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7章 借你身体1用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小田,该咋弄?”进了屋子,卫敏扔下包,看着外面金黄色的阳光披洒在房间里,暖意正浓,工作了一天之后,那种紧张的疲劳感正需要点什么才能去除。

“我先去洗个澡!”卫敏像是一个青春期的小姑娘,蹦跳着脱下了衣服,在张小田痴傻的目光中,脱的就剩下内衣**,然后一头扎进了浴室。

她?她不知道换衣服要避嫌么?还是故意的?

张小田脑子里一团浆糊,有点不知所以,还没好好欣赏她的娇躯,人就进去了。

“张小田,快过来,帮我拿一下衣服!”张小田茫然的应了一声,然后走到浴室门口,看到卫敏递过来的内衣和**,简直都要疯掉了。

这个也要我拿啊?看着白色的一套内衣,绣着圈圈金边,摸着绵软的布料,张小田忍不住狠狠的揉了揉,就像揉着她的**一样。

“站着干什么,快放到那边去啊。”卫敏催促道,“一个胸罩有啥好看的!”

“啊!”张小田恍然,魔怔了一样,把它们送到桌子上。

手指又忍不住伸进**,摸了摸,上面有着一点潮湿,然后他的小兄弟就有些按耐不住,一跳,一跳的。

“你可给我老实点!敢打县长的主意,万一人家是试探你呢,以后的前途事业不就得毁了!”张小田愤恨的指着自己的小**,一股脑的痛骂一顿。

小兄弟倍加委屈的垂下了头,呜咽起来。

那打仗冲锋,喊得最勤的就是你,冲上去,日了那个女人,快,快去草她!

现在明明自己内心邪恶,不承认也就算了,还折辱头号功臣,丫丫的,哪天干脆给你来个**,让你消停两天,叫你得瑟!

“小田,你在那里,叨咕啥呢?”卫敏终于洗完了,一边擦着水珠,一边围着宽大的浴袍,遮盖住玲珑的身躯。

“没,没啥。”张小田看着她逐渐走进,咽了咽口水,剥开这层外衣,就是光溜溜的躯体。

说实话,他还真有那个心思,跟县长搞搞,那才叫有本事呢。

不过暂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

卫敏舒服的趴在了大床上,哼唧起来,“开始吧!:”

张小田看着卫敏,无从下手,“咳咳,那个我开始了啊!”

“恩,”卫敏说道。

张小田慢慢的把浴袍卷下,露出大片光滑的后背来,和阳光交相辉映,闪动着琉璃般的光泽,金灿灿得晃眼睛。

用力深吸一口气,平复下紧张的心情,张小田先是摸了摸卫敏的后背,捏了捏皮肤的松紧度。

好像抚摸情人一样,大手顺着弧度向下,张小田忍不住一直摸到腰臀,最后在股沟外延,按了按。

“恩哼,”卫敏闷哼一声,感觉身体中有着一条电流窜起来,奇异的触感带着契合天道的韵律,一路向下,停在了交叉点上。

骄阳晒开了干枯的地表,露出水灵灵的根茎来。

玉露迎春化长风,完璧之身迎客松。

张小田拿出空玻璃瓶,点燃火柴,熟练的操作着,不一会儿,卫敏的后背上就整齐的摆满了一溜瓶子。

“张小田?”卫敏又唤道。

张小田本来正在熬时间,因为二十分钟就能拆下来了,他的任务就差不多完成了。

“恩,我来了。”张小田赶紧凑过来,身子轻轻趴了下来。

“到我前面来!”卫敏皱了皱眉。

张小田很听话的凑到了她面前。看着卫敏伸出胳膊,把他的手拽过去,然后垫在了咪咪上。

“这床有点硬啊,硌得慌!”卫敏把张小田的肉手垫在下面,满意了,继续趴着休息。

她是休息了,张小田笑不出来了,手就放在那里,你说揉也不是,捏也不是。

弹性十足的小馒头挂在嘴边,吃吧,不敢,不吃吧,还难受。

下身胀的生疼还不敢动,张小田忍的很辛苦。脸都成了猪肝色。

“小田你咋了?”卫敏好奇的问道,“你实话实说,是不是病了?”

