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娇娇师娘 都市言情!
你的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正文

第25章 深夜鬼故事

所属目录: 留守村长的艳福 快点弄我…啊…

   “你故意的是吧!!”肖艳慢慢把手伸到被窝里,这时候吴正国就开始讲了:“从前我们村子里面,有一个老头儿,当时全村人都看见他死了,最后把他埋到土里,没想到三天后他又出现在村子里……”

  吴正国说到这里的时候肖艳吓的连忙抱着吴正国说:“你别说了,我害怕。”

  吴正国反而说的更利害了:“那个老头儿也不说话,经常把村子里面的鸡啊,都直接生吃,他也不是吃肉,他就吸鸡血……”

  肖艳吓的连忙抱着吴正国说:“吴大哥你别说了,我好害怕,求求你了。”

  吴正国感觉到自已的腰被肖艳贴的很紧,一股暖气慢慢的传到全身,这下真暖和,吴正国看着肖艳说:“肖老师别怕,有我在,那我以后在给你讲吧,嘿嘿……”

  谁知这时候,村委会外面鸡飞狗跳的,风呼呼狂吹,这时尼玛真有人敲门:“啊啊啊……”

  吴正国吓的紧紧抱肖艳:“完了,真的有鬼啊……”

  两人吓的紧紧的抱在一起,这时窗子外面有一道红色的影子,肖艳浑身不停的发抖,连忙把头放到被窝里,吴正国这时吓的也把头放在被窝里。

  “真的有鬼啊。”吴正国着实吓了一跳,他决定以后再也不要讲鬼故事,然后哆嗦着身子说道:“鬼大爷,求求你别乱来,我跟肖老师是清白的……”

  肖艳一想,会不会是自已跟吴正国做了那事,鬼大爷不高兴了,然后来找她算帐。

  渐渐的窗子外面风声退去,一些鸡叫声也消失了,窗外的红影子也不见了,吴正国连忙喘着气说:“鬼大爷终于走了。差点吓我的阳萎,擦。”

  肖艳这时候已经睡着了,吴正国紧紧抱着她,也没有有其它的想法,就这样,两人就这样糊涂的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天终于亮了,吴正国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脑子里总想着那些阴森的画面,他一起床就打开门,跑到窗子外面一看,尼妈,窗子上的红对联,被风刮的一晃一晃的,他直接过去将对联扯掉,然后仍在地上踩了几脚:“吓我,靠。”

  肖艳醒了过来,穿上衣服走了出来:“吴大哥啊,今早跟我一起去学校吧?你好久没有见菊嫂了吧?他那天还问你最近怎么样呢?”

  吴正国想了想,去帮菊嫂跳两挑水也应该的,于是吴正国说:“好吧,我收拾收拾。”

  肖艳先回了自已的房间,吴正国换了身像样的衣服,没有想到从仓库搬家过来的衣服,有一大部分都没有洗,有的衣服是穿一些时间,放在那儿,过一些时间在穿,尼妈,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嘛?自已混到今天这种地步,深深的为全天下的男人丢脸。

  自已又不是村子里的二狗子,个把月才洗一次澡,衣服正反换着穿。吴正国有时候想,有个老婆,洗衣做饭也不错啊。

  早上接近七点的时候,吴正国跟肖艳一起来到了学校,菊嫂一般早上八点多来,由于离学校最远,吴正国也就跟肖艳打了招呼,然后挑着木桶,打算去东边的河里打水。一路上吴正国看着有很多村子里人都出来活动,并且李大壮一早挑着水桶晃悠晃悠的走了过来。

  “村长,村长,等等我。”李大壮就这性格,吴正国现在屁都不是,他还叫他村长。

  “大壮,你别在叫我村长了,要是让真正的黄村长知道了,你以后也不好抬头啊。”吴正国看着大壮说。

  两人边走边聊天,李大壮这时给吴正国找了根烟说:“你怎么起这么早?”

  “我是来给学校挑水的,做义务劳动,呵呵。你起这么早就让我想不明白了?”吴正国也觉得奇怪,一般大壮都是十点左右起来的,这么冷的天还起这么早。

  “村长,快过年了是吧,咱们家今天杀猪,你赶紧把这桶水送到学校去,然后帮我多挑一些,今儿我要把村子里面的人都请过来,呆会儿有件事麻烦你跟菊嫂说说,让她把小鬼们的饭做好之后,来我家,让她做一些新鲜的猪肉给大家偿偿。”大壮说的挺开心的,大壮这个就大方,家里那头猪本来就没多少肉,不吃饲料的猪顶破天,养了一年才一百五十多斤,请全村人来吃一顿,至少给吃了三分之一。

  不过吴正国想想这事也就答应了:“行行,我待会儿就跟菊嫂说说。”

  吴正国在河里挑了水,快要离开的时候,大壮一脸的肥肉颤颤的看着吴正国说:“村长,一定要把肖老师给叫上,这样我才有面子嘿嘿。”

  吴正国嘿嘿一笑:“放心吧,其它的人你都叫了没?”

