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事 » 正文

第11章 小田哥哥我要嘛

所属目录: 桃花村事 快点弄我…啊…

"贺紫玉的小手扒拉着,一直到张小田弯腰哼唧起来才停下,然后把自己也脱得光溜溜的,反正张小田看不见,随手熄灭了灯。

世界一下子黑暗下来,贺紫玉从后边搂住了张小田,**抵在宽厚的后背,双腿一踩爬上他身体,架在腰上,紧紧的贴着张小田一阵用力的摩擦,“小田哥哥我要,我要嘛,你快点来疼疼奴家!”

“啊!你这个妖女,我受不了了,”张小田大吼一声,就要把她挣下来,然后撕掉眼睛上的束缚,就地解决了她。

妈的,什么都不顾了,一定要按倒狠草。

“啊!”紧接着他发出一声惨叫来,身体像是麻花一样被拧紧,耳边想起了贺紫玉无辜而充满爱怜的声音,“对不起,我用力大了点,忘了告诉小田哥哥了,我小时候被爹爹送去学过武术哦。”

“呼~~呼~~”张小田吸着气,“这劲儿真大,我错了紫玉,你说你想咋办吧。”

“我不想咋办,小田,你是不是特别想上了我啊,有还是没有呢?老实回答哦。”贺紫玉稍稍用力,张小田立刻龇牙咧嘴的求饶,“放心吧,我从来没对你起过歪心思!”

“哦,是这样啊,”贺紫玉的力气又大了几分,“比我丑的女人你搞起来有滋有味的,对我连点非分之想都没有?你的意思是我比她们差咯?”

“不,不是,我想你,想上你,就是怕你不答应啊。”张小田赶紧换了口吻,这贺紫玉看着轻盈,实则很有分量,他妈的什么骨骼啊,比方琼和朱茜茜都重一些,难道身体里面是石头?

“上我?满脑子**思想,真该打!”贺紫玉跳下来,啪啪的抡圆了手掌狠狠的打了张小田屁股几下。

火辣辣的一片疼痛。

“我的天啊,我爹从小都没这么打过我,今天让你给破了处了,真他妈窝囊啊。”

“呸!谁稀罕破你的处,再说了你还有处可破么?”贺紫玉往前一推张小田,“赶紧走!走得慢了等会用外面的大电线电你!”

“你个小丫头,君子动口不动手,别推推搡搡的,像什么样子!”张小田踉踉跄跄的走着,身后贺紫玉跟个小大人一样,搀扶着他,往浴室走去。

“哗哗~~”喷头涌出强劲的水流,冲击着皮肤,带走身上的汗水和泥尘。

张小田扶着墙,后背有双有力的小手套着搓澡巾,正帮他擦着。

“舒服不啊,咋没个动静呢。”贺紫玉不满的说道。

“恩哼,舒服。”张小田闷哼一声,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哼,享受的倒是挺好,你明年打算干啥?还种西瓜么?”贺紫玉敲敲张小田的后背,“好了,换你来。”

“啊~~”张小田身子往前一送,小兄弟被贺紫玉夹在腿窝深处,就靠在花蕊边上,只要一个不慎就会擦枪走火。

张小田剧烈的喘息了一会儿,然后结果贺紫玉的搓澡巾,给她温柔的擦着后背。

“明年带领大家伙种西瓜,但是我不种。”张小田坑了吭声,黑乎乎的啥也瞅不到,也不能乱动,**触感惊人,就像被两张皮革定住一样,巢穴边上有几根小草刮着头头,十分酥麻。

“为啥不种呢,那东西收益还不错吧?”贺紫玉的声音恢复了一贯的清冷,口中发出一声娇呼,双腿前后收缩了几下,“等会要不想办法帮你解决一下,看你憋得挺难受的。”

“恩哼,啊~~”张小田抱住她,手控制不住的抹上了**,满满的握在手里,捏起来坚挺无比,撑开了手指,两粒草莓柔嫩绵滑,擦着手指肚,让人不忍松开。

“哼,摸的爽不爽?”贺紫玉鼻中冷哼一声,双腿有节奏的摩擦着头头,雪白而富有弹力的大腿根擦动着敏感的神经。

“紫玉,对不起,不是故意摸你胸的,实在是,没控制好。”张小田一边道歉,一边说道。

嘴巴亲着光滑的玉背,带起阵阵压痕,贺紫玉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情动着呻吟了几声。