“没,咳咳,没有,”张小田说道。

“你腰下面那一坨是啥东西?裤裆里藏东西了?”卫敏继续问道,眼睛盯着张小田的帐篷。

“呃,它,不是东西!”张小田茫然的答道。

“那是啥?物品,器物?”卫敏更好奇了,“不是东西放在里面干啥,走路多耽误事啊,快拿出来!”

这!张小田十分佩服卫敏,不由得伸出大拇指,“姐真高端!”

明明在做着最下流的调戏,偏偏带着一种无辜而天真的感觉,到底是县长啊,就是与众不同。

“行,给姐看看!”卫敏开心起来,身子往前蹭了蹭。

“哇,好大啊,”卫敏兴奋的一把抓住了它,双手用力的搓了搓。

“你搓麻绳呢那么用力!”张小田嘶哈一声,双手不由得狠狠揉了揉。

“啊!”卫敏惊呼一声,“你在干啥?”

“摸你**啊。”张小田本能的回答道。

“下流!你咋那么坏!”卫敏嗔怒道,“不许摸!”

“那好吧,”张小田作势要收回来。

“不许拿走!”卫敏更生气了,“谁让你拿走的!”

那他妈的到底是我的手还是你的?张小田很想跟她好好分个清楚,不过对上那双鹰隼一般凶残的双眼,他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又蔫吧了。

“你慢一些的揉,然后用手指肚捏,这样才舒服!”卫敏说道。

“好吧!”张小田按照她的指示,把她的**捏的坚挺几分,卫敏低声惊呼,时不时的呻吟几声。

“姐,你结婚了吧?”张小田为了转移注意力,问了一嘴。

“没呢,还没谈恋爱!”卫敏答道。

“噗!”张小田差点呛到自己,

“你作死啊,一惊一乍的!”卫敏双手狠狠的握了握,想惩罚张小田。

结果小兄弟趾高气扬的更大了几分,就不怕你揉呢!再用点力!

“真奇怪,咋还越捏越大了捏。”卫敏看着张小田的家伙,小手一会儿摸,一会儿按的,有的时候刮在了神经末梢上,还让张小田一阵颤抖。

“味道好大啊,”卫敏闻了闻,擦了擦鼻子,然后伸出舌尖,轻轻的点在了上面。

就一下。

却像是蜻蜓点水,或者小石子扔进了池塘里,带起了连锁效应。

张小田一猫腰,双手加快的捏了好几下,才停住了不动。

“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全身就像是炸了一样,差点分崩离析。

“你咋这么大反应呢!”卫敏问道,“不就是舔了你一下么?”

看着这个单纯的好像白纸一样的女人,张小田无力的说道“姐,你应该还是处女吧?”

“恩,对啊,咋了?”

“那你对性有概念么?没人跟你提过这么?”张小田问道,他敢确定以及肯定,卫敏肯定对这个没啥概念。

“没有啊,”卫敏回答道。

“唉,那姐这几十年来咋过来的,怎么的也应该有个概念啊。”张小田更加衰弱的问道。

“我家从小穷,我就发了狠一样学习呗,考大学,然后分配工作,努力奋斗啊,哪有功夫思考这个。”卫敏理所应当的回答道。

“好吧,”张小田算是被彻底打败了,她是对的,虽然外表温柔,但是这个女人做事十分乖张,跋扈,而且狠起来是真不含糊,估计不少男人都对她敬而远之吧,再说了,也不漂亮。

“姐你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像今天,我这么用手摸你胸,它是不对的啊。”张小田说道。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男女不亲的,真是的,后背好了没?”卫敏感到有些热了,问道。

“好了好了!”张小田一拍大腿,自己光顾着说话了,都差点忘了拔下来,时间长了皮肤该破了。

手疾眼快的把卫敏的后背清理干净,又用软毛巾擦了擦,这就算完事了。

“姐真大胆,其实我都成年了,你说也不怕我非礼你。”张小田一边收拾,一边说道。

“你敢!你要是敢打我主意,我弄死你!”卫敏冷声说道。

“额,”张小田一缩脖子,看着她,妈的,狠娘们,一辈子嫁不出去!

