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8章 性福来敲门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你现在这样小打小闹还是不行的,姐你得放得开!”张小田手臂上肌肉隆起,把卫敏横放在床边,捏着她的大腿向上用力一扯。

“小田,”卫敏看着张小田嘴边邪魅的笑容,盯着她的身体冒出**裸的**,温柔的展开臂膀,“来吧!不用担心,让姐也醉仙醉死一把!”

“那就开干了!”张小田按着她轻柔的锁骨,突然加了油门。

“啊!”卫敏双眼紧闭,发出清脆的呼唤,开始进入了平稳而激情的碰撞中。

小屋中,两人变换着不同的姿势,张小田用尽方法,仔细的帮助卫敏把体内积压的**从身体中释放出来。

最后洗完澡,两人才神清气爽的靠在了一起。

“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这体力就是好!”卫敏右手拿着烟,已经披上了一件粉色的睡衣,盖住**,惬意的吹着窗口透过来的晚风。

“敏姐,我想当村官,行么?”张小田搂着她顺滑的长腰,然后悄悄的拍了拍。

“你是瞄上了赵广发那个位置了吧?”卫敏在张小田脸上轻吐了一口烟雾,“你小子野心还挺大哩!”

“嘿嘿,国中不可一日无主,他迟早是要下去的,而且,我相信姐也不会放过他的,不是么?我可是被他给欺负惨咯。”张小田露出无辜的笑容,“姐总得疼疼弟弟吧。”

“这个嘛,”卫敏扔掉烟蒂,头枕着张小田的胸膛,把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非让他揉。

这女人,还非得让人揉她的**,难道是因为太小,心有不甘么?

可是小有小的好处嘛,这点争强好胜的小心思!

“今年的村委竞选,你可以试试竞选村长,当然了,你得好好活动,多拉几票,至于村支书,我会让赵大宝接任,把村长的位置空出来,你也知道,你现在没有那个资历,去当村长也都是挑战了。加油吧!”卫敏说完,靠着他慢慢睡着了。

张小田静静的思考着,然后轻轻的呼吸着,脑海中已经是翻天倒海的迅速转动着。

赵广发从医院出来,因为连日来的打击,精神出了问题,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而上面关于他贪污**,生活作风问题等相关处罚也接踵而至,村里最风光的一把手瞬间倒台。

小小的村里掀起了轩然大波,村民的议论各不相同,但是树倒猢狲散,痛打落水狗是不可避免的,赵大宝见风使舵,把责任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田月娥再没回村,正好贺紫玉在村里到处收购闲置的房屋,就顺手把房子低价卖给了她,然后神秘的消失了。

一时间风云变幻,权利的交接让人眼花缭乱。

赵大宝找到了新的靠山韩勇之后,心里悬着的瓜捞总算落了地,他得到了小道消息,知道自己要接任村支书,却没有几分喜色。

干了一辈子,难道还不能走出这个小村了?

所以他加紧活动,准备调到镇里去工作,当然了可能还需要时间,不过他等得起。

“这一对老狗,又勾结到了一起么?”张小田远远的看着赵大宝亲热的搂着韩勇,孙玲花在一边上谄媚的笑着,小嘴几乎都贴到了韩勇的脸上,愤然骂道。

他对韩勇的印象本就不好,加上有过肌肤之亲的孙玲花又阿玉奉承的奉承他,此刻心中的印象已经低到了几点。

“这个赵大宝有点意思啊,一直以为他挺笨的,但是赵广发被搞下去之后,他还能活的这么滋润,不简单啊此人。”张小田本来想直接离开,但是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对赵大宝就多出了几分戒备。

现在首要的问题是能否顺利的竞选到这个村长的位置,虽然也许没人和自己竞争,但是让那些唯利是图的村民们点头,可不容易啊。

“姐,你最近还好啊?你爹的问题解决了么?”张小田扶着程依依,女人因为天气凉,身体不适,总盗汗,张新泰给她配了药,需要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

深秋的寒气容易侵染,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张新泰的生意都能好很多,需要买药的人会比往常多出几倍。

“哎,我爸找人给自己活动出来了,现在没啥事了,过几天我爸就会着手解决卖猪的问题,你们放心吧。”程依依一身明黄色的运动装,像是刚出窝的黄色百灵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灵动感。

“嘿嘿,咱俩商量个事,”张小田抱着程依依秀气的小脑袋,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

“今天不行,身子不舒服,等过两天好了的,”程依依以为张小田想跟她上床,羞红着双颊,拍了他一下,“就知道你得起鬼心眼,离开女人一天都不能活了是不?”