**,蚀骨,让人有种飞蛾扑火的感觉,张小田死命的按着墙壁,想要拔出小兄弟来,“不行让我**一会儿吧,等弄出来就好了。”

“那样对身体不好,”贺紫玉轻声说道,“这说来也怪我,没想到你**这么旺盛,走张小田,出去,我帮你解决。”

“对不起,要不你用手帮我吧,别破了你的身子,”张小田被她牵着手,在黑暗中又穿行了好一会儿,不知道给领到了哪里,好像是,来到了地下?

因为温度在降低,张小田浑身打着哆嗦,台阶一直向下,不断的带来低沉的感觉。

难道是个地下室?

蓦地,身体开始温暖起来,耳边传来荜拨的火焰燃烧木柴的声音来,哄热了冰冷的皮肤,张小田有些晕眩,被贺紫玉放在一个毡子上,底下垫着厚厚的羊毛垫。

“紫玉,该不会是带我来地下室了吧?”张小田心里有点紧张,因为这里实在太安静了,四周应该是一个密闭空间,回声阵阵,格外的扩音。

他都不敢说话了。

“小田!还冷么?”

此刻的贺紫玉,带着一股子浓厚的狐媚,双眼像是两口古井,只要一眼就永世沉绵,再也无法醒来。

胸前,有着一个暗淡的影子浮现出来,像是一个披着黑衣的女鬼,拄着沉沉的拐杖,叩击着苍茫大地。

黑色的树,森冷的夜,獠牙前伸,寻觅着鲜血和生命。

那是一个纹身一样的东西,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突兀,诡谲,在火光的盈动中,像是一张血盆大口,往下滴淌着涎液。

张小田突然感到了一阵安静,静谧到了极点。

“小田,认真的回答我,”贺紫玉挑起香舌,扳着张小田的脖子,沿着脖子上那根粗大的血管,吮吸着。

那里血液蓬勃着,正随着心脏的跳动抒发着生命的活力。

张小田突然没来由的想起了爷爷以前给自己讲故事的时候,提到过西方有一种生物,叫做吸血鬼。

专门以人类的鲜血为生,此刻,莫不是自己遇到的也是?

“啥,?”张小田身体后缩,想要站起来,却好像拔了塞子的氧气瓶,瞬间成了镂空体。

“你爱我么?”

张小田一下子蒙住了,啥玩意?爱你?

“额,好像比较难回答,我得说实话,没找到爱的感觉啊。”张小田回答道。

“哦,是这样啊,”贺紫玉沉默了,空气中带着一股子压抑的风暴。

火焰一下子灭掉了,张小田眼前朦胧的光都找不到了,身体不一会儿就冷下来,冻得他直打哆嗦。

等了很久都不见贺紫玉有声音传出来,张小田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恐慌,几下子撤掉了脑袋上的东西,

睁开眼睛,眼前是无休止的黑暗,黑的让人有一种漂泊无依的无助感。

摸了摸底下硬硬的冰凉的毡子,这是唯一坚实的,可以依靠的东西,还能给他一点厚重的感觉,让人不至于什么都抓不住。

“紫玉,紫玉!”张小田大声叫道,整个空间都是回荡的声音,“紫玉,紫玉,紫玉.....”

“呼~~”张小田涌起了绝望的情绪来,自己到底在一个什么鬼地方啊。

他决定站起身来,去寻找一下,是否有什么出路。

不能坐以待毙啊。

“张小田,摘下眼罩,你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哏哏,你这条命,我得收了,”空间中突然飘起了贺紫玉那冷的如同亘古冰山一样的寒声,围绕着张小田,仿佛就在身边!