  “我家那老婆,还有我儿子都去通知了。”大壮说完挑着水就走了回去,吴正国心说:“这次找的杀猪匠肯定就是那个牛二,它妈的,到时候去看看,那天在山人抢劫让肖艳吃下的春药是不是那个牛二。如果真是他,一定有他好看。

  吴正国回到学校的时候,两人刚好在学校门口碰了正着,菊嫂看着吴正国笑了笑:“今天你帮我挑水了?”

  “呵呵。对对,我一早就过来了,走吧,咱们先进去。”吴正国浑身一会儿就热了起来,将两桶水倒在水缸里,然后看着菊嫂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二狗子的腿我也给打残了,前几天还看见他在村子里面拐着拐杖,看上去挺惨的。”

  “正国,咱们有时间好好谈谈,今天晚上行吗?”菊嫂看着吴正国说,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行,就今天晚上吧,不过菊嫂,村里面的大壮今儿杀猪,他让我请你中午给孩子做了饭之后,去他们家给做做饭,你放心,好几个妇女帮忙,挺热闹的。”吴正国说的也很实在,菊嫂这人脾气好的没话说:“行行,我给孩子们做了饭我不过去帮忙。”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去跟肖老师说一声。”吴正国说着挑着水桶就去了教室外面,肖艳正在给孩子上语文课。

  “ 墙角数枝梅……”肖艳的嗓子很清亮,刚读完,所有的学生都跟着念了起来。吴正国在想,为什么不教和居然交这么难的诗。

  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写的,诗中以“墙角”两字点出环境,极其鲜明,极具意境。墙角显得特别冷清,看似空间狭小,其实作者以墙角为中心,展开了无限的空间,正是空阔处在角落外,见角落便想到空阔。“数枝”与“墙角”搭配极为自然,显出了梅的清瘦,又自然而然地想到这“数枝梅”的姿态。

  吴正国一直等到肖艳下课,这时肖艳走过来:“你有什么事?难道你也想进来听课?”

  吴正国看着肖艳说:“这种小儿科对我有屁用,对了,今天村里面的李大壮家杀猪,他特别叮嘱我让你给他一个面子,下午放学了,你得过去,今天村里人都会去他家聚一聚的。”

  闻言,肖艳说:“那行,我来村里之后,就见了村长,刘支书还有那个妇联主任,这次去认识一下村民也好。”

  “那就这样说好了,我还得去帮大壮挑水,宰猪。”吴正国说完挑着水桶朝着河边走去,这时刚好遇到了大壮。两人就一起朝着大壮前走去。

  大装家的院子里放了一个木头做的圆形木盆,这个盆是圆形的,直径有三米,正是用来烫猪的,一看就是大壮从牛二家借来的。吴正国直接挑水到了大壮家的厨房,大壮的老婆正在那儿燃着大火,两个锅里面都同时燃着开水,还有几名妇女都在那儿切菜的切菜,洗菜的洗菜,个个脸上喜笑颜开。

  吴正国走了出来的时候,大壮说:“你老婆呆会儿也来,到时候给我个面子,别炒架了,今儿人多。”

  “什么,也你让张翠英那个臭婆娘来?”吴正国想到上次把张翠英用扁担打落到稻田里,这次还不知道搞成什么样?

  “村长你是我大爷行了吧,还没提起她,你也就骂她,家丑不可外扬,婚都离了,你就别较真了。”大壮说完把桶放下说:“不挑了,走,到咱家猪圈去看看猪仔。”

  吴正国也放下水桶,然后来到大壮家的后院的猪圈里,猪圈里面有两头猪,还有一头小猪仔,大壮指着猪仔说:“村长,这头小猪仔,刚刚一个月大,你看挺可爱的吧。”

  吴正国看着大壮笑的眼睛眯一块儿,严重鄙视他:“当然了,你说什么东西不都是小时候可爱,长大了就难看了。”

  大壮嘿嘿一笑说:“也是,你看小孩子的小鸡鸡小的时候,多好看啊,一长大它妈的就……”

  “就不听话。”吴正国见大壮憋的说不出来,就帮他说了出来。大壮嘿嘿一笑说:“村长还是你专业……”

  “大壮,这多头猪大概有多少斤?”吴正国见那猪仔在那儿哼哼的吃着猪食,那尾巴摇的很自在,猪这辈子到死了还活的这么痛快,尼妈啊,难怪有些人想当猪,吃了睡,睡了吃。猪都比人过的舒服。

  大壮撇了撇嘴说:“也就一百六十多斤,给它吃红薯,给它吃面条,它妈的就不长肉……我草……”

Top