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6章 县长,我给你去去内火吧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你打手电干啥?”赵广发正要凑上去看个热闹,他妈的大晚上的谁出来搅局,老子出来一趟容易么,还被人给占住窝了。

没想到边上的吴清丽打起了手电,惊的他赶紧关掉,这不暴露目标么。

吴清丽想要的就是发个信号,目的打成了就赶紧换上委屈的表情,“人家不是看不见嘛。”

“别说话,那边有好戏看,走!”赵广发也起了好奇心,竟然想着先偷看,过个眼瘾再说。

都是四十多岁的大老爷们了,竟然还想着八卦,看来这真是人类的天性。

只是,真的那么好看么?

“我田月娥,是个婊子,欠操的烂货,啊~~~”

“张小田,草的田月娥***啊,啊~~”

“等会,还要草田月娥的屁股,田月娥答应了,啊~~~~”

随着一阵阵的尖叫,和女人高声的对白传来,还有那粗重的喘息,**中的抵死沉沦,交织成了动人的呻吟,冲淡了无边的黑暗,酣战不断。

赵广发刚走到树林边,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那女人的声音他太熟悉了,他媳妇!

真正刺激到他的是那些话,清晰无误的传进他的耳朵?

婊子,烂货,求人草?

“你个不要脸的贱货!”赵广发血液翻涌,再也控制不住,大踏步的奔跑起来,借着天地间仅有的光亮,朝着前方奔去。

谁敢偷自己老婆,非弄死你不可!

“啊~~~”凄厉的喊叫突兀的在夜空炸响,赵广发身体急剧下沉,身子一空掉了下去。

紧接着一张大网紧紧的包住了他,向上奋力的抬起,树杈间的机关吱嘎作响,把他像是沙包一样抖了起来,最后摇摆着停在了张小田不远的空中。

“啊~~”田月娥在惊吓中和身体持续传来的颤离中身子猛烈的收缩着,拼命的挣扎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啊,好爽,”张小田**一阵清凉和紧致,花蕊包裹的深处,正舔舐着蜂蜜。

甘饴密布着,每次的冲击和剥离都带着甜滋滋的**蚀骨的**,田月娥的屁股上一只大手有力的托着,

“肉真软啊,”张小田咬紧牙关,看着空中飘荡的赵广发,在那里撞击的七荤八素的找不到东南西北。

身体快速耸动,身下的田月娥的尖叫声更大更响亮,保证能让赵广发感同身受的听到。

“赵广发,你媳妇儿滋味真不错,你无能消受,小兄弟就先替你纳福了啊!”张小田朗声说道。

吴清丽笑吟吟的走了过来,脚下欢快的打着杂草和颓败的树枝,一路慢腾腾的走了过来。

原来张小田早就在这里布下了陷阱,这是标准的打猎用的,地上挖着一个大坑,里面有一张薄板,两边被树干和弹簧拴着,上面覆盖着松软的沙土。

只要有人或者动物踩了进去,会有一张大网从底下迅速钻出,把人兜起来包裹成粽子,一路吊起来。

网线结实的很,缠着金属丝,任你尖牙利爪,也休想逃出生天。

张小田跑了很远的山路,从一个偏僻的村子请来一个老猎人,带来大网,废了很大的劲儿,才埋伏好,当然,他直说是抓狍子。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赵广发,就等着他被吴清丽勾走,然后踏入这个精心布置的陷阱。

“张小田,是你!是你这个王八蛋,啊~~”赵广发看清了听到了声音,气的火冒三丈,大脑被愤怒的烈焰冲击的就要破开,胡乱的踢打着,身体在空中失去重心,无力的挣扎着。

“哗~~~”一只火光擦起,吴清丽点燃一根火柴,扔进了早就聚拢过来的柴堆中,正处在赵广发的下方。

明亮的火光映照的地面通红一片,吴清丽悠闲的填着柴火,火焰尖尖的扎在大网下面,烤的赵广发不断嚎叫。

“赵广发,你这个畜生,老娘今天就要活活烤死你,扔在山上喂老虎!”吴清丽恨恨的说道。

“喂,”张小田有些累了,放下田月娥,解开她的手,把她按在石头上,分开雪白的屁股。

“啊~~”田月娥再次娇吟起来,张小田奋力的昂首冲刺着,她甚至来不及思考前前后后被人算计的屈辱。

“你就乖乖的享受吧,婶子,我给你的后花园浇浇水,省的你总干燥!”张小田一拍女人后背,握住大号的乳兔,后背向上弯起弯月般的弧度,凶器深深的楔入丰满的屁股沟里,一下一下的蚕食着。