“嗡!”身下突然发出了莹白的光芒来,就像巨大的冰块中点起了一盏一百瓦的白炽灯,以张小田的屁股为着力点,旋转着发出莲花瓣一样的炫目感。

张小田低下头,看到了一双脚,白白净净的**就在自己大腿下,发出惨然的波泽来,忽的一下子又像是磷火被刮掉,碎成了碎片,又再度的拼合。

张小田拼命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就在这时,背后悚然一亮,一双玉臂刮着他的后背,抱住了他,阴测测的声音响起来,“张小田,抬起头。”

张小田不由自主的向上望去,在双眼的倒影中,看到了一张惨白的不能再惨白的脸,像是地狱中爬出的僵尸女鬼,黑洞洞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口中冒出一根长长的尖牙,好像吸管一样,奔着他的脖子过来了。

“噗,”张小田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血管破裂的声音,血流簌簌的流动着,汩汩的顺着长牙进了贺紫玉的口腔中。

吞咽的声音传来,落尽肚子里发出的肠胃接受的声响,尽数的顺延而出,张小田呆呆的看着她,因为过度的恐惧而忘了自己还有挣扎的本能,僵持了好几秒。

“鬼啊,鬼!”张小田大叫一声,全身卖力的一挣,屁滚尿流的爬下了毡子,跌跌撞撞的胡乱奔跑着,咕咚一声磕到了墙壁似的东西,满眼金星直冒,一屁股跌倒在地上。

地面寒气丝丝涌出,张小田仿佛失去了脉搏跳动的力量一般,顾不得脑袋上的包,像是虫子一样拼命趴着,惊恐万分的盯着那个白幽幽的影子,逐渐的飘起,飞向空中。

四周的黑暗聚拢过来,翩跹飞舞的白影渐渐融成了一个圆环,最后化为一张厉色凄惨的面孔,瞳孔中射出长长的寒光,在四周精灵般的跳动。

忽然升起,忽然落下,从穹顶攀升,又转而隐没入地底。

再次伸手不见五指,安静的不带一点声音。

除了张小田嗬嗬的喘气声,就是他胸膛那颗因为极度紧张而马上炸开的心脏,颠簸着让他维持着最后的理智和挣扎的本能。

屁股擦着地面,像是冻成了八瓣一样,渐渐贴上了一处墙角,蜷缩着抱住大腿。

“嘶嘶,”张小田眼角淌出泪水来,鼻子一酸,竟然哭了。

喉咙中忽忽的堵着什么东西,无力的张了张嘴,想要呼喊,都做不到。

永恒的黑暗中,他将要孤独,残忍的被吞噬!

“咔嚓,”墙壁突然破碎,然后一只血淋淋的手,横在了张小田的脖子边上。

“真没出息,还哭了!”那只手锁住张小田的喉咙,没让他发出更刺耳的惊呼声。

一个白的刺目的影子从墙角钻出来,提起张小田,扔在了毡子上,紧接着火堆再次燃起,映的周围通红一片,旺盛的火苗窜起一人多高,驱散了寒冷。

张小田半边身子早就麻木了,残存的那点意识支撑着他,看着那个白影在红彤彤的火光中一点点丰满,好像丹青大师那杆灵活的笔,挥洒着一个风姿绝世的仙子跃然纸上。

恐怖绝伦的女鬼摇身一变,成了之前那个绝美的贺紫玉,只不过此刻的她赤身**,近距离的呈现着诱惑人心的**。

张小田算是真正欣赏到了她最美的一面,美的画魂映骨,美的六宫粉黛无颜色。

但是他还没从惊吓中解脱出来,生机都仿佛冰冻了一样,双目无神。

凭着本能,抱住了扑过来的娇躯,张开嘴,接住了贺紫玉那温润中带着一点凉意的芳醇,津液融化,唇齿相依,舌尖勾引着,挑动着体内残余的本能。

长发覆盖下来,遮住张小田的半个脸庞,双眸中聚焦起贺紫玉那妖媚俘获灵魂的容颜,那双桃色眸子正连绵不绝的放电,唤醒他那刚刚被浇灭的**。

“张小田,我们**吧,”贺紫玉和他激情的长吻之后,在耳边悄悄的说着,一寸一寸的吻着他麻木的身躯,从胸口到小腹,最后把他拉近火堆,分开那缩小的几乎看不见的小兄弟上外面包着的皮,露出一点头,像是蛇尖叉一般的信子一样,往里一卷,直直的吮吸着。

“咳咳,啊~~”张小田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逃离了樊笼,喉咙动了动,似是有什么液体咽进了肚子里。

身体迅速的升温了,变得有些燥热,重要的是体内之前侵入的寒气好像随着什么东西抽离而去,**有些刺激,有些发麻,然后一点一点的挺起,胀起,伸直了身躯,挺起了弯曲的脊梁,托住了那即将坠落的大地,把它用力一推,堆砌成一个完整的大陆!

