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5章 别激动,日你媳妇呢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传来,躁动的现场霎时间安静下来。

“你他妈的老子砍死你这个...”张小田饿虎扑食一样的追着前面的那个人,猛听得这一声枪响也是一愣神,“哎??”

手中一抖,迅速的扔掉菜刀,神色变幻着,含恨咬着牙。

“怎么回事?”方琼怒气冲冲的带着大队警察来了,刚才接到报警,说新安村发生暴动,吓的局里几乎抽掉了全部警力,一来发现了情况远比想象的更糟糕。

几个从张小田家里抢到东西的人迅速钻出来,还没来得及兴奋的呼喊几声,顿时惊呆了,吓得手忙脚乱的扔起东西来,乒乒乓乓的响成了一团。

半个铁锅圆滚滚的骨碌到方琼脚下,方琼捡起来,仔细的看着边缘被硬拔下来的茬口,冷冷的笑道“强盗么?连人家的锅都不给留是么?那几个人抓起来。”

“警官,我...我们...”那几个人脸色惨白着被带走了,家里的妇女孩子被吓得静若寒蝉,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这可是警察啊。看方琼手里握着的手枪,仿佛死神的镰刀,随时能收割他们的脑袋一样。

赵广发神情尴尬,看着方琼无视他站在了场中央,突然想找到点存在感,“那个,方警官....”

“赵支书,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带领村民挑事儿,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好玩?还是说这是你一个村支书的本分工作??”

赵广发低着头不吱声了,黄鼠眼来回的动着,嚣张的气焰荡然无存。

“你啊,就不能少惹祸么?”方琼经过张小田身边,低声说道。

“唉,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还能怎么办?而且,”张小田摇摇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是为了她吧?”方琼眸光一转,看着程依依,正红着眼圈杵在那里,脸颊绯红,还挂着几行清泪。

在方琼那奇怪的目光中,程依依像是一个躲在丈夫背后的小女人,嚅嗫着不敢抬头看。

今天这阵仗彻底吓坏了她,现在还没从刚才那种惊心动魄的野蛮冲突中回过神来。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方琼狠狠一瞪,那种属于警察的威严让程依依的大腿都紧张的抖动起来。

“姐,不要难为她了,”张小田侧上一步,“把我也抓走吧!”

“你以为你能跑的了啊?”方琼没好气的说道,“等会在收拾你!”

“大爷,烦劳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这里您德高望重,我们相信您说的话!”

张新泰看到方琼走过来,忙不迭的答应了一声。大部分人被驱散,毕竟不能都给抓走了。

带头闹事的几个人,包括赵广发都给带到了县里,张新泰扶着爷爷,在家人担忧的目光中跟着去公安局了。

“哎?你咋也跟着来了?”苏秀秀正在喝茶水,突然看到呼啦啦进来一堆人,捂着脑瓜子去蹲暖气片了。

张小田大摇大摆的走在后面,一个转身,扶着爷爷去做笔录。

赵广发气的肝疼,指着张小田吼道“他刚才还拿刀砍人了,你们怎么不管,”

“给我老实点,妈的村支书给你横成这样,你当在你们村呢?”一个警察凶神恶煞的赶过来,一巴掌打在他的脑门子上。

赵广发委屈的靠着墙角蹲下来,恨恨的望着那一边。

“秀秀姐啊,唉,你听我慢慢说啊,”张小田小嘴一掘,又开始炮制故事了。

旁边的方琼听的眉头都起疙瘩,这小子也太不要脸了啊,说到最后,好像自己就是爱欺负的小白羊,自己成了正义的化身了。

那个胳膊受伤的人已经送去包扎了,看人家回来你怎么交代!

“哦,这帮混蛋,还三番两次的欺负弟弟你了,真是不可饶恕,”苏秀秀听的怒目圆睁,气愤的一捶桌子。

“方琼姐,他说的是对的么?”苏秀秀转过头,问道。

方琼的公正是出了名的,执法一直都是铁面无私,这是大家公认的,只要她说的犯罪事实,那就是最客观公正的依据。

“恩。”方琼哼道,第一次撒起了谎。

对着张小田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你这家伙三天两头的惹事,看我不收拾你的。”

看着方琼脸上的暧昧笑容,张小田嘿嘿傻笑,心里哀叹一声,对不住了二弟,你又得受苦了!