“嘿!”用力顶到根部末端,然后狠狠的推动。

田月娥仰天望着那里大呼小叫,骂声不断的赵广发,心里是说不出的灰色。

完了,两个人的夫妻算是彻底做不了了,解释再多也没用了。

她恨张小田,可是现在却还在他的胯下被奸污着,摧残了一次又一次,还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

她清楚知道张小田的体力和耐力,今天她不被搞的半残是不可能停止的,而且这个男人越是兴奋的时候,越是持久。

闭上眼睛,不再喊叫,她想就此默默的忍受。

“怎么不喊了!妈的,”张小田懊恼起来,手上用力一掐,好像要把甘美的奶汁挤出来一样。

田月娥屁股一阵搐动,温度达到了沸点,摩擦着带出躁动的**来。

声带不堪负载,控制不住的嘶吼起来,把一个最浪荡的春叫体现的淋漓尽致。

“张小田,你这个畜生,我**祖宗啊!”赵广发骂了不知道多久,嗓子都冒烟了,在树枝燃烧的烟尘中咳嗽不停,呛得眼泪哗哗直流,“有种你烧死我,烧死我!”

“你没那个机会了,赵广发,看到没,老子日你媳妇呢,你媳妇的**大,洞洞大,屁股也大,干的很爽,等会你好好看着,我还要让她好好的吹一管呢。”张小田当着丈夫的面上人家的老婆,心中是别样的刺激,更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这一年被赵广发排挤,打压,受了多少委屈和不如意,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

“你们夫妻俩,这些年收了多少好处,贪污了多少民脂民膏,我就不给你们细数了,会有人来收拾你们的!”张小田说道,

“小田咋样,还没干完呢,来让婶婶看看,你说你,轻一点啊,这可是我们的妇女主任呢。”吴清丽慢慢的走了过来,眼中玩色正浓。

“婶婶,这种场景你还是别看了,少儿不宜啊。”张小田兴奋的说道,却摆直了田月娥的身体。

吴清丽看了好半天,不禁啧啧叹道“小田你还别说,这女人也不是个好鸟,你看,自己的丈夫都快成烧黑狗了,她还在这享受的狠呢。”

“你错了婶婶,这都是我的功劳啊,实话告诉你,田月娥我早就搞过不知道多少回了,嘿嘿,不过今天是干的最爽的一次,支书可在上面看着呢,咱要不给他老婆弄舒服了,人家能饶了咱们小民么。”张小田感受着极乐巅峰,大吼一声,完整的喷发出来。

“啊~~”赵广发再也忍不住,肺腑一阵砰动,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软绵绵的栽倒在网兜里。

“这赵广发还真行,干的时候他一直看着,等干完了,他也昏过去了,真是夫妻啊,干啥都得同步,是不,田月娥。”张小田把女人放在石头上,小兄弟伸进她嘴里抹了抹,让她吮吸干净,这才畅快的站起来,伸开胳膊,“爽啊。”

“小流氓,赶紧穿衣服!”吴清丽啐了一口,走到田月娥身边,在她的嘤嘤哭泣中帮她穿着衣服。

到底是女人,还是有着一些同情心在。

“你还挺关心她的嘛,”张小田穿好衣服,说道。

“你啊,再咋说也搞了人家,咋那么狠心呢,把女人扔在林子里,这里的情况怎么处理?”吴清丽搀扶着田月娥疲软的身体,慢慢的朝着张小田靠拢。

“我有安排,”张小田把赵广发放下来,熄灭了火堆,然后背起他来,“走,送医院去,嘿嘿!”

