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3章 这小身子我可惦记很久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张小田及时的把情况反映给了方琼,和盘托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

方琼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因为这么大一个场所背后的势力和关系也很复杂,上面也要经历一场变革。

他倒是又去了几次,从方琼那里拿到了一些活动经费,前前后后找了几个不同的小姐,取得了信任,注册了会员。

他被带到了新的地方,彻底享受到了奢华的生活。而他的假身份是省城一个富商的儿子,下到县城来接洽业务。

为此还学会了赌钱,接触到了不同的人,连他都有点融入这份生活了,甚至舍不得离开。

纸醉金迷的让他灵魂都要臣服,被他干过的小姐有的还主动找他求欢,家伙够大啊。

但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警方要收网了。

张小田从车中走出,扶着一个喝的烂醉的女孩子,紧张兮兮的往里走,像是做贼了一样。

女孩身材丰满,体态婀娜,穿着一身简朴的衣衫,夹在张小田腋下,看不清脸。

“冯妈!快给我整间好房,我要给小妞**!”张小田兴奋的叫到,找到了正在前台打盹的冯妈。

“嘘!小声点,”冯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张小田,“这是从哪儿找来的姑娘?”

“嘿嘿,在一个酒会山认识的,是个小学教师,被我下了药,带到你这里来潇洒,你们这器材多,干的爽快”张小田也不避讳,把手伸到裤裆里按了按,那里早就支起帐篷了。

冯妈已经熟悉了这个色魔转世的有钱公子,也不以为意,领着张小田往里走,“姑娘破完了身子,实在不行就留在我这里吧,我帮你照顾!”

“嘿嘿,那可不行,这刚开花的小骨朵滋味才好呢,这是我的菜!”张小田感到腰间一只有力的手有拧紧的趋势,连忙坚决的摇了摇头,这小姑奶奶,还挺在乎的。

来到一个隐秘的小院子,一口井上面盖着一个长木板,布满灰尘。

掀开木板,露出宽敞的洞口,底下,有着光亮透出来。

根本不是一口井,底下别有洞天,是一个庞大的地下场所!

这就是张小田辛苦想要找的地方。

“放开我,呜呜~~”怀中的少女娇滴滴的哭泣着,身子无力的扭动。

“妈的,哭什么丧,到了爷嘴里还想飞出去不成,”张小田伸**邪着揉了揉女孩的胸,惹得几声尖叫,然后把手伸进腰臀,就要去摸。

“哎小爷,别这么猴急嘛,底下有房间,反正早晚都是你的人了,也不差这一时,”冯妈咯咯笑着,然后领着张小田踩着楼梯下去,遮好木板,

里面是一条装修豪华的走廊,站着几个懒散的服务生,辉光一直从穹顶的白色吊灯泼洒着,沿途一直向里,分成了不同的场所。

有赌钱的,有***的,还有几个一看就申请萎靡的人跟着一个神秘的人走着,估计是去吸毒了。

张小田轻车熟路,却也不免有些紧张,因为他知道,今晚等会要发生什么。

“张爷,哎呦,这是哪里领来的妹子哟,这么漂亮,等会潇洒完了借兄弟用用啊,”

“哈哈哈,你就别想了,张兄一个怕是都不够呢,还能分给你?”

张小田微笑着和几个迎过来的人打着招呼,不住的应付着。

怀里的女孩双眼微睁,凶厉的神色一闪而逝,把那几个人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

“好了,知道小爷的口味,不喜欢被打扰,这间房最合适了,清净,而且一应俱全,不过蜡烛断货了,暂时只有皮鞭铐子等等,先凑合着用吧!”冯妈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恩,谢谢冯妈了,回头告诉芳芳,让她有时间陪我喝酒啊,”张小田坏笑着进了房间。

然后碰的一声把门带上。

冯妈在门口习惯性的呆了一会儿,听到里面迅速的传来撕扯衣服的声音,和张小田粗重的喘息声,这才满意的回去了。

屋里,张小田正趴在门边剧烈的喘气,怀里的女孩一双美眸透出泼辣的光芒,哪里还有半点被灌醉的样子?