这女人现在需求越来越大了,怕是早晚得把自己搞的精尽人亡不可,看来回去得吃补品了啊。

得到了方琼的肯定回答,现场的警察办事效率更快了,倒是也没谁真个非要判刑的,但是抢人东西这性质非常恶劣,在一片哀求中,除了张小田爷俩,其他村民都齐刷刷要被拘留一阵子。

张小田感谢过了方琼和苏秀秀,便准备和爷爷一起回去。现在的时间也比较紧迫,趁着赵广发还在拘押,先回去给他挖几个坑再说。

“柱子啊,在么?”张小田轻轻扣了扣柱子家的房门,

“吱~~”柱子探出头来,看到张小田在那悠闲的伫立着,“哥你咋来了呢?快进!”

“这话说得,我咋还不能来,”张小田大步迈进,看到一家人正摆着桌子吃饭,上面鸡鸭鱼肉的还挺丰富。

“这小菜,整的还挺硬啊,”张小田啧啧称道,跳上了桌子,“叔叔,婶婶!”

“小田啊,快来,呵呵,你这孩子真是出落得越来越帅气了!”吴清丽比之前明显开朗了许多,穿着妖红的小夹克,打扮的摇曳生姿的,好像古画里的仙子,带着古典美女的独特气质。

明眸皓齿,眼波生怜,腮如桃花,灿若春杏。一抹胭脂点缀的明艳动人,好像整个屋子都亮丽起来。

真是人如其名啊!连张小田都看的一阵发呆。

“咋了小田?”吴清丽拿着一个鸡腿,递到张小田手里,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嘿嘿,那个,婶婶是越来越漂亮了,”张小田正经的说道,开始啃着。

“呵呵,都年近半百的人了,还有啥漂亮不漂亮的,小田啊,”吴清丽凑了过来,“听说你跟赵广发狠狠的干了一架,又进局子了?”

“额,你们都知道了?”张小田灿然一笑,露出闪亮的牙齿来。

“哥赵广发那犊子又欺负你了啊?这个老不死的,我听说了,带人去你家闹事,我那天去卖粮也没赶上,不然非得给他扒下一层皮不可!”柱子端着饭碗重重一坐,冷声说道。

“你这孩子,”赵大成把溅出来的米粒收到手里,“总是这么毛躁!”

“他现在也挺不了几天了,嘿嘿,今天来就是看看柱子,这阶段开车也挺辛苦吧?他现在可是我的司机了!”张小田得意的说道,拍了拍柱子的肩膀,“小伙子好好干,哈哈哈!”

“你这孩子,就会欺负柱子,不过有了这辆大车,也确实不错,干啥都方便多了!”吴清丽看着张小田,认真的说道,她总感觉张小田今天来是找她的。

这小子,又在打着啥主意哩?

“嘿嘿,”张小田没再多说,跟着他们东扯西扯的,也没找到个机会单独跟吴清丽商量,真是着急啊!

终于熬到了下午,赵大成父子俩才出门干活,清理一下仓房,准备囤积粮食。

“小田,有啥话就说吧,看把你憋得!”吴清丽淡然一笑,离张小田近了几分,身上的幽香在空气中打着转儿,盘旋着钻进张小田的鼻孔。

吴清丽把衣扣松了松,让清凉的小风慢慢的顺着脖子钻进白皙的肌肤中,滑顺到底。

“恩,婶婶打扮的这么好看,莫不是要出去勾引人吧。”张小田端起茶水,轻轻的啜了一口。

“你说对了,”吴清丽回答道。

“噗~~”张小田一口水喷了出去,好像喷壶浇花一样,在明亮的阳光下激起漫天水雾。

“你疯啦,”吴清丽瞪了他一眼,不满的拍了拍夹克上的水滴,“发什么神经哩!”