破开冻土,枯木逢春!

“啊~~”贺紫玉抬起头,看着渐渐的有了反应张小田,把他抱起压在自己身体上,私密地带凑在了一起,正探头探脑的交流着,触碰着,好像蚂蚁尖尖的触角,对对碰着,传递着一个原始古老的信号。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阴阳交汇,万物生长。

凭着那股本能,张小田浑浑噩噩的张开了臂膀,轻轻的伸到贺紫玉的肩膀后,向上一抬,擒住了小胶乳,大口舔着,顺着边沿光滑的肌肤,拨开紧密相靠的缝隙,从**接撑着心房。

口水横陈,扑粉一样的浇灌着,两粒突起莹然滴翠,隆起后,在张小田的口中绽放着,一朵娇艳凝碧翠,并蒂红花向阳开!

“小田,亲下面!”贺紫玉浑身滚烫,更胜过炙烤的火堆,发出肉色的光泽,在张小田的眼中不断变得柔软,却又坚韧着混入一体。

初开的小苞蕾紧紧的张开着,只留下一个小小的洞口,让采蜜的勤劳野蜂去传播花粉。

可张小田赶巧了是一只大马蜂,那里懂得自己勤劳肯干这个道理?

一针扎死上面的蜜蜂,连带着下面清新的花蕊和浓蜜一起搜刮走了。

两只手指轻巧的分着极其紧致的**,露出里面嫩嫩的软肉,张小田伸出舌头,嘿嘿笑了两声,突然伸进去,哧溜一下子横切进去,一直到舌头扎进了大半部分。

“啊!”贺紫玉下身巨大的痛楚传来,元红迸出,灌进张小田的口腔中。

几滴滋味难明的**带着鲜艳的色觉淌进了张小田的火山深处,落进了沉积冒着热泡的岩浆,消失不见。

用力掰着贺紫玉的大腿,张小田慢慢的打开紧闭的紫晶洞穴,贪婪的吸食了那口浓浓的元阴之后,挺着早就饥渴难耐的大家伙,像是推土机碾压房舍一样,横行霸道的徐徐推进。

贺紫玉的下身被撑开,那个粗大的棒棒一下一下的挺进去,在她扭曲的表情中,一直到顶,把两壁撑破了一样,翻浆般的炸开了所有的痛楚。

“啊~~啊・~啊~~”贺紫玉撑着自己的身体,全力忍受着那不断蔓延的痛苦,像是鸡蛋壳碎裂一样,整个**中正被蛮横的开拓着,血色弥漫。

张小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畅,剥开仙子的外衣,啃食嫩绿的汁液,咀嚼最肥嫩酥脆的肉,把她榨干,吞噬!

“恩~~啊~~”贺紫玉的双腿被抬离,扯开来,供张小田发泄着**,小小的两朵花瓣噗噗的翻动着,拍击着,那根粗壮有力的石杵有力的捣动,好像磨花椒面一般,耐心,细致。

先是浅浅的拨弄,酝酿着节奏,然后狠狠的插进去,快速的抽动着。

搭配的十分规律,给了贺紫玉喘息适应的时间,又迫使她身子不断的痉挛着,像是虾米一样弯曲着,被极尽升华的**蒸干水分,成了熟透的虾仁儿。

“哦・・啊~~”终于,暴虐的火山喷发殆尽,摧残了无数生灵之后,那寄积存下来的火山灰变成了最肥沃的土壤,让贺紫玉放开手脚,衍生出新的生机。

更加繁茂,更加蓬勃!

