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9章 盲人摸玉女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俗话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张小田虽说恶意,却实打实的帮助了吴清丽,女人一下子变得更加神采动人起来。

再也没了半分的颓唐感觉。

张小田喜欢搞年轻漂亮的,青涩女孩可以,处女更加喜欢,但是这种少妇**偶尔一吃也是滋味十足的,好菜不嫌多嘛。

连柱子回来都夸他娘,变得越来越漂亮迷人,活泼了很多,也更加开朗健谈。

张小田和吴清丽只是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就保持着这种单纯的性,最好。

各取所需,反而有着促进作用。

张小田如愿以偿的承包了卖猪的重任,当然了他可是大张旗鼓的进行了宣传,本着诸葛亮三被顾茅庐的精神,把价格压得死死的,一直到最后村民跑去他家哀求他。

虽然猪最后还是卖不上价格,肯定赔本,但是能收回多少就是多少,总比着赔个底朝天要好吧?

在家人和村民的不停劝说下,最后赵大宝都亲自送礼来了,张小田勉强才答应,每头猪多提一些价钱。

赵大宝是十分不想看他那张臭脸的,这小子把自己哥哥搞成了精神病,自己恨不得去他脸上踩出几个鞋印子。

但是没办法,他家还有三头大猪呢,而且一窝母猪好死不活的生了一窝小猪,不卖不行啊。

张小田殷勤的招待了这个原村长,俩人商量了很多事情,谁都不知道张小田许给了赵大宝什么好处,反正从此以后赵大宝开始公开支持张小田去竞选村长。

事实上,张小田只是给了他几包**,告诉他县城哪里的青楼多,女人漂亮而已。

通过交流,他知道赵大宝无心留在新安村,一直做着去县里发财的美梦。

既然你不是敌人,那就该是朋友了。

张小田的声望瞬间高了起来,村民们成了墙头草,至少现在倒向了他这一边,让他竞选的信心更加充足。

而他知道,最重要的是村里关键人物的支持,赵大宝支持他,而他这天得到了一个小道消息,贺紫玉好像也对这个村长位置有心思。

“唉,紫玉啊紫玉,你就别和我抢了,我知道你帮助我很多,我欠你的,但是,我实在太想当这个村长了啊。”张小田心中有焦虑,也有无奈,还有着忐忑和不安。

贺紫玉这半年来生意越做越大,已经像是一张大网一样,辐射着朝着四面八方散开。

村民现在都传着一句话,叫做“背靠大山本共有,紫玉独占大半边。”

那漫山遍岭的开发果园,早就蜿蜒如同巨龙一般,不知其广,更不知其尽头。

刚满二十的贺紫玉也顺带搞起了农业原材料加工,而且她还会有着大动作,有人说她要开饭店。

虽说都是小道消息,但是,往往都是小道消息,才灵通的很啊。

张小田踌躇着,徘徊在贺紫玉在山上的小住宅门口,叹息着,不知道咋开口。

背着手,怔怔的望着满天云霞,风卷云舒,蔚然涌动,红透了半边天。

一轮光耀明亮的夕阳在山头低垂,要不了多久,轻盈的身子就会一跃,沉浸地平线。

“唉,”张小田默然的看着大门,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情于理自己都没资格干涉贺紫玉竞选村长。

“吱呀!”身后响起了急促的刹车声,张小田屁股一拱,一下子躺在了车盖上。

“唉呀妈呀,”冰凉的钢板让张小田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汗直冒,这他妈的是谁啊,吓死老子了!