费了一番功夫,张小田和吴清丽,把这一对男女背到了外面,张小田的车早就预先藏在了一块隐秘地方。

送上车,然后朝着县城开去。

“田月娥,你别怪我,你丈夫不想让我好过,我只能彻底打倒他,在这场权利斗争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可能残忍,但是你得接受。”张小田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回头说道。

赵广发在副驾驶座位上装死,田月娥被吴清丽在后面把着,神情哀怨,眼神空洞,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的内心世界彻底凌乱。

“小田,我们是不是太过了。”吴清丽摸了摸田月娥的脖子,冷冰冰的,心中有些不忍。

“计划是你提出的,怎么的?现在还后悔了,后悔也晚了。我们现在坐的事情,是道德败坏,不过你想,赵广发和赵大宝这一对兄弟这些年巧取豪夺,欺负的人还少?多少女人被他们睡过了,就连婶婶你...”张小田停下来,然后叹了口气,“对不起!”

吴清丽沉默了,摇摇头,“没啥,我的仇算是报了,但是说实话,赵广发也被你折腾的和家破人亡差不多了。”

“对待恶人,就得这样,今天这么做是为了我们村子永远拔出毒瘤,除恶务尽吧,反正坏事就让我都做了吧。”张小田说道。

“哼,说得好听,我看你干田月娥的时候,好像很得意啊,张小田,你就是披着羊皮的狼,你准备竞选今年的村干部吧?”

“恩啊,咋了?”张小田问道,车子一个加速,驶进了县城的街道。

“你要是上了台,没准睡的女人比赵广发他们俩加起来都多!”吴清丽声音中带着羞怒,然后声音很小的说了出来。

“那是肯定的嘿嘿,”张小田干笑两声,说道。

“你!”吴清丽别过头去,“真不要脸!”

“婶婶最好别惹我,不然,”张小田下了车,把赵广发死狗一样的拽出来。

“咋的?是不是连阿婶都直接睡了?”吴清丽笑着问道,也把田月娥扶下来。

“婶婶啊,今天你看了我身子了吧?是不是得对我负责?”张小田侧着头问道。

“哎呀,小田你啥意思啊?”吴清丽看着张小田那不怀好意的目光,胸脯一挺,说道。

“你看了我,总得公平着让我也心里平衡一下吧?”张小田说道。

“咋个平衡?”

“我要,”张小田口中一干,然后嘿嘿怪笑“摸你**!”

“你,小畜生!”吴清丽一脚踢在了张小田的屁股上,踢的他哎呦惨叫,把赵广发都扔到了一边。

“小兔崽子,给你脸了是不?还想摸你婶婶**!”吴清丽追逐在张小田身后,愤怒的嚷嚷道。

“田月娥,这里交给你了啊,”张小田看着走廊外边的田月娥,脱下外衣给她披上,“毕竟睡过你,将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

病房里几个大夫正不解的围着赵广发,看来看去,“这是啥症状?真奇怪,身体也没啥伤口啊。”

“好像是受了过度惊吓!”

“不,感觉像是急火攻心。”

张小田带着吴清丽,连夜返回了村里,经过榆树林,还顺路去取那个神秘的笔记本。

“哎呀,”吴清丽高叫一声,胸口被人迅速的抹了一把。

“婶婶,你**真大,啥时候让我嘬一下子,啊~~”张小田惨呼一声,胳膊被吴清丽用力拧出来一个紫疙瘩,“色狼,流氓!”

“哎呀别闹了,我错了,哈哈哈,”张小田抱住了吴清丽,“今天不是开心嘛,赵广发离倒台不远了!”

“哼,是啊,你明天打算咋办?”吴清丽老实下来,伏在张小田胸口,喘着气,“到底还是让你摸了,你啊,就不能老实点了,唉,柱子跟着你怕是没好了。”

“嘎嘎,我自有安排,你就等着胜利的消息吧。”张小田诡笑着,抱紧了吴清丽,“婶婶啊。”

“干嘛?”吴清丽抬起头,身子扭了扭,“抱我干嘛,成何体统!”

“嘿嘿,你是不是太久没做了?”

