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2章 吹箫神技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张小田跟着芳芳走着,一路用心的记着这里的地形,坐标。

昏黄的灯光摇曳着,照在两侧苍白的墙壁上,灰黑色的地面脏兮兮的,充满了腐殖的味道。

长廊幽黑,寂静,隐约中听到远处传来的喧嚣声,前面的芳芳扭动着腰肢,袅袅婷婷的走着,圆滑丰满的大腿交错着,小屁股一摇,一摇的。

张小田有些紧张,未知的东西让他充满了恐惧,从喉咙到胸膛都干烈烈的,神经紧绷。

“害怕了?”芳芳停下来,转过身,夜色中呈现一个婉约的身影。

“谁怕了?我就是想到等会的花姑娘,兴奋着呢,嘎嘎。”张小田的声音中带着虚弱的感觉,让人听了有一种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判断。

“呵呵,就怕你到了连几把都硬不起来了。”芳芳充满了嘲弄的说道。

“哼,少他娘的在这吓唬我,小妞儿,你...你等着,老子用钱砸死你,草的你连你妈妈都不认识你!”张小田壮起胆子,强硬的说道。

“哼,”芳芳也不再多说,继续带着张小田走。

光线突然一转,前面有着一个房间透出一大片灯光来,从半敞开的门中露出来,两个人加快了步伐,钻进了房间。

张小田伸手挡在眼睛上,适应了好半天,才让眼睛不再那么刺痛。

屋里的白炽灯瓦数很大,里面挤满了一群穿着时髦,正在那里叽叽喳喳聊天说笑的姑娘们,莺歌燕舞的好不热闹。

旁边还有着十多个彪形大汉,张小田刚进门,两个人就迅速的靠在了门口,关上了门。

张小田保持着镇定,仔细的看了一下周围的布局,这么宽大的房间,只有几个长条沙发摆放着,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又是要干啥?

他一进屋,所有的议论声都停下来了,一瞬间目光汇聚,带来了浓浓的压迫感。

张小田露出几丝紧张而故作镇定的神情来,站在那里,手不停的搓着,指节都捏白了。

这是方琼告诉他的,太冷静了不行,人家会怀疑的,必须得表现出一个正常嫖客的**来。

这是啥捏?张小田不知道该怎么赢的这些人的信任,只能凭感觉走着。

“你就是42号房间的客人?”这个时候,冯妈开口了,盯着张小田的脸,就像法医一样,检查死者身上的每一处,试图发现什么。

张小田没有说话,身子往后一摆,大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上,真皮触感格外充实,陷进去就不想起来。

“谱还挺大的,”冯妈也不生气,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点起一根细细的烟,不断的吞云吐雾。

“叫我过来干嘛呀?哥是来***的,不是跟你聊天来了,”张小田不耐烦的晃着头,按了按衣服。

“呵呵,要小姐行啊,简单,先生第一次来,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吧?”冯妈说道。

“啥规矩?”张小田翻着白眼。

“选一位姑娘,一千块钱,随便干!不过得在这里,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要是不答应呢,那你就走吧,要是做到了,还有更多的姑娘和更好玩的给你介绍,怎么样?”冯妈慢慢的说道,好像说着吃饭喝水一样那么简单。

张小田没有再说话,转而看着这一群姑娘们,臀波乳浪亮花花一片,简直要看晕了人的眼睛。

“我可以要俩么?”

“呵呵,只要出的起价格,都要了也行,只要你有那个体力,”冯妈突然笑了起来,“小伙子有点意思,这城里三教九流有名的我基本都见过,咋就没见过小哥这么一号人物呢!”

“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张小田不屑的说道。

“小子说话客气点!”有个打手看不下去了,眼露凶光,恶声说道。

“自己的狗看好点啊,别乱咬人,我这个人受不得惊吓!”张小田低下头,整理了下衣角。

“你他....”“退下!”那个人还要说些什么,被冯妈严厉的喝止住。

“先生想要那个,或者那几个姑娘呢??”