“不是,婶婶你说的话太有冲击性了,这玩笑开的一点没有意思啊。”张小田抬起脚,耷拉在炕边上,放下茶杯。

“真的没有骗你啊,确实准备勾引人去,不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吴清丽神秘的说道。

“那?是什么计划?”张小田问道。

“你知道上次你地里的西瓜被谁下多了肥料,差点烧死么?”吴清丽问道。

“不是赵广发他媳妇儿么?”张小田歪着脑袋回答道。

“咦?你怎么会想到是他老婆?我以为你会说赵广发呢。”吴清丽收拾完碗筷,把桌子搬到地上,然后凑近了张小田,拉住他的手。

女人的小手体贴而温暖,宣软的触感摩擦着张小田的手背,丝丝凉滑侵染到皮肤中,让血管都收缩起来。

“因为,公安局的人来调查过,现场采集到一个女人的脚印。”张小田回答道,然后看着女人笑吟吟的表情,陡然睁大眼睛,站了起来“不会是你干的吧?”

“小田就是聪明,”吴清丽伸手摸了摸张小田的脸,“不枉婶婶栽培你一场,咯咯。”

“婶婶你,笑的跟个老狐狸似的,从实招来,为啥这么做?”张小田感觉很气愤,丫的自己人还反水了,看着吴清丽坏笑的表情说不出的气馁,伸出手在她脸上擦了擦。

“小兔崽子,干啥呢,”吴清丽打掉他作恶的手,“死没正经的。”

“你差点把我西瓜都给坑死了,还怪我说。”张小田哼哼道。

“嘿嘿,好啦,别生气了,人家昨天不是报警,及时的把你就下了么?”吴清丽大方的靠近张小田,捏着他的手就不放下了。

“这事办的还行,不过婶婶,你今天又是啥计划啊?”张小田问道,看着吴清丽的小身子,他的目光不禁上下打量着,“婶婶别离我这么近啊,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啥好人!”

“你不是啥好人,是好淫。”吴清丽脸上笑容灿烂,好像迎风招展的金思菊。

“额,是么。”张小田看到女人娇羞的容颜,也忘了自己啥身份了,手慢慢的抬起。

“你干啥?”吴清丽警戒的身子一缩,皱眉问道。

“啊哈哈哈,一下子想不起来一件事情来,那个啥,失态了。”张小田悻然放下了手,暗骂自己,刚才竟然鬼事神差的朝着吴清丽的胸口按去,自己现在怎么看到一个没上过的漂亮女人就想搞,在这样早晚得出事不可,

还是找个时间,把小**切了吧,省的以后引火烧身。

“哼,是么?我看你手都要伸我衣服里去了,是不是想摸婶婶的**?”吴清丽嘴巴紧抿,偷偷的看着张小田。

不是她不守妇道的勾引张小田,实在是,赵大成自打上次吵架,跟丢了魂儿一样,也不知道疼自己老婆。

虽然他能力不强,但有总好过无。可是现在干脆没了**的滋润,她也是正常的女人,也需要那个,难道还能继续搞破鞋么?

柱子也大了,总得注意点影响,思来想去,倒是这个传说中家伙贼大的小伙,是个目标。

实在是顾不得礼义廉耻了,在**的刺激中,刚才的话脱口而出,等她想后悔的时候,已经木已成舟了。

“这下形象可毁了,小田这孩子,不知道咋骂自己,简直是个没羞耻的**啊。”吴清丽惭愧的低下了头,不知所措。

“你咋知道?”张小田怔怔的愣住了,然后也是脱口而出。

“啊????”吴清丽不敢相信的捂住了嘴,脸上是火烧云一样的红。

“我草,”张小田心里哀鸣一声,自己这是说的啥混账话啊!!