“好了,应该舒服多了吧?”张小田问道。

“恩,还好,不过底下有些难受,你摸摸,水好像有点多.”卫敏露出难受的表情,双腿用力的一蹬,哗啦一下子最后的遮掩物就给踢掉了。

“你!”张小田顾不得吃惊,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的**,不错眼珠的看着。

白璧微瑕,两瓣宽大的荷叶向下垂落,流畅的线条一直到腿弯处,然后向下直到鼓鼓的小腿肚子,两只光洁的小脚丫不停的晃动着。

阳光下,卫敏薄薄的臀肉散发着剔透的色泽,张小田情不自禁的分开双腿,然后盯着那幽幽的深谷猛看。

两片小肉叶扫动着狭小的洞口,紧紧的凑在了一起。

“喂?你看啥呢?”卫敏身上一凉,感觉舒服多了,一翻身,岔开了双腿,把张小田的头一下子拽了过来,“来仔细看看,怎么这么多水呢。”

“啊!”张小田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扑了过去,嘴巴吧唧一下亲了个满怀。

凉滑的**涂抹着晶晶的汁液,钻进了他的嘴巴里,张小田用力一吸,大嘴覆盖上去。

“啊,舒服多了,你继续!”卫敏双腿有力的攀住张小田的脖子,身子向后栽倒,“用舌头,别太用力往里,有点疼,就在边上就行了。”

张小田知道像她这种老处女特别在乎第一次,也不敢真个对她做什么,虽然自己难受,但是长时间的锻炼已经可以克制住了。

“我肯定不会破了姐的身子,但是让我摸摸行么?”张小田把头凑上去,脸在那小块森林地带蹭了蹭。

“行!”卫敏心中有一种渴望在燃烧,“只要不真个发生关系了,摸摸也行,注意点别弄疼了。”

这是最大尺度的诱惑啊,张小田哀叹一声,身体尽量向下,把小弟弟往回按了按。

让女人趴下,然后把头顺着脖子一路向下。

雪白的宽敞大床,卫敏被张小田横抱着,一只大手捏着她的**,一只手正慢慢的揉着她的**。

“恩哼,”卫敏闭上眼睛,一只手握着张小田的小兄弟,“好像身体比以前还热了呢,但是不是那种燥热,是很奇怪的一种热。”

张小田苦笑起来,这女人,要完全接受性还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当个纯洁的正人君子,给人做启蒙教育。

“小田啊,那个**是怎么回事呢,以前我一直以为亲个小嘴,躺一起就怀了孩子呢。”

卫敏直起身子,非要张小田亲她**,“刚才那么咬舒服!”

“哎,”张小田只好小心的抱着她,把头凑上去,亲着小巧坚挺,好像新做的奶酪一样的**,极其精细的控制力度。

不能疼了不能轻了的,这咋比伺候孩子还累呢。

“啊~~~对,嘶~~~就是这样!”卫敏好像沾到荤腥的野猫一样不知疲倦的试探着自己的底线。

“姐,我累了,”张小田腰酸背痛的,小兄弟也低下了头,毕竟,旺盛的能量不可能永远保持啊。

“哦,累了就休息吧,也快到晚上了,走出去吃饭吧。”卫敏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她确实看张小田露出疲态。

“没啥事就回家了,姐,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张小田打着哈欠,还是家好,今晚看看找哪个女人好好做做,这现在给整的,比真家伙上阵还累呢。

“不行!我不让你回去!”卫敏突然大声说道,“步行走!”

一下子又成了那个威风凛凛的女县长了。

“那我住哪啊。”张小田无奈的摊开手,“这里就一张床,难道和县长一起睡一张床?”

“如果只有咱俩的话,就别那么生分的叫了,叫我敏敏吧。房间都开了,那就住这里呗。”我们轻描淡写的说道。

“啊?”张小田眼皮狂跳,还敏敏,你丫的多大了?