“你咋开车的,他....”张小田呆住了,刚一回头就立刻闭上了嘴巴。

贺紫玉从小车中弹出半个身子,带着一副大墨镜,涂着亮色唇彩,明艳动人,还是美得那么惊心动魄。

“小家伙,在这杵着干嘛呢?”贺紫玉推开车门,一身油亮的皮衣紧紧的包裹着傲人身姿,张小田有种错觉,好像胸脯比以前更鼓了,而且也许是伙食好,小屁股更加挺翘,大腿修长如翠竹,明晃晃的朝着他走来。

“当然是找你了。”张小田笑道。

“你啊,不会又是有啥事来麻烦我吧。”贺紫玉率先朝前走去,掏出钥匙打开大门。

“你自己住着不害怕么?”张小田跟在后面问道。

“吼~~~~”一只斑斓猛虎突然跳了出来,一阵烈风刮过,张小田一个哆嗦,差点被它扑倒。

“来,小黄,过来见见客人吧。”贺紫玉温柔的摸着那只大老虎的脑袋,亲昵的蹭了蹭。

张小田尚在惊吓中,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贺紫玉和老虎亲昵。

“没吓到吧?”贺紫玉回头看到张小田一脸惨白,笑的十分开心,“就知道你是这个样子。”

“这只老虎哪里来的,”张小田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拍了拍胸口,“可吓死我了。”

“有一次它从后山跑出来,还受了伤,被我顺便给救了下来,就一直养着它了。”贺紫玉柔声说道,不过却是对着老虎说的。

“哦,”张小田没有吭声,他这次总感觉贺紫玉又变了,变得比以前更加特别,冷艳有,冰山气质也有,但是还多出了一种,神秘。

好像谁都摸不透她到底是何种形式存在的真实的想法。

“走吧,跟着我。”贺紫玉拍了拍小黄,那只大虫一溜烟的遁去了,也不知道蛰伏在何处了。

穿过低矮的松树林,来到山腰处的住宅,登上木质的阶梯,打开洁白的大门。

屋子里满是芬芳的香气,也不知道贺紫玉用的是哪种香料。

张小田看着贺紫玉就坐在窗台前,快活的散开头发,卸妆。明灿灿的镜子中仿佛看到了一张妖媚无边的脸,跳动着两弯幽火,从镜中反看过来的眸子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夹杂着一丝丝莫名的味道。

张小田心头有些陌生,看的时间长了,总有种要膜拜,跪下来伏在他脚边的冲动。

强迫自己转过头,张小田心里突突直跳,为啥感觉周围有些恐怖?

外面突然狂风大作,然后小屋的灯光突然熄灭,一个黑黢黢的影子投射在窗棂上,一阵虎吼声响起,震动摇曳着半个屋子。

“啪!”灯光再次打开,而张小田已经是脸色苍白,又被吓了一跳。

“小黄聪明,有的时候拉电闸。”贺紫玉温婉如春风,朱唇轻启。

“晓得,晓得。”张小田回身看了看,没敢去坐贺紫玉的小床,看到写字台边有着一把藤椅,他靠了上去,随手翻起一本书。

“聊斋志异?”张小田饶有兴趣的翻了翻,这些个神怪鬼魔的故事,这小丫头还爱看这些呢。

“看什么呢?”贺紫玉冷冽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然后双手有力的环过了张小田的脖子狠狠的扣住。

半张清冷的容颜贴在脸侧,磨了磨,“好看么?”

张小田悚然一惊,立刻结巴了起来,“你,能不能不吓唬我,等会弄出心脏病来。”

“好看么?”贺紫玉的声音透着狠厉,张小田感觉自己的喉咙都快捏破了。

“还没来得及看呢,俺不知道哇!”张小田快哭出来了,我才拿起书,你就问,问个毛啊!“

“傻小子,我说的是我好看么?”贺紫玉突然跨了上来,双腿夹紧张小田,近距离的看着他。

那双眼眸,春情弥漫,桃色的妖艳瞳孔,似是那永恒的黑暗在笼罩。

好看么,好看么,好看么.....

张小田脑海中嗡嗡的回荡着,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把贺紫玉的双手拿开,有些生气,“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情商量的,别闹了。”

贺紫玉瞪着他,咬着嘴唇,然后站起来,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小床上,放下蚊帐,“说吧!”

“听说你要竞选村长?”张小田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有这么个打算,而且该打点的也打点完了。”贺紫玉说道,冷冰冰的,不带任何感情。

“哦,”张小田垂下头。

后面的话没法说了,打点完了就是送完礼的意思,钱都花了,难道还能追回来不成。

张小田知道自己没她有钱,肯定活动的没她到位,估计她真要竞选,自己十有**得落败。

有钱就是爷爷啊。

“那个紫玉,我有个不情之请,”张小田最后还是咬牙提出了这个要求,“我....”