她可是柱子他娘啊,自己咋个连兄弟的娘都不放过呢。

两个人僵持在那里,心思忐忑,神情不安,可偏偏还有一种大胆而火热的撩拨,欲罢不能的邪恶想法,正在勾引着心里那个**的根苗,干吧,干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嘛。

“咳咳,那个婶婶,今天到底有啥计划啊?”张小田率先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那个是这样的,”吴清丽脸上的浮晕褪去,认认真真的告诉了张小田她的打算。

“这都行!”张小田不禁赞叹一声,要是论心急歹毒,自己还真是一百个都比不上这女人。

那是把人往死了整啊,赵广发估计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睡了她吧。

“咋的怕了?”吴清丽蛊惑的声音传来,“这可是个好机会,只要你手狠动作快,肯定把他拉下马,然后赶紧着去活动,争取早点上位,当官的机会就在眼前啊,你可不能,失去了它。”

“不是怕,嘿嘿,就是不好意思嘛,这事情太过了。”张小田推脱着,但是眼中的淫邪意味却是完完全全的传进了吴清丽的眼中。

“你就装吧,能白搞女人,你还不干?”吴清丽呸了一口。“口是心非,说吧,到底干不干!”

“很有风险,但是成功了收获巨大,婶婶说的对,打击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精神上打倒他,就这么定了,我会计算好时间的。”张小田说道。

“好,”吴清丽点点头。

“好久不见啊,”田月娥最近烦心的很,家里家外的一堆破事,让她憔悴了很多。

原本容光焕发的神采不见了,梳妆打扮变的不利索起来,让人看了都心疼。

她正默默的在村部统计今年的工作,这一年国家也没啥大的改变,基本就是日常的一些事情,所以闲来无事,她开始织起围脖来,冬天不是快来了么。

没想到张小田突然来找她了,让她很是诧异,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好。

因为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她和张小田不得不变成敌对立场,有的时候她也十分复杂,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自己儿子也被他明里暗里的给管了进去,虽然不断的使钱,但是那帮警察吃了秤砣一样,就是不放人。

此刻看到张小田,她的心里不由得产生了浓浓的恨意。

“你来找我?有事?没事赶紧走,没工夫招待你。”田月娥一扭头,神色冷漠的说道。

“哈哈,别这么绝情嘛,婶婶啊,难道你忘了我们欢爱的时候了?”张小田一脸笑容,靠近了田月娥,“婶婶这脸上皮肤紧皱,看来是有日子被开荤了,这样下去,不行啊,身体容易憋出病来,不如先放下恩怨,让我替你分分腿,开开身子,如何?”

“滚!不要脸!”田月娥扔下针线,挥舞着巴掌就朝张小田刮去。

“嘿嘿,婶婶啊,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也想通了,我和支书还是和睦的好,你说是不是?”张小田夹住她的胳膊,笑着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田月娥不敢相信,惊讶的问道。

“当然了,我不骗你,不过,”张小田左右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这边,突然贴身大手顺势一搂,“你得陪我一晚上,然后我跟赵广发的事情一笔勾销,咋样?”

田月娥还没来得及惊呼,听到张小田后面的话,一瞬间安静下来,心中天人交战,痛苦的做着抉择。

张小田伸手挑开内衣,顺着凹丘摸上去,挺翘的手感和反复挤压的弹性慢慢攀爬,食指和中指夹住葡萄,手心用力的一握。

“啊,舒服啊。”张小田狠狠的揉了揉,把田月娥捏的惊叫连连。

“别声张,你还要不要个脸了?”张小田说道,然后把另一只手伸进去,双手快乐的活动着。

“你!”田月娥又羞又气,被揉的心火大动,躯体迅速的升温,那挤压许久的**野兽从地底的牢笼中挣扎着,粗大的铁链哗哗作响,大地迅速的裂开波纹,开始震动起来。

“恩,哼,啊~~~”田月娥张开嘴巴,一声惊叫,整个身子被抱起来,放在桌子上。

“你疯了,这里是,村部,门还开着呢,”田月娥浑身酥软,想用力反抗,还怕惹怒张小田,引起他更加放肆的动作,只能委屈的看着他,伸手解开自己的裤带。

“嘿嘿,本来打算晚上干你的,不过,先收点利息,貌似也不错啊。”张小田把她的**扯到大腿根上,露出干燥的草,和冷冽的巢穴。

“怪不得脸色差,内分泌失调啊,”张小田伸出舌头,卖力的舔着。

“啊!!”田月娥把着他的头,**中急速的火舌烘烤着,原本干燥的池子禁不住诱惑,迅速的滋生出雨露,像是发了水一样往出流。

张小田的大嘴封住门户,喊着含羞草的两瓣嫩芽,用力不停,非要折磨死田月娥不可。

“快要了我吧!”田月娥顾不得矜持,此刻,张小田就是她的杀父仇人,那也得等搞完了她才能报仇!

