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4章 制服诱惑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这里就行,今天放假,没人。”程依依看着张小田把她的外衣和裤子给扒下来,然后看着张小田流着口水,双眼放光的看着她的两条长腿不住的赞叹着,“好一个小美人啊,今天算是吃到嘴了!”

张小田慢慢的脱下衣服,然后炫耀似的挺着长兵器在程依依眼前卖弄,“姐看看,等会准保给你一下子日昏过去,让你幸福做女人!”

“你,你,”程依依也吓了一跳,洁白的牙齿咬在了嘴唇上留下道道白印,“等会轻点!”

“得令!”张小田看着程依依的粉色小裤衩,突然心中一动,“姐有剪子么?”

“左边抽屉里,干嘛呀?”程依依看着张小田猴急的跳下床,打开抽屉,拿出剪子来。

张小田把程依依翻过来,大腿分开,捏着内内的底下,给剪出了一个圆洞。

“啊~~”程依依惊呼一声,紧接着啪嗒一声,听到了剪子落地的声音。

胸衣被张小田解开,扔了出去,衬衫却还披在身上,身子被抱起来,面对着张小田。

“这样玩才爽!”张小田伸手摸了摸程依依的下面,透过圆洞狠狠的捏了捏,惹得程依依娇呼连连,“你变态啊!”

“说对了!”好像果冻被咬破一样,带着嫩挺的娇柔,两瓣小肉片被张小田稍稍分开,手指头往里抹了抹,

干爽,洁净,温暖,看来许久没开**了。

“姐我进来了啊!”张小田对准巢穴,狠狠的往下一按。

“啊~~~”程依依身子像是弹簧一样收紧,好像气球胀破在肠胃一样,五脏六腑都挪了位置,发出痛楚的哀鸣。

“嘿嘿,”张小田享受的就是这第一声惊叫,沾着那初潮的一点点蜜水,瞬间插到底,带来那种极致的畅**。

受伤的彩蝶收起宽大的翅膀,带着凶器落在柔软的花蕊上,柔荑紧密的清理着,不断的抚慰着残躯。

程依依夹紧双腿,让自己缓解着那份体内摩擦带来的灼痛,通壁正在大量的分泌着汁水,浇灌着干裂的河床,让滑嫩的肌肉充满生机,更加能接受接下来的狂风暴雨的洗刷。

张小田隔着衬衫那细致的布料,抚摸着她的背,上衣扣子解开两三颗,露出大半个肉乳来,好像刚出锅的小面包,外酥里嫩,轻轻的扣齿一咬,那种淀粉酶混合着唾液的特殊甜味,就融进了口中,顺着食道流进胃里。

阳根齐齐没入,程依依的大腿支在床上,蹲坐着,咪咪低垂着,两粒凸起的小蜜枣伸直了脖子,被张小田的长舌卷来卷去,

张小田也不动着长龙,就让它那么胀满了撑起来,头头一点点的伸缩着,刺激着程依依的嫩芯儿,不住的撩拨着。

程依依脸上春潮漫卷,红红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迷醉,渐渐的燃烧起了妖冶的火焰,大胆而热情的搂着他的脖子亲吻起来。

“着就对了嘛,”张小田大笑一声,搂过女人,双手抱着小屁股,从内内边缘的蕾丝上插进手指,然后抱着臀瓣用力一掰,往自己的方向一扣。

指尖险些按进了**里,弄的程依依尖叫不停,小蛮腰朝着张小田猛烈的撞击着。

挂在腰上的**被扯成了带状,勒住大腿根,把个曲线玲珑的三角洲搞的声色斐然。

“啊~~啊~~”程依依抱着张小田的脑袋,双目紧闭,任由他那么凶狠的冲撞。

就像眼镜蛇攻击前弓起身子,蓄力一搏一样,张小田坐在床上,程依依的腰作为发力点,像是挥舞的丝带一下一下的套过来,充满了动人的神韵。

“嘿嘿,姐你腿酸了么?”张小田正在享受着,发现程依依的力度松了下来,****,衬衫托落下来,露出好看的锁骨,和如玉般的晶莹肩膀来,两只坚挺的小鹿耷拉下来,挂在了张小田的嘴上。

