刚才不是说,要老嫖客才可以到他们真正的老巢么?”张小田疑惑着问道。

“他们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叫验堂口,如果你能当着他们的面跟一位小姐**,就排除了警察的可能,都知道警察肯定不会舍下身子真做嘛!”方琼粲然一笑,说道。

“哼,所以你就把我推出去了!”张小田有些不乐意了,“你们倒是清高了,敢情我下作呗,还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小姐那个!”

“知情人士透露,赵长喜最喜欢光顾的就是这家场所。不过收费太高,这个穷鬼只是每个月最后一天才去玩一把。只要你找到了他们真正***的场所,就是大功一件,到时候姐姐保证让那个龟孙子好好的吃几天苦头!”方琼亲了张小田一下,然后拿出一些东西,递给张小田看。

张小田看了半天,然后恍然大悟,竟然是,安全套!

他在村部看过,每年上头都送一批下来,配合着抓抓计划生育的工作。

自己一直觉得这东西有碍观瞻,再说了,估摸着也没直接提枪上马感觉爽,那肉肉交接,多有激情啊!

倒是没想到有一天,还得熟悉这个东西!

张小田摇头苦笑,“我要是再不答应,估计姐都得把我绑了送过去,唉,真苦了我这条老命了!”

自己那么多女人可供选择,谁愿意去***啊!

“妈的当警察的心都黑,为了完成任务连自己老公都往出推!”张小田嘀咕一句,抬起头,看方琼没啥大反应,只是慢慢的陷入了思考当中。

“姐你想啥呢?”张小田趴在她脖子上亲了两下,“咋还呆了呢!”

“走张小田,”方琼一拉张小田的袖子。

“去哪儿啊?”

“找个地方熟悉熟悉啊,你不会用这个,别再露馅了!”女人急促的声音传来。

“咋熟悉?”张小田有些茫然的问道。

“我和你一起熟悉啊,正好我也没体验过呢!”

“还有这好事!”张小田兴奋的声音渐行渐远。

在方琼身体力行的指导下,张小田终于知道安全套的作用了,还别说,倒是影响不大,而且绝对的保护自己啊!

花街柳巷,可也容易染病啊!

县里一处繁华地带,霓虹灯闪烁着,映出来来往往的人影。

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汽笛响起,进进出出。

迎春楼大门敞开,跟往常一样接待着来来往往的客人。两个漂亮的迎宾小姐,微笑着迎合着涌进来的人潮。

“欢迎光临,请先生里边请!”

一个俊俏的后生打扮得体,身姿潇洒的走了进来,一身白色的西服,扣着深蓝色的领结,头发弄的锃亮,一双有神的眼睛到处瞄来瞄去,和儒雅丰润的外表大相径庭。

“先生是要住店还是宴请?”到了前台,一位中年女人很有礼貌的问道。

这个人自然就是来探查虚实的张小田,按照警方提供的地址,找到了这家气派的酒楼。

到了这里他还真不太敢相信,这儿会是一处地下**交易场所,一看就是富豪云集之地啊,没身份没财力的人连进都不敢进。

“住店,”想了想,张小田还是给了一个说法,然后随便找了一个房间。

房间里的张小田也没法休息,反复思考着怎么能找到真正的巢穴,毕竟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来回滚动,最后张小田烦躁的起身,准备出去溜达溜达,找找机会。

正在此时,听的有人门外唤道“先生,需要服务么?”

听着这个娇腻的女声,张小田立刻来了精神,一跃而起,打开房门。

“先生,请问需要什么服务么?”女服务员推着餐车,微笑着说道。

张小田淫邪的目光上下扫视着,然后嘎嘎笑了起来,“啥服务都有?”

“只要我们能办到的,都有的,不知道先生需要什么?”女子大概二十出头,长相甜美,发育的也不错,胸脯鼓鼓的,皮肤吹弹可破。

“你进来!”张小田把女孩拉进房门,然后关上门,淫邪的目光肆无忌惮的看着她。

他现在决定主动试试,看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张小田掏出五百块钱来,在女孩的惊呼中蛮横的把她拽了过来,“五百块钱,摸你**,行么?”

那个女孩眼中露出异彩来,不过马上换上了愤然的表情,“先生请你自重,这里是正规酒楼,不提供那种服务!”

“那就别怪我用强了,”张小田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女孩,把手从单薄的衣襟中伸上去。

“啊~~”女孩一生惊呼,身子不住的挣扎。

张小田神情紧张的随时关注着事态变化,感受着女孩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然后力道越来越小,心中一动,有门!

狠狠的蹂躏完了女孩的胸脯,张小田赞叹着,“小妞儿还不错,等会让哥好好日日,包你舒服!”

大手从裤子中插进去,然后擦过毛毛,一路到底,揉弄着软嫩的**。

“早就不是处了,也不知道被上过多少次了,”张小田根据经验判断出来,这没准就是一个小姐!

“五百块钱就想日,你真不要脸!”女子本来想着迎合一下算了,摸摸**就行了,没想到张小田还有更过分的要求,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甩了他一巴掌,夺门而去。

走的时候,还没忘了拿钱。

张小田冷笑着,整理好衣衫,然后走到门口大声吼道,“不就是个婊子么?烂婊子,让人草的货!”

砰的一下关上门,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发生,他相信,一定会有人再次上门的。

“妈的气死我了,今天遇到了一个不要脸的家伙,”那个女服务员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处偏房,一进屋,里面有十多个姑娘和二十多个大汉正在那里打着扑克。

“咋了?芳芳,谁欺负你了!”一个年纪最大的老妈子一样的妇女,满身珠光宝气的站起来,见到芳芳进来,笑了一下。

“冯妈,”芳芳贴过来给她乖巧的捶着背,“刚才按惯例去42号房叫服务,还真遇到了一个主儿,可能是来嫖的,不过这小子太过分了,给了我五百块钱,又想摸**,又想草的,女儿的壁都让他给摸了,实在是太看不起我们了!”

芳芳一边嗲声嗲气的说着,一边从怀里摸出五百块钱,递给了冯妈。

冯妈看了看,然后笑呵呵的抽出一百,剩下的塞给了芳芳,“自己留着吧!”

“谢谢冯妈了!”芳芳眉开眼笑的说道。

“你观察那小子,是不是警察的卧底?现在风头越来越紧了,都得给我小心着点!”冯妈说到最后,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知道了”屋里的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应该不是,我看就是个纯粹的色鬼,恨不得吃了我一样!”芳芳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

“有钱么?”冯妈再次问道。

“看起来不穷,不过就是抠了点,才给我五百!”芳芳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嘎嘎,只要落在了我们手里,有多少钱都不是他的了!”冯妈一拍芳芳的肩膀,“丫头,去告诉他,一千块钱,这里的姑娘随便挑,如果当着我们面日了一个,就带他到那里去,发展成我们的长期会员!不过他必须有钱,下次让他交两万的押金来”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