“你!哼,是又咋的?”吴清丽羞涩的说道,心里像是有小鹿不停的碰撞。

“婶婶要是实在难受,改天我帮你!”张小田说完放开了吴清丽,然后往回走。

吴清丽呆呆的站在原地,神情复杂,当然了,黑夜里看不清楚,心里狂跳,默默的驻足。

“该回家啦,婶婶,和你开玩笑的,哈哈,”张小田朗声笑道,说不出的得意。

“小犊子!”吴清丽跑过来,打开车门,狠狠的拧着张小田的耳朵,“再敢调戏我,我就...”

“就啥?**我?”张小田问道。

“哼,稀罕**你。”吴清丽靠在背椅上,撇着嘴。

“那我就**你呗,到时候别怕,我会轻一点的。”张小田开动车子,毫无顾忌的开着玩笑。

他没有发现自己心里的那种病态的对性的追求正荒草连天一样的滋生着,吴清丽盯着他的侧影,年轻帅气,人又勤劳肯干,有理想和追求。

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的男人吧,而且,她今天也看见了,张小田的家伙,确实不小哩!

这要是插进自己腿窝子里,那还不得像是小鸟钻进了母亲的怀抱,快乐温暖啊?

她的脸上有些发烧,只是不停的偷看张小田,怨恨起来。

吴清丽啊吴清丽,你是咋的了?咋就....

第二天,张小田好好休息了一阵,等睁眼发现下午了,才赶紧爬起来,手忙脚乱的洗漱。

今天还得去找卫县长呢。

“爹,娘,我今天可能很晚回家,你们别着急啊。”张小田说完,顾不得吃饭,急匆匆的跑到了车子旁边。

“哎,这孩子,”刘惠英站在门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县长,我也没想到,赵广发居然有这么多勾当,”张小田坐在卫敏对面,紧张的盯着女人。

心里不住的盘算,自己这贸然的来找卫敏,告赵广发,是不是太冒失了?

那个吴清丽藏起来的本本里没啥,就是赵广发记录的受贿交易,还有每次睡村里妇女的时间地点,也不知道他这啥毛病,还敢记录这些东西。

或许他觉得这是他这辈子的勋章吧,没人给他发,干脆自己做了一个。

现在,这将是打倒他最有利的证据。

“想不到,这个赵广发还真是胆大包天,竟然干了这么多坏事,真是蛀虫。”卫敏的脸色不太好看,小脸蜡黄,嘴唇发白,眼眸无光。

“恩?县长,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咋个脸色那么差呢?”张小田看到卫敏无力的扶着桌子,敏锐的发现了她的异样。

“恩,最近一直感觉不太好,唉,不知道咋的了,就觉得身体热,”卫敏摸着脸上起来的痘痘,无助的叹气。

这个女强人也有苦恼的时候?张小田暗暗腹诽,然后鼓起勇气,说道“卫县长,我爷爷是老中医,我也会一点点号脉,要不要,我替你看看!”

“是吗?想不到你本事还不小,那就看看咯!”卫敏温婉一笑,说道。

张小田坐在她旁边,看着卫敏那清秀的脸庞,看惯了人间绝色,再看到这张朴素的脸,张小田竟然生出特殊的感觉来,好像特别亲近的感觉呢,这卫敏可是三十来岁了啊。

差不多当他妈了。

张小田排除掉心里的旖旎想法,把手指搭在了她素白的手腕上,慢慢的凝神感受着脉搏。

卫敏支起下巴来,披肩的短发盖下来,一双犀利的双眼带着温情看着张小田,仿佛能一眼望进他的心里。

看的张小田手指都哆嗦起来,艾玛,这么含情脉脉的目光,他,吃不消啊!

“你也生病了么?怎么还慌起来了?”卫敏十分奇怪,这当医生的还没给病人看好呢,自己倒乱了阵脚,不会是个庸医吧?