“恩...”张小田本想要芳芳来着,虽然他勉强表现的还凑合,但是其实后背早就透了一片,生怕露出什么马脚,前功尽弃。

失败是小,万一有了生命危险就不好了。谁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个什么货色。

不过他的视线掠过姑娘后排时,突然变得危险起来。

刘雪????

大脑翁的一下子炸开了,刘雪可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而且自己威胁过他们母子俩,还上过她,不知道她会不会报仇,把自己的身份捅出来。

那可就糟了!

刘雪此刻也正看着张小田,目光带着惊讶,询问,更多的是疑惑。

张小田怕她暴露了自己,情急之下,不顾芳芳挑衅的妩媚眼神,指向了一身白衣白裤的刘雪,“这妞儿跟我穿的还挺般配的,就她了!!”

刘雪美眸睁大,不敢置信,难道这个,也有老乡照顾老乡的说法么?

这么多人,干啥就挑上自己了?身材好的,漂亮的,有的是啊。

“哎呀,小哥你这眼光,啧啧,”冯妈露出失望的表情来,“这雪儿在姑娘们中是垫底的啊,你咋就要上她了呢,我都替你心疼钱,你看,其他姑娘不乐意了呢,”

冯妈伸手一指,其他的姑娘们都把红艳的唇撅着,身子不停的摇晃着。

“大爷找我嘛,我满足你!”

“大爷要不要试试我的吹箫绝技啊,保证你舒服哦!”

“大爷....”

不同女人娇艳火热而大胆的身体,还有各种各样催情的诱惑声音一起袭来,张小田都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来。

怪不得男人们都爱逛妓院,尤其这种高档的地方,真有货啊!

“嘿嘿,我这个人嘛还是比较相信第一感觉,而且比较喜欢瘦一点的。”张小田摸着下巴,嘿嘿笑道。

“八成是那东西不行吧,专挑软柿子捏。”芳芳冷笑着讥讽道,谁都想挣钱,挑中谁谁有分成,此刻看张小田选了一个身材外貌都不如自己的刘雪,有些妒忌。

“行不行你早晚会知道的,着什么急,那个小妞别藏了,赶紧过来吧!”张小田心里有些着急来,计划有变,得第一时间把刘雪带走!

刘雪倒真没有揭张小田的老底的想法,她以为张小田是突然发财了,跑过来潇洒潇洒,他不是种西瓜了么。

没想到张小田这么急迫,让她不由得有些恼怒起来,大家都是一个村子住的人,至于还这么祸害自己么?

虽然她是**,但是脸皮还没有那么厚,当着这么多人面被干她心里是反对的,所以每次有新客户入门她都往后缩,这么多次每次都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没想到第一次点将的人竟然会是张小田。

“还不过来,妈的,你们这是什么服务态度!”张小田看到刘雪低声跟着冯妈说着什么,以为她再告发自己,一下子紧张起来,声音都变了调了。

“先生,怎么称呼?”冯妈问道。看着张小田的目光有些玩味。

张小田心慌起来,看来刘雪是把一切都告诉她了,丫的这个婊子!

镇定!镇定!镇定!

张小田继续靠在沙发上,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气,脑中急速转动。

“别紧张,小兄弟多久没跟人做了,咋一副猴急的样子呢?不会还是个雏儿吧?”冯妈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这姑娘你今天带不走了!”

“完了,看来真被发现了,”张小田面如死灰,沉默不语。

妈的,咋就好死不活的遇见这个婊子了!

“咳咳,小兄弟啊,”冯妈看见张小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干咳几声,“这个处男跑这里来泻火,虽然稀罕,但是也没啥,你要是舍不下脸,我们,那个可以回避,找一位活好的姑娘教教你?”

“恩?”张小田露出惊讶的神情来,他还以为冯妈会讽刺他几句,然后把他毒打一顿或者直接给做了。

正慌乱的时候听的这么一番话来,一下子就疑惑了,咋回事?刘雪没告密么?