“撕拉~~”最后的内内被张小田蛮横的扯碎,把程依依的双腿分成最大角度,一低身,直直的耕耘起来。

大手揉着程依依的胸脯,把巢穴周围的杂草捋到边上,听着程依依的春叫,张小田踏上了真正的征途。

锋燧神枪擎天举,健马长嘶踏合璧。

峰峦叠张山河碎,声震九霄连云旗。

叠翠扑屏**池,一骑绝尘独向西。

中分山径朝天阙,霞落骄阳催露滴。

“张小田,我**吗的,”程依依大叫一声,狠狠的抓向了张小田的肩膀。

穿插的栓子上沾满了津液,本来渴求甘霖的田地突然发现迎来了一场洪水,旱灾直接变成了洪涝。

小**有些浮肿起来,大腿直直的向上,用力的蹬着,光洁平坦的小腹微红着,留下撞击的汗渍,滋润着幽幽芳草。

一个饥饿很久的人是不能暴饮暴食的,容易撑坏了肠胃,一个黑暗中呆了太久的人也是不能突然见到强光的,容易致盲。

程依依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性的洗礼了,身体好像过敏一样,有了抗拒。

恍惚中记得当年的那个他,十分温柔的用火柴杆一样的直径,跟她完成了第一次的交接。

那个时候她以为那个粗度就够用了,没想到今天才知道,当初是多么的愚昧,还是张小田的够分量,吃得饱。

可是过度的接受之后身体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张小田还在那里一味的索取,任她哀求也不停下来。

“你有那个功能么?”张小田抽出来,抹了一把,“乖乖的让老子满足,我就保守你爹的秘密,否则,哼哼,”

张小田躺在床上,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过来服饰我!”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程依依哭诉起来,“枉我那么帮你!”

听着嘤嘤的哭声,张小田没来由的一阵烦躁,起身扯动着程依依的大腿,把她报过来,“哭个啥嘛,乖啊,”

亲了亲她温热的脸颊,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你说你咋个就这么不行呢,比你瘦的我搞的时候也没想你这样啊,又求饶又哭鼻子的,你啊就是时间久了身子虚,过两天就好了,啊。”

“哼,谁让你那么不知道怜惜人家,不过你说的是真的么?别的女人都那么厉害,那为啥我受不了呢??”程依依认真的看着张小田,大眼睛里满是期待。

“当然了哈哈,人家还主动要求我用力呢,你啊,就是开始了不适应,而且啊我告诉你啊,”张小田悄悄的耳语一阵,听的程依依脸上羞意连连,

“坏死了你,那不得撑坏了啊,能行么,再说了不脏么,那可是!”张小田堵住了程依依的嘴,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不会有事的,不信咱俩试试看!”

程依依将信将疑,在张小田期待的眼神中,趴在了床边,然后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来“你可不许骗我!”

“啊~~”程依依双腿绷直,手上抓起一团床垫上的棉花,眼睛一黑,屁股上撕扯着传来了疼痛。

张小田用力挤进程依依的屁股,心里默念,原来程依依还不知道这种**方式,他还以为她只有肚脐眼是处的呢!

身子挺直了进去,然后默默的做着**运动,抚摸着光滑的后背,柔声安慰着为他献身的女人,“很快就好了,”

“王八蛋,”上当之后的程依依只能让张小田肆意的侵略着她的身体,大手垫在肚皮上,按着她的后腰,好像正在**一样,把床板撞的都咣咣响。

“啊~~啊~~”程依依把头伏在床上,“张小田,这回满意了吧,我爹的事情...恩哼,不...不要说出去!”

“当然了,姐放心吧,姐,农科院还有没有没**的小姑娘介绍给我,我帮你给她们上上生理健康课,发现你们对性还是太迷茫了,这可不好啊、”

张小田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坐在了床边,将程依依的腿压向头顶,抱着她上下起落。

手伸到前面,不住的扫着水水,时不时的探探底。

“啊啊啊啊啊,”程依依的叫声急促起来,“不不不不不行!”

“那我只能折磨你了,嘿嘿,”张小田把程依依的手脚摆成不同的形状,把一个小美人弄的几乎昏死过去。

“嘿嘿,搞了这么久,袜子竟然还没脱下来呢!”张小田大战过后,看着沉沉入睡的程依依,脚上一双棉袜,织着两只可爱的米老鼠。

他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然后打开窗户,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等着夜色降临的时候,上床抱着程依依一起休息。

“村委会竞选,”张小田呢喃着念叨着,那颗深埋的野心正在悄然的生根发芽,变得茁壮。

村民们的猪,并没有顺利的卖出去,经历了一年的饲养,好不容易等到了卖钱的日子,县里重磅炸弹一样的消息不断的传来。

朱金贵因为涉嫌给迎春楼等非法营利机构提供官方保护,被双规检查了。

新上任的县委书记竟然是韩勇,也不知道怎么运作的,竟然爬上去了。

而程依依的父亲程永年,因为给朱金贵行贿,也暂时介入调查,一下子养猪的没了买主,村民们慌乱起来。

赵广发和赵大宝去县里往返多次没了结果,根本无法给村民交代。

愤怒的村民多方探寻无果,围住了村部,差点把村部给砸了。

赵广发和赵大宝站在村部的大门前,看着黑压压的男女老少,几乎全村养猪的都出动了,饶是他俩当官多年,见惯了场面,此刻也不禁小腿发抖,这前前后后老百姓搭了多少钱,他们可是看在眼里的,也贪在手里。

这要是不给个说法,那不是天塌地陷,都有被活活打死的可能。

“咳咳,大家先别吵,听我说,”赵广发大手下压,止住了喧嚣的群众,“你们听我说!”