“哈哈,你想歪了吧,我不是那个意思。”张小田大笑几声,“我想说的是,能不能把你们收猪这活儿交给我操作,该给你们多少钱就是多少,放心吧。”

“恩?这样啊,小田你是想趁机捞一笔?”程依依看着张小田,“你不像是贪财的人啊,更不会发这种黑心财了。”

“我当然不是那样的人,不瞒你说,我想竞选村长!”

“恩?想当官了啊,这是好想法,得鼓励和支持哦,不过这个跟养猪有啥关系么?”程依依不解的问道。

“嘿嘿,其实想让村民支持你,一般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挨家挨户发钱,不过这笔钱我倒是不想出,我把猪收购上来卖给你们,然后每家少分一些钱,到时候活动再把这些钱还给他们,”张小田停住了脚步,看着程依依猥琐的笑了、

“然后你就白白的赚了个支持,是不是?”程依依嗔怒的捏住了张小田的脸,“这黑锅最后给我爸背了!”

“哈哈哈,不不不,赵广发已经全面接手了,谁都没有背,反正我估计这些村民明年也不会再养猪了,你家家大业大,就别差这点东西了。”张小田扬手一指,“姐你看咱俩的房子建成后都没咋住过,尤其是你,经常是难得来一趟。”

“恩,工作忙嘛,没办法,”程依依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里面都落灰了。”

“哼哼,我回去会和我爸商量的,你个混小子,姐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有啥好处没?”

“那就送你一件小礼物吧。”张小田从后边搂住了程依依,熟练的解着女人的裤腰。

“啊,你干啥。”程依依惊呼道,双手捏住了张小田的手,“你咋这么不听话呢,不是和你说了身体不舒服嘛。”

“没事的,我轻一点,都想姐了,”张小田把她黑色的小**往下拽了拽,露出漂亮的小屁股来,让程依依趴在桌子边上,对着前方端端正正的一面镜子,折射出女人此时那娇艳的容颜来。

“姐你看,就这个时候最漂亮了!等会你自己可以欣赏到**的样子哦!”张小田蹲下来,迫不及待的埋头进去,伸出长舌狠狠的贴着幽谷刮地皮。

凝结的乳酪被他温热的融化,冒着热气躺进了一根搅拌的铜柱。

“哦~~啊~”随着细微的摩擦声响起来,程依依趴在了桌子边,张小田先是美美的吃了几口,让体内沸腾起来,然后准备一一扒掉她的遮掩物,推了这个小美女。

“小田啊,在不啊?”柱子满头汗的寻到了这里,他娘让他请张小田过去一趟,说是庆祝赵广发的顺利倒台。

家里做好了一桌饭菜,结果找不到张小田这个正主,可把几个人着急的不行不行的,你不来,这也开不了席啊。

“小田,来人了。”程依依听到外面的动静,出声提醒道。

“哦?是柱子这傻小子,哈哈,这是有啥事啊。”张小田一听那炸雷般的大嗓门子,就知道柱子怕是有啥好事告诉他,不过这也不分个时间嘛。

没看到自己这边都要掏家伙干仗了么。

程依依见张小田不舍的放开他,往出走,这才放心下来,还好避免了被蹂躏的命运。

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失落,说不出的惆怅,男人喜欢搞女人,这有喜欢搞的,也就有乐意被搞的啊。

自己今天,就有点喜欢被搞嘛。

只能快速的穿好衣服,然后悻悻然的坐在床边,等着张小田回来,她也不怎么敢出门,给柱子看见了多不好。

她不知道的是,张小田有次和柱子喝酒,柱子问他睡过多少女人,张小田可是把她给算进去了。

“啥事?”张小田走出了门,看到柱子蹲在地上正喘气呢,“这是跑来的吧?啥事给你急成这样了啊!”