“为啥她不行?”张小田一指刘雪。

“雪儿她身体不方便,”冯妈说道。

“咋个不方便?”张小田歪着脑袋问道。

听他这么回答,冯妈更加相信,张小田是个处男了,连这点科普知识都不知道!不过这样也好,好对付。

转念一想,还是慎重点一些好,谁知道是不是那些鬼警察搞的计呢!

“她大姨妈来了!”冯妈干脆挑明,“不是我们矫情,是这个姑娘真的不方便!”

“额...”张小田捂住头,两次遇到刘雪,她大姨妈都来了,难道自己跟刘雪的大姨妈真的结下了不解之缘?!

“换一个吧,姑娘那么多,”冯妈打了个哈欠,有些索然无味起来,搞了半天,竟然是一个毛头小伙,还以为是啥大老板的儿子呢!

“不换,我就要她!大姨妈来了就不能上了?”张小田声嘶力竭的喊起来,豁然起身。

冯妈看着张小田的目光就像看动物一样,一时间呆住了。

不仅她,其他的人也是,把张小田当成了精神病一样认真的看着,恨不得把他仔细的解剖开来,研究研究他是怎么说出的话来。

“你不知道女人来事的时候不能搞么?会得病的,小子,你过分了!坏了这里的规矩了!”冯妈有些生气,板起脸来。

刘雪身躯颤抖,说不出话来,气愤难明,她真不知道张小田为什么非要她不可。

而且都明确告诉他例假来了,你还不撒手??

张小田从怀里拿出钱包,掏出一摞子钱来,也没数,放在手上甩了甩,“哥就好这口,要钱还是要她?”

看着那钱的厚度,怕是将近一万块了,冯妈的眼神亮了起来,沉默了许久,才说“行!三千块,成交,不过我得提醒你,姑娘给弄坏了身子,你的赔钱,那就不是小数目了。”

“行,把她带过来,赶紧的,我要带她回房间!”张小田说道。

“哈哈,小美人,你就跟我走吧!让哥吃份带血生牛排!”张小田淫笑着夹住刘雪柔软的身体,一路拖动着往回走。

“芳芳,”冯妈叫到,使了个眼色。

“走吧,你可能不记得路了!”两个人跟着芳芳,穿越黑暗,朝着张小田的房间走去。

“冯妈,雪儿那么瘦,能禁得住这个变态搞么?”一个姑娘有些担心的问道。

“哼,我提高了三倍价钱,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看来是条大鱼。”冯妈心里暗自说道,盘算着怎么把张小田牢牢的吸附住,就是不知道他是干啥的,心里总有些忐忑。

“冯妈....”那个姑娘还想再说,她跟刘雪平常关系还不错,看到刘雪这个情况还被人带走了,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啪啪~~”冯妈收回手,看着那个姑娘委屈的捂着脸,眼泪在眶中打转。

“用你教我怎么做?你们这些让人草的婊子,什么身体好不好的,只要在一天就得给我干活!”

所有的姑娘把头低的死死的,不敢抬头看她。

“你就别瞎操心了,关好你自己,雪儿命苦啊,谁让她被人挑走了?这就是命,她自求多福吧。”

却说张小田挟着刘雪回到房间,把门关上,然后在门口仔细的听了听。

并没有皮鞋跟敲击地面的咔哒声,那个叫芳芳的女人此时还在门口?她怎么不走?

“刘雪我告诉你,我是警方卧底,你乖乖的配合我,不然....”张小田凶恶的盯着刘雪,把刘雪吓的花容失色,尖叫一声。

张小田也被吓了一跳,然后坏笑着说道“真聪明,不过你得跟我演一出戏才行!”

“啥戏?”

“春宫大戏啊,现在开始你就不断的叫,越痛苦越好,然后等会我想办法带你出去!”张小田低声说道。

“出去?”刘雪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怔在那里,茫然无措。

“赶紧叫啊?”张小田十分着急,芳芳估计就在外面听着呢,要是俩人啥都不做,怎么展开接下来的行动?