迫切的需求,浇灌在她心田,嗷嗷待哺的小嘴啊,恨不得扑倒张小田,从火腿上扯下几两肉来。

“晚上八点,树林子找我!”张小田放下田月娥,风一般冲了出去。

他差点真的提枪上马,去冲刺田月娥的大门了,不过为了晚上的计划,还是得忍忍啊。

“畜生,畜生,”田月娥愤恨的咒骂不停,身体哆嗦着从桌子上爬下来,手指用力的插了插,那种躁动不安的情绪仿佛粘糕一样,粘在肠胃里,挥之不去。

手抖动着穿好裤子,闭上眼睛,努力的调息着,脑海中回荡着张小田的话“晚上七点,来树林子找我!”

一遍又一遍,盘旋不断。

“田月娥,啊,田月娥,不怪人说你,是真不要脸了,”她伏在桌子上,心思杂乱,打定了主意。

“你还记得我,我以为你忘了呢,哼,”赵广发搂着吴清丽那**的腰肢,“今天想起来我了?”

“这是啥话嘛,前一段不是风声不好嘛,而且你还忙的要死要活的,这现在秋收完了之后,正好有时间,给你补补身子,你个死鬼!”吴清丽声音酥麻,在昏沉的夜色中能让人沉迷一样,一不小心就踏进了她精心布置的陷阱。

“嘿嘿,去哪儿搞?”赵广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放趴下吴清丽,干的她汁水横流。

“老地方,”吴清丽淡淡回答道,身子贴着赵广发,一路向山上走去。

天色阴沉,阴风四合,无边的黑幕遮掩着天上的繁星,月光暗淡,只能隐约的留下大山的轮廓。

动物们也都安眠了,静悄悄的路上,只有人踩着枯枝残叶的声响,还有令人不安的沙沙声,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毒蛇在爬行,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发出致命一击。

“我害怕了!”吴清丽声音有些恐慌的说道,身体紧紧的靠在了赵广发的身上。

“不怕,”赵广发豪气顿生,搂紧了吴清丽,害怕好啊,等会好摆弄。

魑魅魍魉,悠远,苍凉的号子,在山间穿梭。高大的黑影飘然拂过,立在大地上。

偶有几点琳琳鬼火,勾着嘴惨笑,让人不寒而栗。

赵广发也有点害怕起来,不过还是状着胆子往那边走,没办法风这么大,只有那个地方能做啊。

“啊!!啊~~~”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呻吟声,和**声,**迭起的冲击着沉沉夜幕,划破了时空的安静,惊起林中飞鸟。

渐渐清晰的啪啪声传来,间杂着女人痛苦的嚎叫声。

“里面浅,不要紧,重要的是开拓,不是么?”田月娥双手被吊在了树上,双腿被张小田跨在腰间,再一次荡起了秋千。

只是刚才很温柔的张小田突然像是洪水猛兽一样,毫不怜惜的蹂躏着她,内府那种尖厉的痛楚让她感受不到丝毫快乐。

“疼,疼啊!”女人的眼角一阵酸涩,然后泪水涌出,带着哭腔。

张小田突然看见山腰上有着手电光传来,心中一凛,来了!

“等会,我说一句,你学一句,我就好好的满足你,不然今天少不了皮肉之苦,知道么?”张小田的声音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阴狠的说道。

“恩恩,呜呜,求你了,快点日我吧,我要!”田月娥哀求不断,双腿收紧,一片汗水顺着腿窝子洒下来。

“嘿嘿,”张小田继续放慢速度,让田月娥再次燃起**。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