正对着门发出各种春叫。

“好啦,琼姐,”张小田等了一会,“她走了!”

“哼,”方琼停下来,回到床上把鞋一拖,舒服的枕着手臂,“那几个调戏老娘的贱人,等会我要把他们的眼珠子挖出来,把他们舌头割下来喂狗吃。”

张小田后背一寒,打了个哆嗦,“那是,得罪了方姐,该死!”

温柔的给方琼捶腿,按腰,把方琼弄的舒服的哼唧起来,“姐这些人都是危险人物,你等会小心!先让外面的警车冲进来再说!”

“你疯了,警车咋冲进来,开车撞人么?”方琼趴在床上,露出后背大片的春光,健康的小麦色反射着晶亮的光泽,腰臀曲线玲珑,紧紧的贴在一起。

张小田用力的按着,不时的拍打几下,为女人释放着身体的疲劳,心里叹息着,自己这命,给女人欢爱不说,还得给人**,啥时候自己也能躺在这里让人家捶腿呢!

“我是说警察,一紧张说错了,总之,你注意安全吧!”

“恩,我知道,这里环境真不错,要不是执行任务,真的想跟你在这里....哈哈哈。”方琼用力一拉,把张小田抱在怀里,脸贴着脸,“休息一会儿,等着!”

“呜呜!”凄厉的警笛声突然在外面喧嚣大作,嘈杂的声音和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到处都是慌乱的呼喊声。

“快走,妈的警察来了!”

“把东西都收起来!”

“砰砰”房门被敲的直响,都快从门框中蹦出来了。

“快出来快出来,警察来了!”一个保安急匆匆的赶过来挨个敲门通知,有些人穿着大裤衩搂着衣不蔽体的小姐就冲了出来,更多的还在睡梦中沉沦呢。

“砰。”张小田房门打开,一个人影冲出,瞬间把那个好心提醒的家伙击昏,拖进了屋里,门,被紧紧的关上了。

“还想通风报信,哼,”方琼利索的扯掉外衣,里面是一身紧身服,不知道从哪个口袋里倒腾出一把手枪,“你在这里呆着,别乱跑啊。”

看着方琼兴奋的冲出去,张小田摇头苦笑,这个娘们,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冲动劲儿,打打杀杀的还上瘾了。

“走,快点。”一排衣衫凌乱的男女排着队走出来,整个酒楼被查封,一直到地下交易场所,都有着警察在控制现场。

公安局为这次行动下了重拳,投入很大,收获自然也是不错。

张小田站在迎春楼的出口,心情莫名的感到轻松,一直伪装成一个有钱的嫖客,远没有做回自己更加的自然。

“这次我们收获很大,小子,你立功了!”张小田回头,看着方琼深情款款的走了过来,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

温柔的摩擦着光滑如玉的脸颊,张小田不禁搂紧了方琼,陶醉般的在她脖子里深吸一口,嗅着充盈的体香。

“怎么了?看你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方琼抬起头,看着张小田。

“也不是不开心吧,就是,有点失落,”张小田说道,“你知道的,那种一掷千金的感觉,还有左拥右抱的感觉..那皮肤,那**真...啊!”腰上一痛,张小田龇牙咧嘴的痛呼一声。

“管不住你了是不?就知道女人女人的,不行明天带你切了得了,省得你天天沾花惹草的,这几天睡了多少小姐了,还不满足是不?”方琼俏脸布满黑云,指甲不住的扣着他腰上嫩软的肉,把张小田折磨的弯了腰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姐不要动手啊,不都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张小田好不容易才止住了方琼的手,“整坏了谁满足你!”