“那个,姐,”张小田结巴着说起来。

听的他管自己叫姐,卫敏脸上一红,“还姐呢,都快当你妈了。”

张小田脖子根也烧了起来,脸上火辣辣的,低头不敢看她。

丫的跟老鹰一样的眼睛,老吓唬人呢。

看的小爷都害怕了。

“不过叫姐也行,呵呵,年轻么,小田,能看出我这啥病么?”卫敏笑道,说真的,她感觉张小田多半是吹了牛了,肯定没学到多少医术,没看现在脑门子都流汗了么。

“大概能看明白,就是,”张小田声音很小,细如蚊蚁。

“说!婆婆妈妈的。”卫敏一瞪眼睛,有些不耐烦。

张小田在这个威严的女县长面前一个哆嗦,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白了就是内分泌失调,应该是,长期缺乏性生活造成的吧,反正我看的不是很准,不过根据多年的经验判断,应该错不了。”

一口气说完,张小田有些干渴,看着桌子上有一个茶杯,也没敢去动,他知道那是卫敏的茶杯。

“唉,你没说错。”卫敏长叹一声,收回了手,语气有些哀怨,看到张小田喉头滚动,倒是明白了他的状况。

起身拿出一个新的纸杯,给张小田倒了一杯凉开水,“那么有啥办法么?”

张小田道声谢,一口气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这个简单,姐不是结婚了么,让你老公多照顾照顾你呗。”

“除了这个方法呢?还有别的么?”卫敏不动声色,继续问道。

莫非这两口子闹分居,感情不合?张小田有些不解的看了她一眼,缺乏性生活那就多丰富呗,咋还非得用别的办法?

你老公是干啥吃的?这不脱裤子放屁,多次一举么。

“那个,”张小田歪着脑袋,仔细的想了想,“有一种方法,叫做,拔火罐,姐听过么?”

“知道,你是说这个办法好?可行?”卫敏眼前一亮。

“恩啊,的确是这样。”张小田点点头,“不过能解几天,时间久了,还是会逐渐反弹,真正的方法只能是....”

“好了就这样吧,你会么?”卫敏挥挥手。

“我会拔火罐,”张小田说道。

“那你今天别走了,给我好好拔拔。”卫敏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额,”那个,张小田心中一动,“好吧,不过材料没有啊。”

“买!”卫敏站起身,一拉张小田,“别墨迹了,赶紧的,”

张小田被她一路从办公室拽到了楼下,把自己的车都扔那不管了,给扯进了卫敏自己的车。

“姐,真着急。”张小田有些惊魂甫定的感觉,看着卫敏猴急的开的飞快,还在想,这么快都超速了吧?

等会交警不罚你,看你丫的得瑟不了,县长超车,嘎嘎。张小田得意的意淫着,仿佛看到了卫敏被一个小交警训斥的样子。

但是不一会儿他就目瞪口呆起来。

那些警察非但没有阻拦,反而早早的打着敬礼,丝毫不在意卫敏的车速。

“这!”张小田张大嘴巴,不敢相信。

这个问题算是悬心了,她是咋做到的,难道是车特殊?

可是这公车,县里头不少啊。

张小田摇摇头,不去想这么费脑力的问题。

“好了,下来吧!”卫敏经过一家商店,急匆匆的奔了过去,买材料。

就是一些空玻璃瓶子,加上火柴,也就够了。

不一会儿,卫敏再度上车,把袋子扔给张小田,一溜烟的开到了一家酒店门口。

这豪华程度,真的不差啊,张小田赞叹着看到。

到底是县长,出手真大方。

“我也是第一次来,”卫敏看到张小田的奇怪神色,脸上有些不自然,“赶紧吧!”

“这也太着急了,”张小田说道。

“谁有病谁难受,我都憋了多少天了。”卫敏来到酒店前台,“开一间房,要个好一点的。”

“好的,稍等?”女服务员温柔的答道。

“开房啊?”张小田再次目瞪口呆,尼玛的,这也太快了啊。

有些快的节奏嘛。

“瞎说啥呢,不是让你给看病么。”卫敏狠狠的一瞪,吓得张小田一缩脖子,讪讪的笑着。

“第一次来酒店,没想到这里的环境真不错。”卫敏四下看了看,倒是也很满意。

“艾玛,拿了县长的第一次,真够刺激的了。”张小田悄悄的低声说道。

“你说啥?”卫敏回过头,眼中闪动着厉色。

“没事,县长我们快赶紧开始吧!”张小田怯弱着说道。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