杂草胡乱的翻卷着,双腿开合后渐渐的收回来,夹着张小田的铁柱,迎着他不知疲倦的冲击。

鱼吻蝶,露湿风,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洞开了大门之后的贺紫玉,成了最娇艳的璞玉,让张小田美美的享受着,开拓着,把一个干爽紧致的小**干的汁液横流,粘在了头头上,好像磨子研磨出来的豆浆,正不断的滴落着。

她的胸脯早被蹂躏的惨不忍睹了,纤细的腰操纵在张小田的手里,不时的当成了爆发的着力点。

观音坐莲,老汉推车,柳树盘根,各式各样的花招从张小田的大脑中不断的传递出来,让他按照纯粹的本能进行着。

贺紫玉嫩白挺翘的小屁股也被掰开,最后的小禁区也被张小田穿了进去,差点疼的贺紫玉昏死过去,毕竟那里更窄小。

不仅腰疼,屁股也疼,被张小田扯着腿日了不知道多久才风停雨歇。

感受着体内张小田喷出来的精液,贺紫玉狠狠的喘息了很久,很久,看到张小田无力的栽倒,昏睡过去,她也闭上眼睛,慢慢的躺下来,忍受着肢体被侵略过后的孱弱感觉,咬紧牙关,拖着张小田往出走。

“小田,小田,快醒醒!”昏沉中的张小田听到有人在招呼自己,胡乱的折腾了几下身子,这才悠悠醒来,刺目的阳光打在脸上,让他好不适应。

“这里是哪里?”张小田睁大眼睛问道,看到刘惠英正担忧的看着他,“咋了娘?”

“这是咱家,傻小子,你都睡了快两天了!”刘惠英没好气的说道。

“啊?咱们家?”张小田脑袋十分疼,用力的拍打着,好像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依稀记得自己好像跟贺紫玉吵吵了一会,然后跟她一起吃饭,被她蒙住眼睛,一起洗澡。

最后.......

黑暗的空间,无助绝望的挣扎,激情的缠绵!

张小田一下子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确认没少啥零件,还活着,这才放下心来。

“娘,我是咋回来的啊?”张小田心虚着问道。

“你啊,是紫玉丫头给你送回来的,说你突然在她家昏倒了,怎么叫都不醒,刚开始以为是困了呢,就给你找个屋子安置下来了,结果第二天还不醒,她一着急就送回来了,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们都得送你去医院了,好在你爷爷检查之后,说身体没毛病,就是精神过度疲惫了。”刘惠英说完,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来。

“哦,”张小田点点头,将信将疑起来,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那些惊悚的场景和后来香辣火爆的交合是真的么?

把手伸到裤裆,也没摸出个鸟玩意儿来,小家伙安安静静的趴着,没了声息。

“臭小子干啥呢,当着娘的面瞎鼓捣啥!”刘惠英虽说是他娘,但是毕竟张小田长大了,看着他手不老实的来回瞎套鼓,不由得有些生气,没羞没臊的。

“啊,没啥没啥,不好意思娘,脑子不是特别清楚,那个,我是啥时候被送回来的,贺紫玉呢?”张小田讪讪一笑,问道。

“昨天早上吧,那丫头说有事情忙,就先走了,走的时候还叮嘱我们好好给你看看呢,别是啥严重的病!”

“哦,是这样啊,呵呵,”张小田说道。

他的心里头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儿,就算是梦,那也太真实了些,由不得人不信啊。

自己到底上了贺紫玉没?这恐怕要成了他的心病,也是一份牵挂吧。

“你爷爷说你可能是撞上了什么邪物,怕你出事情,让你最近小心一些,别到处乱跑,你看你精神都不咋正常了。”刘惠英担心着说道。

“嗨,能有啥邪物,别自己吓唬自己了,娘,今天就你在家么?其他人呢,我爹,我爷爷还有小花呢?”张小田问道,然后慢慢的坐起来,身体好像还是不得劲儿,说不出来的迟滞。

这是咋的了呢?

“他们啊,呵呵,替你办事去了!”刘惠英说道。慈祥的微笑起来。

“替我办事?”张小田睁大眼睛,“替我办什么事儿?”

“孩子啊,你长大了,也该娶个媳妇啦!”刘惠英拍了拍张小田的肩膀,“爹娘都想早点抱孙子哩!”

“娘,我不着急,我还年轻,”张小田从心底里有些抗拒,有些不太情愿的说道。

“这是啥话!”刘惠英板起脸来,训斥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老是拖着想什么样子!”

“娘,”张小田皱眉说道,

“别说了,哼,等他们把相亲的姑娘看好了,会给你带回来的,到时候你就仔细的斟酌下,合适的话就结婚成家吧!”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