“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万一....”张小田还是担心。

“放心吧,我相信你,”我们拍着他的肩膀,麻利的穿上了衣服,“走吃饭去吧。”

“你倒是相信我了,可我不相信自己啊。”小田摇了摇头,跟着她去餐厅了。

张小田化悲愤为食量,吃了很多的东西,然后跑到厕所狠狠的排泄了一通,身体一下子保持在了最轻盈的状态。

卫敏更是像母猫焕发第二春一样,也跟着吃了很多,说是看张小田吃饭香,自己胃口也好了。

两个人还出去兜了一圈,好好的散了散步。

“姐你自己住?”张小田和她并肩朝着酒店的方向走着。深秋凉爽的风吹过来,让人为之精神一振,感受到了皮肤底层传递过来的充沛能量。

“我有时候住在家里,有时候就在招待所,不一定啥时候还得加班工作,没个定性啊。”

“额,好吧,不过姐别太拼命,这样时间长了身体受不了。”张小田好心提醒到。

“又忘了不是?”卫敏回头说道。

“嘿嘿,敏....敏。”张小田心里暗骂,你就是一个老变态,多大了还老牛吃嫩草呢。

都打大我十岁了都。

“没办法,工作嘛,就是这身体隔着一段时间就难受,真奇怪。”卫敏自言自语,然后问道“真的是性生活缺乏导致的?”

“恩,是的,只要姐有规律的性生活,就能慢慢的恢复正常状态,主要姐工作太繁忙,再这么长期的压抑,自然就内分泌失调,生理紊乱了啊,姐你咋不找个男人成家呢,这么优秀。”张小田不解的问道。

在他看来,县长结婚,不得有无数帅小伙跌破头皮的黏上去啊。

那整个县城的百万人口,不随你挑?任你选?

你就是一天换一个,天天找年轻力壮的人吸阳气,也行啊,手里权利那么大。

“哼,那些人就是奔着利益来的,我怎么会让他们得逞,不是没有追的,凡是敢追我的都被收拾惨了,嘎嘎。”卫敏得意的笑道。

张小田偷偷的抹了一把冷汗,我草了,听说过上杆子相亲的,没听过主动推脱的,你也不看自己多大了,还玩单身的调调呢,果然是没有最狠,只有更狠啊!

两个人进了屋子,关好门,张小田正在想着等会怎么休息,他实在是累了。

这要是能躺在松软的大床上,一下子睡上十多个小时的,那还不爽上天了。

“你去洗洗澡吧,身上好多泥。”卫敏说道,挥了挥手。

“恩,嘿嘿,”张小田知道自己身上气味大,人家是城里人,爱干净是没错的,他悄悄的跑到浴室边上,脱下衣服就进去了。

“这么大人还害羞,洗个澡还躲起来,”卫敏一边说,一边整理着床褥,把房间重新规整一下。

“啊,真舒服。”张小田洗完了,刚出来就看到女人已经早早的进了被窝里,他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裹着浴袍也偷偷的躺在边上,“姐休息吧,都累了一天了。”

“往这边点,跑那么远干啥。”卫敏把张小田身上的浴袍扯掉,然后扔出去,展开白色的大被两个人就盖在了一起。

“啊姐你没穿衣服!”张小田惊叫一声,后背迅速的压过来一个娇躯,女人白皙的藕臂一下子环上他的脖子,两只**紧紧的贴在他后背上,一条大腿往上一抬,压住了他的手。

“裸睡舒服啊,你靠的近一些,我还能吃了你不成,老老实实的睡觉,别想那些乱七八遭没用的东西!”女人说完就不动了。闭上眼睛,把脸埋在张小田后脑勺那里。

张小田呼出一口浊气,也不敢乱动,迷糊着眼睛,小心翼翼的躺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熬吧,天亮就回家了。

不久之后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按着卫敏,正邪恶的笑着,然后狠狠的**她。

女人不断的发出惨叫,哀求他放过,张小田没有理会,把她白嫩的腿分开,扯着她的腰做着原始运动。

女县长被他弄的鬼哭狼嚎的,这让张小田心里一阵兴奋。

梦中他还高喊,叫你欺压老百姓,叫你跟我过不去!