“我娘让你过去呢,这不赵广发被你弄下去了么,大家伙高兴,要庆祝一下。”柱子露出两排洁白的大牙,憨笑道。

“哦,行,现在去么?”张小田心里有点不情愿,屋里一个好好的大美女等着自己上,结果到头来被这小子给耽误了,吴清丽也真是的,怎么就不能换个时间呢。

“恩,走吧,走吧,”柱子催促道,“屋里还有啥人么?”

“没有啊,我今天就是过来歇歇,”张小田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只能说声抱歉,程小姐啊,我这只能先应付着过去了,改天再安慰你吧。

程依依一直趴在窗边偷看,看到张小田和柱子离开的背影,心中懊恼,“呆子!我还在屋里呢,丢下我就不管了,哼,等着下次的。”

张小田去了吴清丽家里,自然是东拉西扯的胡说了一通,描绘了一下自己的远大理想,在一起狠狠的贬低打击一下赵广发,大家发泄一下不满的仇怨,事情就应该这么样的过去了。

不过吴清丽临走的时候告诉他,自己口腔溃疡十分难受,让她给弄点药来,张小田突然想到了小花最近的研究成果,嘴角露出深沉的笑意。

今天,自己可是因为吴清丽的意外打搅,没能立刻办了程依依那妮子,那么.....

始作俑者,是不是得付出点利息来呢?

这天,柱子和赵大成爷俩按照张小田的要求,去县里拉建筑材料,砖瓦什么的,准备给两家的房子修缮一下,毕竟赚钱了,得改善生活。

工地要供给这些东西需要调度,两个人就凑合着在县城过了一晚上。

这一晚上,张小田内心正在做着挣扎的选择。

他经常会想起来吴清丽和赵广发偷情时候,那火爆的身材和妖狐一样的**样子,像是一根粗绳子牢牢的拴着自己码头上的墩子,无论风吹雨打,海啸山崩,始终在心里坚强不屈的盘结。

总想着能一亲芳泽,占得佳人身。

婶婶啊,柱子,好兄弟啊,**,纠缠,凌乱。

道德上,自己就是错的,淫人母亲,和赵广发又有啥差异?

但是心底总是有个声音在不断的提醒自己,你是张小田,你注定要征服所有女人的心,也要功成名就。

男子汉大丈夫,当率性而为,怎么能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呢?

喜欢,就上了又能怎样?大不了,多给柱子一家点照顾罢了。

张小田一狠心,做了这个大胆的决定,悄悄的揣了几包药,跟家里说声有事去县城,开着小车悄悄的溜出了门。

实际上,他把车停在了小河边上的荒蛮地里,等到夜晚来临,悄悄的步行折返回来。

“当当当,”门外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

“谁啊?”吴清丽披上衣服,从屋里慢吞吞的走了出来,警觉的立在门里边,隔着木板,提高了音量,

大晚上的一个人住在家里,不能不小心提防着点,谁知道会不会有坏人。

“我,张小田。”张小田凝神静气,平静的回答道。

“哦,”吴清丽打开门,讶然的看着他,“这么晚了咋还过来了呢。”

“婶婶上次不是说,口腔溃疡了么,正好药配好了,就赶着给你送过来。”

“哦,是这样啊,”吴清丽点点头,“那就赶快进来吧,外面怪凉的。”

张小田钻进了热乎乎的房间里,随手关好门。

热炕头上一坐,身躯周围暖洋洋的,十分舒服。花边炕席上摊着一床大红被褥,上面绣着金丝雀的精美图案。

“婶婶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张小田四下里望了望,有点紧张,小心的拿出几包药,摆在炕边。

“这些是?”吴清丽问道。

“这包等会敷上,放在嘴里溃疡的地方,连续敷一周吧,这个是内服的,我看婶婶好像身体有些虚,应该是最近着凉了吧。受了点风寒。”