“既然是不情之请那就不要说了,省的听着心烦。”贺紫玉挥了挥手,“我要睡觉了,你走吧!”

“行。”张小田不再多说,走到了门口,然后停在那里。

“咋不走?走啊,没看到我在赶你出去?”贺紫玉冷笑连连。

“紫玉,你能不能不竞选村长!”张小田折身回来,几步来到贺紫玉面前,诚恳的看着她,“你现在什么都不缺,事业也成功,人还漂亮,将来也不愁嫁人,何必非要当这个村长呢?”

“我当不当村长,和你有关系么?你为啥这么在乎呢。”贺紫玉站起来,舒展了一下曲线玲珑的腰肢,“我看是你想当村长,怕我竞争吧。”

张小田没有再说,点了点头,“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

“确实不公平,”贺紫玉打断他,“有本事就凭着自己能力上位,跑过来哀求我,有用么?”

张小田立刻哑巴了,这话,有些损人。

“还有,张小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做的那些破事,男人嘛,最好自己勤劳肯干,别总想着取悦女人,谋求利益,那长久么?”

“你!”张小田双目**,拳头紧紧的攥住。

“我什么我?”贺紫玉继续逼近,“我说错了么?张小田,你看起来优点很多,但是骨子里就是个精虫上脑的人,早晚有天栽倒在女人手里!”

“你你你,你再说一遍试试?”张小田眼睛赤红,头一次有人这么**裸的损他,还是个比自己小的女孩子。

这让他脸往哪里搁?

“咋的?还要动手,**了我?你不是一向喜欢这么干么?来,动我试试看?”贺紫玉甩了甩头,“我等你来上!”

张小田伸出手,距离贺紫玉几公分停了下来,内心传来阵阵疼痛。“原来你就是这么想我的,看我的。”

“我走了,你给我买车花的钱,我会还给你的,你我那个时候就两不相欠。”张小田突然觉得满腹颓唐,落寞。

贺紫玉的铮铮话语比最锋利的刀子还尖锐,让他的心难以诉说的疼。

贺紫玉看着张小田眼里的陌生和倔强,无奈的叹息一声,“你这个人,咋就这么拧呢,真是一根筋,你走吧。”

张小田大踏步着离开了,刚走到门口,还没开门,身后响起女孩那空灵清脆的嗓音,“要我放弃竞选,也行,”

他停住了,犹豫了几秒,然后风车一般的转了回来,“你有啥条件?”

看着张小田眼里充满的渴求的希冀神色,贺紫玉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来,“我好看么?”

“好看好看,比我见过的任何美女都漂亮!”张小田重重的说道,双手激动的指着灯,“我对灯发誓!”

“灯明天就不用点了,你跟它发誓,那也没用啊,”贺紫玉搭在床边的小脚丫不停的晃动着,“换一个!”

“我对着天发誓,总行了吧,”张小田顾不得男女有别,挨着贺紫玉坐在了床边,“你真的要放弃竞选?”

“恩,可以放弃,不过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或者说,以后你要为我无偿做三件事,你答应了,我就替你活动,让你当村长!”

张小田再次沉默了,抿着嘴不说话,未知的是可怕的,他虽然相信贺紫玉不会害他,可是,这要求,真的好答应么?

“你放心,不是犯法违背道德的条件,也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家人。”贺紫玉拉起张小田的手,“答应我!今晚就让你好好的享受享受,你懂得。”

张小田身躯一下子火热起来,眼中两团火焰掠起,看着贺紫玉有些意动。

“紫玉,我不能那么做,你应该找一个好人家,我不可以。。”贺紫玉伸手堵住了张小田的嘴,“不是你想的那样,嘿嘿,等会你就知道了,怎么样,答应我么?”