众人静下来,火热的目光似是要把他看穿。

“父老乡亲一年来的辛苦我们都看在眼里,也疼在心上,眼瞅着到了卖猪的时候,我们也希望能让大家伙卖个好价钱,让这一大年不白干,但是县里真的是出了事情,程厂长他不给钱,我俩也是没办法啊,大家都是老乡,我们如果能拿回钱,早就给大家分了不是,那还能等到现在啊,”赵广发朗声说道,目光清澈而真诚的看着大家。

“当初是你介绍我们买得猪,后来还去县里买饲料,现在这么多的钱,一下子扔进去了,猪在卖不上,支书你说这事合理不?”

“对啊,对啊,等了一年了,可不就是等着今天么?”

“别的不管,钱得赶紧给我们,哪怕先卖出去一头猪也行!”

现场一片愤慨,嘈杂而混乱。

这个时候赵大宝从后面凑了上来,在赵广发耳边说道“程永年不是有个女儿么,就是帮着张小田种西瓜的那个技术员,我上午看到她去张小田家里了,我们何不??”

看着自己兄弟眼中的奸邪神采,赵广发一愣,然后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懂了!”

“乡亲们啊,”赵广发再次呼喊道,“现在程永年厂长的女儿,程依依就在张小田家里,这事情她最有发言权了,你们在这里也是搞不明白,走,我带着你们去要个说法!”

赵广发振臂一呼,还真招到了不少群众,大家一窝蜂似的朝着张小田家赶去,弄的路上浓烟滚滚,鸡飞狗跳。

就想要逼宫一样,一路奔过去。

赵大宝悄悄的找个时机退了出去,冷笑着望着人流汇聚的方向,“狗咬狗,一嘴毛,赵广发,你就跟着他好好斗吧,等你倒下了,我会接替你的,你那个老婆早晚也是我的人,嘎嘎。”

“程依依呢?在不在啊?”

程依依上午到了张小田家里,正在和他诉说自己父亲发生的事情,她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摆平了张小田,不让他透露饲料中的惊天秘密,自己老爹再次不争气的捅了篓子,行贿的事情还被告发了,急的她火烧屁股似的赶紧过来找张小田,商量对策。

张小田也很吃惊,这老程这么能干?竟然干过这么多事情。

不过想想也是,不送礼咋个能混到厂长的肥缺呢,一年到头的多少利润在那里摆着呢。

而他的一颗心也莫名的悬了起来,倒不是担心程依依,而是朱金贵这么一倒台,朱翠翠在潘家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恐怕不会有好的生活了,朱茜茜也同样。

“唉,”张小田感到十分苦恼,一边留着程依依坐下说话,聊天,宽慰她,一边惦记着朱翠翠。

跟他倒是没什么关系,不过这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听到家门外赵广发的大吼,他心里来了气,麻痹的这条老狗怎么总是在烦心的时候来打扰?

“喊什么....喊.....”张小田出了门,突然看到黑压压的人头,当下心中一凛,说话声不由得小了下来。

“怎么了?支书今天这是过来干啥啊?啊,我知道了,不死心,还想拆我家房子是么?我告诉你姓赵的,强拆是违法的,今天谁敢动我家一棵草,明天统统的下大狱!”张小田声嘶力竭的叫起来。

屋里的程依依和家人们闻声赶紧冲出来,刚一出门都被眼前的场景震的一呆,这是要干啥??

“呵呵,张小田你想多了,我们今天是来找程依依的,程小姐,今天大家伙要找你要一个说法啊。”赵广发站在最前面,趾高气昂的说道,满面春风,看着娇弱的程依依,心中想到,就你了,勇敢的背起你爹的黑锅吧!

“啥意思,你找她干嘛?”张小田隐隐的跨前一步,挡在了程依依的面前。

“这么多人都是来干啥的?”

“干啥的,”赵广发慢悠悠的说道,“大家辛苦了一年,养了这么多头好猪,没想到啊,到了卖的时候,县里的程厂长居然拍拍屁股不管了,扔下这么多猪在这里,程小姐,你爹这事办的不地道吧?怎么自己赚的盆满钵满的,连口汤都不给我们留么?”