“切,用得着你,三条腿的青蛙找不到,两条腿的男人不到处都是,明天姐就去找一个小帅哥,扔下你打光棍。”方琼嘟着小嘴,往那边的警车走去。

“嘿嘿,其实男人也是三条腿的动物,而且,像你们女人比谁胸大一样,我们也得靠着腿粗才能吃饭呢!”张小田跟在女人后面,笑嘻嘻的说道。

“呸!真不要脸,说的跟鸭子一样,谁稀罕你那第三条腿!”方琼脸红了,看着迎面过来的几个警察,微笑的打着招呼。

“方姐,收队了!”

“自己用的时候挺爽,不用了就扔在一边,这不是过河拆桥么。”张小田嘟囔了一句,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啊!”脚下一痛,脚趾头险些被踩断,张小田脸色煞白,仰天长啸。

“怎么了?张先生。”几个警察紧张的跑过来,有的还按住了枪,这可是金贵的卧底,这次立功的能臣啊,千万要保护好。

“他在里面被人恐吓过,精神上受了刺激,哎,怕是得落下病根了,可惜我们的卧底,都是为了百姓的安危啊,”方琼声音悲切,默默垂泪,脚后跟慢慢的扭动着,丫的刚才用力太大,给自己都顿疼了。

“这么严重?赶紧送医院看看!”一个警察挥着手臂招呼着,“120!快点过来!”

“姐你不能这么做啊,良心何在啊!”张小田被大夫和警察拖着,朝着救护车上行进,看着方琼的眼神说不出的哀怨。

方琼心中得意,真想放声浪笑,抒发着心中的畅快,丫的,还得瑟不了?我看你以后再起刺一个的!

“方队,你表弟到底怎么了?咋给折磨成了这样子?都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警察们围着方琼,问道。

“唉,可怜我的表弟啊,”方琼抬起手抹了一下半滴泪水也没有的眼角,“你们听我慢慢说...”

在方琼的描述中,一个只身犯险,深入虎穴,惨遭折磨的伟大英雄张小田光辉的形象出现了,镀上了一层灿烂的神环,让人禁不住的要顶礼膜拜。

“方队你的故事讲得真好听!”

声音渐行渐远,而张小田被圈在了救护车里,耷拉着脑袋,跟一只斗败的大公鸡一样。

张小田被嘉奖了,得了个公安部门派发的荣誉称号。还奖励了五千元。

更让他振奋的是,赵长喜在打击行动中被抓获,而且涉嫌毒品后台操作。真假不论,暂时是不用出来祸害人了。

这次行动从哪里说都是赚了,没了赵长喜的牵绊,张小田来往县城也就顺利多了,本来他是想找方琼好好当面“道谢”的,不过她那边正是忙的时候,小女人风风火火的也闲不住,张小田可没那个经理跟着她东奔西跑。

深秋扫落叶,吹干了辽阔无边的大地,天地之间一片肃杀。

张小田刚从赵春燕家里出来,神情愉快,腰带斜斜的挂着,一脸得意。

这半年来倒是光顾的少了,每次都得酣畅淋漓的倒腾很久,才能让女人心满意足的停下来,真是如狼似虎啊!

“突突突~~”运着猪饲料的拖拉机又开了过去,把饲料送到那些急需的家庭,也不知道有多少头猪眼巴巴的望着救济粮。

“春燕?”张小田唤道。

“恩?”赵春燕穿着张小田给买的赭黄色呢子大衣,蹬着黑色的弹力裤,脚上一双可爱的黑色高跟鞋,正依偎在他的肩膀上。

“你说这村里头的猪,为啥非吃县里的饲料不可呢?一样米养百种人,咱们村待这些猪也是不薄啊,恨不得给供起来了,咋就不买账呢?”张小田歪着头,搂着女人的腰,“春燕赶紧怀孕吧!”