“啊~~~啊~~啊~~”声音清脆嘹亮,好像在唱歌,说不出的惬意。

“艾我草了,你这是被干的声音么,你以为你吃饱饭在自家院子唱歌呢?”张小田快急哭了,这职业选手怎么这么笨呢?

“啊~~啊~~”刘雪更夸张了一些,然后探寻的目光看着张小田。

张小田十分无力的软下来,太假了。

门外的芳芳疑惑起来,这是干啥呢?听着一点不像啊?那刘雪正在经期,应该是充满痛苦才对啊?起码不能这么清亮,干脆吧?

张小田掏出了自己的大家伙,揉了揉,然后把刘雪翻了个身,一把扒下裤子,

“啊!”这回刘雪是真的尖叫起来,张小田甚至都忘了自己还带着套套呢,也没顾得上用,掰开刘雪的两瓣小屁股,对着后门就闯了过去。

坚强的弱旅顽固的守卫着城门,不断的被碾压。

“啊~~~啊~~~”刘雪的腰被牢牢把住,痛苦的嚎叫几声,被张小田一直插到了体内,然后腰腹一酸,向后一靠。

“让你演戏都不会,只能这样了,”张小田把伏在刘雪的后背上,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忍着点吧!”

“恩啊啊啊啊~~哦~~~啊”刘雪的胸上扣着张小田的大手,脸上汗水滚落下来,白皙的脸上有些扭曲,眉头郁结,小巧坚挺的**被张小田捏在手里,变幻着形状。

张小田本来主要想让刘雪的声音逼真一些,让门外的芳芳放心,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投入进去了,切实的享受起来。

有一种摧残的畅快逐渐的在体内蔓延,最后一波一波的蓄积起来。

雨打梨花深闭门,燕泥已尽落红尘。

芳芳在外面听的声声高亢的**,微弱的呻吟,无力的呐喊,还有张小田不时的淫邪话语,她也放下心来,看来这个人真的是个嫖客,而且还是那种最下作的。

“你们那个叫芳芳的娘们不错,过两天老子要干的她起不来床,嘎嘎嘎!”

“呸!”芳芳脸上一红,狠狠的吐了一口。

“哇好多血啊,小姑娘忍着点啊,老子来了!”刘雪的叫声更加惊恐起来,然后张小田放声大笑着,里面一阵急促的啪啪声。

事实上张小田还是那个姿势,这已经是他极限了,只是说给芳芳听的。

刘雪终于明白了他的目的,开始尽力痛苦的呻吟着。

“那个叫芳芳的屁股就比你大,估计干着更爽,等她大姨妈来了我在找她!”

“畜生,王八犊子,我**大爷的,”芳芳终于听不下去了,太他妈恶心了,她带着一颗受伤的心远去了。

张小田一直关注着门外,听的一阵皮鞋清脆的声音远离,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真正的释放了一次。

芳芳回去把听到的跟冯妈一说,这些人才进一步相信了张小田。

而在42号房间里,张小田正搂着刘雪,俩人压低了声音说话。

“刚才弄的疼了么?”张小田坏笑着,让刘雪靠着枕头舒服的躺着。

刘雪屁股火烧一样的疼痛,嗔怪的看了一眼张小田,“你这个家伙,还说是来卧底的,我看你就是来找姑娘家的,都说了来了例假,还折腾我!”

“嘿嘿,那不是怕你把事情说出去嘛,万一拆穿了就不好,现在你在我这里我才放心,对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张小田完事后就耐心的扶着刘雪清理了身体,让她换上干爽的**,套上白色的背心。

此时看着娇滴滴的美女躺在边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加上是自己同村人,莫名的生出亲近感来,促狭的把她的衣服卷起来,露出精致的小**,趴上去又亲又摸的。

**上刺激的电流来回游走,刘雪闷哼一声,“你个混蛋,刚才还没要够啊?”

“你不知道,我这个人上女人,从来都是能用的都用一遍才满足的,你这身子才开拓三分之一啊。”

“呸!”刘雪羞怒的说道,抱着张小田的头,“人家刚换上的卫生巾,又被你糟蹋了!”