“恩,你说对了,谢谢你啊,小田。”吴清丽点点头,“你等下,我去给你倒杯热水来,”

“来两杯吧,婶婶赶紧把药吃了,省的遭罪。”

吃了药才是你遭罪的开始,对不起了婶婶,张小田按了按裤裆那里,小兄弟已经不知不觉的绷了起来,那点火热的**就在洞口,只要时机成熟,嘿嘿。

婶婶,你今晚享福了。

“好了,”吴清丽拿来热水,“那个是内服的?你小子腿脚够快的,我还以为你忘了婶婶呢。”

“哈哈,哪有啊,婶婶的事就是我的头等大事,怎么可能给忘了!”张小田拿出一包药,打开后,露出灰蓝色的粉末,放进了吴清丽的杯里,摇匀。

“看着有点恶心呢,什么颜色啊。”吴清丽皱着眉,接过来,小口抿了一下。

“味道倒是还行!”

看着吴清丽喝下了大半杯,张小田心里涌起一丝得逞,这药头次使用,效果不知道会咋样,希望小花告诉自己的是对的吧。

“婶婶,赵广发打倒了,以后也没谁烦你了,婶婶可以好好的过几天安稳日子了。”张小田试探着说道。

“恩,是啊。”吴清丽低头,也不知道想啥。满是惆怅的模样。

“那个,婶婶对性的渴望还那么强烈么?”张小田眼珠一转,看着吴清丽的娇躯晃了晃,得意的问道。

“这头咋有些晕,突然身子没劲儿呢。”吴清丽甩了甩头,“以后别和你阿婶乱开玩笑了,咱俩得注意点影响,你和柱子是兄弟,我永远是你婶婶。”

“影响,呵呵,婶婶还知道这两个字,那当初怎么和赵广发苟且在一起。”张小田冷笑着说道,

“你,你咋这么说话呢,”吴清丽站起身,却又突然眼前一黑,再也站不稳,朝着地面摔去。

张小田早有准备,一把抄过吴清丽的身子,然后给报到了炕上,展开大被,放好。

“小田,你在干啥,你.....”吴清丽惊恐的看到张小田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你那药...”

“没错,那根本不是什么感冒药,准确的说,算是麻醉用的,吃了之后身体发虚,没力气,但是感官能放大几分,在古代,可是皇室子弟强抢民女之后非常喜欢用的呢,要是非要一个名字的话,说**也行,不过我喜欢叫它合欢散,嘎嘎嘎。”

“婶婶的身子保养的真不错啊,怎么做到的。”张小田像是剥白羊一样,把吴清丽从头到脚脱了个精光,分开她的双腿,仔细的看着**。

繁茂草丛,窝穴乳嫩,翻卷着露出肥美的沃野,就等着驰骋奔行。

张小田把她的大腿向外一分,然后低头亲了亲,挺着长矛用力一刺,“开始干你了婶婶!”

“啊~~”吴清丽无力的扑腾了几下子,闭上眼睛,心脏狂跳,双腿一收缩。

想象中被冲击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她以前也意淫过张小田骑上她身体的样子,能想到的都想了,但是真的发生了还是不敢接受。

张小田给她下药,**她,她心里十分气恼,但是既然摆脱不了这个命运了,那么她也想好好的享受一次,反正张小田又不讨厌。

“差点忘了福利,嘿嘿。”张小田又爬到桌子边,打开一包药,里面还有着一小团白棉花呢。

“婶婶,这是口腔溃疡的药,先给你涂上。”张小田捏着吴清丽的下巴,让她张开嘴巴,仔细的看着口腔,找到了患处。

然后轻轻的沾着药粉抹了上去,最后合上嘴。

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从吴清丽的红唇中传出,吴清丽美眸一亮,“好清凉,好多了!”