“啊~”张小田猛地身子一顿,大叫了一声,从梦中惊醒过来,身上冒出冷汗。

“啊!!”又是一声惊呼,充满了诧异和慌乱。

“唉,这都幻听了,还梦到了这些混乱的东西,看来是太累了最近。”张小田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突然有些口渴,就想去找水喝。

只是**突然有些奇怪,好像被强力胶布紧紧的缠着一样,温润而湿滑,水渍一片。

“这是咋回事呢,”张小田本能的伸手一摸,却抓住了另一只手。

“啊!!”张小田心里一哆嗦,尼玛的什么鬼玩意?咋还摸到了另一只手?

莫不成我挂掉了,来到了了阴界?

一抬头,看到了卫敏那张有些尴尬的脸,正直直的看着他,眼睛还带着一点无辜,“小田啊,我仔细的想了想,好像白天你的治疗不能根本的解决问题,还是得破了身子,好好的通一通,才能好,你看我明天还得上班了,为了不影响工作,先借你的身体用用,别介意,别生气啊。”

张小田低头一看,艾玛,自己的大家伙已经进去一小半了,能感受到正顶在了一层膜上,看来卫敏还是怕疼,没敢伸进去。

他捂住了脸,彻底被这个女人征服了,“行,用吧用吧,你继续!”

“我就不信了,还捅不破你了!”卫敏突然发声喊,身体向下一用力,惨呼一声趴了下来,“好疼啊。”

“啊!”张小田也大喊一声,太,太他妈紧了,好爽啊,就像咬着县苹果一样,咔吧一下子就啃到了嘴里。

这处女就是处女,没开过的野味真是味道十足,不过自己始终是被动的,小兄弟一阵收缩,张小田等那种瞬间的**逐渐的磨平涟漪,不再那么山呼海啸一般的强烈,这才温柔的抚摸着卫敏的后背,“还疼么姐?”

“哎妈呀,刚才可疼死了,怪不得都说第一次疼呢,”卫敏伸手摸了一下,“都出血了!”

“恩,姐得适应才行。”张小田摸着她的小屁股,不停的揉弄着,手指边沿沿着结合处游走,轻轻的**着。

“小田你托着我,别太用力,我自己找找感觉。”卫敏抱着他的脖子,下身朝上慢慢的抬起,眉头始终拧在一起,因为那阵痛还没彻底消退。

“姐,现在咋样?”张小田小心翼翼的抱着她,给她一个惯性的力量,让她的大腿有力的夹住自己,好像浇筑模子一样,娇嫩的花芯往下分泌着玉液,慢慢的热塑,在铁柱外面镀上保护漆。

两瓣小肉拉动着门户开开张张,擦动着敏感的头头,蓦地急速的收缩,一直到底的插进去,然后整条通道都缠绕上去,勒住了摩挲着。

卫敏渐渐的加速运动,因为速度越快,那种填充的充实感越让人欢喜,尤其对她饥渴的身体来说,更是那样,得不停的灌溉才行。

“小田,”卫敏一用力,把张小田推倒,张开桃红小嘴儿,一下子亲了上去。

长长的**,传递着激情和释放,卫敏亲的十分认真,仔细,好像正在品尝百年陈酿,一小口下肚,就是整个世界的醇厚和纯香。

“啊~~”卫敏咬着张小田的嘴唇一下子抬起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原来接吻的感觉这么好!”

身体伏下来,深情的看着张小田,“小田,姐的滋味好不好?”

“好,真的从来没奢求过,和你会这样。”张小田老实的回答道,女人眼中透露着**的气息,那里燃烧着她压抑了三十多年的火热**。

张小田知道那种内火一旦勾动,势必如风雷催木,能毁灭一切阻挡。

就像飓风,海啸,或者九级大地震一样,很久都没有发生迹象,一旦来临,那么,就会让你彻底的绝望!

“我也没想到,性这么好,小田,姐好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你说这咋办?”卫敏眼角带着笑意,柔声问道。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