“嘿嘿,”张小田停下来,又是贪恋的抹了一把,这才收回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家背后很恐怖的,”刘雪眼中露出惧意,“我之前本来在另外一家酒吧干,后来有一天突然来了许多人,砸场子,十分凶狠,说是酒吧老板欠了外债,当时就给打死了,我们被这些人带走侮辱之后,就一直留在这里给他们当小姐。”

说到了这里,刘雪开始痛哭起来,张小田抱着她的身子,心里也有些心酸,更多的是愤怒。

盗亦有道,怎么能强迫别人呢!

“对了刘雪,他们是不是有个地方,是提供更大服务的?”张小田想起来冯妈说过的话,问道。

“是,不过我们每次去都被蒙着眼睛,不记得路线,只知道里面很大,还有赌场,好像,”刘雪垂着头,想了很久。

“好像什么?”张小田问道。

“好像有..海洛因,我一个姐妹悄悄跟我透露的。”刘雪的声音十分微弱,而张小田心里却掀起了轩然大波,兴奋的颤抖起来,这是一条大鱼啊。

“你把里面的场景详细的描述一下!”张小田来了精神,仔细的询问起来。

“原来这样。”张小田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来,为这家酒楼而震惊。

黄赌毒,都占全了。

“小田,你还是别趟这趟浑水了,”刘雪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是怕我受到伤害么?”张小田开玩笑的问了一句,看着刘雪认真的点了下头,心里一动,“难道这女的爱上自己了?”

随便吧,管她**不**的,喜欢自己,那就都给你收了!丫丫的。

“放心吧,我有数,你这几天千万别露出马脚来,我还回来,但是每次都找不同的姑娘,到时候会想办法先救你!这里早晚得被打击掉的!你以后,还是别当小姐了。”张小田摸着她的脸,“听到了么老乡?”

“恩,人家没有饭吃就去找你,嘿嘿。”刘雪乖巧的靠着张小田,酥软的身子紧紧的靠了靠。

“嘿嘿,雪儿啊,”张小田把灯关掉,让清冷的月光照过来,洒在床边。

“恩?”

“我又想了!”

“你!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哼,”刘雪气恼的捶打着张小田,“刚才不是要过了么?”

“那我昨天还吃饭了呢,今天就不吃了?”张小田反问一句。

“歪理!狡辩!”刘雪说道,然后钻出了被窝。

“你干啥去啊?”张小田问道。

刘雪爬到他身上,把他的裤衩拽下来,然后双手握着逐渐胀满的小兄弟,张开了嘴巴,“你个冤家,真是欠你的!”

“啊舒服!雪儿你太能干了!等任务结束了好好奖赏你!”张小田撑着手臂坐起来,看刘雪的吹箫神技。

灵活舞动的电蛇盘旋着,交织纠缠。从四面八方攒射过去,打的柱峰上山石滚落,雷鸣阵阵。

时而侧击,时而直落,长发打在张小田的大腿根上,看不清刘雪具体的动作,只能觉得无限的**勃发而出,连绵不断,牙齿有时候刻意的狠狠咬几下,不让张小田那么快的达到**。

“到底是...啊...太...厉害了...”张小田轻轻抚摸着她的肩膀,光滑的肌肤触感十足,“你个小妖精,本事还真不小哩!”

“啊~~”不久之后,张小田瘫软下来,白色的乳胶急促的喷出,被刘雪含住头头,全盘接受走。

这可是生命的精华啊!

“舒服么?小田哥哥,”甜腻动人的嗓音散发着温情,轻轻呼唤。

小舌头还在不停的动着,把他的头头清理干净。

“雪儿,以后啥都不用干了,专门给我吹...吧...”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