“这是特殊的草药掺杂了一些跳粉,嘿嘿,等会它还有妙用呢。”张小田**的笑着,看着女人饱满浑圆的**,伸手抓了抓。

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捏的都变了形,张开獠牙,狠狠的咬在嘴里,嘬的上面盛开着朵朵红艳的梅花,点缀的一片迷人风采。

“啊!张小田,你个小王八羔子,咋这么祸害婶子呢。”吴清丽呼喊道,“快收手吧,婶婶可以当做你啥都没做。”

“晚了,”张小田背对着吴清丽,屁股一阵后移到了她的嘴边。

因为吴清丽身材娇小,张小田把二弟停在她嘴边,自己只要趴下来还能够到她的下身,等会还要亲呢。

“你干啥,张小田,你变态啊!”吴清丽看着张小田抄起一把粉末,均匀的抹在头头上,然后触碰开温软的唇瓣,哧溜一下子滑进了她的口腔。

“啊!!!!!!”蹦跳的细胞和着口水,发生了急剧的化学反应,就像油锅里扔进了一颗丸子,被烹炸的都爆裂开来。

张小田趴下来,大嘴一张就贴在了吴清丽下面那张嘴上,只不过是侧着亲吻,需要用些力伸进舌头,帮她刷洗着通道两壁。

大手揉着又弹翘又**的屁股,撩起大腿,靠在脸颊边上,吮吸着吴清丽体内源源不断的**,润滑着即将大战的车道。

吴清丽小嘴插着通红的擎天柱,兴奋中的张小田格外粗壮有力,都插在了她的嗓子眼上,她不得不咬住它,来回的吮吸,用牙齿收缩着撸动,她知道,伺候好张小田今天才能好过。

不然,谁知道他还有啥折磨人的办法。

“婶婶用力咬,快!”张小田好一番动情的亲吻,身体向下弹动着,把吴清丽的嘴巴当成了取悦的新场所,从箭头前端到根部末梢,擦着门牙来回的活动,津液顺着吴清丽的嘴边流出来,一直滴到了被子上。

“恩,啊!!!啊...小田!”吴清丽身子想要剧烈的挣扎,张小田的手指正快速的插进她的前门,只能看见一溜烟的影子。

像是高速运转的探头。要一直扎进她的灵魂深处。

张小田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扒着她的**,一会儿掰一下,一会儿压一压,或者用力一伸。

吴清丽的身体就像触电的毛毛虫一样,拼命的蠕动着,嗷嗷叫着想要逃离。

“小田,赶紧...来草婶婶吧,别玩了!”吴清丽死命的咬住张小田的长龙,含糊着微弱的说道。

“恩,婶婶,如你所愿。”

张小田爬起来,端正了身体,正对着吴清丽把她抱起来,噗的一下子一插到底。

“恩,啊!!!”女人被他任意摆布着,发出娇弱的喘息声,满目春色的望着张小田,“你得好好满足你婶婶,不然就太对不起我了!”

“那是肯定的!!!”张小田把吴清丽的身体朝着自己狠命一扣,贴在自己的身体上,牢牢的契合着她的下身,按着她的腰就往下耸动。

“啊啊啊!!!哦哦~~啊……”吴清丽像是一团软玉趴在张小田的肩膀上,两个不停摇晃的棉花包亲吻着张小田的胸膛,体内窜出一条激流,乳白色的汁液像是撒花一样滴下来。

“竟然这么多水,婶婶你不行啊,”因为水太多,张小田一时半刻都找不到**的入口,倒是吴清丽被搞的**不止,从来没享受过这份激情,一下子就泄了身子。

“小田没事,往死了搞,婶婶还能要!”吴清丽咬着牙,发了狠一样夹着张小田的阳根,

“别别别,得爱惜身体,来日方长嘛。”张小田笑道,把吴清丽放下来,翻开屁股,按下去。

“恩哼,”吴清丽嘶吼一声,长发裹着脸埋在了枕头里,“谁下次还找你,就这一回,哼,可不能再让你这个小兔崽子占便宜了,这不是**么。”

“哈哈婶婶,如果你下次还找我咋办?”张小田大声问道。

“哼,那我就让你草一辈子,行了呗。”

“一言为定?”

“九牛不回!”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