“你这人,真没个正经,怀孕了你养活孩子啊。”赵春燕脸上一红,羞答答的说道。

身躯在宽大的衣服里显得有些雍散,倒是多了一种典雅兰心的气质,比以前那个灰头土面的妇女强多了。

有男人养着就是好啊!张小田这半年可没少搭着钱呢,虽说多半是为了她的身体,但是小女人还是心甘情愿的付出着。

“嘿嘿,你怀孕了,才能证明咱的本事啊,要不总这么滋润你,肚子也不争气。”张小田一拍赵春燕的肚皮,眼睛还是盯着拖拉机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咋了?亲爱的。”赵春燕温柔的靠着张小田的肩膀,替他整理了下衣领。

“嘿嘿,没事的。”张小田笑道。

“爷爷,你看看,这饲料里,是不是有着什么特殊成分?能分析出来么?”张小田拿着一小包白色物质,急匆匆的赶回了家,给张新泰看。

“这是从哪弄来的东西?”张新泰眉毛一动,低头闻了闻。“好特殊的味道!”

“猪饲料,就是咱们村那些猪经常吃的东西,我就是不明白为啥他们的饲料猪才吃,所以带给爷爷看看。”张小田说道。

“我可没有那么专业的仪器,只能透着水,给你简单融一融,看看有啥特殊玩意没,总感觉这味儿有些特殊。”张新泰拿着东西走了,留下张小田看着小花露出坏笑来,“妹妹,真是长大了啊,都知道打扮了,快让哥好好看看哎呀真漂亮!”

张小田冲上去围着田小花左看右瞧的,最后在小屁股上爽爽的摸了摸,好像掐着一团棉花,“艾玛手感真好!”

田小花羞怒着扑过来捶打着张小田,张小田嘿嘿一笑,搂过来揉着小脑袋。

到了下午,爷爷告诉他,饲料里有一样东西,罂粟。

原来是添加了少量大麻,怪不得猪会上瘾呢,人吃了都要死要活的。

“哼哼,赵广发和赵大宝这两个畜生,竟然靠着这种黑心饲料赚钱,真是不可饶恕啊。我现在就把它送到县里去,看看赵广发还能不能蹦跶了!”张小田兴奋的说道,眼里满是得意之色。

“你啊,可别冲动,这件事情恐怕不简单,涉及到的人不可不少呢。”张新泰有些担忧,自己这个虎孙子又要得罪人去了!

“嘿嘿,爷爷放心吧,我自有安排!”张小田说完,神秘的把那饲料包好,然后带着它开车去了县里。

一路来到松柏悠然的农科院,找到了正在做研究的程依依。

“好久不见啊,程大小姐!”张小田哼哼着小调,靠着门边,看着桌子前低头工作的程依依。

蓝色的牛仔裤套着圆润修长的大腿,洁白的衬衫包在黑色的外套中,裹着两只小巧坚实的**。长发上点缀着一只淡橘色的蝴蝶结,充满了青春的张扬气息。

“傻小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程依依看到张小田进屋,轻巧的挪了下身子,然后慢慢的站起来。

“有些事情找姐,不过不用着急,等姐忙完了的。”张小田凑近程依依,“姐真漂亮,”说完就要凑上去亲小嘴儿。

“去一边去,去,去,见面就惦记着这点便宜。”程依依推开张小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西瓜卖完了?”

“当然了,”张小田没亲到,也没怎么有失望的情绪,有枣没枣打一杆子,亲不到也没什么,“赚的不少。”

“那就好,等明年继续卖,”程依依招呼着张小田坐下,然后继续坐在桌前工作。

张小田很有耐心的等着,贼溜溜的眼睛在程依依的腰身瞄着,不怀好意的发出阵阵淫笑。

“你在那鬼叫什么,”程依依回头看着张小田,真想一脚把他踢出去,怎么跟个精神病一样!

说对了,张小田还真被方琼送进医院神经科检查了一遍,这下子给弄出后遗症来了。

“我整完了!你说你的事情吧!”程依依气恼的说完,坐在了张小田的床边。

张小田就把饲料的事情跟程依依说了一遍,没想到女人的脸色霎时间变得煞白,不敢相信的样子,浓浓的震惊之色让张小田为之侧目,“怎么了?”