程依依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没想到是找自己为这事,可这全是她爹一手造成的,她既没有参与,也不知详情,让她怎么回答?

“赵广发,你少在这里放屁,这是她爹的事情,跟她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当初让大家伙养猪的是你吧,别说我埋汰你,自己跟着收了多少黑钱心里没数么?还有脸跑这里发言?还有你们这些没脑子的人,谁欠下的钱找谁要去,别在我们家堵着,都算是干啥吃的。”张小田愤然的说道,指着前方。

“嘿嘿,你们听到了吧,父债子还,她老爹的事情当闺女的就这么给推辞了,我是承包的养猪的事儿,但是那是程永年答应好了的,到猪养好了,县里来人收,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就是坑人吧?怎么,这你得承认吧?”赵广发说道。

“支书说的对,当爹的不管事儿,当女儿的就得负责,我们不要别的,得给个说法,什么时候给钱啊。”

“是啊,是啊,大家的猪还在圈里呢,这每天饲料搭着钱,我们可供不起了,”

“这今年整的,到现在一分钱,没见到,连件新衣服都没舍得买。”

男女老少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争闹不停,张小田的脸色一片铁青。

身后的程依依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生怕他把自己爹的事情说出去。眼神中满是惊慌。

赵广发看到了更加笃定起来,冷笑着等着张小田回答。

张小田还没开口,身后的娘先发言了“各位父老乡亲啊,这件事跟程小姐没关系,她也没参与过养猪的这些事,你们要找,可以去县里找程厂长,不要在我家这堆着了。”

刘惠英一脸诚恳的说道,拉了拉张小田的胳膊,自己这个儿子脾气大,容易惹事。

“怎么了还撵我们走咋的,不给个说法老子今天就不走了!”

“对啊,不走了!”

“都他妈给老子滚,你他妈的,一个一个贱货,怂货,真正欠你们钱的人不去找,跑这里哭爹喊娘的找说法,我家不是给你们诉苦用的,这里不欢迎你们,赶紧滚,滚得远远地!以后都少来我家讨药,病死你们这群畜生。”张小田终于受不了了,赵广发的可恨倒还在其次,这些愚昧无知的村民,是最让他上火的事情。

瞎跟着添乱。

“张小田不用你在这里撒泼,程小姐,要么你今天拿出钱来,要么你给个说法。”赵广发一边嚣张的说着,一边拿那双**的黄鼠狼一样的三角眼在刘惠英身上瞄着,看的刘惠英又起又怒。

张国安感受到了赵广发的不怀好意,饶是他脾气再好也受不了了,要不是张新泰一直拉着,早就动手了。

“不走是么,我最后问你们一句,都不走是么?”张小田高声说道,看着沉默的人群,在那里坚定的站着。

张小田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音,他明白了这些人的态度。

转身进屋,拿出一把菜刀来,往前一指,“咱们就这么耗着,我把话说在前头,谁要是敢动程小姐一根汗毛,别怪我不客气!”

人群一阵骚动,很多人都叫嚷起来。

“这不给钱还有理了,他妈的,上去干他,给他一个教训1”

“妈的,真嚣张,你是支书啊。这么牛逼”

张小田今年卖西瓜赚了不少,有的人干看着眼红,加上自己一分钱没挣到,在嫉妒心理的干扰下,作祟下,纷纷暴露了人性的丑恶。跟着起哄。

“大家还看什么,不是没钱么?去张小田家里拿,拿去卖了,他不是愿意出头么!”赵广发说完,身子急速后退,他已经看到张小田冲了过来。

“去啊,冲过去,还敢砍人咋的。”失去理智的村民就像干柴燃了一把大火,青壮汉子和胆大的婆娘们冲了过来,不少人还奔着程依依冲过来了,不排除有好色的想趁机揩油。

“都给我站住,你们要干啥?”张新泰和刘惠英,小花无助的站在原地,看到不少人冲进了屋子去拿东西。

张国安跟几个平常就有仇的人还打了起来,现场一片混乱,夹杂着惊叫声和掠夺时的疯狂。

“啊~~~”不知道哪里传来惨叫,让不少人的脚步停了下来。

张小田没有找到赵广发,却被几个迎面赶来的小伙子挡住了,愤怒之中一挥菜刀,砍在了一个人的胳膊上,带起一捧血痕。

“杀人啦!”那几个人面带惊恐,大喊大叫,后边的女人和小孩都有吓哭的。

血光在秋日的阳光中格外鲜艳,触目惊心。

张小田的凶性被彻底激发出来,眸中现出一抹狠色,在后面追赶着,就要一刀向着那个人的后背剁去。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