张小田又开始犹豫起来,贺紫玉干脆直接坐在他腿上,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他,“不着急,我等你,”说完了伸手解他的裤腰。

“是不是硌得慌?我替你放出来,别弄坏了。”

“啊不不不,我答应你,”张小田赶紧扶住贺紫玉的小手,妹子你太大胆了,这你要是给摸了,那我可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刚才贺紫玉的话给了他强烈的冲击,他默默的反思起来,如果是为了性那么怎样都行,但是处女还是少碰吧,除非心甘情愿。

他对贺紫玉总有一种超然的感觉,不是恋人,不是情人,而是一种红颜知己的角色。

人生知己最难寻,也许穷尽此生都未必有,为什么要刻意的迈过那道线呢。

只是,真的存在真正的红颜知己么?

“那好,不许耍赖哦,小田哥哥,你饿不饿?”贺紫玉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反正我饿了!”

“哈哈,还行,不过既然你饿了,那我就给你做饭吧!”张小田心情一阵轻松,没做决定的时候心情一片阴郁,一旦决定了反倒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随她去吧,何苦忧虑。

“咯咯咯,小田哥哥要是把饭烧糊了,那就都是你来吃咯,我是不会吃的。”贺紫玉挥舞着小拳头,得意洋洋的说道,“以后你得听我的话,不许跟我顶嘴,也不许随便说不。”

“我可以理解它为第一个条件么?”张小田歪着脑袋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肢体,“厨房在哪?”

“你真会想,哼哼,这是你当哥哥的本分!”

“额,好吧,谁让我稀罕你这个妹纸呢,”张小田拍拍屁股,钻进了厨房。

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来,张小田甩开膀子,开始用心做起饭来。

他这一年一直跟着爷爷母亲学厨艺,在农村长大,基本柴米油盐持家的本领都要学习,毕竟生活不是那么富足。

“不用担心,他是好人!”贺紫玉对着床边的一个黑影微笑着摆了摆手。

一个硕大的头颅这才渐渐的远去,时不时的传来一阵低吼。

“来,看看哥的手艺!”张小田把一盘盘菜肴端上来,精致华美,色香俱全。

贺紫玉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味道真不错,然后放下筷子。

“怎么不吃了?快吃吧,”张小田说道。

“我要你抱着我喂我。”贺紫玉眼波一转,挑了挑黛眉。

“额,好吧。”张小田乐的如此,坐在了她旁边,

“恩?紫玉....”张小田愣住了,看着小丫头把外衣解开,一件一件好像是花瓣在脱落,片片旋转,优雅的落地。

一挂妖冶的紫色胸衣紧紧的绷住好看的小胸脯,不大不小,正好适合自己的手掌。

咋就这么吻合呢,好像为自己的大手专门配对的型号。

张小田摊开手掌,默默的比对一下。

“你心里是不是在想,你的手正好能握住,对么?”贺紫玉一语中的,及腰长发晃了晃,柔顺着铺散下来,打在坚实的腰臀上。

“没,没,你这丫头,咋就不知道男女有别呢,这脱得光溜溜的,让哥情何以堪,万一犯错误咋办,”张小田说的都是实话,自己本来**就强。

就算自己想做正人君子,也得有那个条件才行啊。

坐怀不乱柳下惠,恐怕就是个传说吧,或者,也许柳下惠身体有恙也说不定。

“啊!”张小田身上一凉,扑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裤子被贺紫玉蛮横的扒下来,紧跟着是保暖的秋裤。

到最后剩下小裤衩的时候,贺紫玉还想动手,张小田赶紧拽住小手,“丫头,给哥留下这点财产吧,你不能让哥赤条条的来到这个世界,再赤条条的去啊。”

“哈哈,说的好像生离死别似的,我不是怕你热么,你看这屋子保暖多好,”贺紫玉转了一圈,穿着丁字**,标准的三点式在张小田面前,得意的晃动着,“我身材好么小田哥哥。”