程依依神色复杂的低下头,眸光黯然。

“我说错了什么?”张小田不解的问道。

“你,你打算怎么办?”程依依抬起头,紧紧的盯着张小田。

“当然是告发他们了,然后.....”张小田还没说完,程依依的小手就立刻抬起来,按住了他的嘴,“不要!!”

望着女人担心的样子,好像天要塌了下来一样,张小田的好奇心更大了,“姐,你这是咋了?为啥这么担心他们?难道赵广发和你是亲戚?别告诉我你们是失散多年的父女,那可就太神奇了!莫非你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要是这样那就太对不住了,我已经把他送进警局了!”

“胡说啥呢,”程依依捏着自己的衣角有些慌乱,“你知道县里饲料厂厂长是谁不?”

“知道啊,程永年嘛。”张小田回答道。

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程依依,长大了嘴巴,“不,不会吧?他姓程,你也姓程,不会是你老爹吧??”

程依依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测。

“天呐,世界太小了,”张小田无力的扶着额头,慢慢的揉着太阳穴,“竟然是你老爹!也是啊,你们父女俩工作性质都差不多。”

“张小田,求你一件事!”程依依蹭着张小田的胳膊,亲昵的撒起娇来。

“打住打住!我告诉你程依依,虽然你帮了我很大忙,这么一个夏天了,按理说应该好好感谢你才对,但是我和赵广发不死不休的关系是破不了的,而你爹实际上名为养猪,可是实打实的坑了村民啊,钱都让你爹和这些没良心的村官赚走了,老百姓找谁说理去,”

张小田想到这里就十分愤慨,替那些傻傻等待发财的村民们痛心。

程依依埋头不语,紧紧咬着嘴唇,她知道张小田说的都是实话,可是自己爹,难道就不能管了?

毕竟血脉相连啊。

“张小田,只要你放过我爹,你让我咋的都行!”程依依斩钉截铁的说道,神色中满是坚决。

“哦,真的吗?啥都行?”张小田本来想到程依依帮了他这么多,无私无怨的,心中一软刚要开口答应她。

没想到程依依会这么说,他这一颗**交织的心,又不怀好意的沸腾了起来。

看着张小田那**的目光,程依依心中紧张的跳个不停,双手捏着衣服生怕下一秒就要失去清白一样。

张小田转身出门,四处看了看,见没人注意,把门咚的一声关上,锁死。

走到窗帘处,把窗帘掩了掩。

这才怡然回到程依依面前,“姐,你虽然不说,但是我猜得出来,以前喜欢过一个人吧?爱的死去火来的,把身子都给了他了,可惜啊,美好的初夜却不是我的。”

声音中充满了伤感和落寞,那个时候他还没长大呢,关他鸟事哩!

“你,你咋知道....”程依依笑声说着,脸上不自然的浮起一抹潮红。

“嘿嘿,那天在西瓜地后面我不是亲过姐的....恩?哈哈哈,咱也是阅女无数的人,是不是处我还不知道!”张小田得意的嘎嘎笑了几声,然后伸手挑起程依依的雪白下巴,“都认识半年了,姐就不能让我尝尝鲜?”

“你,你不是有那么多女人么,也,也不缺我这一个。”程依依的声音更小了,微弱的几乎不可闻。

“嘿嘿,那不一样啊,一个女人一个味儿,姐这朵花我没摘过,咋知道味道咋样?”张小田大胆的把住了她的手,“你看为了给你保密,我失去了一个彻底打倒赵广发的机会,你得做点啥补偿我吧,本来今天想找你再给化验一下的,看来你是不答应了,那就用你的身子补偿好了!”

“色狼,”程依依骂道,跳动的心慢慢的平息下来,看来今天是无法幸免了,罢了,便宜几乎被他占没了,也不差这最后一点了。

张小田看她似乎有些意动,一下子抱住了她,“姐,这小身子我可惦记很久了,就从了我吧,啧啧,今天喂饱了我,以后也不找你要了,来吧”

“啊~”程依依一声惊呼,脚尖离开了地,被张小田抱起来,“姐你说在哪儿做比较好??”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