“好,好,”张小田看的双眼放光,盯着健美的肌肤和动感十足的肢体,光洁平坦的小腹,不多一丝赘余的蛮腰,健美有力的大腿,隆起的三角洲不知道里面是怎样动人的春色。

张小田不比贺紫玉多啥衣服,只有一条方裤衩挂在腰上,此刻,看着贺紫玉的身躯,在灯光下好像旋转的仙女,流利婉转,璀丽迷情,让人生出几分神圣的瞻仰,却又夹杂着几丝邪恶的诱惑。

一面天使,一面恶魔啊。

“小田哥哥来,快开饭吧。”

张小田坐在沙发上,把桌子拉过来,贺紫玉坐在他的大腿上,股沟紧紧的夹着他的小兄弟,大大方方的,好像那坚硬的根不存在一样,浑然未觉。

这妮子是故意的啊,报复我呢。

张小田搂着她的腰,小心的捧着小肚皮,贺紫玉正端着碗慢慢品尝,“恩,不错,小田,等会我喂你吃啊。”

“呵呵,”张小田哪有心情吃饭,底下一缩一缩的,难受,

“原来传说是真的,”贺紫玉说道。

“恩,啥?”张小田问道。

“你的家伙大啊,说!靠着它搞了多少女人!”贺紫玉嗔怒道。

“额,又是这个问题?”张小田费解了,咋都这么关心这个问题呢。

“哦?又是?还有谁问过你啊?”贺紫玉放下碗,把手从张小田的裤衩里伸进去。

“啊,不行!”

“别动!”

贺紫玉灵巧的翻过身,扒开布料,露出里面狰狞丑恶的器物来。

“长的好丑,哈哈,不过我妹妹巧玉都玩的那么高兴了,我也好想玩哦。”贺紫玉认真的看着,然后温柔的摸了一会儿,“别用的太勤,小心哪天用坏了。”

“没,没可能用坏,谢谢,啊,关心了,啊~~~~紫玉你....”张小田身子向后,靠在沙发上。

贺紫玉的玉指正顺着根脉往下按,在底部轻轻的刮了刮,“力量这么足,嘿嘿,快点吃饭,等会一起洗澡。”

“啊?”张小田脑袋轰然炸响,眼睛有些花,这是要闹哪样啊!

张小田匆匆的填饱肚子,顾不得收拾碗筷,就被贺紫玉给拉到了一个房间,里面,几个大衣柜林立着,打开一看,全都是各式各样的衣服。

从外衣到内衣,应有尽有,琳琅满目的好像商场一样。

“你真奢侈,”张小田赞叹着看着,“这得多少钱。”

“你个小守财奴,就知道钱,来,自己选一样。”贺紫玉拉着张小田,让他挑。

“我,你没开玩笑吧?”张小田指着自己的鼻梁,“我选啥衣服啊?我是男的。”

“你选一条,内衣也行,**也行。”

“干啥?难不成是让我穿,这有点变态嘛。”张小田笑了,笑的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别开玩笑了,丫头,你太有创意了。”

“选不选?”贺紫玉凶巴巴的问道,露出贺家女孩标志性的虎牙,“不选咬你了!”

“别,别,别,我选还不行么?”张小田随便指着一条金红色的豹纹胸罩,“就它了,快拿过来给哥戴上,哇哈哈哈!”

脸上的笑意抑制不住,张小田提泪横流,乐得不轻。

“哼,叫你得瑟,你看着的,等会咋收拾你!”贺紫玉扯过来胸衣,把张小田的眼睛挡住,后边扣死,“还好脑袋够大!”

“啊,我看不见了,”张小田眼前一黑,张牙舞爪的到处乱摸,“你干啥啊,不是说洗澡么。”

“好像不够紧,”贺紫玉促狭着笑道,然后把配套的内内也套在了张小田的脑袋上,好像恐怖分子一样,样子很奇怪。

“啊!紫玉,你好过分!”张小田惊呼道,裤衩被小姑娘拽了下去,小手捏着刚刚歇息的小兄弟,硬是给揉捏大了。

:“你说你也不用,老折腾它干啥,你不知道挺着难受嘛。”张小田气愤的说道,妈妈的,给弄成了瞎子不说,还不知道要带到哪里。

他知道,这丫头纯是整人,人是吃不到嘴里的。但罪不能少受了。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